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26

 

热。

好热。

 

赤红色的、好像他的发色一样鲜艳的火焰燃烧着环绕着他,虽然其他的部分依旧是漆黑一片,但似乎能够看到火焰周围的一切被高温扭曲、气化着蒸腾。

这是最近才有的变化。

 

一直不知道自己身体里面还藏着这样一个怪物。

要是那个时候更坚定一些,没有受到那个声音的引诱就好了,但是再来一回,不知道后果的话自己还是会答应,虽然现在已经知道了,哲也说就算自己不是最强也会一直爱着自己,但是还是想要自己在哲也心里是最强的,这就是男人的自尊心吧?

 

「……想要赢吗?」

被开花后的紫原逼到尽头的时候响起的声音。

 

下意识的回答的一瞬间就来到了这里,漆黑一片,没有光、也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试图用手去确认的时候也好像没有尽头,但心里是知道的,这里是个有限的空间,比他的浴室还要小很多,还有这里其实就在他心里面,现在操纵自己身体的,是这个空间的原主人,这些事情就像是印在脑子里的一样;外界的事情也一样,所有发生的事他都知道,只是没有实感,就像是在看书、不、和看书不太一样,不是看、也不是听,那些东西突兀的就出现在他脑子里,包括那家伙对哲也做的那些事,用他的身体、对哲也做那些污秽的事——他都快疯了,但只要反抗就像被闪电击中,剧烈的灼痛后陷入昏迷不知过多久才醒来,几次之后那个空间也变了,像一个圈子堪堪足够自己盘坐,稍微超出范围就会被电击。他也怨恨过,为什么哲也没能发现自己和那家伙的区别,任由那家伙亲吻他、抚摸他的身体、甚至对他做那种事,但是有次那家伙兴奋后的瞬间他透过他的身体看到了哲也的眼睛——那是他唯一一次顺利的看到外面——天空色的眼睛深处并不是情事后的放松和疲敝,而是隐藏着的深沉的担忧:哲也在担心什么?那家伙还是……我?他想起自己被关进来之后紫原对哲也小心翼翼的态度,还有青峰和紫原每天都有来练习,是了,哲也是担心我,他发现了我不一样——谁能想到会换了一个人呢?那家伙也有着自己从小到大、还有和哲也一起的所有记忆,并且那家伙,也爱着哲也——他想着哲也居然吃了那混蛋给做乌冬面,对不起,哲也,是我不好,没能保护住你,我该要更好的保护你的。

 

那之后就出现了这些火焰,因为和一般的火焰不同,并没有内焰外焰这样的结构,一开始赤司并没能认出来,只是大片大片的赤红色在眼前跳动,边缘的地方有一点点金色,然而那毕竟还是火焰,尽管可以抓握撕开,还能凭心意塑造成各种形状,周围的温度还是不断的上升,如果有实体的话赤司觉得自己应该会被烤焦,但也不一定,因为即使用手碰触也没有任何感觉,但自从火焰出现之后闪电的禁锢就松动了一些,在他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的时候袭击过来的电击也不再能次次导致他昏迷了,如果能够完全掌握这些火焰,更多更强大一些,一定可以夺回自己的身体,赤司确定,他摊开手,一个小小的火焰人型乖巧的躺在上面,隐约可以看出黑子的形象,等等我,哲也,我马上回来,不要爱上其他人。

 

====================================

 

反复观察了后黑子觉得赤司除了在身体接触上要求更高也更频繁之外没有什么其它变化,听说恋人们都是这样,所以也许只是因为赤司君到了那个时间?白金监督也说过,赤司和自己也该要发育了(没这么说),并且除了赤司不太注意场合的情况外,自己并不讨厌这样的亲密接触,尽管黄濑君一再表示小赤司变得更可怕了,但灰崎君却说赤司那家伙不是一直都这样吗?虽然这么说对不起黄濑君,但是比起黄濑来,黑子更相信灰崎的判断力。

 

“哪里一样了?小赤司都说不要团队合作了啦!”

“赤仔说~我不来练习也可以~~”

“混蛋你是想要哲也知道吗?”

“想要黑子生气的话只管不来练习的说。”

 

“……喂!我说你们!真上场的话不要阿哲也可以吧?”

心照不宣的话从最不应该的人嘴里说出来,对方还是一副吊儿郎当不以为意的样子,整个休息室一下子沉默了,绿间感谢着今天水瓶座运气不错,要是这些话被黑子听到就不好了,其实多少大家都有意识到以他们现在压倒性的实力来说,有没有黑子都一样,就像是赤司说的,即使没有团队合作也能赢,如果是以前的赤司应该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但现在的赤司……他甚至不敢肯定赤司会不会对黑子说出类似青峰说的话,比如“已经不再需要你”之类的,如果那样——

 

在绿间为此担心的同时,黑子正和赤司一起处理学生会的事务,为了能更多的待在赤司身边关注他的状况黑子找了个借口,需要实践一下小野先生的教导什么的,总之他现在是以学生会的编外人员,赤司会长的私人助理(?)的身份待在这里,赤司本人对此大表赞赏,自从五月假的补习事件后将棋社的活动室就不再私密了,午休时间黄濑随时会闯进来吵闹得黑子不能休息,虽然可以强制性的制止他,但那家伙会在一边哭哭啼啼的更烦人,而且要不了几分钟又再次活跃起来,哲也心又软,困到打哈欠也会应付他,他早就想把哲也带到这边来,不但环境比将棋社的活动室好多了,像是黄濑这样只需要一句“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就可以打发掉,只是哲也出乎寻常的固执,现在这样正遂了他的心愿,前几天翘掉课(对外宣称是为了学生会的紧急事务)和哲也两个人一起度过甜蜜的下午茶时间的时候他对于自家老婆突然的社会实践简直感激不尽,为此他抽空和小野秘书提了提哲也的课程可以多增加些需要实践项目,特别是学生就可以接触到的那些。

 

“哲也。”赤司放下笔揉揉手,黑子也停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轻轻敲打他的肩膀,没有想到只是一个学园祭就有这么多东西要准备,他一直以为学生会只需要记录校内可兹利用的场所,等各班级提交了项目之后再整理出时间顺序就可以了,没想到需要提前这么久就开始准备工作,除了使用中的班级教室是固定好的之外,哪一部分是大块、哪一部分是小块,哪些是社团场所需要提前预约,哪一部分人人都不想要但是必不可少,还要和有关系的企业联系取得赞助,预先给有可能准备不出节目但又必须存在的社团准备好建议甚至款项,为了避免冲突各类活动预计有多少,各个区域各有哪些如何调配,还有为了引爆情绪是否要请外界的乐队出演等等。这一切都要由主体成员只有三人的学生会决定,而其中的两人恰好都属于篮球部,要不是这段时间刚好没有比赛还真忙不过来。

 

赤司轻轻后靠把头倒在黑子胸口,眯上眼享受着他的哲也恰到好处的按摩,一会儿他抬起手抓住黑子的胳膊一用力就把毫无防备的黑子拉进自己怀里,黑子也顺从的任他动作,他真心觉得有点理解赤司了,不管是谁这么忙都会想要放松下,如果自己能够成为总是紧绷着的赤司君放松的对象再好不过——不过这种的就算了,他红着脸拉住了赤司探进他衬衫里面抚摸、正试图更进一步往下的手,被阻止了企图的赤司长长的哀叹了一声把头埋进黑子的颈侧,早一步被松开的领口敞开着,露出白皙的皮肤和漂亮的胸骨上凹,他一边蹭着一边轻吻着哀哀乞求,“哲也、哲也。”他刻意使用甜腻的声音低唤着黑子的名字,语尾微微上挑,还带着一丝颤抖,自从他发现耳根脆弱的黑子完全抵抗不了这个的时候就常用了,亲热的时候屡试不爽,比如现在——

 

呜……太过分了,这里还是学校……

臀部被某个精神得过分的地方顶住轻微的磨蹭,赤司撒娇般的在他耳边斯磨着,大概是因为本人太过强势,黑子完全无法拒绝只会在他一人面前露出祈求的姿态的赤司,虽然明知道这个人不是什么无害的小宝宝,要求的也不是糖果这样可爱的东西,根本在同意的瞬间就会变身大灰狼,黑子还是心软了,但是学校真的不可以,一会儿训练结束,绿间君还要过来,他压低声音答应了赤司什么。

 

“一会……回家…………”

 

赤司满意的在他脖子上小小咬了一口,他本来就没有在这里“欺负”哲也的意思,才不会让绿间那家伙看到情事后哲也害羞通红的脸,不过是小小的要点福利,他仰起头期待的看着黑子,后者在他闪亮的眼神里用力闭上眼睛,用一种一往无前的神情亲了下来。

 

……再让哲也这么诱惑下去真的什么事都别想做了,把一个普通的亲亲变成了舌吻,然后又强粘着不肯结束的赤司想,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对哲也有哪怕一点点的抵抗力,虽然对于哲也对自己如此的有吸引力这一点他很满意,但有时候自己的意志也太薄弱了,他留恋的抚摸了黑子圆润挺翘的臀部好久才松开他,一下子就从他腿上跳下去谴责的看着他的哲也让他觉得可爱极了,他故意大开双腿让他看到现在还没平息下来的部分,瞬间就羞红了脸的黑子简直是气冲冲的转头冲进茶水间给他倒了杯冷水出来。

 

——太可爱。

最喜欢、不、最爱了,我的哲也。

 

他伸手接过水杯。

 

——我一个人的。

 

 

———TBC———

 

过度章,没什么内容。

最近一写仆司就黄暴起来www等等啦我根本没准备让他这么做的,本来是要讨论下严肃的问题啊www为什么突然转到这个方向www而且我写的虽然是抚摸其实仆司是用力抓了,这个词我实在找不到写进去的方法但他一直在我耳边强调啦他一直又抓又揉的www

等等这节奏不对明明是平淡的后记啊仆司你饶了我吧www我说把根本就是他本人要黄暴的不关我事(ry

 

另外还有俺司,仆司是因为一出生就在身体里面,所以他知道对方是另个自己,到俺司这里根本不接受他,直接就说仆司是怪物,所以根本无法接受黑子跟仆司亲热,甚至为此憎恨起来,恨的人不仅是仆司,还有黑子,虽然也知道这其实不关黑子的事,是自己没能保护好他,可还是恨,越爱他也就越恨,虽然连自己也不敢承认这点,好吧,这就是虐向,这其实是篇打着欢乐向旗的虐文。要弃的现在赶紧~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