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09


樱花开始盛开的时候,黑子哲也升上了一军。

 

因为据说是前所未见的新技术,迄今为止的所有测验恐怕都无法测试它的实用性,赤司以帝光男子篮球队副队长的身份正式的提出申请,给予黑子特别的测试。

 

老实说虹村有些紧张,为了不造成混乱,直接选用了二军与三军的联合练习日,测试的形式就是以二军对黑子所在的三军的五人练习赛,除了赤司、虹村还有当事人的黑子,只有教练知道这场看似普通的练习赛的目的。因为赤司的推荐才得到这样特别的待遇的黑子,想要升入一军,首先必须获胜,其次要拿出足以打动打动教练和虹村的技术——在阶梯式训练的帝光,球员们实际上被划分成五个团体,首先是一军首发,再来是板凳球员,接下来是也在一军,但几乎没有上场的可能性,板凳球员的替补,然后是二军,虽说是二军,跟其他学校的主力军团也差不了什么,通常情况下会参加不那么重要的校际练习赛,最后才是作为预备役的三军,人数是最多的,但无论教练水平、训练场馆还是球员技术也好,都无法与前面的相比,通常情况下只会做些基础训练,像是运球、投篮还有体力练习什么的,基本没有机会进行比赛,哪怕是三军的内部练习赛——也就是说他们严重缺乏比赛经验,也许会存在在个人技术上能追上二军末尾的三军成员,但当组成团体进行练习赛的时候,这种差距被这样的分段人为的扩大了,也就是说,这场比赛里黑子需要以一己之力扭转局势,让三军获得胜利——这是在刁难,或者是在某种意义上对赤司个人的肯定,认为赤司的能力可以让黑子所在的一方获得战术上的胜利,但也就是说哪怕黑子展现出预期以外的才能,也可以“技术不够”这样主观的理由来拒绝他——虹村不相信赤司看不出这点。

 

“这场测试属于例外中的例外,”在一军的更衣室外,赤司告诉黑子,“机会只有一次。”他帮黑子把项链挂好,“我期待着你。”换来一个重重的点头。

 

“我要去了,赤司君。”

“会一直看着你的,哲也。”

 

话是这么说,赤司还是放黑子一个人先去三军,虽然有些担心但这不急于一时,自己与黑子的关系不可能长久的隐瞒下去,但至少在黑子的实力被多数人认同之前,他不能够表现得过于异常。赤司清楚,所有的特殊,无论是什么带来的,实力、背景、重视……只能导致排斥,嘲弄、讥讽还有伤害,尽管那样的丑陋生物没资格靠近他的哲也哪怕一点,但他不想让哲也因为自己而遭遇到任何不好的事情。

 

黑子的新技能甚至超出了赤司的预料。

他确实设想过,利用黑子薄弱的存在感来担任传球中枢的事情,但他没想到会是这个。整整三个月,黑子一直背着他,绝口不提训练的事,就算在家里也只是陪着他做些身体练习,虽然不是不能套话,但为了给他惊喜而努力隐瞒着的哲也太过可爱,赤司享受着这样猜谜的过程。

 

 

这是什么?!

虽然传球的角度和准确度也确实让人惊讶(尤其是和运球等其他方面相比),但再怎么存在感薄弱也有个限度,怎么可能没有人防守!!

 

从场外的角度无法推断出具体情况的虹村在黑子的第一个传球出现时就惊呆了,球场上的其他人员像是约好了似的,无论是敌人还是队友,在那一刹那都没有注意到黑子,直到进了球双方都还没能反应过来,以虹村所看到的确实是无人防守的黑子要了球,然后一个妙传,但是,怎么可能,哪有比赛中被盯防球员看丢的!

 

而且,不只一次!

 

 

“呵呵,是Misdirection。”身边传来的是赤司压抑着的低笑,“视觉诱导,魔术之类的常用的技术。”

“魔术?”

“不只是魔术,人类、不、生物的视觉是有惯性的,比起静止的东西会更注意会运动的,比起缓慢移动的事物会更注意快速活动的,是因为进化选择、适者生存的缘故,”赤司解释,“利用这种惯性,有意识的来操纵他人视线的技术就被称为Misdirection,哲也就是这样,在切入之前,把对手的注意力引诱到篮球或者其他活动的物体比如队友身上。”

 

这种事情真的可以做得到吗?这可不是在魔术表演!在这样快速攻防的运动中不借助任何其他的物体进行诱导!!

 

“啊,再加上哲也原本就薄弱的存在感,在球场上就仿佛幻影一样消失了。”

 

“你早就知道吗?赤司。”这种东西也能预测吗?

 

“不、没有。”赤司坦诚,“我只是预想到了方向,但没能想过哲也会选择视觉诱导。”他拉出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狩猎者的笑容,“他比我期待的,做的更好——”

 

……也太可怕了一点。

虹村看着这个和平常感觉完全不同了的学弟,变得更深邃了的双眼始终盯着球场上来回跑动的黑子跃跃欲试,不是那种虹村已经渐渐习惯了的、温和的隐藏着极深宠溺的眼神,而是那种找到了感兴趣的猎物的狩猎者的眼睛,简直像要把黑子整个儿吞下去。

 

也许我们平时看到的只不过是一面而已,虹村迅速的扭过头。

 

 

测试的结果并没有当场宣布,社团活动结束的时候,黑子在通往四馆的走廊上看到了等待着的赤司。

“赤司君?”

“做得很好,哲也。”刚刚运动过的赤司并没有披上外套,仅仅只穿着短袖的运动T恤,就像是训练一结束就从体育馆跑了出来,“今天就不用加训了,一起回家吧。”

在球场上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怎样,帮助球队获得了胜利也很开心,但直到现在,被赤司所肯定了黑子才松下一口气,虽然他也明白,赤司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影响到球队的运作,但比起教练,黑子更相信赤司,Misdirection的实战其实是第一次,把它一直隐藏到现在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固执,如果因为这种固执,让赤司受到“识人不清”的指责的话——黑子后怕了起来。

“已经跟青峰说过了,你不用担心。”看着犹豫的黑子,赤司计划着怎么好把青峰隔离,不出意外的话黑子会升上一军,跟他们一起训练,社团活动后的加训就不必了,可以回家后和自己一起,嗯,作为传球手需要和更多的人配合,假期的话可以拉上绿间、或者还有紫原,不需要太过刻意,接触的人多了,哲也自然就会和青峰冷淡下来,哲也眼里只需要有自己一个人就足够了,想起好几次训练到脱力的黑子是被青峰背回一军更衣室的,赤司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赤司君,今天没有要处理的事吗?”这段时间自己总是和青峰一起加训到很晚,赤司也一直陪到很晚,虽然遵守着约定,从来没有到四馆观看他们的练习,也总是告诉黑子他会留到这么晚是因为要处理学生会和篮球部的事务的缘故,但黑子还不至于幼稚到分不清这一点,他走过去主动抱住赤司。

“哲也?”

“赤司君、是笨蛋吗?”如果能够让赤司君觉得开心、过得更轻松些就好了,“好冷的。”

“一点也不冷哟。”赤司环住黑子的腰让他更贴近自己,少年温热的体温从薄薄的衣物下源源不断的传过来,像这样子担心着我的、可爱的、可爱的哲也,“今天想要和哲也一起,牵着手回家,可以吗?”

 

 

跟某个平行空间不同,黑子的初次实战没有了“You jump,I jump”的有惊无险,并不是因为赤司还有被胁迫的绿间从他升入一军后就总陪他练习,熟悉了一军进攻节奏的缘故,而是因为某个不认真的家伙没有像预定的那样找借口翘掉比赛,不得不赶鸭子上架。

 

灰崎祥吾,可是很受欢迎的。

 

虽然才国一,少女们总是比少年们成熟的要早。

在如诗般的粉红色少女心中,总会有一个或者更多(啥?)的少年朦胧的身影,在名门帝光国中一年级的少女心中,这个身影有时候会是一个黝黑的跳动着的阳光少年,有时候会是一个高大的不停吃着零食的慵懒儿童,有时候会是睿智的总是拿着不同的吉祥物走来走去的年级学霸,有时候会是俊美到闪闪发光的时尚模特——至于一度高居榜首、温和有礼的名门绅士赤司征十郎,因为有了家室而开始对其它一切诱惑不假辞色,已经被归类到“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另一分类去了。

 

咳,总之我们知道,帝光男子篮球部,还有一个不逊色于上述人等,不明原因非常受女生欢迎的,灰崎祥吾君就是。

 

灰崎和黑子认识可是在赤司、不、在青峰之前。

 

非常俗套的不良少年被人围堵,然后被路过的纯良优等生救了的故事。不同的是被救的不良太过无耻,发现空隙后立即飞一般的逃掉了,而打电话报警的少年太过透明,除了一开始就注意到他的灰崎居然没人发现他一直就在旁边。

 

哈?你说灰崎?

谁说他是不良少年、或者围堵不良的那一方了?

 

他只不过是个看热闹的路人党而已。

 

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啊。

看着一群人骂骂咧咧,仿佛什么也没有看到的从黑子身边走过,叫嚣着要给打扰他们“活动”的人一个教训,灰崎摸着下巴想,虽然模仿了哥哥的动作,但果然还是没有胡子,啧。

只不过一转眼就再也找不到了,如果不是确切的看到了脚还有影子,灰崎会觉得自己是见了鬼,不过,那是帝光的校服是吧?还有那个校徽,是一年级?

 

此后有一段时间,灰崎都以在校园内寻找那个幽灵少年为乐。当然等他知道那个少年叫黑子哲也,并且就在隔壁班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灰崎还救过黑子一次。

 

就算是黑子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隐形的,哪怕他自己能够隐形,他的桌椅还有鞋柜啊什么的也不会隐形。

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总会有些无聊的小人在的。

 

灰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了这么个习惯,路过黑子的鞋柜或者教室的时候会向那个方向望上一眼。虽然除了上课时间外基本上见不到人,但偶尔发现了黑子总能让他开心好一阵子,就像是……拿到游戏彩蛋一样?

 

有两个猥琐的身影在黑子桌边晃着。

老实说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场景,如果不是那两个人太过鬼祟,时不时往教室外面望上一望的话。

 

“喂!你们干什么!”

 

“哎?!”

“哎!?灰崎!!!”

 

结果是那两个家伙被灰崎拖到教学楼后面揍了一顿,被用来欺负黑子的垃圾袋和菊花被他们自己享用了。

 

哼哼,那个一看就知道是个弱鸡的家伙,是叫做黑子哲也吧?

嘿嘿,哲也。

 

完全没顾忌到对方根本不认识自己,就擅自以名字来称呼黑子,单方面的觉得自己施恩于对方,不明原因的对那个平时绝不会放在眼里的弱鸡抱有好感的灰崎。

 

距离青峰与黑子在四馆相遇还有40天,距离赤司与黑子的婚姻还有差不多3个月。

 

——距离黑子升上一军,恍然他原来跟自己一个社团还有半年时间。

 

 

 

———TBC———

 

灰崎君是个笨蛋呢。

单方面的注意、单方面的在意,单方面的就觉得自己跟黑子认识了(说不定还认为自己跟黑子关系很好ORZ~

起码也要向黑子打声招呼才可以呀晦气君!?

 

第一个出场的情敌是个意料外的家伙。

不过也是个会把女人带到社团来向黑子炫耀的笨蛋。

 

没一开始就上噩梦难度真是感谢上天呢赤司君。嘛,其实噩梦已经开始?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