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08


私立名门帝光学院,是以运动社团以及名门高中的升学率著称,笑傲东京的学院。

也就是说非运动的社团其实是非常不起眼的。

像文学社、戏剧社这样,能够为帝光的形象添砖加瓦的社团还好,若是漫研社、神秘现象研究部或者黄濑凉太粉丝团(咦?)这样的社团,虽然在学生中人气旺盛,也拥有不少的成员,有的甚至连个社团活动室都没有。

所以以将棋社刚刚超过两位数的成员数,能够拥有一个偏僻但安静的部活室,一定是社长在学生会做了不少工作才争取来的吧。

 

呃,基本上,是这样没错,虽然不是社长。

 

早春的风已经渐渐变得轻柔了起来,但即使是阳光最明媚的中午,室外的温度也还没有到达会让人感到舒适的温度,在绿荫掩映下的旧校舍的将棋社部活室的窗帘紧紧的拉着,从外面完全看不出里面有没有人在。

 

“喂,赤司,你一定要这样下棋吗?”绿间真太郎使劲的托着眼镜,因为请假拉下不少事务的赤司最近终于有了一点闲暇,难得能和他再战一盘,老实说他还没能在将棋上胜过赤司,不、应该说迄今为止,除了身高,没能在任何一项上赢过,但即使如此他也不认为这家伙就是正确的!

 

“我和青峰、还有绿间你们不一样,如果不能像这样随时随地进行锻炼的话,很容易被你们落下的啊。”赤司悠然自得的把桂马向前推进一格,另一只手稳稳的,搭在黑子的腰间。

 

你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情况下承认自己的缺陷?绿间强忍住吐槽的欲望。

 

因为是将棋社这样不受重视的小型社团,即使赤司替他们争取到了旧教室作部活室,由于缺乏活动经费的缘故,没能有什么陈设。好在将棋社也不需要什么特殊的设备,旧校舍本来就有的课桌椅加上储藏棋子的柜子就足够了。

 

赤司所说的锻炼,大概是指用单手箍住睡得迷迷糊糊的黑子,把他牢牢的固定在自己身上吧。

 

从开始绿间就想说了,部活室里不是没有多余的桌椅,这样子让两只椅子呈“丁”字形摆着,一定要靠在赤司身上午睡是怎么回事?另外只用一只左手搂住黑子的腰防止他滑下来,真的能够起到锻炼的作用吗?还有黑子明明不就是坐在椅子上吗?为什么还要把他的腿也挪到自己腿上?那只会腿麻吧?一定会腿麻吧?等午休结束了你准备怎么回教室?你一定是准备以腿麻为借口干脆下午翘课吧?还是要拉上黑子一起!?

 

发觉了赤司的阴谋的绿间决定拯救无知的队友,嘛,虽然这只目前还只是个三军:“要说锻炼,黑子才更应该锻炼吧!”虽然不清楚赤司到底给他安排了怎样的训练,但黑子总是一副明显体力不足的样子,至少要给他留下打完全场的体力才可以呀喂!

 

不等赤司制止绿间的话,以免吵醒怀中的少年,黑子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绿间君,男生不午睡的话会长不高。”他才不要在中午锻炼。

我这是为了谁的说!

被黑子的不识时务激到口不择言:“那赤司为什么不午睡!”

 

唔。

赤司的眉毛轻轻一挑,还没等他对绿间真太郎的“冒犯”做出反应,怀里的少年就扭动着,发梢擦过了他的脸颊反驳:“赤司君,很高大的(比我整整高了3cm呢)。”

哲也❤!!

果然我的哲也是最可爱的!!

 

赤司干脆的把另一只手也空出来,好好的帮黑子调整了下角度,好让他靠得更舒服:“哲也乖,好好睡觉,回家了奖励你香草奶昔。”

“大杯的?”

“大杯的。”

“最喜欢赤司君了。”

“我也最喜欢哲也。”

 

你们俩是认真的?!

 

绿间只觉得自己连牙齿都酸到哆嗦,他实在不忍心告诉黑子,他长不高大概就是因为香草奶昔喝得太多。自己一定是太过点背,才会遇上这么两个家伙,自从知道他们结婚了开始,赤司在自己面前就越来越肆无忌惮,有时候他真心羡慕青峰,因为以他的个性,除非自己发现,赤司或者黑子都不会主动告诉他这件事情。

所以说还是没有看晨间占卜的错吗?

 

 

 

事情要追溯到一周前。

 

因为是休息日,也少有没有训练,绿间难得的起晚了,本来这种情况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出门,奈何惠子,也就是绿间的妹妹,吵着要去骑马。

……好吧,其实是绿间的父母忘记了。

新年的时候电视上播出过马术表演,小学四年级的惠子很快就被优雅又有趣的表演吸引住,一定要学骑马,开始的时候父母大概只是敷衍,到后来实在被吵到不行,就预约了附近马场针对少儿的马术推广教室准备让惠子去玩玩看,直到课程的当天两人才发现都有不得不完成的事务无法带惠子去上课。

 

“对不起真太郎,惠子就拜托你了。”母亲这样说。

虽然只是国一,但品学兼优的绿间真太郎在父母心中完全值得信任,而且小时候他也学过一段时间的马术,虽然之后放弃了,但仅仅是骑马还难不倒他,如果真太郎能跟着一起去就更放心了。

 

会在马场看到赤司还有黑子是意外。

 

惠子所在的马术教室使用的是针对大众的普通马场,后面还有不开放的隶属于私人的部分,绿间是知道的。大概是教室的表演比不上电视里的缘故,惠子一会儿就不耐烦了,一不注意就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请教了马场的门卫确定并没有什么小女孩跑出去之后,绿间与保安找遍了整个马场也没能看见惠子的身影。

“啊,3号马场今天有客人在,会不会是跑到那里去了?”最后马术教室的负责人这么说。

 

因为是尊贵的客人,所以需要取得同意,好在对方听说是个小女孩不见了,很大方的就让他们进来寻找,绿间很快就发现了躲在一旁的妹妹。

 

“惠子!”

完全没有自己到处乱跑给人添麻烦的觉悟,看到绿间惠子兴奋的招呼:“哥哥哥哥!看那边!!”

 

绿间顺着惠子手指的地方看过去,沙场的中间有一位骑士正在做花样骑术的表演,并没有穿着正式比赛使用的礼帽和燕尾服,只是身着普通的骑装,快步、慢步、骑行、后退、停止、变换里怀、图形、横向运动、后肢旋转、顺从推进……一项一项做下来,骑手的马术相当精湛,每个动作都显得得气定神闲、风度翩翩,充满了力与美,绿间眯起了眼睛——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呢?

 

“哥哥!那是王子吗?是白马王子吗?”惠子还正在相信童话的年纪,“啊,他停下来了!”

 

骑士作了一个漂亮的空中变脚后停了下来,然后一路小跑着到了沙场边,利落的翻身下马,绿间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位穿着同款骑装的人站在一边。

 

“黑子?”

随即他认出了刚刚做花样骑术的表演的骑士就是赤司,并不是因为黑子比赤司存在感更强,而是他那种随时随地可以隐去身形的能力让绿间印象深刻,两个人在那里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他看见黑子把脚踩到马蹬上,动作有些生硬,但好歹也顺利的上了马,然后赤司也跳了上去,催动着马小跑了起来。

 

“王子!王子!”看着马朝着自己的方向跑过来,惠子兴奋得挥起了手。

“惠子!”

 

害怕惊扰了尊贵的客人,马场的保安们围了过来。

 

“绿间(君)?”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的说!”和惠子一起坐到了马场的休息室,绿间没好气的道。虽然如果不是赤司,自己大概会被赶出马场,也会给惠子留下不好的记忆,但作为哥哥,看到自己的妹妹眼神亮晶晶的望着自己的友人,始终无法平静的接受。

赤司没有理会绿间的问题,他正忙着给黑子张罗热饮,倒是黑子并不介意绿间的语气,有礼貌的回答:“赤司君在教我骑马呢。”

所以说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明明一开始还说“不是什么亲友”的吗?

 

“哲也,把外套解开,要不一会出去会着凉。”看着黑子慌慌张张一会儿解不开马术服的铜扣,赤司动手帮他解了起来,被无视的绿间脑门上蹦出一个“井”字,好在他还记得惠子在旁边,放下手中的茶杯帮惠子拿开脖子上的围巾。同样作为被服务者的黑子对着惠子妹妹微微一笑。

 

休息室的茶水不适合像惠子这样的小孩子,马场的服务员很有眼色把惠子带走去挑选饮料,把休息室留给另外三个更大的孩子。

 

“哲也先把水喝了,让身体暖起来。”看着黑子磨磨蹭蹭的,端着茶杯只顾暖手,赤司指示。

 

绿间忍不住推了推眼镜,虽然赤司平时就总以一副温和的表象示人,但见过他另外一面的绿间绝不会把他视为什么无害的品种,更何况像现在这种细致到龟毛的表现根本是绝无仅有,而黑子对此表现得适应良好,简直就像赤司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明明在不久前这两个还只是陌生人。

 

见证过两人初会的绿间想,虽然此后他也见过黑子来班上找赤司,或者两个人一起去参加社团活动,但绿间一直以为是赤司对黑子的“特殊能力”的期待大过了他本来的计划,亲自提点黑子的缘故,但这两个人会相约来马场打破了他的认知。

他还不至于认为这两个人会是和他一样,无意中在马场相遇的,而且,那是赤司的马吧?

 

再一次回想起两人同乘一马在沙场上小跑的场景,绿间觉得有什么隐隐的想法快从脑子跳出来。

 

“赤司,你……”一道辉光从眼前滑过,绿间突然忘记了该怎么说话。

 

那是黑子端着茶杯的左手上低调的闪耀着的戒指。

 

是……无名指?

 

婚戒?

不、绿间随即否认自己的想法,大概只是随意带着,并不知道左手无名指的意义,作为男生会这样也无可厚非,只是没想到黑子会是这样会佩戴饰物的人,然后当他的眼光无意中掠过赤司的手的时候,差一点手滑把杯子摔了。

 

还好没有水。

绿间手忙脚乱的扶起杯子,是婚戒吗?不是吧?是同款的?赤司会不知道吗?为什么带黑子到马场来?赤司家里会知道吗?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黑子呢?

 

“别慌,绿间。”看着迄今为止唯一能称得上是朋友的绿间动作生硬的样子,赤司有些抱歉,他本来就没想过要隐瞒,只是为了黑子的生活不受影响才这么做,然而随着黑子即将升入一军,他和黑子结婚的事实总有一天会隐藏不了,与其到了那天,在震惊中光示天下,还不如让众人在潜移默化中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

“哲也。”他握住黑子的左手,连同自己的一起展示给绿间。

 

并列在一起的戒指闪烁着。

“我结婚了,和哲也。”他用一种炫耀的语气说,“再次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妻子,赤司哲也。”

“请多关照,绿间君。”

 

就算你说你对黑子一见钟情,两个人现在热恋中也比这好的说!!绿间捂脸,至少那还有个先兆,有着赤司不同寻常的表现做铺垫,这样随随便便就结婚了是怎么回事!!而且日本是不允许同性婚姻的吧!

是私奔?还是……

“……在美国?”

 

“日本,13岁,赤司征十郎和赤司哲也,一个半月前在京都,”赤司一字一句的说着,满意的看到绿间越来越铁青的脸,“是受到双方父母祝福的、传统的神前式婚礼,具有法律效力,很抱歉没有邀请你,绿间。”

 

一个半月……前?

那不是赤司母亲去世的那段时间吗?

绿间敏锐的觉察到,作为跟赤司家有过交往的医生世家,比平常人更了解一些那个社会的事,无论多么奇特,那是不可以追问、不可以探究的,那么所谓的结婚也跟这有关系吗?

黑子……

他看向犹自捧着茶杯,一小口一小口饮着热水的少年,赤司看起来很重视他,实际上呢?

 

“那我该怎么叫他?赤司哲也?”反正也与我无关……吧?

 

“叫黑子就行,我不想有人打扰他。”赤司摸了摸黑子的头发,如果哲也在外人面前能表现得更放开一点就好了,比如说更粘、更依赖自己,不过毕竟他和绿间不熟,倒是虹村前辈,哲也似乎一开始就很信赖他,完全看不出和自己独处时有什么差别。

 

就叫黑子……吗?

绿间垂下眼,睫毛与眼镜的双重格挡遮住了他思索的眼神,赤司、哲也?

 

 

———TBC———

 

奇迹的良心绿间君www

因为赤司之前表现得太无情了,所以误会了呢~明明应该是赤司的亲友才对,却站到了弱者(他认为的)黑子一边,不希望黑子太过相信赤司,有意无意的妨碍着两人~

赤司的本意是找个他不在的时候,也能帮他照顾黑子的人(也有找个能够让他放松的亲密黑子的地方的意思),结果却找了个帮倒忙的~

真是失策啊赤司君www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