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16

 

虽然镰田西双胞胎的犯规战术给帝光带来了些小麻烦,但在绝对实力的碾压下,帝光再次获得了全中大会冠军,虹村前辈和其他三年级的学长们暑假结束以后就退出了篮球部,准备升学考,白金监督某天突发心梗,虽然抢救及时保住了性命,但似乎无法继续执教的样子。

帝光同时失去了令人尊敬的监督与值得信赖的前辈。

 

跟赤司一起去医院探望监督的时候突然来了电话,CCU病房里不方便使用通讯设备,赤司不得不留下黑子,自己去外面接电话。

 

“帝光的未来,就拜托赤司君和哲也君了。”监督突然这么说。

“?”没想到会提到自己,黑子瞪大了眼睛,之前监督跟赤司君谈起青峰君在全中比赛中的表现,一致认为他还会更强。

“不仅仅是青峰,还有绿间、紫原、黄濑、灰崎,当然还有赤司,”监督继续,“一般情况下,排除经验的因素,国三的球员比国二的强,高中的球员比国中的强,这是因为从生理上来说,你们正处在快速发育期,力量、速度、体力甚至还有技术,都随着身体的发育快速发展,甚至会一天一个样,原本就超出常人,被称为‘奇迹’的天才们,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变成什么样呢?”

“之前我跟青峰谈过,打篮球的人无论是谁,都会直面障碍和烦恼,但这些烦恼的原因通常都是能力不足,这点哲也君应该非常清楚,但青峰不一样,没有人会像他这样因为过剩的能力而烦恼,也没有指导者会研究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即使是我也无能为力。”

“监督……”

“当时我跟青峰道歉,即使如此还是不希望他这份才能白白浪费,不是为了现在的胜利,而是为了将来,不要自暴自弃,我不会说什么只要不放弃就一定能做到,但放弃了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

“咦!?”

“之前青峰跟你说的,我听到了。”

监督……从那个时候就看着我们了吗?

“现在不止是青峰,连绿间、紫原、黄濑、灰崎还有赤司,都将要面临这个问题。虽然他们跟青峰不同,不一定会产生同样的烦恼,但是聚集在一起的帝光是无敌的,不仅仅是国三,还有你们的将来,可以预见的是国中还有整个高中时期都不会有能与‘奇迹’对抗的存在。但疯狂飞涨的能力所带来并不一定都会是好事,齿轮转动得飞快,链条就有可能断裂,虽然计划着从现在就给他们支持,但我已经执行不了了。”

“能够给‘奇迹’们踩刹车的,只有赤司,而能够让赤司减速的,就只有你。”

“——为了帝光,还有你们的未来。”

 

我能够,做些什么呢?

为了大家,还有赤司君。

第一次失眠的夜晚,黑子辗转反侧。

一只手横搭了过来,把他往怀里拢了拢,黑子抬头看了看,赤司并没有醒,应该只是条件反射。

他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为了赤司君。

 

 

初秋的早晨八九点钟的阳光依然炽热,微微拂过的风却带来阵阵凉意。

 

“抱歉哲也,说好了今天一整天都会陪你的。”赤司轻轻的在黑子的左脸颊上印上一个吻,“开完会我就来接你,等着我。”

“快点滚,臭小子!”没等自己儿子答话,黑子直人就吹胡子瞪眼,就差直接拿出扫帚赶人,“不许对我们家哲也动手动脚!”

“是,岳父大人。”已经习惯了黑子直人的态度的赤司不以为意,在黑子妈妈的微笑下又亲了亲黑子的右颊,“那么我先走了。”

“一路顺风,赤司君。”

 

本来是约定好了,会在黑子家一起度过这个周末。但赤司集团似乎临时有什么重大的会议,作为继承人的赤司不得不去参加——黑子一直望着赤司坐上轿车,关门,摇下车窗向自己招手,然后开到前面的路口拐了个弯再看不见,这才转身回到自己家里。

 

客厅里坐着的是熟悉的黑西装,不过今天是穿着普通的T恤和牛仔裤。

 

“北条先生。”黑子歪了歪头,“原来北条先生是绫濑小姐的拥护。”

“啊,哈啊,这只是为了避免引起赤司少爷怀疑的变装。”被说到一愣,随即发现自己的T恤和手中的扇子都印有绫濑遥应援的图案和字样的北条立刻解释,“如果赤司少会进来的话就说我是府上的客人。”

“普通的客人不会穿成这样上门拜访呢。”黑子毫不客气的指出破绽,“北条先生不用解释的,我也很喜欢绫濑小姐。”

“是吗?”北条眼睛一亮,“我就说他们不会欣赏小遥的魅力,那种融合了天真与性感的大胸……呃……”大概是平时的环境不会有人谈论偶像啊什么的,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看到面前少年的眼神陡然变得鄙视了起来,北条卡了壳。

“没想到北条先生会是这样的人,明明是神官,”说着戏剧性的台词,却仍然保持着棒读的语气,“对象绫濑小姐这样坚强又努力的女性,却只会注意胸部,这就是肮脏的大人吗?我想应该向父亲大人汇报一下,这样的神官真的可以封印‘鬼’吗?”

“等、等等啊哲也少爷……”

 

没错,北条是神官。

就是一开始到黑子家,向他介绍自己是阴阳师的那个人,黑子也不清楚怎么会一下子就从阴阳师变成了神官,就算说是意外的继承了一家神社也太奇怪了。但是在赤司家的诅咒这件事上,与黑子的沟通一直是由他负责,这一天的会议并非意外,而是早就计划好了,把赤司和黑子分开的事件。

 

 

“请不用担心,赤司少爷现在已经安全到达了集团大楼,正在向会议室进发。”挂掉了电话,北条向黑子汇报。

 

这是半年来的第三次、也是距离最远的一次测试,大概跨越了四分之一个东京市,因为学校生活和其他一些刻意的安排,赤司和黑子在这半年来虽然不能说是形影不离,但距离一般不会超出一个学校的范围,上次测试的时候赤司在汽车上睡过去了,结果整场会议黑子都不得不在不远的书店里待着,他自己还以为是太过劳累的原因,这一次黑子从开始就很紧张,直到这个电话来了才松了一口气。

 

因为电话而安静下来的整个客厅里突然出现了大声的喘气声,黑子循声望去。

 

“看我干吗?”被妻子和儿子怪异的眼光看得坐立不安的黑子直人紧张起来,“我才不是担心那个混小子!”

“我知道了,爸爸。”黑子笑了起来,“我会告诉赤司君,爸爸一点也不喜欢他的。”

 

“咳咳,”了解自己儿子的黑子直人赶紧转移话题,“这样就可以了吧?”他望向北条。

“嗯,基本上这次测试可以说明这些,”北条摊开地图,并不是常见的那种东京地图,而是标识着五芒星、还有其他一些看不懂的标记的特殊地图,“大概是大半个东京市,基本上主要市区都包括在内,哲也少爷和赤司少爷可以自由活动的区域。”

“不是这里,到这里吗?”黑子伸手在图上比了个直线,正是他家到赤司开会的写字楼的位置,直线距离只有大概四分之一个东京,换算成面积的话,距离大半个东京也太远了些。

“不是按数学来算,”北条解释,“看这里,正好在明治宫、东照宫,还有天水宫的包围下,还有这边的天满宫,这里和这里,再连到这边的日枝神社……”看到黑子一家越来越迷糊的眼神,他适时收了手,“大概就是这样,总之哲也少爷以后的活动会更自由。”

 

“虽然和预计的有些差距,但是总的来说是向好的方向发展呢。”北条总结。

 

“小哲的身体也健康多了,整整一个春天都没有生病呢。”黑子妈妈为此开心,虽然之前听信了阴阳师的话,也有着赤司的晕厥做证据,但多少还是有着疑惑,为此把自己的儿子送给别人做妻子,尽管跟赤司家反复商谈过,那个孩子看上去也是意外的在乎自己的儿子,也仍然不能放心。但是每年春天都会被流感侵袭,至少会在床上躺上一周的黑子哲也,今年却非常平静的度过了。

就像是北条神官说的那样,因为有个拥有着强大气运的人在身边镇压着吧?

平时夫妻两人单独一起的时候,也有谈论过这些,如果小哲是女孩子,那真的是一份非常美好的姻缘呢。

 

不管怎样,只要小哲能健健康康的就好。

 

他会理解的。

 

 

 

真是可爱呢,我的哲也。

 

一直回味着隔着栅栏,目送着自己离开的黑子,在赤司没注意的时候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登上专用电梯的时候还一直想着,那个时候要是直接吻上去就好了,早安吻、晚安吻,再加上离开和归来的时候的吻,这样才是夫妻,因为一直都和哲也在一起,都忘掉了后面两个,要用什么方法哄哄他,让哲也再主动让我亲,赤司轻笑着点开手机,预定了香草味的巨型冰淇淋让转送到黑子家——今天的会议还是尽快结束吧,哲也等着我呢。

 

即使是赤司集团的唯一继承人,赤司征十郎也还不具备影响会议时间的资格,事实上他只是来旁听,见习而已,但这本来也不过是为了把他调开,好进行封印情况的测试而举行的会议,不到中午就顺利的结束了,等他拎着MJ的奶昔和粉色康乃馨的花束上门的时候,黑子一家正在准备午饭。

 

“这是给奶奶的。”看到应门的黑子赤司油然生出感动,以后会一直都是这样,在自己回家的时候,哲也会在门口等着自己,“哲也,回家的吻,嗯?”

 

看到两个孩子像是电视上演的一样,在玄关的位置拥抱在一起,黑子妈妈悄悄的退了回来。

 

对不起,不要恨妈妈,小哲。

 

 

———TBC———

 

关于诅咒,还有赤司和黑子的婚姻。

赤司的父亲和祖父、黑子的父母、黑子还有赤司,每个人所知的都不一样。

他们眼中的未来也就不同。

嘛~

 

另外青峰的那段话,因为黑子的初战被改变了,就当做赤黑初遇之前,青峰安慰黑子的时候被监督听到好了~从漫画里面监督发病的情况还有平时只能固定时间看训练来看,冠心病心肌梗死的可能性最大,肥厚性心肌病也有可能……不过说起来居然有咳嗽,竟然还有心衰吗?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