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05


帝光果然是篮球名门呢。

望着墙上一排排的奖杯、奖状、照片还有证书黑子想。

 

这是黑子从没想过的,理事长的办公室,赤司听他说完改名的事就直接把他带来了。

 

其实也许是他自己大惊小怪。

路上他就已经想清楚了,本来在日本,婚后冠上夫姓就是传统,虽然现在有些强势的新派女性也有保留自己姓氏的,但那是极少数,也不为主流社会认同,自己虽然是男性,但在名义上是“嫁”到赤司家,会改姓也很正常,甚至因为太正常了,无论是自己的父母还是赤司父亲都没能跟自己谈过这一点。

 

“赤司君……”他企图拉住赤司。

“没事的,哲也。”赤司顺从的停下来,摸摸他的头,“我们需要和理事长谈谈。”

“可是……”

“哲也不喜欢,赤司这个姓氏吗?”

当然,但是这不能说,“赤司君,如果我也叫作赤司君的话……”

你可以叫我征十郎,赤司心想,但重点不是这个:“别担心。”

我没在担心,黑子腹诽,但赤司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是否愿意冠上他的姓氏,这点让他松了口气,虽然不太明白,但是赤司似乎很有把握能够让这件事不再继续,——赤司君就好像,什么都能做到。

 

看着赤司挺得笔直,不卑不亢的侧影,黑子不禁模仿起来。

 

——这就是赤司集团下一代的继承人和他的……夫人。

私立名门、帝光国中的理事长想。

 

不要说国中生,就是一般的成年人,也无法拥有这样的气度,包括他的……夫人,虽然存在感薄弱,坐在赤司身边似乎就要被隐去,但是微微靠后的坐姿、还有笔直的注视着自己的双眼,无一不说明了,这也不是个普通的孩子。

——这都还是些幼崽。

 

这一届的学生,还真是些怪物。

 

“这是令尊派人拿过来,修正学籍的资料。”理事长拉开抽屉递过昨天才刚刚收到,让他疑惑了好久的文件。

赤司接过随手翻了起来。

 

——果然还是不明白,父亲到底在想什么。

 

黑子也许不知道,但赤司很清楚,日本的法律根本就没有许可同性婚姻。虽然他和黑子确实都签署过结婚申请,也收到了父亲让人办理好的、结婚证明,但他以为那不过是个形式,包括黑子改姓这件事,他以为就像现在通常的那种同性婚姻一样,只是入籍,作为父亲的养子之类,但父亲送到理事长这里的资料,虽然都是复印件,都明确的表明了,黑子哲也、不、赤司哲也的身份,户籍上已经明确了,就是他赤司征十郎的妻子,性别男,13岁,具有法律意义,不管这上面的任何一项,都来得让人无法吐槽也好。

 

“理事长先生,”赤司压下疑惑组织好语言,“哲也和我,都对帝光的生活感到非常满意。”

“十分荣幸。”

“既然父亲已经向您通告过这件事,那我也就直说了,虽然以常人的眼光来看有点惊世骇俗,但相信您绝对不至于以俗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

“过奖了。”就算是也不敢说出来,理事长心想。

“哲也和我都只是帝光普通的一员,在帝光的我们和赤司集团并无关系,不希望自己的求学生涯受到别的因素的影响,父亲也是这样想的。”

也就是说,如果赤司和他的夫人,尤其是他的夫人,因为身份泄露出了什么事情,那么让改名事件传开的帝光学院,必定要为此负责。

“已经发生的事件,因为通知的人没有考虑周到,算是我们这边的失误,”已经无法改变的事情就让它默认,“只要不让它扩大化就好。”

“也就是说……”理事长试探着问。

“哲也在帝光求学期间会继续使用‘黑子’这个姓氏,早上既然已经在班级宣布了,也不需要再次修正,让它随着时间慢慢消散就好。”赤司看了看手上的文件,随手抽出两张,“学籍上当然还是赤司哲也,平时使用黑子哲也这个名字,中间有什么特别的需要转换的事宜,相信理事长能够办到。”

“——不会太麻烦吧?”黑子适时跟上一句。

“不麻烦、不麻烦。”当然有些地方需要操作,考虑到保密性,大概只有由理事长本人或者他的心腹去做才能放心,不过是上位者的一句话而已,帝光的人事就要经历大的调整,但这是绝对不能说办不到的事。

 

只不过是些幼崽——那也是狮王的幼崽。

 

帝光这一届的学生,确实都是些怪物。

理事长现在还不知道,他这句话多么有先见之明。

 

 

“哲也?”

快走到教学楼的时候,赤司停下脚步,从离开理事长的办公室开始,黑子就表现得非常沉默,并不是说他平时就闹腾腾的,一直以来黑子都是个安静的孩子,但不是这样,沉默到了沉闷的地步。赤司拉住了他的手。

“赤司君,好厉害呢。”那样子跟理事长讲话。

“没有喔。”不过是常人也能办得到的事,用势力去逼迫人罢了,倒是哲也,“很棒哦,刚才的哲也。”

被赤司君夸赞了,黑子想起来方才自己鬼使神差般的、好像在威胁理事长一样的话语,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

 

简直是。

太棒了。

第三次了,赤司模模糊糊的想,这种朦胧的眩晕感,从左边的心脏开始,连整个人都浸没在汤豆腐里,绝对是顶级、最美味的,他把黑子挤到墙边,无意识的挨挨擦擦。

 

“赤司君?”

“好舒服呢,哲也。”论身高黑子只比他矮上3cm(国一赤司158cm,黑子155cm),身材却比他要小上一圈,很轻易就能把他整个人都箍住,抱起来刚刚好,赤司喟叹。

“赤司君抱起来也很舒服。”赤司君是累了吧,刚才那样面对着大人,黑子单纯的想,给了赤司一个回抱。

 

不想放开。

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拉下的一些不得不完成的事务,等回到教室,直到中午才能够再见到黑子,甚至大概只能陪他吃完午餐——

“哲也,翘课吧。”

 

“?”

“第二节课已经开始好久了,哲也想要回去吗?”区区课间十分钟当然不够和理事长谈判。

 

是数学,黑子考虑了下,就算回到教室大概也听不懂,比起枯燥无味的数学课,当然是和赤司君待在一起比较好,但是……

“回家我教你。”赤司迅速的打消了他最后一丝顾忌。

“嗯。”

 

午休的时候赤司只是和他一起匆匆吃了个饭,又不知道忙碌什么去了。

黑子有点寂寞。

在此之前他并没有什么可以一起吃午餐的朋友,小学的时候荻原君跟他不是一个学校,青峰君的话,虽然熟悉了起来但两个人的交往仅限于篮球,这些天做什么都一直和赤司在一起,还以为可以两个人一起度过漫长的午休,但赤司君果然还是很忙啊。

什么时候才能稍微休息一下呢,赤司君?黑子闷闷的想,男生不好好午睡的话会长不高,还以为可以靠在赤司君肩膀上睡上一会——

 

普通朋友会这么做,是吧?

 

 

直到下午最后一堂课的下课铃响了,黑子都没能再见到赤司。

他有去过A班,却被告知赤司一下课就不知到哪儿去了,同社团的绿间君也没能看到人影,毕竟一军和三军的练习馆不同,黑子这样告诉自己,也没有约定说是放学后一起去社团,对于这样、认为赤司会等待着自己的想法令黑子无比唾弃,即使是每一天都会从一军的体育馆中偷偷溜走,来四馆和自己一起练习的青峰君,也不曾和自己一起去社团。

——赤司君如果被人看到和三军的自己在一起会很困扰吧?

 

完全没能注意到自己烦恼的方向有什么奇怪,黑子整理好书包像往常一样不被人注意的走向三军的练习馆,这么多天没来,不知道四馆的清洁有没有人做,还有青峰君,因为事件太奇怪没能记得通知他,这么些天没见到自己还会来四馆吗?赤司君不在更好,正好可以完善Misdirection,等成功了再给他个惊喜……

 

 

等被学生会的事务绊住手脚的赤司意识到黑子不会来找他的时候简直心急如焚。

几乎是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到三军的练习馆,花了点时间找到更衣室推门闯入——然后黑子白花花的小肚皮就闪瞎了他的眼睛。

“哲也!!”

 

被赤司不由分说的,把脱到一半的衬衣扣子扣好,连风纪扣都不放过,无视掉所有的目瞪口呆的看着意料外出现的一军副队的三军队员们,简直是用拖拽的方式被拉出更衣室,黑子的状态只能说是惊呆了。

“别慌,哲也,我只是有点着急……”把黑子从一群围观的男人中拉走后冷静下来的赤司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跟我来,有些问题要先解决。”

“哦。”虽然不明白,而且三军的训练也快开始了,黑子还是本能的相信赤司,被紧紧握住的手让他稍许有些不适,尝试着挣了挣,但赤司把他握得更紧。

 

“哟,那不是哲……”抬起手想要和多日未见的好友打招呼的青峰,看见透明少年被同样多日未见的赤发副队像一阵风一样,拖到教练的办公室方向去了。

 

“那是哲……和赤司吧?”他扭头试图跟队友确认。

“哼。”绿间托了托眼镜,他才不想说,如果不是早间那一幕,他根本就发现不了,赤司身边还跟着那个幽灵一样的少年。

 

 

“监督。”赤司推开门,“虹村前辈也在,正好。”他向旁边让开,“进来,哲也。”

 

怎么也没能想到,赤司所说的,要解决的事是带他来见球队的监督,黑子小心翼翼的探过头。跟高高在上的理事长不一样,事关黑子本人能否在球队呆下去的监督更让他敬畏,说起来,仅仅在入队考核的时候,黑子见过一军的教练一次,至于传说中的监督——他看了看穿着西服,胡须梳理得整整齐齐的看起来和蔼可亲的中年人,感觉似乎放心了些。

 

“这是白金监督,还有虹村队长。”赤司介绍。

 

赤司这小子干嘛呢?X 2

虽然面部表情并无波动,被打断了谈话的、原本在房间的两个人的额头上都有个不可见的“井”字。

 

“前几天我回老家结婚去了。”赤司语气平静的继续,“这是我的妻子。”

“我是赤司君的妻子,黑子哲也,请多关照。”黑子条件反射的上前行礼。

 

噗——————!!!

咳咳咳咳!!!

 

监督表示,为了保持身份喝上一口茶水实在是太难受了。

另外这是什么,新形式的羞耻PLAY?!

 

国一的学弟什么的,居然结婚了,虹村表示这个世界实在玄幻,另外这孩子看起来怎么也不像女生——这是帝光的男生校服好吗?

 

对于这种反应赤司显然不为所动,他这次来是有一定要办成的事。

“我是来向监督申请,一军更衣室的使用权。”他拉过黑子的手,“给哲也。”

 

“咳哼,赤司,帝光男子篮球队不准带家属的。”不等监督发话虹村就拒绝,当然是绝对没有这项规定的,之前也不可能有,嘛,国中男生结婚,开玩笑吗?

 

“哲也也是帝光男子篮球队的一员,”赤司订正,“他是三军。”

 

三军……吗?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之前自己没能见过这个可爱的小家伙,白金监督默默的接过了赤司递给他的两张纸,黑子眼尖的发现就是赤司在理事长办公室里收起的那两张。

 

“就算是一军的更衣室,也会有人看到。”虹村敏锐的发现到赤司要表达的意思。

 

“哲也可以等大家都用完了更衣室再用。”言下之意就是我会守着。

 

“赤、赤司君…”没能想到赤司是因为这个带他来找监督的,黑子在后面直拉他的衣服,“我有衣柜的。”

一军的更衣室什么的,太过分了,我不要,黑子急得说不出话来,完全不明白赤司在纠结什么。

 

“哲也,”赤司拉起黑子的手信誓旦旦,“绝对不会把你丢在,那种不安全的、充满了饿狼的地方。”想起方才黑子在更衣室里露出的雪白的小肚皮赤司就想磨牙,那是他的!

“喔。”赤司君这样说话很帅气,但饿狼是什么?

 

除了你没人对这孩子感兴趣!!X 2

监督和虹村在心里咆哮。

 

“那么好吧,给你许可。”考虑到这孩子的身份,监督拍板,“一军应该还有空闲的柜子吧?”

“没有的话可以和我共用。”赤司堵住最后一点漏洞。

 

“可、可是赤司君……”

 

那孩子,恐怕还不知道他对于赤司的意义吧?

作为更加年长的男性,白金监督完全洞悉了赤司和那个叫做黑子的孩子的关系,嘛,等他知道,赤司到底想的是什么的时候,会怎样呢?

 

“没事的,监督已经同意了。”

“可是,会给赤司君添麻烦……”

“哲也乖乖的话,周末会带你见蒂娜。”

“?”

“我的马,可以喂她胡萝卜。”

“让我喂吗?”

“带你骑马喔。”

“赤司君……”

 

 

——连谈恋爱也是无师自通吗?这混小子!!

 

 

———TBC———

 

呃,我没有要坑只是感叹下……大家留言好多好感动的~~

虽然都说好萌好可爱,但L真的是很难萌起来的那种……呃呃……

 

黑子君真的只是把赤司当朋友……他只是不知道普通朋友会怎么相处,之前的荻原和青峰都是大大咧咧、身体接触过多的类型,赤司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在他看来,朋友之间搂搂抱抱、靠在一起午睡啥的都很正常。等黄濑出现之后这些就更日常化了……我怎么觉得赤司君好可怜的样子??

 

喂马梗来自彩野太太,我就这本春的前奏曲没收到QAQ

C84的新刊什么时候发货呢……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