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24

 

晚饭的时候赤司源九郎难得的早归了,小野秘书也留了下来,从赤司结婚以来都是这样,如果他回来得早,不得不和儿子儿媳一起用餐的话,他会拉上小野一起。四个人在长条餐桌的四边安静的用餐,偶尔能听到筷子与碗碟相碰的声音,虽然也想关心一下儿子特别是儿媳,但一直不知说什么好,他看了一眼虽然跟儿子同龄,但特别小只的那个孩子还有他面前的餐盘,心想也不能怪征十郎要给他喂食,看上去已经是非常努力的在吃了,但大概不到征十郎份量的一半的餐盘看起来一点动静也没有,他犹豫了一下,想起仓田说过这个孩子生了病——征十郎几乎就没有病过,上一次突然昏迷是特例——

 

“哲也。”

“是,爸……父亲?”黑子有些诧异,他一直没能跟赤司源九郎有过什么正面交流,一边的赤司紧张了起来,连小野都停下了筷子。

“身体、好些了吗?”发现整个餐厅气氛变化的赤司源九郎僵硬了,虽然就外人看来是变得更加严肃了就是。

“已经好多了。”黑子想着,要不要加上“托您的福”或者“感谢关心”之类的句子,赤司君的父亲看上去就非常注重礼仪,但作为一家人这样客套有些过了。

嗓子很哑啊,赤司源九郎想:“如果不舒服就不要勉强,学校方面可以先请假,功课可以让征十郎教你。”他停了停,如果让媳妇以为他是在责备征十郎为了照顾他请假的事就不好了,“一个人在家觉得寂寞的话,就让征十郎陪你。”他又转向儿子,“就算在家也不能懈怠,小野这次带了一些资料过来,就着请假的空闲你先熟悉一下。”

 

言下之意就是要考核,赤司并不意外,从他结婚开始父亲就有意识的让他接触公司的事务,一开始只是旁听会议,不久之前会拿一些过时的资料给他看让他给出意见,小野作为生活秘书,有时候也会做他这方面的家庭教师,不过除了最后那段,其它的话光从字眼上来看,父亲是在关心哲也,为什么?之前那个自己也对此有着疑问,没错,自己爱着哲也,愿意为了他做一切事,但是父亲呢?虽然说是母亲的遗愿,但哲也是男人,为什么会就这样接受?并不是勉强,父亲在试图向哲也示好——他和母亲的感情,有这么好吗?在另一个自己的记忆里只获得有限的和母亲见面的画面的赤司疑惑了。

 

“感冒的话,可以让厨房准备清鸡汤。”一旦说出口的话就可以很流畅的继续,赤司源九郎费力的想着自己知道的、少数关于如何照顾病人的知识,“告诉仓田就可以,累了、不舒服,想要什么就让征十郎去做。”

“是,父亲,鸡汤的话,征十郎君已经吩咐过了,是我自己不愿意喝。”黑子想了想还是把赤司供出来,如果赤司君的父亲强制性的再让厨房做鸡汤什么的,他到底吃不吃呢?

 

为什么会不愿意喝?赤司源九郎皱起了眉,他想起儿子哄骗这孩子吃肉丸子的画面,是那原因吗?

“不喜欢吃肉吗?”他看了看低着头默认了的黑子,“让征十郎帮你把肉吃掉,鸡汤一定要喝,对身体很好。”他看了一眼餐盘里的培根肉和小香肠,因为在欧洲留学过一段时间,自己在家进餐的话,厨房有时候会准备这样的西式餐点,“今天的晚餐有点太油腻了,不舒服就不要吃,一会儿让厨房专门给你做,仓田。”他完全不给惊讶的抬起头的黑子拒绝的机会,“告诉厨房,家里有病人,一切以病人优先。”

 

——普通的公公对儿媳就应该是这样吧?赤司源九郎不确定的想。

 

——哲也叫我“征十郎君”了。By除了这个暂时无法关注别的东西的赤司。

 

 

等黑子终于结束这次食不知味的晚餐回到卧室的时候,一关上门赤司就从后面把他紧紧抱住,“征十郎君”,他记得的,之前的那个赤司为了哲也手机里的“征十郎君“兴奋了多久,他就在里面妒忌了多久,好在哲也除了玩笑的时候就没改过口,他也知道这一次是因为在父亲面前哲也才会叫自己的名字,可是他等不了了,他的哲也是那么可爱,如果不是天生的存在感低下会有多少人觊觎他,就算是现在这样,在他的眼皮底下那些人都借着朋友的身份接近他讨好他。之前的那个赤司简直是个蠢材,居然就这样放任他们,只想着去牵制,还要装出大方的样子让哲也和他们接触。那些家伙们也是,明知道哲也是属于他的,却借着哲也对这方面不敏感,来故意制造一些身体接触——他好妒忌,为什么不能正式宣告哲也是他的妻子,除了他谁也别想碰——真太郎说过了,因为青峰的误解他们以为哲也现在和自己是兄弟,因为很方便他就没解释。不、他不信的,大辉或者敦没注意过还能说得过去,他不相信黄濑也没能发现自己和哲也无名指上的对戒,如果说之前还会有什么侥幸,知道哲也和自己住在一起时就应该明白——哲也是他的!他的!他想要光明正大的抱他、亲他、和他在一起,这分明是他应有的权力!

 

赤司君?

从探病的大家走了之后赤司就有些异样,事实上从两天前起黑子就一直觉得他不对劲了,今天终于找到了机会问。老实说听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拼凑出来的事情经过的时候他很生气,可紫原的表现又让他不忍心去苛责。他知道的,虽然嘴上不说,赤司君一直把大家当作朋友,大概只有一直独自一人的自己可以理解,对赤司君来说,大家有多重要,还有听到紫原君说听他的话的原因是因为觉得赢不了他,还有、讨厌听比自己弱的人的话的时候!!

——为什么那种时刻,自己不在赤司君身边呢?

——明明是,一直为着大家着想,拼命努力着的赤司君,为什么大家都看不到?

 

虽然知道紫原的个性就像小孩子,也许只是一时不想训练,但黑子真的没有办法就这样原谅他,不喜欢篮球,觉得弱小的敌人没劲都可以理解,但是这样轻易的践踏赤司君的心意——他紧紧抱住了赤司拥住自己的手臂——他做不到!!

 

像是得到了鼓励,赤司轻舔起黑子的耳垂,把它含住,用舌头和牙齿好好爱抚,又顺着颈项滑下,一路留下闪亮的水痕。

 

——这两天来,一直都是这样不安着的赤司君。

——好像只有这样的身体接触,才能确认自己存在的赤司君。

 

黑子忍不住想要哭出来,总是这样,接受着过多的期待、好像胜利是理所当然一样的赤司君,有谁关注过他到底为此付出过什么?连自己也一样,总觉得只要是赤司君就是正确的,有什么问题都丢给赤司君——太丢脸了,总是说想要为赤司君做什么,却只不过是说说,明知道自己能力不够,却把它当成理由不去努力,只知道依赖着赤司君——

 

“哲也、不喜欢这样?”发现怀中人的反应不对,把他翻过来却看见含泪的双眸的赤司。

 

不对的、赤司君,不应该是这样担忧着的样子。

黑子伸出手抱住赤司的脖子。

 

“赤司君。”还带着哭音的嗓音止住了赤司进一步的动作。

“我不能说赤司君不这么强的话还会一样喜欢赤司君,”他努力着,想要完整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因为赤司君这么强才能发现我,才会和我认识。如果没有赤司君的话,就没有现在的我。所以我不会说赤司君不强还一样喜欢赤司君这样的话。”他停了停,又说,“但我不是因为赤司君强所以才喜欢赤司君的,”因为是赤司君、所以才是赤司君,“就算赤司君一对一赢不了紫原君,赤司君在我心里面仍然是第一位的,”会想要接吻、还有更进一步的、羞耻的事,“会一直和赤司君、只和赤司君在一起,”等毕业了,大家都会分开,但只有赤司君,“不会离开赤司君。”就算你不是这么强也不要紧、不是最强也不要紧,“绝对不离开你。”

 

“哲也。”赤司心生感动,不过他是最强的,会永远占据哲也心中的第一位,所以哲也的担忧永远不会发生,他更关注的,是另外的东西——

 

『哲也。』在身体深处的另一个赤司也喃喃的念着心爱的人的名字,哲也说他喜欢自己,就算不像青峰、不像紫原、不像另一个自己那么强,也依然是他的第一位,他挣扎了起来,想要告诉他他也爱他——但他的反抗很快被这一个赤司压制下去再一次沉入黑暗。

 

 

“哲也,告诉我,如果我没有发现你,在四馆跟你说话的话,会嫁给我吗?”赤司急切的、想要得到这个答案。

“赤司君……”

“告诉我,我想知道,哲也,会嫁给我吗?”

 

“……那样,我还不认识赤司君……”黑子红着脸,虽然他“嫁”给赤司的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嫁”就是了。

 

是因为这样,才愿意和我结婚的吗?

看着黑子羞涩的默认了自己的猜测,赤司觉得自己从没有这么幸福过,虽然之前他也确定,哲也爱着的是自己,但没有什么比哲也亲口承认来得更让他开心。

 

他和哲也,是两情相悦。

会永远永远,一直这样幸福下去。

 

 

———TBC———

 

 

虽然总是自信满满的样子,但是中二司心底深处,还是担心着哲也爱着的会是另一个自己吧?

所以欲望那么强,某种意义上也是因为没有安全感,虽然是误打误撞的解释,但似乎说明了赤司的变化(?)呢~

 

因为听到紫原反抗赤司的时候黑子已经生气了,所以后来赤司说“爱来不来”“不要团队合作”之类的话,大家没能敢和黑子说,这个变化黑子还不知道……大概得还有段时间才能知道吧?


另外二黄真的怀疑上了,只是没表现出来,不、应该表现出来了,要不他不会这么安静来着……不过黄战士的优点就是随时可以原地满血复活(?)啦!!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