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赤黑/虹黑】我与……你 前篇 上




被捡到的时候他正在绕日本旅行。

其实原本预定的是环球旅行,不过因为费用还有安全等问题范围就缩小成了日本,高中时打篮球认识的朋友有过单车旅行的经验,非常热心的帮他制定了旅行计划还准备了行李,告诉了他好些单车骑行的注意事项,尽管对方看到他那辆颇具历史的主妇车时那双狭长的灰眼陡然睁大了。

——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纠缠着自己不放,要求换一辆适合长途骑行的车,甚至是干脆把他的爱车强制性借给自己吧?

大家都变了。
也许这就叫做成长。

从东京出发,沿着太平洋海岸线,穿过神奈川到静冈,然后是爱知县,在名古屋停留下休息了一天,又继续出发前往京都,接下来又去了大阪。起初确实不太适应,尽管已经是秋天,公路上火辣的太阳依旧能把人的身体烤掉一层皮,没有刻意训练过的下肢也酸痛不堪,一整天下来到下车的时候整个下半身包括腰部都硬结得像块板一样,需要摇摇晃晃的走上好半天才能缓过来,不过他毕竟年轻,并且也一直都有锻炼,习惯了用力方式之后也就渐渐适应了,等到他在背包里找到细心的友人提前放进去的防晒霜之后,最后的障碍也没有了。

然而有些东西是无法预料的。
比如说——
风暴。

他没有听广播的习惯,这次旅行也被他自己刻意设置成远离人群、寻找自我的探索之旅,除了每天发短信向家人报平安之外,不管是电话还是网络都呈隔绝状态,虽然出发之前友人也提醒过,这个季节台风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强调过一旦遇到风暴一定要终止旅行到安全的地方躲避,他当时确实是听进去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抛在脑后,等离开大阪之后他在去奈良的途中遭遇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中标了。

不管是纸质地图还是电子MAP,都没有提示能够躲避的地方,放眼望去除了山体就是灰蒙蒙的一片,黑子费力的把地图胡乱塞进背包,冰冷的雨水顺着简易雨衣的兜帽边缘滑下,打湿了过长的刘海,他随手把它扒到一边:不能再呆在这里,最近几年来因为过度开发、植被破坏的缘故,已经有过多次在这种情况下山体滑坡掩埋公路的事件,必须尽快离开。他考虑了一下,把背包从公路的另一侧扔了下去,自己也翻过栅栏跳下去——好在这边的落差只有大概两米,至于那辆主妇车就随意丢在那里,不出意外的话等风暴结束之后他还能在这里找到它。
顺利的着陆后黑子捡起了背包,顾不上包上的泥泞就背上它往远离山体的方向走,之前看过了新闻,这边并不是台风登陆中心,应该只是被影响了,就算去海边也应该问题不大,怎么说也比这边要安全,希望能够找到可以避雨地方。
无尽的风雨模糊了黑子的视线,也模糊了时间和空间的感觉,黑子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总之已经到了海边,就像预想的一样,海风掀起的浪头并不高,尽管一样泛着危险的泡沫打着旋,但始终缺少那种摧毁一切无法抵挡的气势。黑子有些茫然的站在那里,并不是平坦的沙地,而是岩石的海岸线,完全没有人造物的痕迹,而更遥远的地方风浪中隐约可见三个巨大的柱状物体,也许那边会有建筑物存在?

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黑子咬了咬牙继续前进,苦中作乐的想幸好监督的料理除了可怕的味道在营养方面绝对合理,自从火神君毕业,自己考上了监督同一所大学,又被她再次拉入篮球部之后,以帮自己增强体质为名时常给自己加餐,至少在体力方面确实比高中强了许多,否则的话现在恐怕已经瘫掉无法行动了。

等走近了黑子才发现这是个像海埠一样建筑,长长的三条水泥墩直直伸入海里,海水被风掀起击打出一片片水雾,黑子曾经在电视上见过类似的结构,似乎是海钓比赛的场地,他四下望了望,没见到什么正规的建筑,只在一旁有个小小的低矮的木棚,门和窗都还齐全,还上了锁,不过现在也顾不上了。狠狠踹了两脚之后,门轴的那一边就吱呀着断裂了,黑子钻了进去,用背包顶住门,稍稍清理了一下地面支起了简易帐篷,再拉出友人死活一定要塞给他的薄毯裹在身上沉沉睡去。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