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31


日本估计是不行。

 

晚饭后和黑子一起漫步在京都的小道上的赤司想。因为临近新年,前来京都游玩和参拜的游客比平常还要多,偶尔可以看到身着鲜艳的和服、脚踏木屐的艺伎婀婀娜娜的走过,黑子不时转头看向她们。应该是喜欢京都的,哲也。之前谈起会来京都过年,去平安神宫、天满宫还有天龙寺参拜的时候就很兴奋了,还计划着要去参观友禅染和西正织的工艺,本来已经想好了高中会选择洛山,现在看来不行,不能让哲也被他们控制得更深,尤其是像京都这样赤司家的大本营的位置,必须要远离这里,最好是远远的离开日本——

 

又有两个结伴同行的艺伎从面前走过,年长的那位穿着艳丽的红色,肩部、袖子还有下摆上用金线、银线、黑色还有粉色的线绣着樱花、叶子、仙鹤还有山纹水纹等等象征着新年的图案,年轻的那位和服纹样则相对简单,黑色的锦缎上绣满了大片大片的粉色花朵,两个人的脸都涂抹成了白色,用鲜艳的丹朱点出樱桃大小的红唇,大概是因为之前的艺伎们都没有这么敬业,黑子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她们,引来了赤司的不满,不停的拉拽他的手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少年们的互动被艺伎们发现,给出一个鼓励的笑容却被赤司狠狠的瞪了回来,不由得掩住嘴巴加快速度从他们身边穿过。被陌生人这样善意的嘲笑着的黑子又羞又急,想要甩脱赤司的手,却被他紧紧的拉住。看着赤司紧张、不满又带着丝委屈的脸,黑子只能反握住他。

 

——为什么赤司君、就这么笨蛋呢?

 

黑子又想起之前北条的话。

每一天,都想要和赤司君在一起,不想离开你。

 

——直到你不需要我之前。

 

====================================

 

这边也不行。

 

对着笔记本看上去好像在处理文件实际上在查看电子地图的赤司想。

地图上密密麻麻的标注着神宫、寺庙、还有大大小小的神社以及出名或者无名阴阳师、修行者们的住所。从离开京都回到东京起,原本操纵自如的闪电就变得时灵不灵,最近两天根本就召唤不出来了,大概是离老宅太远,没有来自赤鬼封印的补充,被哲也的力量压制住了的缘故。赤司并不在意是否拥有这样超自然的力量,不需要这个他也一样能获得胜利,但现在重要的是哲也,不知道那些阴阳师在哲也身上下了什么咒术,能够在他和哲也真正交合之后把自己封印起来。让自己保持现在的状态不占有哲也显然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只有先避开阴阳师,让哲也生下自己的孩子,等力量恢复了再回来。虽然号称是复苏的赤鬼,赤司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千年前被封印的家伙,不仅是因为自己除了这十几年的成长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记忆,他很确定,自己的珍爱只有哲也,第一眼就知道了,只爱他、只会和他交欢、只想让他生下自己的孩子,就算是赤鬼的本能也好,不会再有第二个或者哪怕是前一个人。

 

如果真是被封印的赤鬼苏醒的话,会在第一时间杀光把他和自己的伴侣分开的赤司家吧?还有就算拥有同样的体质,也不是自己的爱人的哲也。

——根本就没有在意过哲也的死活。

 

一想到这里就恨不得毁掉这个该死的家族,明明是这样善良、甚至愿意为这个身体牺牲自己的哲也,却只把他当成工具,可以随意丢弃的东西,甚至妄图染指他——手中的铅笔被捏到变形,随着清脆的“啪”声变成了两截,赤司随手把它丢进旁边的字纸篓。

 

——还是需要离开日本。

就算是鬼自己也完全不懂咒术,操纵闪电什么的就像是本能,也特别搜罗了能找到的关于阴阳师的资料看了,完全不懂为什么一张纸加上一些鬼画符就会有什么作用,也找过真太郎看了他那些乱七八糟的藏品,这才知道原来结缘符上面会写着丘比特,但是丘比特什么的真会有用吗?那可是写的汉字呀罗马神系的神灵真的看得懂吗?不、在此之前更古怪的是为什么罗马神系的丘比特会来日本,经济不景气所以来打工吗?赤司烦躁的揪起头发,完全不知道那些文字是怎么起的作用,只能按地点的分布判断神官和阴阳师们可能的势力范围,虽然在日本本土也有着大片大片的空白区域,但有着自己的先例在前,赤司不敢说那里就没有什么超自然的存在,最近的可能安全的地点就是冲绳了,那里的原住民和日本信仰着不同的文化,但是,还是太近。唐国的话更不能去,是人类还好,作为异国的鬼不知道会在那里遇到什么东西。最好是和东方文化完全不同,自由的、群魔乱舞之地,他的目光移向了太平洋的另一端。

 

——去美国。

 

先得安抚住哲也,再慢慢的透露风声给他,赤司轻敲着桌面,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再发动,不能让赤司家甚至哲也预先知道自己要去美国,以现在的状态他们一定会告知那些阴阳师,先慢慢来,还有一整年的时间可以计划。

 

 

觉得赤司君有些变了,黑子想。

虽然之前也很努力,但现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有什么追在后面,逼着自己不断前进,不累到完全没有力气不停下来。去询问的时候也只是笑着说要为了自己和他的未来努力,想劝他休息一下却被抱住说有好好补充哲也所以没问题,因为太温柔了总被他糊弄过去,后来自己被加上了语言课程,突然的口语训练让自己苦不堪言也忘了继续追问,偶尔在入睡前想起这个,却被一如既往的“特殊运动”打断,再也记不起来。

直到三月初的东京十校联合赛。

 

这时他们已经国三,离虹村前辈举着毕业证向他们挥手告别已经过了一个月,拿到十校联合赛出赛名单的时候黑子吃了一惊去找赤司。

 

“赤司君,不是说要给二年级的学弟们机会锻炼一下吗?这是怎么回事?”他拿着同去年的全中大会几乎无异的出赛名单,已经提前好几个星期准备了,不只是一军,还包括二军中他们看好的几个成员,奇迹们虽然也有计划上场,但只是作为援救,赤司本人也制定了相应的战术,但这张纸上写着的,简直是要奇迹从头出赛到尾!

“这是理事长的决定。”赤司冷静的说,“说是所有的大型比赛都要奇迹上场,我也是才知道的。”

不是赤司君。

黑子松了口气,又为自己的鲁莽感到羞愧,赤司拉住他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安抚的亲吻,黑子回应着,仍然感到不满:“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不积累经验,等我们毕业了怎么办?”

“应该有其它的考量吧,毕竟他是学校的经营者,”赤司语气柔和的说,心里嗤笑着——什么考量,想借“奇迹”的势,招收更多的新生而已——不过正合他意,“教练也同意了,应该也有自己的想法,关于如何锻炼新人,毕竟我们会毕业,教练还得留下来。”

“……”黑子还是愤愤不平,明明已经有了更好的方法,偏要选择其它的,并且他隐隐觉得,现阶段限制奇迹、尤其是青峰的对外作战是最好的,与国中的同年级生作战已经不可能再积累经验了,只会消磨他们的斗志和对篮球的喜爱,但他无法在脑海里形成一个具体的想法,而且赤司君都这么说了……

 

——总觉得有种逆合感。

 

没等黑子想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赤司就亲密的咬上他的耳朵:“别管他们了哲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呢。”

“?”

“之前说过了吧,高中的话,哲也想去哪里?”他松开右手轻点鼠标,电脑屏幕上立刻闪现出一大串资料,“虽然现在还没有,但全中大赛之后一定会有学校以体育特长生的名义招募我们。”

“——是赤司君吧?”黑子颇有自知之明。

“但哲也会跟我一起,”赤司用鼻头轻轻摩挲他的,“对吧?而且哲也也绝不会放弃篮球——”他话锋一转,“所以我都准备好了,可能会邀请我们的学校的资料,有东京也有其他的地方,我推荐这个,秀德高校,近十几年来一直占据东京区IH的入选名额,没有特别的王牌,以团体合作为主要导向的球队,并且也是著名的秀才学校,偏差值一直很高的。”

“如果只是占据了IH的入选名额,想要收入奇迹更进一步的话,大概会倾向于得分能力强的球员,不管是赤司君还是我都不合适呢,”黑子冷静的分析,“如果我是秀德的监督,大概会选择绿间君。”

“我也这么想。”赤司满意的笑了,不愧是他的哲也,“所以还有其他的学校,像是泉真馆、正邦、森圆北,不局限于东京的话,还有海常、雾崎……”他突然一笑,“说起来秋田的阳泉很强啊,但是那边都是身高2米左右的巨人,我猜他们一定想要敦的。”

“赤司君。”注意到赤司一直故意偏移着什么,黑子拉住他的衣襟,直到赤司慢慢止住了话语,仍然带着笑意眼神温柔的看着他,“赤司君,京都呢?”

 

“——京都也应该有,篮球的强校吧?”

“有哦,洛山。”

“是怎么样的学校呢?”

“——是超级强校喔,自第一届WC、I·H办理以来从未缺席的超强劲旅,于所有学校中取得最多的优胜次数,号称是‘开辟的帝王’的,最近的五年连续包揽了三大比赛的冠军。”这么有名的学校不用查也知道,“哲也也听说过吧,无冠的五将。”

“是,据说是比我们大一学年,各个位置上的最强。”

“嗯,无冠有三个,现在在洛山,位置分别是SG、SF和C。”

 

没有PG。并且在京都。

是最适合赤司君的学校。

 

“不想去洛山吗,赤司君?”不会的,赤司君只会做最正确的选择。

抱着自己的双臂紧了紧。

“哲也呢?”赤司意料外的反问回来。

 

——诶?我?

 

“不喜欢京都吗,哲也?”

 

 

———TBC———

 

是没有把自己是鬼的事情告诉黑子的意思啦~仆司www虽然肯定的想着哲也一直爱的就是自己,但是心底的某处还是害怕着,要是哲也对俺司也有着感情怎么办?虽然那是俺司冒充自己偷取的感情,本来就应该是属于自己的……

说白了就是仆司打着先让哲也生了孩子再说!这样先上车后补票的主意www

 

嘛,这篇文就会进入虐的部分了(虽然我觉得我写不出多虐的东西来),虽然是预定但是现在这情况有点……有点想再开个欢乐坑的样子……但是好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