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07


赤司果然就像他答应的那样,对黑子训练的事撒手不管了。

 

球队的事看起来完全没有变动,黑子的衣柜悄无声息的换到了一军的事,几乎没有人注意到,黑子还是和往常一样,换好衣服后一个人去三军训练,等训练结束了,再去四馆和青峰汇合,虹村去看过几次,完全看不出这孩子的水平有什么进步,问青峰的话,只能得到“哲的篮球有点奇怪”这样的回答,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应该对此最关心的赤司却完全没有和训练中的黑子有什么接触(至少在学校里没有),虹村之前担心的,会把篮球部变成充满粉红色泡泡的恋爱部室的事件并未发生,除了一开始,对于黑子不得不和其他人一组进行拉伸训练的事赤司表示过不满之外,没做过其它任何出格的事。

 

——谁说的!哲现在都和赤司一起回家了好吗!!By 至今都不知道黑子住到了赤司家的青峰大辉君

 

 

看着儿子落在书房的手机的通讯录上,闪亮亮的“爱妻♥哲也”,赤司源九郎不知该作何反应。

 

这个国度确实存在着的,无法以现代科学解释的事实,越是高层、掌控的事实越多对此就越了解,也就越是敬畏。传统是必须的、要坚持的,所有的禁忌都有它更深层的原因——跟征十郎娶个小妻子也是为此,是男性也好、未成年也好,只要不触及更隐匿的忌讳,所有这些都不算什么,哪怕黑子家拒绝,也有一千、一万种方法,让黑子哲也嫁过来。

唯一的麻烦是他的儿子赤司征十郎。

 

过于独立、有主见,平时看起来绝对是他所赞赏的、赤司家继承人所该有的品格,虽然就算是这个年纪,应该对于他们这样的家族、将来绝对是政治联姻有充分的认识,但多少还是会对自由恋爱有所憧憬吧?

何况所选择的对象是个男孩。

 

因为实在无法跟儿子解释,于是把原因推脱到去世的妻子身上,赤司源九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无力感了。

就算是因为诅咒的原因连接死去了几个私生子女的时候也一样。

 

因为是独一无二的,珍贵的儿子,赤司源九郎,还有他的父亲志八郎,都清楚征十郎和之前所有的、其他血脉不同。

并不是因为他的优秀。

 

是因为,投入了太多的心力的缘故吗?

 

 

征十郎对于这样奇特的婚姻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就算告诉他对象是个男孩、还是他自己的同校校友,也没有一点反对的意思。

 

把黑子哲也的资料拿给他的时候,倒是认真的接过去看了,一点点的看得很仔细,包括附录里从小到大的成绩单——连他都还没翻过。

 

“如果是母亲的意愿,我接受。”最后他那样说。

 

并没有觉得背负着这样的诅咒的命运是怎样残酷的赤司源九郎突然后悔起来,如果是这样,当初就应该让儿子多和他母亲见几次面,或者是小时候再多抱抱他,然而很快他又坚定起来,这是既定的、完全不必要的、多余的感情,如果被认为是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而结婚,把这种感情宣泄掉再好不过。

 

抱着“既然结婚了就让两个孩子熟悉一下”、“必须给他们找个理由不能离得太远”的想法,赤司源九郎隔了好几天才回到东京。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和新媳妇相处,更不知道该怎样和正常的、国中一年级生谈话,之前所有的交流,都是通过生活秘书和阴阳师,只知道是个看起来比起一般的国中生还要幼小的少年。

 

——如果能够不打架就好了。

 

不是太清楚这样大小的男孩子们会是怎样相处,自己也是独自的、孤孤单单的成长起来的,赤司源九郎想起过去的记忆,偶尔闪过的一些画面告诉他打打闹闹是正常的,联合或者不联合起来,欺负班上看起来最瘦弱的孩子也是通常的取乐之一,虽然不认为自己的儿子是需要靠践踏他人来确定的自己的懦弱的家伙,但是——

 

最好的情况是互不理睬的相安无事,赤司源九郎这么想。

 

 

回到东京的当天他在外面用过了晚餐才回家。

并不是有什么需要的应酬,仅仅只是想要错过晚餐时间,平时他和儿子总是在长桌的两端对坐着进餐,现在多了个儿媳,他不太肯定应该怎样排列座次,也不知道他们这几天是怎么就餐的,生活秘书接过他的公文包递给一边等待着的管家,再帮他脱下外套。

 

“征十郎呢?”

“少爷和少夫人在用餐。”仓田管家恭恭敬敬的回答。

 

他顿了一下,没想到下人们是这么称呼那个孩子的,秘书在他面前一直是以“征十郎少爷”和“哲也少爷”来区分两个孩子,但这样的称呼似乎更合适,也更能明确他们的身份——这么晚才吃晚餐?

 

 

制止了管家想要通告的想法,他把衣服甩给秘书就大步流星的向餐厅走去,像平时一样灯火辉煌的餐厅里比灯光更为璀璨的两个人影差点闪瞎了他的眼。

 

“哲也乖,就一口,再一口。”那个举着勺子的难道是他儿子吗?

“赤司君也是,要把这个吃下去。”那是什么?是裙带菜是吧?不是说这个不准出现在征十郎的碗里的?!

“来,再加一个肉丸子,很好吃的喔。”什么山珍海味你都没说过好吃的呢?!

“太多了,赤司君。”征十郎在喂你吃饭,能不能不要一脸嫌弃?

“就一口,一小口,吃完了一会儿就有哲也喜欢的奶昔喔。”利诱不是这么用的,儿子。

 

大概是奶昔起了作用,天蓝头发的孩子凑过去,在征十郎夹着的丸子上咬了一小口,随即像害怕着还有什么喂食一样跳下了椅子。

 

没礼貌!!赤司源九郎想喊,接着他看到自己那个总是一本正经的、讲究礼仪的儿子笑眯眯的把被咬了一口的肉丸子塞进嘴里,然后把本来属于那个孩子的、还剩有一小半的食物的餐盘挪到自己面前。

 

他默默的关上了门。

 

 

“少爷和少夫人……”他还是有点不习惯这个词,“总是这个样子吗?”

“是,老爷。”仓田小心翼翼的跟在比平时显得更加阴沉、捉摸不定的赤司源九郎身边,“少爷说……”

“嗯?”

“……需要一个更大的餐盒,中午在学校的午餐。”

“让他去学校的食堂自己买。”赤司家的人不需要特殊化,接着他想起了那个软绵绵的孩子,“不、还是给他做,多放点裙带菜,这个年纪不能缺碘。”

 

 

这也许是在恋爱?

虽然不明白他成熟稳重的儿子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大概现在的孩子恋爱起来和他们当年不一样?不过总比对结婚这件事排斥、两个人打架来得好,对吧?不过怎么突然就恋爱了呢?还是和一个小男孩……不不不、是他给他娶的小妻子,当然应该恋爱对吧?

他一下下的敲打着摇椅的扶手,怎么会这么快?征十郎之前就认识这个孩子吗?对了,他们是一个社团的。但那个孩子是三军,按征十郎的性格应该不会注意到他,之前也没有表现出熟悉的样子来……征十郎暂且不说,那个孩子应该不会掩饰,最多是认识、见过面,怎么这么快就恋爱了呢?

……也许只是对结婚这件事感到新奇,像办家家酒一样,小孩子嘛,可以理解。自己不也是,刚刚结婚的时候,和妻子就像传说中的那样相敬如宾(哪里不对)?

 

赤司源九郎舒了一口气,眼光落在书桌上的一个闪亮着的黑色盒子上面。

 

“是少爷的手机。”仓田马上回答。

“嗯。”他见过,记得还让秘书给那个孩子也配了个一样的,不过现在他觉得那孩子不太适合这样成熟款的机型(其实秘书给配的是情侣款)。

他随手拿了起来。

 

 

…………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老爷?”

“这个是怎么回事?”赤司源九郎觉得自己连手都在发抖,都多少年没有过这样了?

“少爷问过我,这个‘♥’怎么打。”管家避重就轻的回答。

原来你会打这个,赤司源九郎诧异的看了仓田一眼,自己对于身边的人真是了解得太少了,——“爱妻♥哲也”,“爱妻♥”,征十郎他是怎么想出来的?他定了定神,问到:“有照片吗?”

“没有。”自己的儿子儿媳,在家里吃顿饭难道还要监视?仓田腹诽着,“只有监控录像。”那是常年运作的保安设施,倒不是特地用来观察别的东西。

“把那个拷贝一份,连同这个的照片,”他指了指那个闪亮亮的“爱妻♥哲也”,“给京都的老老爷送过去。”还是把这个给退休后除了下棋就无所事事的父亲烦恼去吧。

 

 

至于这个“爱妻♥哲也”,在这个安静的夜晚让赤司源九郎还有远在京都的志八郎老爷,在一片恶寒中惊醒过多少次,是个除了他们自己就无人知道的秘密了。

 

 

———TBC———

 

今天有点事,只有3000的短章……呃……

 

虹村大队长没能有福气享用的喂食PLAY被赤司爸爸看到了……

黑子的手机是新配的,通讯录是父亲大人的秘书大大帮忙设定的,赤司的手机却是以前就有,当然他看到了那个“征十郎君♥”之后立刻就把“哲也”给换成了“爱妻♥哲也”……会打“♥”符号的秘书大大和管家大大都是人才www

 

人和人只要相处久了就会有感情,无论是哪种,完全没有感情的人是不存在的,父亲大人是好人来着,嗯~但是他儿子的转变太可怕被吓到了www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