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地狱之门开启的那一天 终篇 03

也许是真的累了,明明刚刚才醒,黑子很快又在征十郎的紧拥中入眠。赤司凝视着还穿着正装,以一种绝对不舒服的姿势把黑子扣在怀中的另一个自己:看上去也是真正的睡着了,这些天不管是他们中的哪一个都处于绝对的精神紧绷状态——没想到会就这么暴露了,按照他们的预想应该是在一个完全处于他们掌控中的时刻才会把哲也现于人前,但现在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可以利用的地方,“赤司征十郎”只需要一个就够了——他伸出手轻轻碰触黑子柔软的面颊,就这么几天,好不容易才被他们养得微微鼓起的脸蛋又消瘦了下去,虽然触感还是一样好。睡梦中的黑子被赤司的手指弄到发痒,不耐的微微躲避着,被怀中人的动作影响到的另一个赤司英挺的眉头皱了起来,抓住黑子的腰把他拉向自己。

 

——什么都可以。

赤司家也好,赤司征十郎这个身份也好,什么都无所谓。

但唯有哲也,绝对不让给你。

 

 

赤司的眸色转暗,因为历史原因他无法把另一个自己当作一个完全的独立存在,相信另一个赤司也是这么想。他们并非兄弟、同伴、或者友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他们就是同一个人,所有的行动如果说是两个人商议着办就太矫情了,他们会本能向对方妥协并选择更偏向于自己的方式,因此除非他们特意坦诚,没有人能发现是两个人格在操纵这具身体。即使是自己逃避现实,完全由另一个赤司控制身体时也一样。

 

哲也错了,以前的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的温柔过,只是对着哲也温柔的面具戴得久了,已经无法再摘下来——那又能说明什么?镰田西的双胞胎对哲也犯规的时候,他和他一样狂怒,甚至想要用球场下的方式把他们处理掉,那个叫什么荻原的来找哲也,和哲也说出相同的话,看到哲也坚定的相信着他的时候,他心底涌现出的想法和另一个自己一般恶劣。

他会做的。

哪怕明知会伤害到哲也,不,就是因为会伤害哲也才那么做。

 

哲也的眼睛、哲也的信赖、哲也的一起都该是他的。

——不要看向其他人。

 

他低下身亲吻黑子的软发,被绷带固定住的伤处一阵阵抽痛,他不敢肯定另一个自己是算计好了自己是左季肋区受伤没办法侧卧还是因为他自己那个位置也对应着疼痛所以才选择着睡到哲也的左边,但似乎自己现在没办法也把哲也搂起来。他轻轻的平躺下来,牵过黑子的手把它和自己的贴合在一起,掌心对掌心,十指相扣,确定不会有任何东西能把它们分开,又沉沉睡去。

 

=============================================

 

唤醒三个男生的是来定时清洁的工人。

 

首先醒过来的是其中一个的赤司,接着是另一个,黑子应该也睡饱了,但是依照平常的习惯会再赖上一会儿,征十郎昂贵的衬衫被他当成喜欢的枕头,乱作一团的蓝色脑袋整个儿埋在他的胸前,牢牢抱住不肯离开,可爱到两个赤司都忍不住在那个蓝色鸟窝上印上怜爱的一吻。

 

“起来了,哲也,这不是在家里。”

“马上要吃饭了,一会还要跟哲也的家人打招呼。”

 

听到要和父母视频,黑子这才慢慢的爬起来,征十郎的衬衫胸前的部分已经被弄得一团糟,还有着奇怪的水痕,应该是趴卧姿势下留下的口水的痕迹,意识到这一点黑子的脸慢慢的红了,征十郎却毫不在意,应该说是带着奇怪的笑容轻轻解开了衬衫的扣子,接下来是另一颗,动作流畅又缓慢,带着奇特的韵律,不算宽厚但足以依靠的胸膛露了出来,紧接着是六块腹肌,形状完美的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整个强健有力的上半身,——跟平时完全不同的脱衣服的方式让黑子看呆了眼,直到赤司不满于他的注意力被另一个自己吸引走,开始拉开浴衣的前襟显露如出一辙的精壮胸膛,还有更加醒目的绷带之后。

 

因为是完全的闭合伤,破裂的脾脏也在包膜下,据手术医师所说,看上去就像是刚刚才破裂的一样,没有污染到腹腔,就只在侧腰放置了一小根引流管,大概是因为活动幅度稍稍大了些,创口的敷贴下隐约可见深色的渗出痕迹,黑子小心翼翼的抚上那片区域。

“很痛吗,赤司君?”

 

“不是很痛。”内脏没有感觉,切口对合的也很好,说起痛来,还比不上断掉的那几根肋骨,不过这不必告诉哲也,只是脾脏还有肋骨而已,如果这些就能换来哲也……不、不如说如果哲也是自己的肋骨做出来的就好了,左边的第四根,最靠近心脏的位置,什么时候哲也能安安静静的待在那里就好了。

 

被暂时忽视了的另一个赤司动作飞快的换上了原本就放在病房里的休闲装,除了衬衫,西裤也被揉得不成样子,看上去除了一开始就挂到一边的外套之外整套服装毫无挽救余地,他走进漱洗室大概只擦了把脸,接着就拿着湿润的毛巾还有梳子走出来。

黑子乖乖的仰起头。

 

如果有熟悉他们的人看到这一幕大概会受到惊吓,甚至上医院或者去神社参拜以确定自己没有幻觉或者被什么妖孽附身了。平时严厉的、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的洛山帝王用温柔到细腻的动作给他们的对手、诚凛的透明少年擦脸,熟练的动作说明这绝对不止一两次,完了之后他直接把毛巾丢给一边等待着的、气息稍稍温和但气势完全不落的另一个赤司,在对方接过毛巾走向漱洗室的时候抽出梳子开始整理少年飞扬的乱发。

 

 

黑子偷偷的睁开眼睛时看见的就是一脸认真的征十郎君摆弄着自己的额发。

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应该是赤司君在洗漱。

 

太好了,赤司君和征十郎君,都在这里。

平时表情淡漠的空色少年笑眯了眼,腰部微微用力把自己栽到征十郎的怀里。

 

“小心!哲……”差一点让梳子戳到黑子,征十郎正要斥责他的冒失,突然感到自己颈窝里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轻轻的蹭了蹭,“哲也?”

 

“嗯,征十郎君。”耳边传来小小的回应,但黑子没有半点移开的意思。

 

这是要,向我撒娇的意思吗?征十郎僵硬着丢开了木梳,试探着把手环上他的腰,“哲也?”

 

“征十郎、征十郎君。”

 

“哲也。”

 

………………

………………

 

等赤司从漱洗室里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两个人腻在一起甜甜蜜蜜的场面,他爬上床凑过去把黑子拉开。

“哲也,也抱抱我。”

 

另一个赤司没有争夺,也到了他自己该洗漱的时候了,不过也没忘了不怀好意的提醒:“小心点,现在的你不能用力。”

“赤司君?”刚刚被拥入怀中的黑子立刻撑开身体,担忧的看着他的伤处。

 

“没事的,哲也,没有压到。”他安慰着黑子暗暗咬牙,乘他不注意偷偷把手按到自己骨折的地方一用力——另一个赤司突然踉跄了一下——有本事谁也别吃到!

 

 

———TBC———

 

赤司君和征十郎君,在太长时间里都是一个人了。

不仅是黑子,连他们自己也无法分别自己。呃,不是分辨,只是分别,没办法把彼此当作完全的另一个人看待。

对于黑子,赤司君和征十郎君,是两个人,但也都是赤司君。

对他们自己,看待黑子和另一个人亲密的在一起,一方面会妒忌,另一方面也会感受到黑子跟自己在一起的甜蜜感……

 

呃,大概是这样纠结着的感觉?

 

又是基本无内容的一章呢~虽然有想写的东西但是今天没时间了呀……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