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20

 

虽然已经做了补救措施,第二天黑子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晕沉沉的,并没有明显的鼻塞流涕、也没有嗓子疼,但脑子发闷,要抬抬手指也觉得费劲,被子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赤司不知道哪去了,也没能听到洗漱的水声,整个房间空旷得有些吓人。

 

——大概是、生病了吧。

黑子朦胧的想,应该也有在发热,似乎身处现实与虚幻的夹缝中:他其实不讨厌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只有他自己是这样,体温升高的时候思维会比平时更活跃,没能想过的、做不到的事情,诗歌、文字、幻境……等等等等蜂拥而至,虽然这个时候无法拿笔、一旦高烧的时间过去思维又像阳光下的雪堆一样消融,能记住的只不过是拥有着这样美妙的记忆的感觉,黑子还是喜欢它,那表示了他本人也有着做这样的梦的能力。虽然每次生病都让母亲十分担忧,说着“小哲怎么会这样”“高烧得这么厉害”之类的话,但黑子自己也无能为力,毕竟也不是他故意要生病,平时也有好好锻炼了,倒是这段时间都没能生病过,连带着一直宣称自己不相信什么“鬼”的存在的父亲也开始疑神疑鬼是不是真有什么不科学的存在。

 

赤司君该是去上学去了。

 

枕头旁边搭着的是跟自己身上一套的睡裤,早就告诉过赤司君换洗的衣物要丢到洗衣篮里,他还是总忘,现在自己可没有力气帮他整理——他拉过枕头抱在自己怀里,有些大,不过有着赤司君的味道,他突地脸红了起来——今天就该你陪我了。

 

一定是因为生病了才会觉得寂寞。

 

 

房间的门被悄悄推开,有什么人轻巧的跳了进来。

 

黑子并不想理会,但对方径直走到床边,他费力的睁开眼。

 

对方一副女佣的打扮,看上去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黑色的及肩长发配合着女佣制服让她显得安静,但是上挑的猫眼破坏了这种感觉,现在那双猫眼正直视着黑子。

 

似乎是在打量自己,黑子有些不确定,那双眼睛太肆无忌惮,就算不是女佣也显得无礼,但他想可能是因为对方还不适应女佣这一身份的缘故——大概就是之前仓田管家说过的,新来的女佣吧——毕竟对方看上去也不比他们大多少,应该还是高中生(?),据说是继承母业所以才来工作,平时还要兼顾学业,所以他说像赤司家这样,世代仆从的方式有时显得不太人道。

 

对方的手直接伸向了赤司搭在一边的睡裤。

 

“请等一下,”等说出声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哑到什么程度,黑子再把自己的音量调低一度,“那是我的。”嗯,这么说没错吧?毕竟自己的下半身现在正光着,没这个等会怎么起床呢?

 

“这是征十郎少爷的。”对方语气肯定的回答,直接把睡裤拿起来。

黑子一愣,赤司是独子,整座大宅的佣人都直呼他“少爷”,像这样包含着名字一起的称呼,黑子只在京都本家的少量老人口里听过。不过想到对方是继承母业,也许会是在长辈那里习惯了这样的称呼方式,他伸出手露出睡衣袖子:“是我在穿。”

“工作条例里规定了征十郎少爷的睡衣第二天早晨必须回收。”虽然这么说,少女还是把睡裤重新摆放到床头,不知是否错觉,黑子觉得自己在少女的声音里听出了委屈的味道,他开始觉得不太舒服了起来,下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

 

 

少女像是还有什么任务没能完成,在床边磨磨蹭蹭了半天,黑子被她弄得有些烦躁,又不好意思开口请她离开,只能闭上眼把头蒙到被子里当做没有这个人。

 

结果被人隔着被子推了下。

 

怎么还不走。

黑子腹诽着探出头。

他很不愿意在陌生人面前露出睡成一塌糊涂样子,从小到大除了家人和赤司,只有奇迹们见过堪称奇景的飞扬发型,然则装作睡着了不去理会又太不礼貌,被母亲教育成“女性至上”主义者的黑子无法做到这点。

 

“喂,”少女撇过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征十郎少爷的衣服在哪里?”

 

沉重的脑袋一阵嗡嗡响,黑子好一会儿才理解了对方问题,即使是他也不禁有点火大,虽然并不是像赤司家这样的豪门,但黑子也是被娇养着长大,虽然因为透明体质的缘故一直没什么朋友,但也因为这样没受过欺负,等升入国中加入篮球部再到升入一军之后,虽然不免引发一些嫉妒和中伤,但男性的攻击都相对直接,像这样绵里藏针、让人连指责也找不到方向的冷暴力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虽然他也听说过、不如说是在母亲喜欢的八点档偶像剧里看到过,被迫成为女佣的少女对于服务对象的莫名敌意,还有因此产生的冲突最后到相知相恋,但被攻击的一方成为自己的感觉真是不好——刚刚结婚的时候,赤司君是不是也这么看自己?

 

想起自己曾经以为的“无伤大雅”的恶作剧,黑子胸口一紧。

 

——会不会,就像现在的自己这样,那时的赤司君,会觉得黑子哲也这个人,令人生厌?

 

“知不知道你说呀!”好一会儿没得到答案,少女的语气变得不耐烦,黑子更加不想要回答她,就是这个人没能做好自己的工作,漏掉了自己衣服才害得赤司君在自己家里还要偷偷摸摸的溜出门(因为半裸),因为找不到衣服只能披着浴巾从浴室出来自己才会生病(这真不是),才会没办法跟赤司君一起上学,而这个人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错误,还跟自己要赤司君的衣服——

 

按道理像这样的失误应该归女佣的班长管辖的,或者直接向仓田管家报告也行,但无论是赤司还是黑子都无意纠缠这类小节,黑子更不愿意因为这种事情让一位刚刚成为女佣的少女为难,但这样的紧紧逼问,哪怕自己只是一个病人,也太过分了,然而天性中的温柔让黑子无法说出什么重话来——

 

“谁许你进来的?”从门口传来的是赤司隐含着危险的声音,“出去!”

 

赤司君?

黑子抬起头,赤司君、没有去学校吗?随即他听到少女惊喜的嗓音:“征十郎少爷!”

 

====================================

 

赤司心底一片阴郁。

 

从半夜被睡梦中挣扎的黑子闹醒的那一刻就有着不好的预感,从没有过类似经历的他只能把黑子抱在怀里一遍遍的亲吻安抚直到他再次平静下来,等天一亮再看的时候,他的哲也果然还是生病了——双眼紧闭着皱着眉,皮肤微微发烫,小脸烧得粉红——慌张中连上衣也没来得及披,就这样光裸着上身把仓田管家从睡梦中敲起,拿了体外测温仪量了体温,发现没有超过38℃才稍微松了口气,接下来在仓田的好说歹说之下才改变了立即联系家庭医生的打算,得到一到7点就马上联系医生的许诺之后,不放心的又到厨房叮嘱早班的厨师今天一定要煮适合病人的易消化的食物,因为白金监督病休之后一直负责着篮球部训练工作,不得已必须赶去学校,一把工作交接掉并且给哲也和自己请好假就马上赶了回来,连医生都还没到仓田管家也告诉自己哲也还没有醒——

 

“是谁,给你的许可?”他踏进一步,压抑住自己的暴怒,不可以,会吓到哲也,“谁许你进来的?”这是,他和哲也的甜蜜小屋,他不在的时候,只授权了仓田帮他照看哲也——

 

“征、征十郎少爷,我是……”少女婉转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啜泣。

 

——居然有女人,胆敢在他不在的时候觊觎他的哲也。

 

“出去!”

 

“我是……”居然还想反驳,真是大胆啊——

 

“滚!!”

 

似乎被赤司毫不留情的语言打击到了,少女掩面跑了出去,连手推车都没有拿,黑子隐约觉得她离开前好像瞪过自己一眼,但他本身也没有太注意她——穿着校服的赤司君——这是,已经去过学校了?黑子疑惑的歪歪头,应该还很早,难道自己睡过去了一天么?

 

迷糊的哲也真可爱。

赤司走过去碰碰他的额头,还在烧——

“早安,哲也。”他轻轻的碰触了下那微微有些干裂的唇,准备继续的时候,被反应慢了一步的黑子捂住嘴。

 

“会传染的,赤司君。”

 

“不会的,”病毒型感冒才会传染,哲也这只是受了凉,“要是会传染就更好了。”

 

“?”

 

“传染给我了,哲也就会好不是么?”他伸出舌头舔舔唇,害羞的哲也,真想把他一口吃掉——刚刚松掉的手又捂了上来,“嗯?”

 

“不要。”这是突然想起还没能洗漱的黑子,“还没有刷牙,赤司君。”

 

——太可爱。

他把头埋进黑子的颈窝,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他的哲也,谁也别想从他手中抢走——他在那漂亮的肩线上印下一个吻:“一会儿医生要来,哲也乖,我们先洗脸。”

 

“?”

 

 

等黑子弄明白,所谓“我们先洗脸”是指赤司打好水搬到床边来帮他洗漱时,包括来向赤司报告医生已经到了的仓田管家跟他一起呆掉了。

用温热的刚刚好的毛巾仔仔细细的擦过脸之后又换上滚烫的水捂好头发,用宽齿的梳子把鸟窝一样的头发松松的梳好,看着恢复了整整齐齐的黑子赤司忍不住在他左右脸颊各亲上一下——

 

所谓的“二十四孝夫婿”也不过如此吧?

没能看到自家少夫人品尝少爷牌乌冬面的场景的仓田管家表示他已经圆满了。

 

 

赤司君、赤司君……

已经说过了,我不是小孩子!!(怒)

 

这是仍然是个孩子,完全没能体会到赤司甜蜜又满足的心情的黑子哲也君。

 

 

楼下的医生君:不是说有紧急的患者吗?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人理?

 

 

———TBC———

 

新来的女佣——

像你们想的啦,笑,虽然算不上恶毒女配~嗯,有赤司这样少爷,相仿年纪的女佣,有什么想法也不奇怪不是?虽然不清楚和黑子家的婚事是怎么回事,但黑子是男性,而赤司家是不可能让血脉断绝在赤司这一代的,这一点很明确,所以咯,这-是-机-会~

并且和赤司以前是认识的啦~不过不要说中二司,就算温柔司也不会随便记住个什么人呢~倒是温柔司的话,不会弄错对方的目标到底是谁~换成中二司,就是“全世界都会跟他抢哲也”ORZ~

另外作为女佣,不出现在主人面前(尤其是一些私密的地方)是常识,就算是端茶倒水也会选择不打扰主人的位置,不是主人主动招呼的话,也不能主动招呼主人,因此根本不应该出现在黑子还没起床的房间里,更不用说跟黑子说话,就算以前跟赤司有交情,以女佣的身份当着黑子的面叫赤司根本就是挑衅,虽然不管是赤司还是黑子都没能看出来。

 

教会黑子什么是喜欢、还有懵懂的爱情的是温柔司,但是让他知道什么是情欲、嫉妒和独占欲的,是中二司呢。

虽然一直以为他们是一个人就是~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