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妖灵 Chapter 04 空色

 

简直是无尽的道路。

 

虽然按照学生时代认识的鸟妖的说法,只是赤司一个人的话用不上一个小时就能到达目的地,但赤司觉得现在已经过了不下两小时了。

把白井夫妇还有“相”留在高尾接走沙耶小姐的地方,独自一人走进通往黑子邸的小道,本就茂密的丛林随着路程进发变得阴郁,逐渐的、四周慢慢弥散开雾气,不像是自然条件下生成的那种水汽,而是某种特殊的现象,即使以赤司的眼力,也无法看到5米以外的情形,手机完全黑屏了,手表的指针也不停的打转,既无法确定时间和空间,也无法联系他人,唯一能确定的是用青石铺成的小路一直向着某个方向延伸下去。

如果是意志不坚定的人大概已经崩溃了吧?

不同于赤司所见过的,其它一些神社或者寺庙的道路,用长条状的石板铺制,也不像现代公园里常用的鹅卵石,更不是乡间小道所用的碎石,如果说有类似,大概与古典园林里用石块嵌顿的小路更相近,但和那些又有不同。赤司用手触摸过,尽管形态不一,用来铺路的石材应该同一种,与石材的严格要求不一样,石料的形态并未刻意的修整,最小的不到半个手掌,应该是大的石块上掉下的碎片,最大的就目前赤司所见宽径超过3米,也不知道是怎么搬来的,所有这些被时间磨得一般平,孕育出一种带有历史痕迹的花纹,正是这从头到尾没有重复的纹路告诉赤司这并非迷宫或者幻觉,前路在此,而且,直到今天,这条路还时常有人通过或者打扫。

——在这样常年笼罩在雾气深处,湿气浓重的地方,石缝与石缝之间聚集泥土之处,不仅没有野草,连青苔也没有。

 

也许是妖怪与人类的计算时间的方法不一样?

 

鸟妖没有理由欺骗他。

虽然并不熟悉高尾,但不管是真太郎或者是那个人,和鸟妖的人类形态关系都很好,而且鸟妖是为了保证仪式准时进行而被“相”叫来帮忙的,赤司想不出他有为难自己的理由,但是作为常年生活在人类世界的高尾,搞错时间的计算方法也不可能,那么就是这个空间的时间,和正常世界的时间的计算方法不一样?

 

在远古的东方有观棋烂柯的说法,霓虹也有龙宫和神隐的传说,和妖怪扯上关系,说是时间流逝的速度不一样也是可能的。赤司解开领口活动了一下手脚,早知道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就不用穿得这么正式了,稍许加快一点速度,可以吧?

 

============================

 

终于离开那片密林的时候天空像被破开一样。

幽暗昏沉的尽头突然出现了光,初始的时候只是一个点,慢慢的变成一个面,并不会夺目到让人流泪,只是柔和的、映照出外界那片明净的淡蓝色,等觉察到的时候整个世界已经被那片蓝色侵占,在密林中开始焦躁的身心就像被安抚了一般,充斥着虚假的温度,并不遥远的前方是耸立的鸟居,通过鸟居的台阶顶端隐约可见有着白墙黑瓦的古风建筑。

 

那就是黑子邸。

 

赤司稍稍松了口气,手表和手机这样的现代工具也恢复了它们应有功能,看了一下他和白井一家只分开了不到四十分钟,他回过头惊异的发现自己来时的小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背后是一片明显是人工修整过的、由茂盛的南天竹组成的隔断,再往后才是印象中的原始丛林,脚下踩踩是相对整齐的石板,四面有着古老的石灯雕塑,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型的广场,如果说有什么异常,那就是像这样的地方居然安静到不可思议,不要说鸟鸣,就连虫子的声音都听不到,但阳光、空气和风都不是假的,南天竹上也留下了修剪的痕迹。

 

——大概只有上到顶端才能见到人吧。

 

装神弄鬼。

赤司嗤笑,虽然被“异类”惊过一次,但他早就恢复过来,高中时见过的、真太郎的队友是妖怪这种事根本动摇不了他,但对方的的最后一句话确实顺利的在他心底留下了疑问。

 

说是见到我会开心的人。

 

认识我的、也认识高尾的人。

 

虽然已经隐隐的猜到了,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

已经决定过了,这就是属于他的道路,就像是他以前说的,他就是赤司征十郎。

——唯一的、最终的位置。

 

想要见他,不想见他。

 

——那个完美无缺、始终正确的赤司征十郎——

 

赤司君。

 

 

———TBC———

 

结婚卡了于是短更一下这个。

到了第四章my哲也还是没出来ORZ~突然发现我写的赤司都是在单恋/苦恋……要不下次让my哲也追求赤司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