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22

 

因为一直在锻炼,也被赤司有目的的调养着身体,不过是普通的受凉,只用了一天黑子就基本恢复了,赤司还是有些担心,强制性的让他再请了一天假,害怕着这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家伙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跑去打篮球什么的,赤司也留在家里,两个人一起偎在书房的沙发上补习。这个时节的气温变化很大,早晚偏凉,正午的时候又很热,给黑子准备的法兰绒睡衣一会儿还用不上,赤司让人找出夏季的线毯来,冷的时候就牢牢裹住,当然像这样,穿着睡衣裹着毯子的形象未免太不规矩,作为赤司家继承人的伴侣简直失仪,就算是在家里也是有失身份、大大的不妥的。

 

少女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场景。

 

====================================

 

池田优美,16岁,作为服侍赤司家超过100年的世代仆从,之前一直生活在京都赤司本家,早些年像这样的出身,从小就要接受女佣技能的训练,年纪一到就要到赤司家服役,不过毕竟是现代了,人人平等虽然不可能,但还是有着选择未来的自由,虽然不可能打消身上属于赤司家的烙印,但怎么说也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职业,如果能表现出出众的才能,还能够得到赤司家的支持,比起毫无根基的普通人来说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然而尽管如此,成为女佣仍然是这种家庭出生的女人最好的选择,除了名字不好听,工作轻松、收入也高,也不用在外面和那些久经考验的高学历女性竞争,最重要的是能够在主家面前留下名字,不管是对自己的家庭还是未来的夫家还有孩子,都是一笔隐形资产。虽然像池田优美这样,外表在水准以上,活泼俏丽又受男生欢迎的女孩子总会有着属于自己的梦,不愿意“屈就”女佣这样的职业,但也总有着吸引她的东西,比如——

一个俊美多情(?)的大少爷?

 

征十郎少爷和自己,还是青梅竹马呢。

 

小时候和虽然比自己小两岁、但聪慧无比的小少爷在一起度过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池田优美想。

那个时候比大人看起来还要严肃的小少爷,已经长成了这样俊美又气势逼人的少年,在年初的婚礼上见过穿着和服的赤司的池田优美脸上发烧,听母亲说征十郎少爷非常优秀、文武双全,就连老爷也总是赞不绝口,只是因为少夫人过世了,那些神官们一定要给征十郎少爷娶个男人好做法事,也不知道是哪里、活不下去的贫民把儿子卖给了赤司家,说起来那个孩子现在也算是享福了。

 

“哪怕还有一点办法也不会让儿子做别人家的媳妇,就算是赤司家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娶个男媳,那孩子大概会被一辈子圈养起来、不能见人吧?不过总比饿死了强。”本家的女佣们这么议论,“日本还有这样的穷人啊。”

 

甚至有人言之凿凿的,说东京的赤司邸专门有间小屋子,把那个孩子锁在里面不让他出来,每天有人单独给他送饭,还说本家池塘中间的小岛上,正在动工的木屋,就是为了那孩子回京都时用的。

 

一直觉得自己还算善良的池田优美还为这个孩子叹息过呢。

 

不过征十郎少爷真的好帅,和他一比那些追逐自己的高中男生一个个都成了掉了毛的冻鹌鹑,可惜征十郎少爷不是自己可以憧憬的人,池田优美理智的想,不过……

 

“小少爷也真可怜,让那些神官摆布,连神前式的婚礼都举行了,想要再娶个身份高贵的淑女是不可能了呢。”母亲说,“那孩子不死,小少爷就没法再结婚,可哪怕为了名声,赤司家也不会让那孩子死掉啊。”

“嗯?妈妈,那赤司家……不是说只有小少爷一个继承人吗?”池田问。

“你傻呀?不结婚就不能生孩子了吗?想要生个姓赤司的孩子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呢。”母亲一边煮汤一边说,“再说了,那孩子根本拿不出来,谁要是生了小少爷的孩子,又听话认命的话,只要老爷和少爷同意,还不是能进赤司家的门?”

 

诶?!

 

和母亲一样想法的人很多,池田优美发现来看望父/母亲、叔/伯、兄长……等等的跟征十郎少爷差不多年纪的少女们变得多了起来,一个个秀气无比,好像都是什么大家闺秀,虽然还不敢真的跑到老爷那边,但在庭院里多逗留一下总是可以的。

以为这样就可以入老爷的眼,别蠢了,池田一边擦洗着地板一边想,母亲不小心扭到了腰,本来可以代班的另一位女佣家中突然有事请假了,池田不得不来帮忙。

 

后来她想大概是这样她才会被老爷选中送到征十郎少爷身边。

被面授机宜了的她很清楚自己的“任务”是什么,如果能够让征十郎少爷喜欢上自己……

 

====================================

 

没想到东京的赤司邸这么的不讲规矩,难怪老爷不放心一定要让自己来。

 

那个叫做“黑子”还是什么的少年看不出来,一副老实的样子却这么不要脸,让整栋宅子的佣人们喊他“少夫人”,征十郎少爷又太温柔,还让他住到自己的卧室,明明只是个买来的“牺牲”,连下人的身份都不如,居然赖上征十郎少爷,只不过是感冒发烧而已,居然拉着征十郎少爷不让他上学。如果不是怕老爷怪罪征十郎少爷,池田一定会向老爷报告,让老爷处罚他,就算这样她也不会让他好过,人不可以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能让他去上学就已经是赤司家仁慈了。

 

 

被毯子裹得乱七八糟的黑子靠在身着便服的赤司肩上,光着脚蜷缩着,头一点一点,整个早上赤司都在给他讲解这两天可能的新知识,还有梳理之前上过的课程,毕竟刚刚病过,黑子的精力还不那么充足,已经有些困了,赤司也停了好一会儿,只顾观看他的哲也迷糊的样子,像这样和哲也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可以看到哲也,可以碰触到哲也,对于两天之前的他来说只是个奢望,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愿望,而现在他就在身边、触手可及——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世界了,赤司心底生出感动,被束缚在无法挣扎的身体深处、独自一人那么些年,一定就是为了换来这一刻,像这样和哲也单独在一起,他想吻他,又不愿打破平静的气氛——有人推开门走进来。

 

 

“征十郎少爷。”被赤司凌厉的眼神钉在门口动弹不得,池田优美心下忐忑,京都的话,老爷的书房不经传唤是绝对不可以进去,就算是打扫也是由老爷心腹的人,但这间房据说本来是空置的,为了征十郎少爷读书方便才改建了,和卧室连在一起,只能算是阅读室,当初被女佣领班带来熟悉工作地点的时候,也是把它归在征十郎少爷的卧室里面,算是需要她打扫的地方,“我是送牛奶来的。”她举起了手中的托盘。

 

赤司眯了眯眼,是了,之前的另一个赤司为了能一直比黑子高,强迫自己一天喝两遍牛奶,除了睡前,早间也有一次,在学校自然是利乐包,休息日的话,会由佣人送过来,但从来没有过佣人会不经许可,自己跑到书房来——他看了眼被吵醒的、正揉着眼睛的黑子,不能当着哲也训斥这个女人,免得哲也对她心软、会去安慰她什么的——

 

看见赤司没有反应,池田觉得自己是作对了,从她听过赤司的习惯就这么觉得了,哪能一定要等征十郎少爷按铃才送牛奶去呢?一早上了,就算不是牛奶,其他的饮品也该送些,要不渴到了征十郎少爷怎么办?像征十郎少爷这样优秀的人看起书来是不知道时间的,和某些人可不一样,她隐蔽的看了黑子一眼,随即垂眸掩去了厌恶的神色,简直不成体统,那是什么打扮,所以说出身不好就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她动作恭敬的把托盘搁在了书桌的边缘。

 

赤司敏锐的抓住了她的动作。

为什么要看哲也?哲也是你可以看的吗?!是这样吗?借着送牛奶的机会想看看能不能和哲也搭话?是了就是这样,按传统是应该在门口把托盘递给作为妻子的哲也,再由哲也端给我——这个女人是才来的,祖父那边就喜欢这一套——哈,居然只有牛奶,谁不知道哲也不喜欢奶腥味,哼,是为了哲也让主动要求,好再来一次?赤司连整个身体都紧张起来,死死盯住那个胆敢肖想他的哲也的女人——之前也有过像是桃井五月,虽然外在条件比这个女人要好很多,但很显然哲也不中意那种过于主动的类型,像这样想要潜移默化的在哲也身边占据属于自己的位置的人才是威胁!!

 

默默退下去了的池田优美:征十郎少爷真是好帅气!气势好强!!一点也不输给京都的老爷呢!!

 

这倒真的不能怪她,从京都直接由老老爷吩咐来东京做专门负责赤司事宜的女佣,还是这个年龄,加上家里还有个男性的“少夫人”,谁也不是傻蛋,谁也不会少想,加上虽然耳濡目染了女佣的工作,但并没有受过正式女佣教育的池田也自觉高人一等,厨房里没人敢提醒她需要给少夫人专门再准备其它的饮品,再加上因为生病的缘故,负责甜点的大厨也没有准备平日里必备香草奶昔,根本不知道黑子不喝牛奶的池田就这样中了招。

 

“赤司君?”靠在赤司身上,感觉他全身的肌肉突然紧绷了起来的黑子,直到池田退出门才开口。

看着单纯的望着自己的黑子,赤司亲了亲他的额发,不能让那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再接近他的哲也——

“哲也,想喝什么?我去拿。”

“诶?”不能让人送来吗?

 

等赤司自告奋勇的,做他的哲也专属的佣人去厨房给他端蜂蜜柠檬茶的时候,黑子望向书桌上摆放着的牛奶。

——只有,赤司君的。

 

 

这一刻,窝在书房沙发上的黑子,还有在大厨的帮助下给他的哲也自制蜂蜜柠檬茶的赤司的心思,第一次的重合了。

 

“讨厌,那个女人。”X 2

 

 

———TBC———

 

真欺负到黑子了,但是却真的只有这一次不是故意的池田。

黑子是发现了她针对自己,但还没能发现池田的目标是赤司,中二司就是完全错了方向……要是知道池田的目标是自己他早赶她走了。

呃,虽然大家说讨厌这个角色,但是想让黑子开窍真的很难啊……学校里要是有类似的人物出现,不要说赤司,早被其他人清除了好吗?其实我觉得她只是普通的讨厌而已啦~

整个宅子只有赤司、黑子还有赤司父亲不知道池田是来干嘛的。

志八郎老老爷是没看见他孙子到底和他老婆腻歪成什么样子,否则绝对不会在这时候下手,情浓似蜜的时候来个第三者这不火上浇油吗?你看源九郎老爷就没这么干。

太失策!!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