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27


篮球部不能一下子少了部长和副部长,尽管学院祭的准备工作忙到死,赤司和绿间还是只能轮流着照看那群费神的家伙们,因为黑子帮忙的缘故赤司的工作效率明显增加了,该他负责的部分的进度远超绿间还有书记的文学部部长浅野,虽然浅野嚷嚷着也需要黑子帮忙,但赤司显然不可能把他的哲也让出来。

 

“抱歉浅野君,我还有篮球部的训练……”同样身为图书委员会的成员,浅野是黑子难得的稍微熟悉的同学,但为了赤司他已经落下很多课程还有训练,课业的话回家赤司会帮他补,训练的时间不能再减少了。

“啊哈哈没事,我也就是一说。”浅野摸着头,本来就是没有抱什么希望的请求,得到这样的答复也不奇怪,虽然也想像赤司一样找个人帮忙,但是有这方面经验的人通常也就是班干,一旦准备程序结束马上也会参与到这件事当中来,如果找个没经验的家伙反而可能拉低效率,像黑子这样受过训练很快就能上手的人是可遇不可求的。

一边在纸上划拉着什么的绿间虽然没有抱怨什么,但看他越来越大的幸运物体积还有社团活动时傲娇得异乎寻常的表现,也是被繁重的工作压垮了没错。

 

赤司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黑子走过来就把他压下躺好,随手把沙发巾拉下来搭在他身上,学生会就是这点好,不缺乏经费的情况下所有的设施都很完备:“先睡会儿,等下还有得忙呢。”等黑子顺从的闭上眼睛后他转向剩下的两人,“把余下的工作整理一下,需要跑外勤的先转给我。”

 

====================================

 

 

工作日的公车上并没有多少人,虽然有着空位,黑子仍然趴在窗边向外探着,赤司靠在他身旁微笑着看着他。很少有这样的机会,能够真正的和哲也两个人在一起,平时就算是外出也有司机跟着,要不就是和篮球部的大家一起活动,像这样单独只有他们两个,周围没有人认识、没有人见过,和普通的情侣约会一样,他看着黑子侧脸,虽然没有特别的表情但也能看出点点兴奋,心里一片柔情蜜意,他揽住黑子的腰,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靠在一起,车上不多的几个人不是在打盹就是在听MP3或者玩手机,没人注意到这里还有一对性别异常的情侣。

 

“开心吗,哲也?”一下午跑了三处外勤,最后在东京站下车,原本是为了给紫原带答应过他的限量版糖果盒,结果正巧遇到传说中不定时贩卖的鲷鱼烧,赤司顶着热爱甜食的女性们热切的目光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两只,看着黑子一口咬下热气腾腾的鲷鱼烧露出幸福的表情。

 

这个时节的夜晚已经来得很早,才不到6时天空已经慢慢暗了下来,街上的路灯一盏接一盏的点燃,到处都是下班后的人群拥挤的身影,这会儿到这边来的人基本上都是来享受夜生活的,周围不停的传来喧闹还有调笑的声音。黑子停下脚步靠在路边的围栏上,赤司伸出手压住他,橙色的灯火在天空色的眼睛里明明灭灭,仿佛就是自己的整个世界,在他吻上去之前黑子把鲷鱼烧递到他的嘴边,他咬上一口。

煎得恰到好处、微微发焦的膨松的面皮,裹夹着热乎乎的内馅,浓稠的红豆馅调制得刚好,甜甜的却一点也不腻,明明只是普通的庶民食品,感觉却比高级餐厅的昂贵甜品还要美味,尤其是和哲也一起品尝,“很好吃。”他说着,再度探过身去,这一次黑子没有躲避,任由他覆上自己的唇。

 

昏暗的路灯下两个还穿着制服的少年亲吻着,稍稍高一点的那个闭上眼吻得投入,矮的那位手里还拿着鲷鱼烧,有路过的人投来诧异的眼神,还有些少女为此驻足开始翻着包包想来张照片,不过在那之前赤司就停了下来,冰冷的目光冻住了有所异动的少女们,接着他拉着黑子的手离开了,被留下的少女们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开始喧闹。

“喂喂!你看见没有!”

“好帅呀红头发的那个!”

“真的是超级帅啊!”

“另外那个呢?”

“……诶?!”

“……有谁看清了吗?”

 

 

“下次一起来看电影吧。”甩开那些不相干的人后赤司来到一条背街的小巷,联系上司机后挂了电话,黑子小口小口的咬着开始变得冷了的鲷鱼烧,微微鼓起的面颊看起来有些委屈,让赤司心疼了起来。

黑子抬起眼看了看赤司,刚刚赤司的吻……平时根本不会在那个时候停下。他也知道自己和赤司的情况是不正常、无法被社会接受的,就算有着一张纸做证明,就算、哪怕自己真的能给赤司君生孩子,也永远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赤司君旁边,他突然觉得有些疲惫,想要回家,不是赤司君和自己的那间有着宽阔的大床的卧室,而是自己那个小小的粉兰色的房间,只要自己一个人就好——

“嗯。”

 

回程的路上车厢里的气氛有些压抑,赤司不知道为什么黑子突然就沉默下来,明明一下午都很开心的,他抓住黑子的手掌心相扣,黑子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回握过来,他就更紧紧的抓过去,整个心就像被刀割过一样,冰冷的疼痛着,为什么会这样呢?他想要回应,想要哲也看他一眼,一眼就好,可黑子一直低着头,直到回到大宅吃过晚餐也没能再说上一句话。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甚至不敢像平常那样碰触他,小野那边早就预定了晚上的功课,这让赤司稍稍松了口气,他不太知道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和哲也相处,黑子的课程较他早一步结束,等赤司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早早的躺好了,昏暗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柔柔的看起来已经睡着了,赤司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俯下身去亲吻他的眼睑,唇下的眼球轻微的颤动着,他等了好久,仍然没有任何的回应,只能放弃般的躺到一边。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告诉我啊哲也,他死死盯住天花板心里来回就是这两句话,直到身旁轻微到几乎听不到的呼吸声变得平缓漫长才凑过去把他紧紧搂在怀里,我的,都是我的,不许不爱我,不许不看我,不许离开我——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似乎和平常一样,哲也头发乱糟糟的睡眼惺忪的在他怀里醒来,他凑过去给他早安吻之前停顿了一下还是压了上去,哲也好像什么也没发现,照常的洗漱、吃完早餐,然后一起去上学,但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了,拥抱还在、亲吻还在,但那甜蜜的感觉没有回来,只要看着哲也胸口就那样疼痛,痛到快要死掉,连碰触他都是一种痛苦。他强制压抑忍耐着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等到了下午该出外勤的时候一个人离开了。

 

“只不过是外勤,我一个人就可以,哲也也累了吧?乘这个时候休息下。”

他说。

 

果然还是不行。

黑子有些恍神的想,还是意识到了吗,赤司君?这种婚姻有多么奇怪。是了,这只不过是为了保住赤司君还有赤司家的神道仪式,并不是真实的婚姻,所谓的法律效力也不过是为了绑住自己,其实没有也可以的,自己不可能不顾赤司君的安危。也是呢,赤司君需要一个真正的妻子,一个温柔美丽的女性,可以给赤司君生孩子,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外面约会,在所有人面前接吻,可以把她介绍给所有的亲朋好友接受他们的衷心的祝福。他有看过关于同性恋的心理分析,青少年有时候会被荷尔蒙迷惑对亲近的朋友产生欲望,以为这就是爱,但随着成长其中绝大部分都会清醒过来,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没有生产性的爱是不必要的”,他想着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看过的一句话,也许喜欢自己、爱着自己的,是附在赤司君身上的红鬼,赤司君本身并没有那种意愿,是了,一定是这样。他摇摇晃晃的、仗着低存在感不被人发现的往前走,直到撞到了一个人——

 

“喂!混蛋!!走路要看路啊!——哲也!?”

“你好,灰崎君。”

 

怎么回事?!

平时总是面无表情的小脸一片惨白,漂亮的天空色双眼大大的睁着,泪水不停的顺着脸庞无声的滑过,本人却像完全没有反应和平时一样用着毫无起伏的声调向自己问好。他赶紧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赤司的身影,一把把黑子拉近角落——到底是怎么了,哲也?!

 

 

发现自己漏带了资料的赤司赶回来的时候只看见一个灰发的身影搂住他的哲也的肩膀把他带进角落,等他追上去的时候发现他的哲也头埋在别的男人的胸口肩膀微微耸动。

 

不对、不会、那是我的!!

 

——灰崎!!!

 

 

———TBC———

 

走言情风不好意思……

灰崎君你是个好人,但为了保持和原著一致不得不……(等等这里还有什么原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