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地狱之门开启的那一天 终篇 05

 

还以为是因为放松后的疲惫,赤司君们没有发现黑子的忧虑。关上病房的门这里就是一个小天地,尽管下午睡了几个小时,征十郎还是十分困倦,毕竟他在地震的3天里几乎没有休息,等把黑子和赤司从废墟中救出来之后,又有许多事情只能他能处理,现在终于告一段落,而且,哲也就在身边——他轻抚着黑子的短发,虽然知道另一个自己不会让哲也受到任何伤害,但那毕竟是地震,是即使自己也无法对抗的天灾,当从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的地方突然出现剧烈疼痛的时候,他担心得简直要疯了,他知道那是另一个自己受的伤,那哲也呢?有没有也受伤?伤得怎么样?有没有危险?平时只是一瞬间就能穿过空间通道在地震的影响下变得光怪陆离,到处是奇怪而扭曲的景象,他把手表的搭扣摘下丢进一个粉色的空洞里,眼睁睁的看着那坚固的金属物变成粉末状——每一步都有危险,每一刻都可能丧生,最可怕的是不知道终点会是哪里,但必须找到它,尽快把哲也救出来……

只要你平安无事,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他轻轻拍了拍黑子的背,示意他离开自己好方便换衣服,明天父亲会过来,向他解释的关于另一个自己的存在的事实应该也要被接受了,必须得养好精神应付。

 

 

——连赤司君也这么快就睡着了。

腰被征十郎君从背后搂着,面前是静卧着的赤司君的侧脸,在夜色中看起来苍白没有血色,因为白天睡得太多而毫无睡意的黑子小心翼翼的碰了碰赤司创口的位置,就是这里,为了自己永久的缺少了一部分,虽然医生说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赤司君和其他人不一样,他还有征十郎君原本应该是一个人,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是现在缺了一部分的脾脏还能正常的支持赤司君的身体吗?

明明是比谁都强、比任何人都更可靠的赤司君。

黑子搂住赤司的胳膊,脸紧紧的贴在上面——不想要离开,想要一直跟赤司君在一起。

但现在家没有了。

怎么样、要怎样才能……

 

=============================================

 

第二天一早,黑子就被征十郎从被子里拎出来,迷迷糊糊的洗漱,再被换上正装,身上还带着伤的赤司不太方便,但也换了件新的浴衣,早饭的时候被突然告知赤司君们的父亲要来,黑子手里的吐司差点掉到床上。赤司怜爱的亲亲他的额头安慰他不必担心,只需照自己知道的说就好,征十郎也表示一切有他在呢,哲也你只要安安心心的待在这里。

 

“听好了,哲也。”医生给赤司例行检查的时候,征十郎摩挲着黑子的唇,对准它亲上去,趁黑子惊讶的微微张开嘴,把自己的舌头伸进去搅动,好一会儿才气喘吁吁的分开,牵扯出暧昧的银丝,“没有我的准许不许答应父亲任何事情,我不在的话不要和他说话,他说的话也不许听,知道了吗?”

“嗯。”黑子迷蒙的点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亲密接触,虽然赤司君和征十郎君,从住到他家开始,就一直有一些超出正常范围的身体接触,像早上起来或者其它一些时候亲亲面颊什么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习惯了被他们抱着或者坐在其中一个的怀里,但像这样直接亲吻到唇上、把舌头伸到嘴里还是第一次。就算是黑子再怎么迟钝也好,也知道这不是普通朋友该做的事。

会这么做的,应该是恋人。

自己和征十郎君,是恋人吗?

 

看着怀中人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征十郎有些沮丧,难道自己的技术就差到不能吸引哲也的注意?明明自己的感觉很好,他伸手抬起黑子的下颌准备再来一次。

 

检查室的门被“咣”的打开,赤司以绝对不像伤员的速度冲出来。

 

“啧。”征十郎松开手,大概是刚才接吻时情绪太激动,被另一个自己感受到了,这两天来他隐隐觉得两人之间的联系有时候会比之前明显,有时候又几乎完全感觉不到,大概因为他们一个穿越了空间通道,另一个却因为空间通道的损毁无法通过这个常规的方式回来。他注意到另一个自己的精力显著减退了,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他容易觉得困倦,睡眠的时间也明显延长,医生大概会把这个归咎于受伤,因为自己的缘故(之前几乎没睡于是从昨天中午开始基本上都在睡觉)哲也也没注意到这点,但他们两个对此心知肚明——

能够像现在这样,两个人都陪在黑子身边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本来就像是窃取得来的幸福。

 

无论是自己还是另一个自己,都不曾想象过的美好时光。

 

如果说他有什么比曾经的另一个自己更强,大概是不会屈服于现实,牢牢抓住自己想要的东西。

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第一次心动,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想要,一见钟情的那个人。

现在想想一见钟情的大概是他们两个人,只是另一个自己那个时候的杂念太多,无法判断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财富也好、权势也好,这些对他都无意义,赞誉或者诋毁,也动摇不了他的身心。五光十色的外面世界或许精彩,但它无法吸引他的目光,在那一片漆黑之中摆下棋盘,等待着另一个自己有时间来下一局。

因为哲也才知道什么是欲望。

为了哲也才真正成为一个人。

 

他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亏欠另一个自己的,就算他占据了他的位置,打破了他在哲也心目中的形象——那只是个害怕失败的懦夫,为了逃避现实甚至可以抛弃哲也——哲也只需要自己就足够了,自己会作为“赤司征十郎”好好的爱哲也,一直爱着他、看着他,不管是谁、是什么也不能阻止自己。就算会为此伤到哲也,会让哲也悲伤和痛苦,但这只是暂时的,是必经的路程,必须要让哲也意识到只有自己才是最爱他、最适合他的,想要哲也一直看着自己。他知道自己所选择的是什么,也不害怕会为此与世俗斗争,唯一的顾忌就是哲也,只要哲也爱他,那什么都不是障碍。他早就计划好了,不会让任何世俗的成分妨碍他和哲也,会和哲也一直在“胜利”所指引的道路上走下去。

——只要胜利不会背弃自己,哲也就永远不用为了自己受到伤害。

 

在计算中他需要十年、或者更多的时间,提前掌控那些总有一天会归属于他的权力,在此之前他不能暴露自己对哲也的想法,不能把哲也拉到这个复杂残酷的世界中来,在他能够真正拥有保护哲也的力量之前,他只能作为一个前队友不着痕迹的关心他的情况,不能多也不能少,以研究对手的方式关注他所在的队伍,联系他的时候也一起联系其他的奇迹们,所有的祝福与问候都轻描淡写,强忍着和他通话、见到他、碰触他、拥抱他甚至亲吻他的欲望,眼睁睁的看着其他男人站到他身边,冬季杯的时候洛山以一分之差败于诚凛,看到哲也久违的笑容的时候他竟然想的是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更多的关注诚凛了——这样的完全出自于私心的想法!

 

这是在他被思慕逼疯之前出现的奇迹。

——能够和哲也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之下。

 

推开门的时候是熟悉的陌生玄关,只去过一次,连客厅都没进过,旁边突然出现的是同样惊讶的国中时期的自己的形象,短暂交流之后确认对方就是“开花”之后几乎再也没有出现过的另一个自己,试探着走进,狭小的空间里一个人也没有,按着另一个自己的记忆上了楼,找到回忆里的房间,整洁的桌面上摆放着的是国中时期的自己和哲也、还有其他奇迹们的照片,旁边是诚凛队员的合照,拉开衣柜可以看见备用的诚凛校服和运动服,书架上排列的是课本和各类文学作品,随手抽出一本,是国中时自己送给他的《万叶集》,扉页上还有自己的赠语——这是梦、还是幻觉?听到开门的声音时躲起来,偷偷的看着那个淡蓝色的身影走进厨房,过了一会儿端出水煮蛋来当晚餐,心疼得无以复加——就这样整整过了三天,从来保持全勤的他难得的掉课业与训练,和另一个自己反复测试各种可能,直到确信这就是现实才出现到哲也面前。

 

接下来的一切就是最美丽的梦。

 

把所有事务都压制在学校时间做完,训练一结束就直接回家,交代佣人把晚餐送到卧室里,除了父亲没人敢不经他的许可打搅他,而父亲根本不会管,和哲也一起度过剩下的美好时光,为了哲也跟着烹调社的学姊要来了家常菜谱学着做料理,在哲也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练习怎么做家务,看着哲也一天天的恢复了对他的亲近与依恋——虽然这些都需要跟另一个自己分享,但这无所谓,当心底涌上独属于恋人的甜蜜的时候,两个人的感觉是共通的,只有这个时候才感谢自己并不是一个人。

 

但是他、他们知道,这些并不是可以一直存在,理所当然的东西。

 

没人知道这个通道,还有它所带来的美梦会在哪一天破碎。

 

 

———TBC———

 

又是没有实质内容的一章。

本来打算写到赤司父亲大人如何接受两个赤司的……但是征十郎君抢戏了……

整篇全是心理活动ORZ

之前一直写的是赤司君,也要放征十郎君出来嘛~~一直暗恋哲也君的征十郎君超可怜的~~表白什么的,还有哲也君的第一次动心什么的,都被赤司君拿走了,所以让他抢走哲也的初吻看看~之前因为两个人的心理一激动就共通了,都没人有机会先下手,地震时赤司君倒是有过机会,但那时太紧张又受了伤,只顾得上表白,现在乘联系出了问题就立刻下手了,不愧是征十郎君!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