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04

 

毕竟是学生,赤司和黑子结婚不满一周就要再次回到教室。

算起来赤司已离校将近20天,黑子也差不多快满2周,姑且不谈赤司,这么多天来的课业,之前一直忙碌于婚礼的事情黑子还没注意,现在看着摊成一地的课本,他发现比起结婚,还是上学更不能接受多了。

 

“哲也?”赤司走了过来。

 

这是他们卧室隔壁的房间,从参观过黑子的卧室赤司就吩咐下人把它整理出来,好当作两人共有的书房,预计中除了念书,赤司的帝王学还有其他一些特殊教育也会转移到这边,虽然就算是将来,赤司也没有打算让黑子接触这方面的事,但他希望黑子能多少有些了解——普通的上流社会的女性这个时候应该是在接受淑女教育,黑子当然不一样,但赤司也不知道黑子该学些什么——另一方面,某些隐藏在心底的东西让他想要把这个一不注意就会消失的透明少年一直放在眼前,最好一抬眼就能看到他,也省得有些无聊的人会在他不在时做些什么——倒是父亲,虽然赤司并没有向他报备这件事,但也不会天真的以为他不知道,对此没有任何反应。

 

——也就是默认。

 

父亲到底想些什么呢。

赤司默默的把书插到书架上,绝大部分书籍已经由佣人整理完毕,这是他挑选出来的,预计黑子可能感兴趣或者有需要的部分,等回头的时候就看见黑子面对着一叠课本瘫在地上了。

 

“怎么了?”他坐到了黑子的旁边。

这样的行为是不规矩、不合礼仪的,作为赤司家的继承人,不应该有像这样有失身份的行为,但他一点也不觉得黑子这样有什么不好,甚至有些可爱,愿意和他一起不顾形象的坐在地板上,把脚伸得直直的——

 

“赤司君,”天空色的少年把头埋在膝盖里,只露出那双同色系的眼睛,“明天就要上学了。”

“哲也不想去么?”其实他知道黑子期盼着回到学校,只是看到他这个样子突然就想要逗逗他,少年软软的、可爱的短发轻轻的压在漂亮的额头上面,怎么也想不出每天早上是怎么变成那副可怕的样子的,明明睡觉的时候一直都安安静静、乖乖的躺着。

 

“……要考试。”黑子有些不情愿的承认,赤司君果然不明白吧,像自己这样因为落下课程的痛苦,还有因为考试而带来的恐惧,国中的课程并不轻松,像这样连续10来天都没能上课,黑子不能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听懂接下来的课程——说起来,这些天的课堂笔记还不知道该找谁借,入校已经大半个学期,因为体质原因,除了在四馆偶遇的青峰君之外,黑子其实没有更多熟悉的人。

“我教你。”赤司的手终于还是抚弄上了那一直诱惑他的软发,黑子的资料在他同意结婚的当天(也就是他发现结婚对象是黑子的那天)就摆上了他的案头,之前他一直以为黑子会是个做什么都认认真真的好孩子,结果却发现他真的有够任性,对于喜欢的东西会拼上性命、练到吐也不放弃,对于不喜欢的,嘛,看他总是低空飞过的理科成绩就知道了——但是,并不讨厌,即使是厌恶的理科,黑子也会努力维持在及格线上,这样的有限度的任性就像他现在表现出来的一样,会好好的在外人(佣人)面前保持他作为赤司妻子的形象,对于佣人们称呼他作“少夫人”也能泰然自若的接受,只有在赤司面前,不满的的时候,会像刚刚长出新牙与利齿的毛茸茸的小猫,伸出爪子来狠狠的搭上一下,不痛,却让人连心都麻麻痒痒的——

 

“不要。”黑子想都不想就拒绝,“赤司君很忙吧。”

之前赤司就说过他很忙,没有时间手把手教他,那个时候黑子还有过失望,但这些天黑子所见到的赤司并不只是普通的繁忙,明明是新婚(虽然他们的情况特殊),就是那些仪程啊什么,黑子已经觉得很累了,但赤司还要接受各种各样的英才教育,稍微有些闲暇,就拉上黑子去篮球场进行身体练习,对赤司来说,黑子所认为的,苦难一般的训练,根本是难得的休息。

不可以更麻烦赤司君了,黑子想。之前赤司有提过的,独属于他自己的篮球技术,也已经有了眉目,黑子曾经想过让赤司帮他参考一下,但现在他决定自己来,等成功了再给赤司一个惊喜——就让青峰君帮忙训练好了。

“那就给哲也请个家教?”以黑子的水平,想要自己赶上落下的课程有些困难,赤司提议。

“不要!”被父母教育过了,黑子对会让赤司家花钱的问题有些敏感过头,他倒是没有想过,现在自己的衣、食、住、行,每一样都由赤司家提供,包括每天雷打不动的香草奶昔,也是赤司家大厨特制。

赤司没有发觉这点,他以为这不过是通常的那种,少年对于家庭教师的反感,这样再好不过。

“我也没上课呢,哲也。”他拉过黑子,并肩躺到地板上,“跟我一起(学)。”

这样的话倒是可以接受。完全没发现这和之前提过的,由赤司辅导自己学习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不同,黑子点点头,像这样躺在地板上,四面都是高大的、直到墙顶的书柜,塞得满满的有种坐拥图书馆的幸福感。

 

“赤司君。”

“嗯?”

“地板冰冰凉凉的,好舒服。”

!!!

“赤司君——!?”

 

身边的人“噌”的坐起,立刻把黑子从地板上拉起来,因为速度太快而眼前一片发黑,只能跌跌撞撞的被拉着往前走,然后被赤司推到在床上,不由分说的裹上被子。

 

“哲也乖,不要着凉。”对方的声音很正经,离开床走了两步又不放心的回来,“好好睡觉,书我会收拾的。”

 

可我不想睡觉。

听着赤司离去的脚步声,黑子郁闷的伸出手指抠着枕套上的绣纹。

 

赤司君是个好人。(别乱发好人卡啊——)

——要是不经常发神经就更好了。

 

 

 

新婚后的校园和平常的校园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按赤司的说法,一军和三军的训练水准不同,晨间的加训更多也更早开始,因为今天还没销假所以可以晚一些,从明天起就得早早的起床去学校了。

其实黑子是知道的,因为一军的训练场地都是三军的队员们负责清洁,当值的三军需要在一军到达场地之前把该准备的器材准备完毕然后消失,虽然因为存在感的原因,黑子一次也没能参加这种必要的修行,除了人数极少,基本上依靠点名薄来决定值日生的图书委员会外,黑子几乎没有做过值日,这是这一体质唯一能让他高兴的部分,现在也只有跟赤司一样,早早的参加晨训了。

 

跟赤司一起在偏僻的小道上下了车,在司机“少爷、少夫人请小心”的问候下通红着脸被赤司拉走,到了教室的时候还一个人也没有。

是了,这时候体育社团的社员们都已经开始了晨练,普通的同学们却还没有来——赤司仔细检查过黑子的桌椅和抽屉,然后掏出一条项链把它带在黑子的脖子上。

“平时戴好它,”他托住黑子的左手,一颗漂亮的白金戒指牢牢的箍在无名指上,“打球的话把它用链子挂好,别离身。”他从自己的衣领里拉出一条同样的项链,“里面有信号器。”

“喔。”黑子呆呆的回答。

“有什么事立刻叫我,我马上就过来,中午等我一起吃饭。”看见黑子比平常还要呆,赤司不放心的又加上一句,“别到处乱跑。”

 

赤司君这是,把我当做小孩子吗?

看着赤司离去的背影,黑子觉得自己作什么反应都不对,赤司君,有时候比奶奶还可怕。

另外会有人把信号器安在婚戒里的吗?普通的话,应该是制服的扣子里比较合适吧?(重点错)

 

完全没能意识到,如果被同学发现,失踪一段时间后出现的自己带着婚戒会有什么后果呢,黑子君。

 

是透明体质真是太好了。

 

 

不过,再怎样的透明体质,也有抵抗不了的东西。

 

第一节课下课前的5分钟,已经结束了课程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他翻开了一边的点名薄,“还有一件事要宣布。”

“我们班的黑子哲也君,”他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黑子的名字,再在“黑子”两个字上打上个大大的叉,然后在旁边写上“赤司”两个字,“因为家庭的原因,现在改名叫作赤司哲也,大家以后就要叫他赤司君了。”

 

什……么?!

什么时候的事?!

 

黑子茫然的坐在座位上,周围的一切传不进他的耳朵。

 

“黑子哲也?”

“我们班有这个人吗?”

“改姓啊~”

“是重组家庭吗?”

“怎么没听说过?”

“是‘赤司’呢。”

“跟A班的赤司君有什么关系?”

 

对了,赤司、赤司君……!!

 

“赤司君——!”

 

赤司征十郎,13岁,新婚后上学的第一天,第一节课下课铃刚刚响起的时候,他的小妻子就双眼含泪,像小鸟一样可爱的扑进自己怀里(只有他自己这么认为),作为一位年轻有为、负责任的丈夫,他理应把胆敢欺负他的哲也的家伙统统碎尸万段,在此之前,首先要温柔的安抚他:“怎么了,哲也?”

 

“赤、赤司君……”

 

 

至于A班的其他同学,绿间君还有他的小伙伴们,都被如此神奇的展开惊呆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人鬼情未了?(误)

 

巨蟹座的你,今天的运气排名第六,不上也不下喔~今天你的友人,会出现让人惊异的变化。幸运物是备用的眼镜。

 

望着不小心被甩到地上,裂开一条缝的眼镜,绿间默默的,掏出了幸运物。

果然,晨间占卜什么的,人事已尽,只待天命!

 

 

 

———TBC———

 

每次都有没用到的梗。

我都在想要不要开个小剧场什么的。

 

话说黑子君,根本没哭,也没扑到赤司君怀里……只是紧张的抓住了赤司的手臂,应该说是衣袖。有什么浪漫的场景,那都是赤司脑补的。

至于绿间君和他的小伙伴们,纯粹是被幽灵一样出现的黑子君,还有赤司从滔天杀气突然变成温柔男友的表现惊呆了www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