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23

 

帝光男子篮球部一军更衣室里一片愁云惨淡。

一群身高爆表的运动系少年像烂泥一样趴在长凳上的样子真是让人不忍目睹,总的来说,就是因为他们的专属吉祥物(不对)、帝光的影子黑子哲也不在的缘故。搭档不在哲份不足的青峰自不必说,连续两天未能补充小黑子的黄濑连头发也没有那么闪亮了,出乎意料的是紫原,似乎是因为没有人能够让他趴在身上,一边吃美味棒一边投喂的缘故,已经持续魔王状态一整天了,除了奇迹之外的成员们都绕着他走,至于绿间和灰崎,因为赤司也请假的缘故倒是没那么担心,但有没有人揣测,赤司是不是终于忍不住了暴露出饿狼原型才导致这场病假,就无人知晓。

 

“……那么担心就去看他好啦。”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气氛的一军替补小声抱怨,这样子根本没法练习,等队长回来又是全体受虐的节奏——明明这种时候都是奇迹们在拖后腿,为什么连他们也要一起受罚TAT!!

 

对哟!

黄濑闪电般的抬起身来,还可以去探病嘛!躺在床上,发烧到脸通红的小黑子,因为生病眼神朦朦胧胧的:“谢谢你来看我,最喜欢黄濑君了。”呜哇有没有太感动!!

 

看到黄濑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冲向他的柜子,一边速度的换回校服一边向绿间招呼:“小绿间我要去看小黑子!今天练习先请假明天我会加训!!”,所有还有着理性的成员们沉默了,这不是黄濑加训的问题,这是全体被SM的问题——

 

“黄濑我也要去看阿哲,绿间帮我请个假。”还记得自己答应过黑子不再翘训,虽然教练已经同意过是否来练习都可以,青峰还是形式上的向绿间请假。

 

“诶~~~要去看黑仔吗~~~我也有好多新口味要告诉黑仔~~~~”紫原拉出一个口袋。

 

——会死的吧?一定会死吧?黑子/哲也/阿哲要是吃了那么多一定会被撑死的吧?

 

 

总之为了避免黑子被没有常识的紫原用零食撑爆,一军主力(其实也就是奇迹)们决定集体请假去探病,不过——

 

“有人知道小黑子住哪里吗?”又一次得到“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的提示的黄濑问,从昨天知道黑子生病起就一直是这样了,大概是忘了开机。

 

“……”没人期望过紫原知道。

“……”青峰确实知道黑子家原本在哪,不过现在不是和赤司成为兄弟了吗?

“……”应该是和赤司住一起,但是不知道赤司家在哪的灰崎。

“…………”虽然知道赤司和黑子住在哪,但是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的绿间真太郎。

 

“诶~~~没人知道吗?”黄濑很失望,不过他马上又振作了起来,“没关系,有个人一定知道!!”

 

 

“咦咦!!小黄和阿大是要去看哲君!?我也要去!”心爱的少年病倒了桃井也担心得不得了,要是小黄早点说,自己还可以准备些点心,“等等我来查哲君的入社资料!”

 

“算了。”绿间推推眼镜,入社资料上登记的应该是黑子家的地址,与其让他们到了黑子家,了解到冲击性的事实,还不如直接带他们去赤司那里,至少有个人知道该怎么处理,“我带你们去。”

 

“咦?小绿间你知道?”

“知道就早说嘛绿间~”

 

 

 

因为一路上被青峰普及过“阿哲和赤司现在是兄弟”的“事实”,奇迹一行人站到写着大大的“赤司邸”三个字的名牌前时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惊讶,唯独知道事实真相的二个人出于不同的考量也没有纠正青峰的意思,倒是被领进赤司家看到室内篮球场时候,几个篮球笨蛋兴奋了一阵子,引来一边路过的池田不屑的一瞥,果然就是那个“黑子”的朋友,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人。

 

赤司家的女佣,什么时候这种女人也能当了?绿间眼镜一闪,一边的灰崎脚步也顿了顿。

“赤~仔~家~的~女~人~~看起来好讨厌呢~~~”紫原一边往口里塞着薯片,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连紫原也觉察到了吗?那就不是我多心,绿间皱起眉,这是怎么回事?

 

领路的佣人当然也听到了紫原的话,但不管哪方面都不是他可以多嘴的,只能加快脚步把客人带离这块尴尬的地方。

 

 

客厅里是接到绿间的通知,已经等了一会儿的赤司和黑子。

 

因为病已经好了大半,黑子换上了便服,赤司虽然担心也只能让他再多披一件外套,女佣把茶水饮料还有点心端上来之后就退了下去,把客厅留给少爷的朋友们,黑子安静的在一边一口一口的喝着赤司给他特调的蜂蜜柠檬茶,好补充水份和维生素。

 

“呜呜呜呜小小小黑子子子~~~”第一个从赤司家庞大的排场里恢复过来的闪亮模特儿扑向黑子,“你生病了我好担心,晚上都睡不着觉呢~~~”

“喂,阿哲在喝水啊你干什么!!”这是虽然还没恢复但是习惯性的拉住了黄濑的青峰。

“咩~~~赤仔~~~我可以吃这个么~~”紫原……大概从没进入/出过状态?

“哼。”可恶的有钱人,居然真有私人篮球场,该不会是拿这个诱骗哲也的罢?灰崎阴暗的想。

 

“哲君,”虽然一开始被赤司家豪华的庭院打击了,但很快少女的思慕之心压过了对家世这样的外在条件的担心,桃井挪到黑子身边,“现在身体好些了么?哲君和赤司君不在,大家都没有心情练习呢。”

 

就是这样,绿间拿起专为他到访准备的年糕小豆汤向赤司示意,黑子和你不在,没人能压制住这些家伙,与其让他们在那里影响其他人练习,不如让他们来看看黑子,至于担心黑子,会不会是被某某人怎么了的事,他才不会承认。

“这种天气居然会感冒,所以说你就是没有尽人事的说。”

 

绿间的“人事论”难得的获得大家的赞同,青峰第一个响应:“是因为那天淋了雨吗阿哲?”

“诶诶小黑子淋了雨吗?没有带备用伞么?”黄濑很会发挥。

“哲君、哲君可以用我的伞的!”和哲君打一把伞回家,哇~~桃井捂着脸羞涩了。

 

“谢谢桃井小姐,我有带伞。”黑子条理明晰的一个个回答着,“确实是因为青峰君,所以淋雨了呢。”

“诶?阿哲??”

 

——其实是因为我。

赤司有着些微的不满,他也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幼稚,像是因为淋了雨之后又穿着湿衣服被自己在体育馆里强迫做H的事情所以才感冒了这种事当然不能说,但他就是妒忌,因为哲也对着青峰什么也不顾忌,像是这回的事,明明和青峰无关,却把问题都推到青峰身上,青峰也理所当然、毫不犹豫的就背上了黑锅——他讨厌这样,好像他们才是一体,自己只不过是个外人,明明是自己的错,哲也却从不曾责备自己,喜欢也好、讨厌也好,什么都不说——

 

“赤司君?”敏锐的感觉到赤司的情绪变化,黑子举起了手中的杯子,“没有了。”

 

诶?

是了,哲也喝的茶水是自己调的,还跟厨师说过今天哲也的茶都由自己来,看来是喝完了,赤司想他需要先静一静,想想之前那个自己是怎么处理这样的感受:“等等我去拿。”

 

赤司家,什么时候需要主人亲自去拿茶水了?想着之前庭院里遇到的女佣的眼神,还有刚才的女佣也没有准备黑子的茶水,绿间隐约觉得自己看到了什么真相。

 

黑子……

他握紧了手中的易拉罐,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要和赤司……!!

 

“绿间君。”黑子微哑的声音打断了绿间的思绪,他咽部红肿得还是很厉害,这也是赤司不许他去上学的原因之一,整间屋子的眼光都投向绿间,他不自然的动了动。

看到绿间一副没听到的样子,黑子只得复述了一边自己的问题:“绿间君,那天我去追青峰君了之后,发生了什么?”停了停他又补充,“赤司君看起来不对劲的样子。”

 

那个……啊。

经历了赤司“开眼”前后,并且听到他说“只要比赛能赢就随你喜欢”的五个人的眼光投向了正吃个不停的紫原。

 

看到这一幕还猜不出来和谁有关就太笨了。

“紫原君?”

 

紫原慢慢停下来,难得吃到的、赤司家大厨特制的水果蛋糕也吸引不了他的注意。

 

“都是……”

“嗯?”

“都是黑仔不好~”

“诶?”

“不让我摸头,却去追峰仔~~”

“诶诶?!”

 

所以那天的挑衅行为,只是因为大型儿童的争宠活动吗?By 目睹了紫原从“峰仔不练习我也不练习”到“我不要听赤仔的话”的变化的五人

 

 

等赤司端着蜂蜜柠檬茶回来,就看见自己的老婆换了个位置,一脸无奈被紫原整个儿扒在身上,蛋糕屑不停的从头上掉下来,其他人一脸便秘的表情——

发生了什么事?

 

 

———TBC———

 

绿间误会了……以后他会成为赤司追妻路上,除了他自己最大的障碍的!(雾)

话说紫原君,看到青峰不练习跑出去了黑子冒雨去追,接着就说“峰仔不练习我也不练习”之类的话,不怪我这么想吧?嗯,峰仔不练习黑仔去追他,我不练习的话黑仔会不会来追我让我摸头~~赤仔真~过分~我只要黑仔也追追我嘛~~

中二司也是,一发现自己真的很强啊立马决定不要团队合作了,哲也还是放弃那个蠢峰,只要我赤司征十郎就好~~欢快的去和黑子(划掉)表白(划掉)自我介绍~兴奋得连表情都控制不了把黑子吓到www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