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29

 

和赤司组队果然如黑子想象一般高歌猛进,同样也参加了这场比赛的青峰和黄濑二人组,除了在第一场两人三足时还算是有点竞争力,从第二场知识抢答起就远远的被落到后面了,简直是毫无压力的穿过了鬼屋兼迷宫后,猜谜研究会的成员让他们继续使用两人三足的方式走到终点,配合默契的两人面前很快出现了挂在树木之间的“盖章拉力赛”的大横幅,也就是终点线了。附近一个人也没有,远远的操场那一头隐约传来青峰大声抱怨的声音,赤司笑了笑,赶上来了吗?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呢。他握住黑子的手两人一起往终点线冲过去——

 

“哗啦啦啦啦——”

 

脚下突然传出不可思议的声音,下一刻两人就被一张大网吊起来挂在树与树之间,意外发生的瞬间赤司就把黑子紧紧护住,大概是因为赤司就在身边,黑子也没有半分紧张的意思,他摸了摸吊住他们的网:“看上去像是排球网呢。”

“嘛,大概是找排球部借用的吧,不过看来他们需要赔偿了。”赤司满不在意的从口袋里掏出美工刀,“抓紧我,哲也。”

 

排球用网很明显不是锋利的美工刀的对手,三两下赤司和黑子就摆脱了束缚,在猜谜研究会的工作人员手捧残缺的大网欲哭无泪的场景下荣登冠军宝座,远远的看到他们被网兜起来大喜过望的青峰和黄濑这才赶到。

 

“简直就是作弊嘛小赤司!哪里有会带着美工刀参赛的!”黄濑抗议,猜谜研究会的会长在一边狂点头,怎么会有人带着凶器到处跑,这种排除陷阱的方式没想到啊。

 

“怎么,有意见?”赤司拿着红色的美工刀推出又缩进,危险的笑容让两人噤若寒蝉这才大发慈悲,“嘛,拆信封要用就顺手带上了。”

一边正给沮丧着的青峰送上他梦寐以求的篮球鞋的黑子听到这儿歪了歪头,什么东西需要拆信封?

 

等到两人独处的时候赤司才递给他一叠东西:“给你的,哲也,虽然大概没有家里做的好喝。”

是MJ的奶昔优惠劵,黑子惊喜的抬头,却只看到赤司的后脑勺和泛红的耳垂:“是棋艺大赛的奖品,还有食堂进餐劵,我去拿给敦。”

 

至于只是听说了棋类社团的比赛奖品中有着奶昔优惠劵就在休息时间跑去踢馆的赤司,完败了将棋部、围棋部、国际象棋部还有黑白棋部,造成了大轰动的事情,好几天之后黑子才知道。

 

====================================

 

幸福的时光总在人没有注意的时候就过去了,很快就到了年底,去年的这个时间赤司和黑子才刚刚相识,彼此都不知道等待着他们的是这样的命运,赤司生日那天是在黑子家度过,也是第一次尝到黑子为之自傲的水煮蛋,接下来的平安夜是两个人第一次正式约会,虽然赤司提前做了很多功课,终于还是一起去看了爱情电影,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平淡、浪漫、却没有结局的故事,走出影院的时候有些多愁善感的少女们眼角还带有泪痕,更多的人是一种怅然若失的表情,赤司走了一会儿突然停下。

 

“我不会的。”

“?”

“我不会的,哲也。”他抓住黑子的手认真的承诺,“喜欢的东西不就应该抓在手中吗?One More Time,One More Chance,只会等待的人只能拥有错过,管他是什么理由,绝对不会放开你。”

“一期一会。”听到自己最喜欢的词句被赤司用英文表述出来,黑子喃喃的重复。

“是,一期一会,但我们是永远的,”他执起黑子的手,无名指上的对戒闪耀着,“哲也是、我的妻子,在神明面前发过誓了,就算是在地狱的那一边也会回来,和哲也在一起。”

 

刚刚那一瞬间赤司君的左眼好像恢复成了赤色,是我看错了吗?黑子揉了揉眼,赤司赶紧把他的手抓开免得他弄脏眼睛,他又仔细看了看,还是金色,大概是路灯的影子映照进去所以看错了吧?是不是要找机会再和北条先生谈一次赤司君的事?一直这样很不放心啊。

 

 

机会很快就来了。

 

这是黑子第一次在赤司本家过新年,虽然是名义上的赤司夫人,也是赤司家现在唯一的“女”主人,却没有跟赤司一起接待客人,一到京都本家赤司就被叫走,黑子一个人被留在当初他们结婚时的屋子里,整个房间里空荡荡的,连本书也没有,开始百无聊奈的数起屋梁上的榫头的时候有人拉开了门。

 

“就是这边。”

“是,非常感谢。”

 

门口传来互相客套的言辞,后者的声音相当熟悉,黑子抬头望去才发现是一身神官打扮的北条,负责引路的女佣迈着小碎步的离开了老远才小声的吹了个口哨,算是恢复了黑子对他的一贯轻浮的印象。

 

“果然只有京都才有这样优雅的碎步啊。”北条感叹着走了进来,“好久不见了,哲也少爷。”

 

对方的感觉很不对劲,黑子皱了皱眉,一直以来北条给他的印象虽然轻浮却也坦诚,虽说是受赤司家雇佣的阴阳师,但话语里却有不少为黑子着想,虽然总是“哲也少爷”“哲也少爷”的叫,但更多的是像在调侃自己,完全不像现在这样疏离。

大概是他的表现太明显,北条顿了顿,突然就大刺刺的直接坐在榻榻米上,拉下帽子揉了揉脑袋:“抱歉,之前发生了一些事,跟你无关的,”他打量了一下空荡荡的屋子嗤笑了一声,“看来你过得也不怎么样,啧,赤司。”

 

黑子下意识的想反驳,赤司君对自己很好,但对人情绪很敏感、或者说本人就以“人类观察”为兴趣的他一早就发现了,京都这里的氛围和东京完全不一样,如果说是把他当作客人那真是委婉的说法,准确的说应该是把他当成某种碍眼的东西丢在不想看到的地方,——到现在为止还没人给北条送茶过来就是明证。

 

“很抱歉因为我的缘故让您受到怠慢了。”他非常正式的行了个礼。

“不、是因为我的缘故,”突然被行了大礼的北条有些慌张,“才会把你牵扯到这次事件中来,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也许不需要借助赤司少爷的气运也能……”

“跟北条先生无关,北条先生不是说过,即使不愿意红鬼觉醒的瞬间也会觉察到我的位置,”所以那没有什么区别,“而且我很感激的,”能够帮到赤司君,挽救他的生命,“没有北条先生,也许赤司家会采取更强硬的手段。”连现在的自由都不会有,“这都是靠北条先生斡旋。”

“……也不完全是那样啦……”被一介少年说中了自己所做的事,北条有些不好意思,而且最初的时候他也确实只是为了让事情更顺利才那么做,只是后来认识了黑子,了解了这个坚强又善良的少年后才开始有意识的帮起他来,但是现在……他试探着问,“哲也少爷、和赤司少爷现在的关系还好吗?”

 

“赤司君对我很好。”黑子用一种非常正式的语气说。

 

“这样啊……”他进一步问:“是那种恋爱的关系吗?”

 

黑子抓紧了和服下摆。

“嘛,我不是想干涉你的私人感情啦,我个人对同性恋没有任何偏见,而且对方是被红鬼附身着,跟你谈恋爱才是正常的吧?”看到黑子的反应北条慌忙摆手,“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太陷下去了,虽然我之前也说过,万不得已的时候需要你贡献出身体来封印红鬼,但是后果你应该也清楚吧?”他神色认真的说,“一旦红鬼被封印了,赤司少爷受红鬼的影响变成最小、不、应该说在人类的一生中,应该不会再有影响了——”

 

“……我就没用了。”黑子低声接上了下半截,对赤司家、对赤司君——

 

“之前已经跟令尊和令堂谈过,关于封印了红鬼之后的问题,”看到黑子对赤司的情况有着清晰的认识,北条松了口气,他生怕单纯的黑子被虚幻的温柔迷惑,真正恋上被红鬼附身的赤司,但看起来还没有到那一步,也许只是少年人对于亲密的朋友的感情,就算这样他也依旧宽慰他,“会送你去美国,过一段时间再回来,赤司家也需要时间处理遗留的问题。”如果真有感情受到创伤的话,也可以在美国接受心理治疗,“费用问题赤司家会包干的,不用担心。”

“如果我想要在美国上大学的话,赤司家也会付学费吧?”到那个时候,大概不回来会更好?

“连生活费也要让他们付啊。”看到黑子甚至开始调侃未来的生活,北条总算放下心来。

 

“嗯,还有件事,想要跟北条先生说,”黑子话锋一转,“之前我有看到赤司君的左眼好像恢复成红色的样子,但只有一瞬,”他强调,“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但那时赤司君说的话很奇怪,像是‘地狱的那一边’什么的。”

“什么!?还有这种事!?等等我想想看——”

 

过了好久两人的谈话才结束,期间一直没有人送来茶水和点心,北条离开的时候黑子再次为此致歉,带上神官帽的北条只是挥了挥手。

 

 

和赤司君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黑子掩上门,每一天,每一刻,都要好好珍惜。

 

 

——永远什么的,都是假的。

 

一期、一会。

 

 

———TBC———

 

我说不是虐,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