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地狱之门开启的那一天 终篇 04

赤司的晚餐仍旧是清淡的流食,黑子和征十郎的份量也比平时的要少,大概是考虑到这几天他们都没正常进过食,需要让消化系统适应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太饿了,赤司耍赖似的从黑子碗里骗取了一小勺汤豆腐,含了半天才咽下去,看他实在太可怜,黑子斟酌了半天,又把自己的土豆泥分给他半勺——好在医院提供给他们的都是专为病人制定的富有营养且易消化的食物,等赤司把黑子大部分的汤豆腐骗到口之后,就看到征十郎正一勺勺的把属于自己的茶碗蒸塞到黑子口里。

到最后三个人都没吃饱,黑子估计征十郎之后应该会去加餐,考虑到赤司的术后特殊食谱,他没好意思让征十郎帮自己也带点。

 

等护工把餐车撤走,征十郎挥手让他把进餐用的隔板留下,清理了之后把笔记本电脑放上去准备视频。

 

虽然已经见过了入睡的儿子,但仍然担心他的状况,黑子家人的视频立刻就接通了,看到安然无恙的孩子黑子奶奶和妈妈流下了放心的泪水,亲身体验过与死亡一线之隔的黑子的眼泪也被引诱出来,本来打扮好了准备以完美的精神面貌见过未来的岳父岳母大人(当然不敢让黑子知道)的赤司君们被预想外的事件一下子弄到慌了手脚,明明即使是在将棋上被实力雄厚的前辈打压、或者是初次在商场上被经验丰富的对手抓到把柄也能够冷静对待的两人,面对着并不是悲伤所产生泪水却惊慌失措,完全不像黑子心目中的那个无所不能的赤司征十郎。两个人手忙脚乱的又是哄又是骗,偏偏还不敢在视频那边的黑子家人面前做些过于暧昧的动作,最后是征十郎占着身体上的优势再次贡献出自己的前襟,休闲款式的里衣柔软的针织面料吸走了黑子的泪水,双方的会谈这才继续了下去。

 

“这是……小哲国中的队长吧?”互相的问候、关心,还有对于地震的情形反复询问之后,黑子妈妈问。他们之前有见过赤眸、还有异眸的赤司,但黑子跟他们解释说那是一种眼科疾病——当然不可能说是双重人格,地震发生之后在他们联系不上儿子焦急无比的时刻也是异眸的赤司主动联系上他们报平安,后来又让他们看到了在医院熟睡的儿子的视频,连医院的名字、病房的情况都细心的跟他们介绍了,黑子父亲后来在网上搜索才发现那是一家位于京都的大型综合医院,也就是说儿子的前队长不仅仅是把他从震中的东京救了出来,还把他带到了安全的京都。这一次视频之前家人已经商议过,不知该如何感谢赤司,但是现在除了眼睛几乎一模一样的两个人让他们有些分辨不能,看上去两个人都非常关心自己的儿子,看不出来哪个的关系要更亲近些。

 

“好久不见,伯母,上次您做的汤豆腐很好吃。”这是赤眸的赤司,之前有一次黑子生病了,去探望的时候被留了饭。

“啊,如果赤司君喜欢的话,下次回日本欢迎再来。”看来这个是小哲的队长?

“伯母的手艺很不错,上次合宿哲也带了您做的萝卜天罗妇,午餐的时候就被抢光了呢。”这是异色瞳的赤司,合宿那天黑子起晚了,他让其他的社员先走,他和家里的司机开小车去黑子家接的人。

“诶?”这个也……?

 

“嗯,妈妈,赤司君、赤司君们是……”这是看不过母亲的疑惑,想要解释却不知道怎么解释的黑子。

 

“不好意思,伯母。”异色瞳的赤司接过话头,“其实我才是哲也的队长,您看到了,我们是双胞胎。”

“国三上学期的时候他病了,就是您知道的眼睛的那个,一开始还没关系,但慢慢的恶化了,需要马上手术,但是全中比赛的名字已经报上去了,”赤眸的赤司继续,“结果我只好带上美瞳替他参赛,其实我本来是将棋部的。”

 

“那样不辛苦吗?明明是将棋部却要去体育社团当队长?”完全被迷惑了黑子妈妈担心的问。

 

是哦,还是全国第一的体育社团呢,黑子在心里吐槽,赤司君真是太讨厌了。

 

“不不,其实篮球是他比较强。”异眸的赤司谦虚。

“说起来将棋的会是他更厉害呢。”赤眸的赤司也来。

 

“那不是刚好相反吗?特地选自己不够强的社团加入吗?”黑子妈妈被逗得笑起来。

 

“是啊,有挑战性的游戏才有趣嘛。” X 2

 

这点倒是相当一致,黑子想起之前赤司说过的,篮球对他来说是一项缺陷运动的说法。虽然现在的赤司也可以坦诚的说出喜欢篮球,但一开始确实是因为那样才会选择篮球部的吧?

这个人,到底是多强、多无聊、有多么大的压力,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啊?

 

“其实小哲的爸爸也很喜欢将棋呢,等回了日本可以和小征一起下棋,是吧,爸爸?”不一会儿黑子妈妈已经开始叫赤司“小征”了,倒是黑子父亲,不知在一边翻找着什么。

 

“啊,是这个。”好像是找到了,黑子父亲拿起一本杂志,“今年的新晋棋士,赤司征十郎,16岁。”他认真打量了一下分不清是哪个的赤司们,“是这个吧?”

 

“啊,那是我。”赤眸的赤司,也就是赤司君说,“上高中了后他就可以再打球了,我就继续回去下将棋。现在我们在京都的洛山高校。”

 

“听小哲说过了,赤司君,啊……”黑子妈妈卡住了。

“您叫我小征就可以。”异眸的赤司打蛇随棍上。

“叫我小赤就可以了。”被抢占了先机的赤眸赤司不甘不愿的说。

 

“嗯,小征,是洛山高校的篮球队长,一年级就是队长,真了不起呢。”

“不过还是输给哲也了,哲也才是真正的强。”说起自己唯一一次失败,征十郎一点也没有遗憾的情绪。

“那么小赤现在还是将棋部的么?”

“啊,不是了,职业棋士不能参加业余赛,最多算是篮球部的编外人员。”

“偶尔带上美瞳打比赛的那种?”黑子妈妈笑眯眯。

“哈哈,那倒没有,只是偶尔帮忙定制下训练计划,大部分精力还是在将棋这边啦。说起来,那天也是为了将棋的研讨会才会来东京,”他看了一眼黑子,“会去哲也家拜访真是幸运呢。”

 

黑子的父母连连点头,看起来很是赞同赤司“幸运”的说法。如果那个时候只有黑子一个人在家,或者房梁砸下来的时候没有赤司帮他挡住,更或者没有征十郎及时带来了救援队,也许他们就这样失去了唯一的儿子。像这样只是受了一点惊吓,都是托赤司们的福。

黑子也无法否认这一点,更不用说亲身经历了这一切的他比其他人更能感受到赤司君们对自己的重要性。

 

虽然不知道征十郎君是怎么跟家人解释会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失联,进而判断自己出了事的,但现在看来大概和赤司君、双胞胎感应之类的相关。总之能够模糊过去实在太好了,无论怎么说比起那样的神秘事件,比起自己的儿子和另外两个同龄男生每天都睡在同一张床铺上要来得好。虽然黑子对这些东西有些懵懂,也不认为自己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但隐隐约约的,总觉得不会是正常男生会做的事情,而且,也不想要赤司君和征十郎君,和别人住在一起,给别人做饭,帮别人复习功课还有和别的人睡在一张床上,嗯,黑子暗暗点了点头,把帮别人复习功课这一点划掉,洛山的正选看起来也很有几个大脑简单的,要是因为考试不及格不能参加比赛就麻烦了。

 

等赤司君们好不容易打消家人们想要自己也搬到南美的念头,结束通话的时候,黑子静静的靠在征十郎肩上一动不动。

 

家没有了。

赤司君和征十郎君,会去哪里?

 

 

———TBC———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