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21


 

 

咽部红肿得很厉害,睑结膜也有点充血,用水银体温计再测了一次体温,仍然有37.8℃,问清了除了头闷之外,上呼吸道卡他症状并不明显,也没有咳嗽咳痰,医生并没有随意给黑子用药,只是嘱咐他多喝热水加快代谢,虽然也留下了像是酚麻美敏和对乙酰氨基酚这样的非处方药,但也警告赤司如果不是卡他症状严重到影响休息、或者高烧到38.5℃以上,否则还是不要用药的好。

当黑子拉住准备离开的医生白大褂的下摆祈求的看着他询问是否能够喝香草奶昔的时候,人至中年,有着一个人高马大还正值叛逆期的儿子的医生犹豫了一下。

“可以,也可以算作物理降温的一部分,不要太多就行。”

 

黑子心满意足的放了手,如果医生不说,赤司一定会禁止他直到他确认自己已经完全恢复,照以往的经验那就是两周,他并不是一定要在生病的时候喝奶昔,只不过想要争取一个可能性,赤司看着他像计谋得逞的小狐狸一样眯上了眼睛不由得失笑,这样的小伎俩他不讨厌。

——不如说非常喜欢。

 

因为Misdirection的原因,即使在日常生活中黑子也渐渐的缺乏表情,虽然他本来就面瘫,但最近这半年尤为明显,几乎完全无法感受到他的感情波动,除了和赤司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还有着普通的国中男生的表现之外,其它的时候你无法通过他的表情来推测他的思维,就像绿间所说的,“最讨厌那双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眼睛”,虽然赤司一直觉得他的哲也很好懂,那双眼睛不是把什么都告诉你了么?

 

所以说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即使这样黑子少见的表情对于赤司来说也弥足珍贵,他找来披毯给黑子披在肩头,示意仓田把早餐端上来——只是清淡的白粥配腌萝卜,黑子不满的撇过头,赤司轻笑,因为不知道哲也有没有胃口所以准备了最清淡的粥,不过现在更好,看来哲也还会觉得饿,他又拉过一个小碟,淖好水的冬笋和金针菇整齐的码在里面,稍稍点上酱油、醋和香油拌好又把它推给黑子。

 

仓田无声的退下,黑子轻轻把头搁在赤司肩上,他确实觉得饿,但不想要吃饭,他也知道自己这是在任性,可就是觉得委屈,明明赤司君就在身边,没去学校上课陪着自己,为什么还会这样?

 

“哲也?”敏锐的感觉到黑子的不安却不知道原因的赤司把它归咎于疾病,大概是因为生病所以显得脆弱,平时黑子一直表现得很坚强,因而出现了这样脆弱的表现让赤司怜爱不已,他伸出手搂过他的腰,一点点的亲吻他的面颊还有眼睛,“哲也乖,会陪着哲也,一直和哲也一起——”

 

如果我不乖、或者说,不听赤司君的话、任性妄为的话,那么……黑子手一抖,拿起勺子把粥喂到嘴里。

 

只吞下了白粥,腌萝卜还有笋丝什么的都没有动,一口一口,等碗见了底的时候黑子仿佛突然发现还有小菜,又拿起筷子伸向小碟。

“好了,”看着黑子机械样的动作赤司不由得心疼,“不用勉强自己。”大概还是生病了胃口不好吧,想着一早吩咐厨房准备的,专为哲也熬制的清鸡汤,到中午的话应该也好了,营养什么的那时候再补充也可以,“不想吃就不要吃。”

 

从来都是被赤司诱骗着、再更多的吃一些的黑子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语,他迷茫着抬起头。

不要、不会、我可以再吃一些——

 

空色双眸里传达出来的恐慌让赤司心惊,他无法理解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哲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只能想到是不是自己昨天太冲动吓到他了,他一把把他紧紧抱在怀里。

“别怕,哲也,不会再做了,我可以忍的,不会……再强迫你。”最后两句他说得有些艰难,这样的承诺代价太高,即使是他也不容易达到,但是为了哲也,在哲也真正长大之前他会好好忍耐。

 

嗯?!

被赤司突然的发言唤回了昨天的记忆的黑子慢慢红了脸,被带着羞耻的甜蜜感冲走了意外的忧虑的他终于可以正常的表达自己。

“不是的,赤司君。”他低着头,不讨厌的、被赤司君做那样羞耻的事,“我想吃的,赤司君帮我拌的菜。”

 

因为吃不下我拌的菜就这么伤心吗?我的哲也,简直、可爱到不正常。从左心房弥散出的、笼罩了整个身体的甜美滋味让赤司的大脑停止了思考,他托起黑子的下巴吻了上去。

 

——如果不是汤匙摔到地上的声音打破了这种奇妙的氛围,大概他又会做什么错事。

 

好在滑落的是汤匙而不是其它的什么难以收拾的东西,黑子整个人都成了粉红色,把自己的脸埋进枕头里——赤司君是大骗子!还说什么可以忍的!!才……才没有忍……被再次捏了屁股还被顶住了的黑子偷偷看了懊恼着的赤司一眼,说了不会强迫我的,是吧?

 

不行的,哲也现在还生着病。

再一次生出了旖旎想法的赤司甩了甩头,用呼叫铃让佣人来收拾餐盘,吻了吻黑子的头发就径直去了浴室,嗯,下一次,让哲也再用手……不,还是用大腿来一次?

 

====================================

 

因为让他的哲也露出了寂寞的表情,赤司一整天都待在卧室,把摇椅和茶几拉到床边处理事务。中午的时候黑子终于喝下了赤司准备的清鸡汤,油光光的嘴巴还被赤司好好的“欺负”了一下,大概下午2点左右出了一身汗,体温终于恢复了正常,赤司一摸被子里一片津湿,原本只打算擦干汗换身衣服,现在还是决定干脆连床铺也换掉算了。

 

等赤司从浴室出来,打算拿黑子的衣物的时候发现卧室里还有其他人在时他皱起了眉。

 

家里当然是有佣人存在的,每天的洗衣、打扫还有其他一些日常事务都有佣人们在做,除此之外还有厨师、花匠、司机、保安,以前还有各种各样的家庭教师,除此之外还有仓田,有时候父亲的生活秘书也会住在这,但赤司包括父亲,接触得最多的就是仓田,其次是司机,其他人的工作都由仓田调配,至于佣人,不打扰主人的日常工作生活是常识,赤司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佣人在自己的召唤之外出现在卧室。

 

少女敏感的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征十郎少爷!”她开心的笑着,完全看不出上午被赤司斥责掩面而去的尴尬,赤司被水打湿的、半透明的上衣让她眼前一亮,“啊!衣服湿掉了,要换一套吗?”

 

她这是在……铺床?!

赤司的眉毛慢慢竖了起来,放在浴室门口的、摆放用来换洗的干净衣物的小凳上空荡荡的,一边用来运输衣物的推车上胡乱堆积着脏掉的床单——

“哲也的衣服呢?”

 

“啊……在这里。”少女一愣,随即掀开床单,露出摆放在藤篮里的干净衣物。

赤司大步走了过去。

 

没想到会离赤司这么近,少女微红着脸露出羞涩的表情:“征十郎少爷,我……”

赤司没有理会,绕过她把手伸进篮子里,还好,没有受潮,他又仔细检查过一遍没有漏掉什么,天气有些冷了,也许应该换上厚实一点的睡衣?

 

少女伸过手端起篮子往浴室方向走去。

赤司眯起了眼,这样打断自己——早上就是这个人,站在哲也床边跟他说话吧?

 

黑子并不是会主动跟人搭话的性格,也没有机会认识家里的女佣,早上更是一直在发烧,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话要和一个陌生的女人说,她在那里干什么?

 

十五、六岁的少女身材已经相对成熟,女佣制服的围裙束腰下宽大的裙摆随着步伐轻轻摆动,等到了浴室门边的时候动作轻盈的跪下来,把藤篮摆放到小凳上,然后把手放到浴室的拉门上面——

 

“你可以出去了。”

 

“是?征十郎少爷。”少女的动作停止了,背对着赤司的嘴角微微勾起,虽然还想再多表现一下,比如提醒征十郎少爷需要换衣什么的,但今天已经足够了,来之前老老爷已经说过,除了让征十郎少爷离婚,其它的随便自己,自己其实就是征十郎少爷的贴身女仆,这栋大宅里面,就算是仓田管家也不能命令自己,虽然征十郎少爷好像已经忘了自己,但是一定会让他想起来的。

那个什么黑子,只不过是个平民,只是生得好才被选为赤司家的“牺牲”,因为赤司家的仁慈才给了他个名分——女人的话还可以生孩子,男人根本就是个笑话,居然想要赖上征十郎少爷,还让人叫他“少夫人”,真是恶心!

 

看着少女推着车离开房间,恭敬的拉上门,赤司的左手已经把黑子的衣物揉作一团。

 

——就是这样,诱惑着、我的哲也。

 

新来的女佣……吗?让仓田……不、不能让哲也发现,觉得我是小气的男人。他看着铺好的床一阵反胃,要让哲也睡在这个女人铺的床上!!!

 

——大概我记得,柜子里还有备用的床单和被褥,结婚的时候哲也铺的那些——

 

等黑子穿好衣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床上铺着的是似曾相识的反绒铺盖,呃,现在这个季节,使用反绒会不会早了一些?

 

 

———TBC———

 

因为妒忌自己铺床了的中二司。

总有一天他会因为妒忌自己洗黑子的胖次的!!

 

志八郎老老爷的贴身女仆攻略很不错!!可惜中二司情商负数做得再多也来是诱惑他的哲也的!!不过如果是黑子看到就不会误会了……

突然发现自己往狗血的那一面走了……嘛,终归是要有BG的全是BL太不科学……

要说赤司家都能接受一个男的少夫人也太夸张,照常理看不满的更多吧?另外志八郎老老爷没打算对黑子做什么,只是想先让自己的孙子和女性相处一下,不要因为和男人结婚了就真的完全变成同性恋了他还想要重孙子,这个女孩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征十郎也认识不会抵触——谁会想到人的欲望会是多么的不满足是不是?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