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01

  1. 毫无头绪,没头没脑的东西,有段时间没写什么感觉都没有了,仅练笔
  2. 架空向,除了大家都打篮球,呃,这篇设定开始在赤司和黑子在四馆初遇,黑子已经发现了Misdirection的技巧,但还没能练成的时候
  3. 现在说赤黑、双赤黑都一样吧?
  4. 以上都能接受请继续

 

 

 

 

这是……梦。

噩梦。

 

黑子哲也这么想。

 

大概是一周前,黑子一家被排出三里开外的小轿车围绕,无数身着黑西装的壮年男性堵塞了整个街区的时候,包括黑子一家人在内,所有人都认为一定是就职于建筑公司的黑子父亲得罪了了不起的黑道——虽然就连黑子直人本人也不知道自己哪里遇见过这么大佬级的人物了。

被这样大张旗鼓的找上门来,唯一可以庆幸的是这位大佬应该不是想要自己家的人的命——作为唯一还能冷静思考问题的黑子家独子黑子哲也这么想,当然如果不是黑子直人疲于应付哭泣的黑子奶奶和老婆,大概也能觉察到——事实上还不如要自己的命呢,嘛,最后知道真相的黑子哲也差点哭出来。

 

“——事情是这样的。”姗姗来迟的黑西装的首领(?)这么说。

 

赤司集团。

日本首屈一指的财团之一。

作为从大正时期流传下来的历史悠久的家族,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怪谈。(黑子语)

 

赤司家的怪谈就是,赤司家会诞生一个同他的姓氏一样的,拥有赤发赤眼的孩子,这个孩子会带领赤司家走上顶峰。

相对的,和所有的怪谈一样,这个怪谈也有一个反面,就是这个孩子身体里封印着从赤司家起源之时就被封印着、作为赤司家气运存在着的鬼,当这个孩子的两只眼睛都变成金色,鬼也就被释放出来,近千年来的怨恨会毁灭整个赤司家。

 

 

赤司征十郎出生的时候,这个流传千年的怪谈没有影响到这个孩子。

尽管有着传说中的赤发赤瞳,作为赤司家这一代唯一的男婴,他的诞生可以说为赤司家盼望已久的。

 

然后——

赤司家的枝叶开始凋零了。

 

虽然赤司源九郎没有其他的婚生子,私生活也比较节制,总的来说就是尽量不给自己的妻子及妻族带来麻烦,然而总会有妄想一步登天的漏网之鱼,但是这些私生子/女们,从赤司征十郎出生开始,就慢慢的、消失在人海之中了。

一开始的时候赤司源九郎和上一代的志八郎,以为是赤司征十郎的母族作的手脚,对于他们在征十郎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耍这种手段感到鄙夷,然而调查后发现,除了确实太过嚣张、以至于除了吸引枪口毫无价值的几个,其他的却是真真实实的意外,不仅仅是已知的,征十郎的兄弟姐妹们,甚至包括还未能出生的——意外。

 

这是个不能杀死、不能丢弃,受诅咒的孩子。

是赤司家千年气运所在,也会是千年气运的终结。

 

——也许这一切真的都只是意外。

 

抱着这样的想法,赤司征十郎长到了12岁。

无论是容貌、智力还是力量,都只能承认不愧是人上之人,唯一的缺陷大概是身高了,不过也在平均范围内,想到身体里面还封印着只来自远古的鬼,这一点也就可以谅解了,毕竟我们知道以千年前标准,这样的身材算是高大的了。

不论是赤司源九郎还是志八郎,对这个孩子都非常满意——除了,这十二年来,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流有赤司家血脉的孩子诞生之外。

 

然后这一次被诅咒终结的,是身怀有孕,赤司征十郎的亲生母亲大人——连同腹中的兄弟。

仅仅只是普通的高龄孕妇、普通的先兆流产而已。

 

完全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

 

 

——伴随着昏迷过去的,赤司征十郎本人。

 

两只眼睛都还是赤色。

 

 

 

“理论上这个时候封印应该已经解除了,”黑西装的首领,不,现在已经知道了是赤司家请来的阴阳师,“但是很明显封印虽然松动了但还存在,只能认为赤司少爷近期接触过可以对封印施加影响的人。”

 

对了,也像所有的怪谈一样,这个怪谈里面的也有一个勇者/宿敌/命运之人,管它叫做什么,总之是可以避免发生赤司家“嗖——”的一声就变没了的存在。

 

“是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地出生,明明应该无法承受这样的命格死去,却出乎意料活下来的男孩,”阴阳师这么说,“特点就是虽然存在着,却和这个人世格格不入,明明就在身边,却总是被当做幽灵……”

“全日本只有一个,并且跟赤司少爷刚好是一个学校,就是您,哲也少爷。”

 

啊,需要我和鬼先生搏斗么?还是奉献鲜血封印就好?

 

“只要您和赤司少爷结婚。”

 

纳尼!?!?

 

“等等!这不科学!!”说到鬼还有什么科学父亲大人!

“我家小哲还小呢……”奶奶这不是年纪的问题。

“小哲绝对不会嫁给不认识的人的!”妈妈为什么是嫁??

 

“赤司少爷跟哲也少爷一样大,结婚只是形式,”阴阳师胸有成竹,“至于陌生人,哲也少爷,应该认识赤司少爷吧?”

 

『我对你有点兴趣呢』

『给你个提示』

『这个不是提示』

『成功了的话就来找我』

 

“是的。”赤司君。

 

“这一点对您家也不是没有好处,啊,抱歉我不是说的经济上,”看着明显变色的黑子一家人阴阳师明智的补充,“我是说哲也少爷,身体一直不怎么好吧?”

 

是的,明明营养上没问题,也很注意锻炼,但是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体格,统统无法跟同龄人相比,虽然身处运动社团,但不管是谁看到他,都会觉得这是个文学系的柔弱少年,虽然他确实喜爱文学没错。

 

“这是因为出生时的气运,我也说过了,像贵公子这样时辰地点出生的男孩,全日本只有一个,不,应该说存活下来的只有一个,”阴阳师严肃的说,“应该说贵公子天生的阳气充足,远超常人,但也就是这样了。接下来如果没有一个像赤司少爷这样,从出生起就带着强大气运的人镇压着的话……”

 

“如果不相信,请哲也少爷跟我去一趟赤司家就可以,赤司少爷已经昏迷一周了,如果哲也少爷确实就是命定的那个人的话,见到赤司少爷他就会醒过来,反之你们可以认为我说的话全是假的。”

 

赤司君?昏迷?不是说有事请假了……

 

“等等!谁知道你们……”

 

“我去。”如果确实能帮上忙的话。

 

 

如果那个时候知道会是这种结局的话,至少……

黑子不会答应得这么爽快。

 

 

一进赤司家门就听见遥遥传来的“少爷醒了!醒了!”的欣喜呼唤,旁边找了好久机会的黑子直人一把抓住儿子的手把他拉开,还没来得及礼貌的告辞就又听见“少爷昏过去了”的呼喊,反复几次之后发现“赤司家门”这个特殊的关键点——

就算想否认也没办法了。

 

“结婚了之后可以离得远一点的。”阴阳师安慰说。

“远一点是多远?”黑子直人表示自己没自己那个单细胞(?)儿子那么好骗。

“大概……一个学校?”

“………………”

“………………”

“一开始最好待在一起,等封印稳固了之后,再分开就没关系了。”阴阳师言之凿凿,“到时候想去美国也没关系喔。”

 

我很怀疑,从远古流传下来的封印有没有美国这个概念。

 

“赤司少爷和哲也少爷都还是学生,学业是不能耽误的,所以要尽快举行婚礼。”

“再怎么说也是婚礼,起码需要一星期准备。”

“结婚前双方不能见面,只有委屈哲也少爷先住在这里了。”

 

……假的吧。

听见自己的父母答应赤司家的结婚请求的时候黑子哲也眼前一片黑暗。

 

“小哲,爸爸妈妈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是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

不,我这些年也健康的活下来了。

“等封印稳固了就可以回家。”

什么样算稳固,稳固了之后还会不会松动。

“我家小哲也到了嫁人的时候了。”

不、不对!妈妈你搞错了!!

 

 

因为顾及到结婚前双方不能见面的因素,黑子被安排在远离赤司房间的地方,如果是其他同龄的少年,哪怕只有一周,也一定无法接受这半囚禁的生活,但对于原本就安静的黑子,他只需要偶尔去书房拿几本书就好。

现在的问题是,赤司君、究竟知不知道,他就要和个只见过一次的男人(重点)结婚了?

黑子叹着气推开了门,这几天他都是乘这个管家告诉他赤司君就餐的时间偷偷溜出去的。

 

“唔!!!”

“别出声!听懂了你就点下头……”从背后捂住自己嘴的人说,“……黑子君?”

认出了怀中人的赤司松开手,黑子大口的吐着气,赤司君、赤司君真看不出,力气好大。

 

“……黑子君?”

“是、是我,赤司君。”

“是黑子君,要和我结婚吗?”犹疑的语气。

“虽然想说不是,但好像是真的。”这么多天黑子也不是白来的。

 

“……还以为,大概还要再过几个月,才能再见到黑子君呢。”

对方是在说之前篮球的事情,黑子想,不愧是赤司君,这么快就接受了要和一个男人结婚的现实,“赤司君,刚才是想要跟我说什么呢?”

“嗯,如果是黑子君,总感觉不必要说了呢。”赤司君抬头,观察了一下这间卧室,“这几天一直住这里吗?都没有看见你去吃饭。”

“嗯,据说是因为结婚前双方不能见面……”

 

“这样啊……这么说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啊……”

不提还没有实感,被这么一说,黑子也尴尬了起来,说起来在他们这个年纪,结婚到底意味着什么,两个人都还懵懵懂懂,但是多少这几天也补充了些相关知识,虽然上课的“老师”说过,介于他们年纪小,这些东西都还是不必要的,但是就阴阳师的说法,也许,某些事……

“如果他们说不能见面的话,大概就快来找我了,”赤司先回过神来,“我先走了,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嗯……”没有,黑子想说,但是这种情况下拒绝赤司的示好,他不想知道会有什么后果,“香草奶昔?”

 

“香草奶昔吗?我记住了。”赤司顿了顿,“会让他们准备的,另外,我喜欢汤豆腐。”

 

诶?!

这是……自我介绍吗?

 

望着赤司迅速消失的身影,黑子慢慢的红了脸,这是……结婚对象的自我介绍,是吧?

 

 

———TBC———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