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妖灵 Chapter 01 序

1.几乎只有梗,会不会有机会完成它只有天知道

2.除了赤黑之外的其他人几乎没有

3.巫子是什么?大概像巫女一样,通过与“神”“灵”之类的交流达到祈福除灵之类的事,只不过是男性

4.如果这样也无所谓的请继续——

 

=====================================

啊啊,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其实也不能算是抗拒吧,赤司想,很久以前就明白了,作为赤司征十郎这个人,能够做到的事情,大概是个什么范围。

在篮球上获胜也好,在将棋上获胜也好,作为赤司征十郎,唯一的最终的位置也就在这儿。

与其抗拒着最终还是不得不承认这点,不如自己主动去接受的好。

至少在某种意义上获取了主动权。

 

呵。

=====================================

 

“你听说了吗?那个赤司家……”

“不是才24岁吗?”

“这么快呢?”

“据说是和白井家的二小姐呢~”

“那样啊。”

“也难怪呢。”

“不过24岁就定下来也太早了吧。”

“是啊,赤司家就只有一个继承人,不用拉拢白井家啦~”

“说不定是真爱啦~”

“开玩笑,是那个赤司征十郎啊。”

“这个年纪还是有真爱的啦~”

“咦?”

“说是继承家业之前还想在棋坛上发展几年,不过是会先结婚啦。”

“咦咦!!”

“是真爱呢~”

“超羡慕的呀~”

 

====================================

 

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不过赤司征十郎是在见到白井沙耶第二面的时候就决定了自己的婚姻的,虽然在这之前就已经好好考虑过联姻的名单了。

如果说有什么特殊的,那就是见面当天东京大塞车,司机从一条深入心底却从来没有去过的小路绕过去的缘故。

 

只要看一眼,就足够满足。

 

====================================

 

“订婚的事情,可能需要延期。”

 

当父亲和未来的岳父同时出现在面前的时候赤司就知道出了什么变故,但是那位白井小姐看起来并不是个叛逆的人。

 

“本来是想自己家就解决的,”和父亲一样长期处于高位的中年男人搓了搓手,表现出不常有的烦躁,不知道是装出来的还是真实,“但是不得不麻烦贤婿。”——看来两者皆有。

 

是——不——可——思——议——的事件。

 

在这个古老的国度从很久以前就存在着所谓神明或者妖怪之类的存在,甚至深深缠绕进了霓虹的历史当中,虽然到了近代特别是西方文化普及之后这类存在几乎可以说是消逝在传说中了,但越是上层的人越知道这类存在从来没有真正的消失过,赤司集团下的建筑公司也曾遇到过类似的事件,最后是请了神道教的相关人士好不容易才解决。

 

据说这次的事件是因为白井小姐不小心打碎了一家历史悠久的温泉馆的古董能剧面具导致的。

姑且不论古董面具是怎么放在可以随手打碎的位置,不过这次的事件据经手的专业人士说是相当棘手。

 

“——是狐魅,”来自高野山的法师肯定的说,“暂时不会危及生命,要驱除也并不困难,但是……”

 

需要时间。

 

“沙耶小姐,马上就要结婚了吧。”

 

被狐魅缠上的人,时间长了,是会留下“刻印”的。

具体说来,是哪个男人都不会愿意自己的女人留下的“刻印”——虽然也许赤司并不在意。

 

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个“形代”。

把附在白井沙耶身上的妖狐转移到更具有吸引的人身上去,然后在慢慢驱除它。

通常我们把这种人叫做“巫女”。

 

作为赤司征十郎亲自选定的未婚妻,白井沙耶在某个意义上不愧是白井家的珍宝,除了完美的容貌之外,也具有常人所无的稀薄灵力,再加上身为纯洁的处子,普通的巫女也许做不到转移,这个时候法师推荐了一直以来作为“形代”这一行业榜首的黑子家新任当家。

“如果是那位大人的话,一定没有问题。”在年初夏目家的百鬼夜行会上见过黑子家新当家一面的法师肯定的说。

 

跟黑子家的联系很快得到了回复。

对方并未推辞,只是说家主大人在外游历,加上准备的时间,要到周末才能进行转移的仪式,再有就是需要一位跟白井小姐有亲密关系的男士——也就是她的未婚夫——在仪式结束的时候把白井小姐从举行仪式的房间里抢出来。

 

“好。”

这么说着的赤司,被“巫女”这个词迷惑,那时候根本没有想到,“黑子”,跟黑子哲也——有什么关系。

 

 

———TBC———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