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地狱之门开启的那一天 终篇 07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赤司父子三人场,黑子只是坐在一边,静静的听着那些自己能懂或者不懂的话题。所有这些他只理解了一件事,赤司君们不会永远是这个样子,也许会恢复成原来,两个人交替使用同一个身体,也许会融合成一个新的人格,也许其中一个会永远消失,最糟糕的情况,是因为平衡被打破,然后两者都……不复存在。

都是因为自己的无能才会导致这样的事,如果赤司君们地震一开始就都离开就好了,一定可以平安的回到家恢复成以前的样子,如果不是担心自己赤司君不会留下,也不会受伤,也就不会打破平衡……

 

“那么先就这样,征十郎你不用忙别的东西,先准备做全套的身体检查,还有你,”赤司父亲可疑的停顿了一下,大概是在想该如何称呼突然出现的另一个儿子,最后他放弃了,“也一样,等身体数据出来了再说。还有黑子君,现在东京还是很混乱,你的学校目前仍在停课中,方便的话可以一直待在这里,或者你有什么别的要求?”

 

“哲也我会照顾的,”征十郎宣誓般的搂过发呆中的黑子的腰,“你不用管。”

 

赤司父亲离开病房时意味深长的看了被“两个”儿子围在中间的少年一眼,征十郎国中时期的队伍里特别的存在,幻影的第六人,在最后一次全中夺冠后突然退出了篮球部,一年之后以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学校的篮球队的一员的身份打入WC并击败征十郎所在的洛山成为冠军,征十郎所说的神秘的空间通道直接通到了他的家里,没弄错的话,这半年来的每天自己的儿子“们”都和这个少年在一起——他想起了报告里那张超级大的床,但看样子不管是哪个儿子都没能得手,果然还是没用的混小子。

 

——如果说这样超自然的现象,跟那个孩子有关系呢?

明知道有问题却不寻求帮助,甚至还故意往危险的地方靠拢,还是需要再教育啊。

 

=============================================

 

还没等父亲完全离开,赤司君们就凑到黑子身边,谈话的途中哲也的气息改变了,很明显为了压抑住感情本能的发动了Misdirection,他们知道这是为什么,整整半年瞒着哲也没有提到半分,但是现在不能再瞒下去也瞒不下去了,如果,真的会有那样的结果的话,以哲也的性格,一定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眼泪在赤司伸手碰触他脸的那一刻夺眶而出,不想哭的,因为哭泣无济于事,也不能让赤司君和征十郎君更担心了,但就是觉得委屈,征十郎靠上来把他抱住,顺着他的泪痕吻他,这样的温柔反倒让他的泪珠掉得更狠。黑子心底知道这只不过是在撒娇,就像以前征十郎君说过的那样,“心情一不好就找我抱怨”,自己那个时候就喜欢上了征十郎君了吗?但征十郎君是不会放纵自己的,这样子的温柔对待,是不是说明了征十郎君也没有办法?是了,是这样子的,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神秘事件——

从一开始的时候,赤司君和征十郎君,就想过有这么一天吧?

 

因为是无所不知的赤司君们啊——

 

这样危险的考量,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和以前一样,不依赖赤司君们,自己就什么也做不到,还以为自己已经成长了,是个男子汉——赤司也凑过来吻上黑子的颊——如果赤司君们能留下来,平平安安的话,就算不在身边,不能见到,不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也不要紧,但是,还是想要和赤司君们在一起……

 

“和哲也没有关系,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是征十郎君,和赤司相比,更愿意把“事实”“真相”摊开在黑子面前,如果说在感情层面,赤司对黑子更温柔包容,征十郎则对他更严厉,不容他忽视自己的弱点,在这种情况下更能取得黑子的信任。

“就像哲也想的,我们一开始就知道,通道会不会消失呢?消失了会怎么样?消失的时候我们会在哪里?在家?和哲也在一起?还是就在通道里面?”赤司的话昭示了一个更为可怕的设想,也就是说这半年来的某一刻也许在黑子不知道的时候两个赤司君就会无声无息的消失,黑子抓紧了床单,征十郎、征十郎君,在地震的时候……

“这是我们的选择,想要安全的话,只要不到哲也这里来就好了,只要不见哲也就好了,但这是不行的。”赤司捧住黑子的脸,眼神温柔的仿佛要滴出水来,“我说过吧,这一个‘我’,是为了哲也才活在这世上的,没有哲也我活不下去。”

赤司君……

“……这双眼睛能看见未来。”征十郎从背后咬住黑子的颈侧,即使是那只冰冷的金色异瞳,也燃烧着炽热的爱意,“我所能看见的,只有和哲也在一起的未来。”不能和哲也在一起的未来没有存在的意义。

征十郎君…………

 

“爱着你,哲也。”前面和后面,被同样的两个身体紧紧贴合,胸腔里震荡着的,是同样的声音,“你呢,哲也?喜欢,不、爱我们吗?”西服和衬衣的扣子被摸索着打开,急切的手抚上赤裸的胸膛和腰部。

同样的、又不同的温柔与强势。

爱着……

黑子伸出手,搂住面前的赤司的脖子,又被征十郎从背后搂住。

“我爱你们。”

 

============================================

 

“器官的话,现在还看不出什么,”围在一起的是专为两个赤司准备的医疗团队,“一般的体检常规都是正常的,肝肾功能、心电图也在正常范围,但是……”负责介绍病情的医生停顿了一下,因为赤司父亲没有给出两个儿子的名字,因此不得不这么称呼,“样本A的话,三系血细胞、特别是红细胞减少明显,跟手术后相比减少了1/3,但没有发现任何出血倾向;样本B的话也有红细胞减少,考虑到之前为样本A手术时抽取过600ml血,之后也没有复查,不能排除是献血的原因。”

“另外,样本A和样本B都有不同程度的骨质疏松表现,”这是放射科的专家,“考虑到他们的年龄和营养状态,这都是不正常的,特别是样本A,”他拿出两张X片,“与刚入院的时候相比,样本A的肋骨骨折已经有了愈合倾向,通常的话,类似的骨折愈合特征我们最早要在10天之后才能看到,但相对的,双侧的股骨头和髋骨的部位,骨小梁明显的稀疏了,这些都是在这10天内发生了,目前没有任何已知疾病会导致这样的现象。”

“身体状况上来看两个人都表现得很健康,但据陪同人员说跟平时相比两个人都容易困倦,睡眠时间也有增加,平时没有午睡习惯的两人现在都开始午睡,我们计算了最近一周来的两个人的睡眠时间,和陪同人员提供的以往的数据相比,P<0.05,有统计学差异。”

…………

…………

 

也就是说情况在向最糟糕的方向变坏。

赤司源九郎捏灭了手中的烟,另外一个方向的调查团也放出去了,大概今天也要回来——

 

『破坏得太严重了所以留下的痕迹已经无法分辨,』那是年轻的时候认识的黑暗世界的人所介绍的妖物,『但那个地方确实存在着特殊的空间波动,没有灵气或者妖气的痕迹,更像是自然形成的。』

 

『你的儿子很有趣,两个人的魂魄都不全,』自称叫作“树”的妖怪这么说,『第一次看到拥有两个身体的双重人格,看上去几乎完美,如果那个空间通道还在就好了。』

 

『因为让我知道了这么有趣的消息,这个就算是报酬,作为报答我会全力帮你,』树承诺,『不过你不要抱太大希望,阴阳师方面也是。与其期待我们不如期待那个可能跟这有关的少年。』

 

『不是说那个黑子……是普通人类?』

 

『是普通人类,』妖怪确定,『不过人类这种生物是有无限可能的。』

 

『而且……三个都有点像你,是吧?忍?』树最后的声音消散在突然出现的黑洞之中,被一双大手拉开的空洞转瞬间就在赤司源九郎面前消失。

 

 

连妖怪都无能为力的事件。

 

——要期待那个孩子??

 

 

———TBC———

 

下一章完结。

泣,我想写新坑很久了~

 

终于两情相悦、呃、三情相悦了?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另一个自己,赤司君和征十郎君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接受对方,黑子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接受自己其实喜欢上了两个人(就算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人)。所以是可喜可贺!?

 

嗯,赤司父亲年轻时认识的黑暗世界的人是左京来着,但是没有更深的交往,毕竟那是地下世界,老实说他有点看不起左京吧?(但是左京也看不起他)虐待妖物那种暴发户干的事情与他无关啦~(这只是设定与正文无干~)

树之所以感兴趣是因为忍,他深爱的只有这一个人格,如果能够把忍从那个残破的身体里分离出来就好了,所谓的绝症在分离的时候也许能够消除呢?一直以来把还没有真正死去的忍的身体偷偷的藏在特殊空间里,但无法拿出来更无法交流,这样的感情。

所以才说会全力帮助赤司。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