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25


仿佛是确认了什么,赤司源九郎给儿子的课业更加繁重了起来,小野秘书在赤司邸的房间也时常亮着灯,虽然没有明确要求,但赤司上课的时候,黑子也会去旁听,小野有时也单独教他一些东西,不求他能够真正理解多少,至少先混个眼熟。因为赤司和黑子的书房里多了那些不能算是机密、但至少也是内部资料的东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禁地,除了小野和仓田会因为上课和打扫有时候会出入外,其他人不得入内。

 

老爷一回家就关心少夫人,让人给生病的少夫人开小灶的事,几乎是立刻就传开了。

仓田推着餐车把熬好的粥和小菜送到赤司卧室的时候,看见正在喝鸡汤的黑子还有一边啃骨头的赤司,不禁可怜起自家少爷,以少夫人的饭量,怎么看喝完鸡汤就快饱了,剩下的这些粥和小菜就只能屈就少爷的肚子,加上现在的鸡肉和还有之前吃掉的晚餐,他有理由相信即使是正在发育中的青少年也好,少爷的纵向比例与横向比例的发展在14年之后第一次不平衡起来——希望少夫人不会太介意——他假意的抹抹泪,就算少爷更加壮实一点,也还是很帅的。

 

其实仓田管家你真的想太多了,以赤司的运动量想让他胖起来还真难,再说除了篮球队的训练之外,他还有着其他的、这个年龄的少年不算普遍的运动方式。

 

“嗯……好棒……哲也,好可爱……”

 

房间正中的大床上隆起的被褥下两个身影蠕动着,衣服乱七八糟的丢得一地,黑子被剥得光溜溜的,白皙的皮肤被赤司弄得到处都是红痕,特别是大腿根部那一块,重重叠叠的都是,因为发育得晚连细微的绒毛都没有的下身看起来非常凄惨,蔫蔫的好像受到了特别的虐待,其实是赤司特别的疼爱它,老早就把它从根到头舔了个遍,还好好的吸过,每次都把黑子弄得羞耻到哭出来。至于他自己的,倒是不敢奢望哲也也用嘴帮自己弄,能让哲也用手摸摸它,偶尔能够用大腿把它紧紧夹住,让他从背后好好冲刺就已经很满足了。

 

就算是这种地方也精致得可爱,刚刚在哲也手里发泄过一次,现在正把玩着他小巧的性器的赤司想。

 

从他确认自己和哲也是两情相悦开始有些东西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黑子虽然害羞也纵容他,就算在学校也不时的拥抱和亲吻,回到家里就更别说了,卧室是理所当然的二人世界,篮球场也是,有时候也有着庭院里的小小约会。自从池田再一次未经召唤就推开卧室的门撞破他们亲热被怒火冲天的赤司用台灯砸伤然后顺水推舟的把这个碍眼的女佣从哲也面前赶走开始,整栋大宅都知道少爷已经成为了大人,仓田笑眯眯的在黑子面前转悠了好几次,还吩咐厨房煮了甜酒,小野也琢磨着是不是该给自己的上司恭喜一下,至于饱受期待的赤司征十郎本人,其实没能真正入港、还是个童贞的问题,除了他自己以外没人知道。

初尝情欲的少年就是这样食髓知味,恨不得只要和恋人在一起就缠绵起来,已经被绿间碰到过好多次,如果不是黑子的低存在感对于奇迹以外的人简直就是BUG的存在,大概现在学校里到处都会是学生会长兼篮球部部长的赤司大人,有一个秘密男友的传闻了。

 

小小的东西在赤司的揉捏之下逐渐变硬,黑子光滑的躯体在他怀里扭动起来,弄得赤司也再次情动,粗大的硬物跳动着顶上了黑子的臀部,他低喘着扣住黑子的腰让它们紧紧贴合在一起。

 

“不要……赤司君……”

“要的,哲也。”

“……还是白天呢,赤司君。”要是又有佣人进来……

“白天不好么?看得很清楚呢。”赤司恶意的,在他泛红的脸颊上大大的亲了一下,“哲也的好可爱,我好喜欢,哲也呢?也喜欢我的吗?”

 

黑子气鼓鼓的把头扭向一旁。他讨厌这个话题,虽然平时赤司也会安慰他,说他只是发育得比较晚,并且拿出资料来说明作为日本人14岁通精才是正常的,只是最近十余年来部分人群开始大量摄入肉类,少年们性成熟的时间提前了,像他这样一直保持传统饮食的人才会显得发育迟缓,至于赤司本身他表示是之前总跟着父亲常常是西式饮食的缘故,黑子相信了,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赤司的调侃总让他本能的不服气,而且,正常人谁会喜欢这种东西啊!?

 

赤司笑着吻上黑子的头发,他知道这种反应就是说明已经默许了,他掰开他的双臀把自己夹在里面开始抽动,每一次都擦过黑子的囊袋还有根部,小小的嫩芽也挺翘起来宣告它的存在,赤司的手指不停的在它的、还有自己的上面弹动着,很快稚嫩的嫩芽就颤动着想要射出,赤司把它的根部掐住。

 

“……呜……放开……”

“等等我,哲也,”赤司一边加快律动,一边胡乱亲吻着安抚黑子,“我们一起。”他咬住黑子的嘴巴,把难耐的呻吟统统吞了进去,最后狠狠的顶了两下射出来。

 

两个人抱在一起喘息了一会儿,还是赤司先恢复过来:“好美呢,哲也。”他抹起黑子小腹上、属于两个人的精液,展示给他,“都给你了喔。”

 

赤司君……真的是……

黑子用枕头埋住头,又被赤司君骗了,明明是难得的休息日,一会儿小野桑还要来,本来想要练会儿球,赤司却说要在小野来之前先帮他复习,再然后……

 

“害羞了?”赤司侧过身咬住他的耳垂,“明明……一直夹得我那么紧……”他轻轻动了动。

 

——明明就、明明就是赤司君自己!!

黑子立刻想要移开,却被赤司牢牢压住:“别,哲也,让它再夹一会儿,”他挤压着黑子的臀部,“哲也的屁股好舒服。”他撒娇般的在黑子颈窝里蹭了蹭,都是他的,是他的哲也。

 

呜……赤司君,就像个色老头。原本以为像青峰那样,会把欧派挂在嘴上,仗着人高马大就冒充成年人购买成人杂志就已经是猥琐的极限了,但是放开了的赤司说起下流话来超过青峰一千倍,而且,对象都是自己,黑子羞愤的扭头,却闯入一双饱含着爱意的眼睛,毫无掩饰的看着自己——

 

赤司君……

黑子无意识的抚了上去。

 

左眼,从那一天开始就变淡了。

 

因为生病的缘故黑子没注意到具体时间,但绿间很肯定的说自己生病请假的那天早上的赤司就已经是这样了,从赤红变作了金色,看上去有种无机质的感觉,虽然赤司本人并不在意,在黑子劝说了几次之后也去眼科检查过,医生也没看出什么问题来,只让他定期复查。黑子也偷偷的联系过北条,询问会不会和封印有什么关系,因为缺少资料的缘故北条也说不准,但看上去不像。

 

『如果是封印松动的话会有预兆,赤司少爷应该会陷入昏迷,』北条肯定的说,『为了接受来自红鬼的力量从身体到灵魂都需要做好准备,哲也少爷你在这边,红鬼不可能有积蓄力量的机会。』整整一千年都没能交配过的红鬼不会放弃这个从天而降的配偶。

——以上是对赤司源九郎的官方发言。

 

对着黑子他是这么说。

『我不能肯定的说跟封印没关系,不、应该说一定和封印有关系,据哲也少爷你说的,赤司少爷的眼睛变色后的运动能力明显提高了,应该就是受红鬼的力量影响的缘故。大概是因为打篮球的时候胜负心牵动了封印所致,但至少现在赤司少爷还很安全,』他停了停,『真正的红鬼是可以操纵火焰与雷霆的大妖怪,才不会是篮球这样的小事,不过这也说明了封印已经不稳固了。』

『不是说有我在的话,会吸收掉红鬼的力量,避免他破开封印么?』黑子问。

『哲也少爷觉得妖怪是什么?』北条反问,随即他不等黑子回答,『拥有人类没有的力量的异物,并且和人类一样有着智慧——看过平安京玉藻前、酒呑童子以及崇德上皇三大妖怪之乱,谁也不能否认他们的智慧甚至比普通人还强。』

黑子默然。

北条继续下去:『红鬼已经被封印了一千年,一千年前它就是因为类似的陷阱被人类抓住镇压的,还会在同一根绳子上吊死吗?它也许会选择把力量散发开来,慢慢改造赤司少爷的身体来解除封印,那样相对安全;但也不排除它会走另一条路——放弃身体,积蓄力量一鼓作气破开封印,之前我们觉得失去了身体的红鬼更容易被镇压因此不可能选择这个,但是如果它能感觉到哲也少爷你的存在一定会这么做。』就算是为自己选择的未来的身体也不会愿意有其他男人碰自己的配偶这样的男性心理,像哲也少爷这样孩子还不能理解吧?

『但这么做是有风险的,就像现在这样,因为积蓄力量引动了封印泄露出来就会有着征兆,比如眼睛变色,但奇怪的是应该是双眼,所以到底是不是我猜测的情况还不好说。』北条犹豫着,『总之哲也少爷,还是先做准备吧。』

 

『如果万一、我说万一的话,封印维持不了,还请哲也少爷走最后一步——』

『我知道这么要求哲也少爷你太过分,但是赤司集团是日本的支柱,赤司少爷是它的唯一继承人,而且封印解开的红鬼对于束缚了它整整一千年的赤司家会做出怎样的报复谁也说不准——』

『为了日本、不、为了世界的经济,请求哲也少爷你——』

 

『——到了那个时候。』

 

 

———TBC———

 

今天居然能撸出这种含H的片段真心不可思议……我还以为完成不了呢~

对于赤司家的情况藤卷并没有详写,不过从侧面有通过绿间的口说出来是“顶级财阀”,日本能称得上是顶级财阀的就是那四家了吧,因此按照这个设定来的~

嗯,虽然写了这么些,但是就算是北条的推测,也不一定就是事实呢~嘛~

总之这一章说明了为什么黑子一直没发现赤司有两个,因为所有的破绽都有人弥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