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地狱之门开启的那一天 终篇 02

 

我醒过来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一下一下的拨着我的头发。

“醒了吗,哲也?”

“嗯,征……赤司君!?”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穿着深色浴衣而不是病号服的赤司君,前襟大大的敞开着,露出一大片米白色的类似绷带的东西,看起来就像是攘夷的武士,“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一间极大的、非常空旷的房间,正中央是一张宽阔的床,大概能睡上三个紫原君那么大,旁边是一个类似于双人沙发形式的东西,仔细看看也能拉成一张床,边上是一个设计简约的搁架,稍微再远一点的地方,有两排小的书架,上面空空如野,书架的旁边是一把摇椅,窗台上摆着一钵不知名的绿色植物,墙面也一样空旷,除了正对着床的那一面有着一张大屏幕的电视之外,连一张画也没有——这不是通常的居室,也不是宾馆之类的地方,还是应该……在医院,看着蓝色塑胶的防滑防声地板,我松了口气,也是,还能是什么的地方呢?赤司君才做完手术呢。

 

“在看什么呢?哲也。”

“我以为,医院的高级套间会更豪华一些。”比如漂亮的会客室还有柔软的地毯什么的,或者是一张洛可可风格的大床,我之前在小说里看到过。

“这可是医院。”赤司君轻笑着,把我的手拉到床栏内侧,那里有一小排按钮,除了第二颗和第三颗分别是红色和绿色之外,其他的和床栏一个颜色,不仔细观察很容易忽略过去,“躺下来的话正好在头顶,要不要试试看?”

作为医院的特殊设备真的可以随便去碰吗?但看位置那些按钮确实是提供给病患本人的没错,说实话我对此充满好奇,奶奶骨折住院的时候我也有看护,看到过的最近似的东西是紧急呼叫器,而这明显是有多种功能的,事实上在按钮的旁边确实附着英文(大概?)的说明字体,但我不认为有多少人能正确的解读出来,总之太不人性化了——红色的按钮充满着警示意味,看起来就不怀好意,绿色的大概平和些?我犹疑着伸出了手指。

 

“那是护工呼唤按钮。”有个熟悉的声音说,“要我是你就不会随便碰自己不清楚用途的东西,黑子。”

 

“你好,绿间君。”感谢三年来不间断的训练练就了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能力,现在我还能平心静气(表面上)的打招呼,事实上这段时间(从知道赤司君受伤起)我完全把绿间君他们给忘了,明明他们跟我一样遭遇了这场地震——等等!青峰君、火神君、桃井小姐还有诚凛的大家!!

我慌乱的抬头。

“青峰他们没事,诚凛的话,火神和木吉也都确认安全,据说还有两人没有找到,不过应该问题不大。”赤司君很清楚我想什么,“这次地震震级不高,总的损失也不大,你家那片区域是最严重的。”

“跟周围完全不一样的说。”绿间君补充。

 

难道、不会是……!?

 

赤司君盯着我的眼睛,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我把嘴边的话缩了回去。

 

也许是、因为空间通道,所以那一片区域的地质情况更不稳定——但这种事情是无法明言的,即使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最后不过沦为又一个都市怪谈——对了!

“征十郎君……呢?”从醒来起,就没能看到征十郎君,等等,绿间君就在旁边!!

 

“是了,赤司,这是什么回事的说?”

啊……看来已经见过征十郎君了,绿间君。

 

“如你所见,”赤司君的声音平静得像在描述什么显而易见的事实一样,“我的双胞胎兄弟,赤司征十郎。”

 

那一瞬间绿间君千变万化的脸色让我洞悉了他的思想。

——搞屁啊!什么双胞胎兄弟!!说好的双重人格呢!!说好的狂霸酷帅叼呢!!那么赞的中二病异色瞳写轮眼开眼设定呢!!还什么赤司征十郎!他要是赤司征十郎你又是谁!?还我这么多年的感情来!!

我忍不住想笑,把头埋在被子里,但是动作太大可能会加重赤司君的伤势,于是我决定先去洗漱,让赤司君一个人对付已经混乱了的绿间君,嗯,相信赤司君一定能做到的。

 

 

“……就是这样。”

等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赤司君的“解释”工作已经结束了,绿间君也一副接受了这个设定的样子,虽然我很好奇到底赤司君是怎么跟他解释他和征十郎君的事情,但是刚才洗漱的时候我才发现有很重要的事情没做——

“哲也?”

“赤司君,我的手机呢?”

 

其实,应该是没带出来吧?那个时候那么紧张,我的手机又早没电了,是了,根本没能带上,但是……

“要联系什么人吗?”

“母、母亲……”我慌张的说,眼泪差一点就掉出来,父亲、母亲还有奶奶,知道了东京地震马上就会联系我,联系不上一定很担心,我却直到现在才想起来要联系他们,甚至不记得电话号码……!!

 

“别着急,哲也。已经联系过了。”

 

诶?

 

“我们还在飞机上的时候,就已经联系过了。”

 

诶诶?!

 

“你父母急着想见你,想要马上回日本,已经告诉他们你现在在京都,把他们劝阻住了,现在东京还很混乱,而且还可能会有余震,回来不安全,放心吧。”

 

这些都是什么时候的事……

 

“刚刚你睡着的时候还视频过,有让他们看你睡觉的样子。”

 

你是说睡得头发乱翘的样子吗?还有为什么不叫醒我?

 

“说是‘小哲一定累坏了,让他多睡会儿,别叫醒他’,哲也奶奶很疼哲也呢。”

 

那、现在……

 

“现在那边是凌晨吧,哲也的家人这段时间这么担心也一定累了,让他们先休息,等晚上再联系。”

 

说的也是。那么……

 

“绿间君怎么会在这里?”刚刚就想问了,还有人……也受伤了吗?

 

“哼。”绿间君推了推眼镜,一副不屑于回答我的问题的样子。

 

好在还有赤司君。

 

“绿间那天的幸运物是鸽子,所以和朋友去了广场。”赤司君忍笑,至少对于绿间君,晨间占卜真的很灵验。

 

对面的绿间君却严肃起来,虽然他严不严肃都是那个样子:“惠子的事情非常感谢。”

 

惠子是绿间君的妹妹。

后来我才从赤司君那里知道,虽然绿间君和高尾君去了广场避过一劫,伯父伯母也因为在防震效果良好的医院没有事,然而一个人被留在家里的绿间妹妹虽然不像我们被困在废墟里,也受了点小伤,饱受惊吓从家里跑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上任何联络用的物品,征十郎君带人去救我们的时候,也同时召集了人手去绿间君还有青峰君他们那边,正好帮绿间君找到了妹妹——虽然口口声声说着只是为了胜利,但一直以来都关心着大家,不管什么时候都值得信赖的征十郎君。

因为害怕还有余震,所以绿间君和妹妹,还有秀德的高尾君,跟着救援队一起回到京都,至于青峰君和桃井小姐,据说是因为桐皇的操场合宿太有趣的缘故,坚持要求和朋友们待在一起——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因为去超市购物的那次意外相遇,青峰君和桃井小姐好长时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视力,一听到是赤司君的邀请马上就拒绝掉了。

 

但是,征十郎君呢?

 

征十郎君应该是,一离开通道就立刻组织救援队,还准备了带手术室的直升机,怎么看就是早就知道赤司君这边的情况——当然不可能是赤司君告诉他的,他会是,有什么感应吗?

忍受着肋骨骨折和脾脏破裂的疼痛,几乎没有休息的在不知道有没有尽头的空间通道里一个人挣扎,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不知道另一个自己会不会死,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回到现实……的征十郎君,独自拼死努力。

一回到现实立刻组织救援,不只是自己,还包括朋友们,跟着一起上了直升机,给赤司君输了那么多血,在我没注意的时候,联系了我的家人报平安,还有,应该需要跟赤司伯父解释,还有一个赤司君的样子?

 

昨天看到的时候,从未见过的疲惫不堪的征十郎君……

 

征十郎君、现在在哪里?

 

 

门“吱呀”一声开了。

进来的是推着好像高级餐厅一样的餐车的护工,后面跟着穿着正装,胳膊上还搭着外套的征十郎君,和赤司君一起看,这间病房好像瞬间回到了明治维新时期。

 

有些上了年纪的护工一停下餐车,并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举动就立即离开了,征十郎君不耐烦的扯了扯领结:“真太郎?你还在?”

 

看起来征十郎君是真的累了,通常他不会在别人面前做出这种失仪的举动,应该是真的没有注意到绿间君,但是这话说得就像是在撵客一样,虽然我知道他只不过是表示疑惑而已。

绿间君很有眼色的告辞了。

 

我应该挽留或者解释一下,但赤司君和征十郎君都没有反应,而且,征十郎君……

 

“这是午餐,哲也是左边的,”征十郎君掀开餐盘,以赤司君们的标准来说,该说是相当少了,“吃完了才许喝这个。”他像变魔术一样拿出一小杯奶昔,“另外这边是你的。”他掀开另一个餐盘,一些看起来花花绿绿,完全不能引起食欲的流食,“暂时只能吃这个。”

并没有看到征十郎君自己的午餐,也许是已经吃过了,或者是不想在赤司君面前吃,眼底的青紫比昨晚看起来更浓重,连带着那双锐利的异色瞳看起来混浊而充满杀气的样子,难怪绿间君走得那么快。

 

“征十郎君你……”我犹豫的开口,“征十郎君,有休息过吗?”

 

然后我看到那双几乎从没能看出过什么情绪反应的眼睛瞬间闪了一下。

 

“一会就休息,等你们吃完。”

 

说着,征十郎君就这么穿着正装直接合衣倒在床上。

 

“哲也陪我?”

 

 

 

———TBC———

 

跟赤司君相比,征十郎君做得比较多啦~~

因为一开口,不是冷酷就是中二2333333

虽然,跟哲也无关的事情上,绝大部分情况下是真的冷漠就是。

绿间青峰他们,有派搜救队过去,诚凛那边就只是打听了下情况而已,毕竟亲疏有别。青峰拒绝来京都,也不会因为安全啊之类的因素强制性的要他来,因为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但是如果是哲也的话,在这种可能会危及生命的情况下,一定会强行带走他吧~

这也是种温柔呢。

因为是黑子,所以不会无视征十郎君的努力,因为是黑子,所以能够注意到征十郎君的温柔——无论是赤司君还是征十郎君,也许在心里,还有些小小的不平等,但是都是重要的、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想要表达这些。

笔力不够,无奈啊~

 

这一章几乎没有进展呢…………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