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地狱之门开启的那一天 终篇 01

 

我是……黑子哲也,男,享年16岁。

 

如果没有赤司君,大概两天、三天?或者一个月后?也许你能在我的追悼会上看到这个,虽然到那个时候有没有机会开追悼会是个问题。

啊,虽然因为存在感的原因,认识我的人不多,能够记住我的人更少,但是父亲、母亲还有奶奶在南美,一定会记得我吧。

——家人都不在日本真的太好了。

 

能够在这种时候还心情平静的坐在这里思考这些问题,完全是因为那个被救出来了之后就一直在ICU里昏迷着的人,没有生命危险的缘故。

肋骨断了三根,脾脏破裂大出血……

但是重要的脏器都没有受损,救援队来得也很及时,在这个东京大地震所有医院忙碌不堪的时间,赤司家的救援直升机到达的那一刻早就准备好了的医疗人员就直接在直升机上动了手术。

如果是平常的话大概我会腹诽着“万恶的有钱人”并且感叹于世间的不公吧?

但我现在感谢上天赐予赤司家日本屈指可数的财势。

我不敢想象按照正常的救援速度等待着我的会是什么。

 

“哲也。”温热的触感碰上我的头,“热可可,等你恢复了再带你去喝香草奶昔。”

是征十郎君。

总是神采奕奕的双眼里充满了掩盖不了的疲惫,下眼睑带着浓重的青紫,脸色出乎寻常苍白——在飞机上动手术的时候备用的血液不够,是直接在征十郎君胳膊上取的血。

 

——明明应该准备了足够的量的。

 

“没事的,哲也。”温暖的双臂把我轻轻拥住,温柔得不像是征十郎君,“已经没事了,别哭,哲也乖。”

我才没哭,赤、赤司君……

“他没事的,哲也不是听医生说过了吗?只是连续精神紧张了三天,需要休息一下,哲也要不要也睡一觉?等睡醒了就没事了。”

连续精神紧张了三天……呜、赤司君、赤司君……

“乖,哲也,不要哭。”

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试探着拂去眼角的液体,完全不像是征十郎君的征十郎君就像在哄孩子一样,只知道重复“别哭了”“不要哭”之类的词句,最后他干脆把我抱起来轻轻的拍打着我的背——就像赤司君作过的那样。

 

“赤司君、赤司君……”我哽咽着,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双颊已经流满了泪水,“我不知道,赤司君受了伤。”

整整三天,从那块梁木倒下来之后。

“嗯,他不会让你知道的。”

完全没有发现。

“哲也。”

明明因为有着赤司君在,就算被困在地震废墟里,也一直很安心。

“不是哲也的错。”

明明,原本受伤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是我们自己愿意的,哲也一点错也没有。”

为什么,那么明显的事,却一直没有发现?

 

=============================================

 

『冷吗?黑子。』

『还好,赤司君呢?』

『也还好,说起来,黑子这里你居然只有单人的急救包呢。』

『对不起,赤司君。』

『啊,不是责备你,我也没想到,但是没准备家庭装的吗?黑子你之前是和家人一起住的吧?』

『本来有家庭装的急救包,不过上次阿列克斯小姐来日本遇到地震,第二天去买急救包的时候只剩单人装的,所以给火神君了,忘记告诉赤司君真的很抱歉。』

『没关系,说不定这样更好呢。』

『?』

『只有一张保温毯,嗯?』

『……』ㅎ-ㅎ

『所以黑子你不要动哦。』

 

明明是……因为一动就会碰到伤处!在那样因为没有足够的保温毯不得不拥在一起取暖的时候!

 

『好奇怪呢。』

『嗯?』

『赤司君、和征十郎君。』

『是吗?』

『为什么会分成两个人呢?』

『嗯……』

『为什么会来我家呢?』

『啊,大概是因为黑子你吧。』

『我?』

『黑子。』

『是。』

『「他」比较强。』

『赤司君也很强。』

『是,但是还是他更强,黑子也这么想吧?』

『篮球吗?』

『别的也是喔,所以我本来是要消失的哦。』

『!!!』

『「赤司征十郎」只要有一个就够了。』

 

那个时候,我想的是什么呢?

 

『哲也你知道的吧,关于双重人格的事。』

 

是的,因为赤司君的情况所以有特别留意过,据说这种分离性的心理障碍是因为压力过大、缺乏满足与安全感、以及严重的自卑感与脆弱造成的,虽然我一点也不觉得赤司君会和自卑脆弱有什么关系。

 

『虽然太小了不清楚具体的事件,总之应该是因为我的无能,为了帮助我度过困难才产生的另一个我,从一开始就比我强吧。所以对紫原的时候那种压倒性的胜利,一点也不意外呢。』

说的是帝光那时候,征十郎君第一次正式向我介绍的那次吗?

 

『「在这世上胜利就是一切,胜者的一切都被肯定,而败者的一切都被否定」不管是我还是那家伙,那时候都是这么认为的呢。』

『赤司君?』

『哲也应该知道的吧,一般的双重人格,人格与人格之间虽然可以做到互相可知,但是随着深入的分裂就会出现记忆的缺失和隐蔽性,只有切换当前人格的情况下才能被记忆的回忆,但我和那家伙不一样。为了保持两个人都存在的状态,或者说两个大脑的优势,我们刻意的维持「相同」而不是「不同」,尽可能的保持统一,所以有相同的想法也不奇怪。』

 

是的呢。

所以就算是两个赤司都接触过的绿间君,一开始也只是感受到逆合感而已。

 

『但这种统一只是相对的,再怎么抗拒,最后还是会变成只有其中之一明显,事实上,那就是「消失」。』赤司君说着,似乎有一丝感慨,『对于我来说,就是那个时候吧,真正意识到「他」比我强的时候——胜利的一方理所当然能得到一切,包括「赤司征十郎」这个身份。当然并不是不能争一争,毕竟一直控制着这个身体的人是我,但败局已经是注定的了,与其到时候一败涂地不得不放弃,还不如维持着自己的身份退让——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黑子?』

所以那个时候才会对灰崎君那么说吗?我摇头,随即又意识到黑暗中赤司君看不到我的动作,『赤司君从来就没有没用过,对我来说……』

 

『发现你的能力的是他,』赤司君打断了我,『给你提示的是他,说要给监督推荐你、安排练习赛的人也是他——』

『征十郎君跟我说过了。』说过很多次,『但对我来说赤司君就是赤司君……』

『黑子。』赤司君似乎并不想听我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还是「他」更好吧。』

 

没有这回事!大家、大家只是……

 

『或者说「赤司征十郎」是谁也无所谓,只要能带领帝光获得胜利就好,事实上个人能力更强,足以压制队内的反抗的「他」也确实更合适,别否认喔。』

 

只是因为那个时候的大家都……

 

『是真的觉得消失也无所谓喔,那个时候。』说着可怕的话,语气里还带着笑意的赤司君,『虽然之前也有待在「那里」过,不过只要注意的话,肉体所看到的东西,所听到的话,就像看电影一样,都一样能接受到呢。』

 

『那里』是指不在『外面』的时候,赤司君和征十郎君待着的地方吗?

 

『但是只要想要放弃,周围就是一片黑暗。』

 

只要听着就觉得恐怖。

 

『没有光、也没有声音,什么也没有,想着就这样算了,「他」会做好一切,慢慢的沉睡、消失,什么都无所谓了。』明明说着这么可怕的事情,却带着回味的味道。

 

『但是在这样什么都没有的黑暗里,可以听得到黑子的声音喔。』

 

——其实那个时候,如果主动的话,应该还能接收到外界的信息吧?

但是已经完全放弃了。

无论是注意到也好、没注意也好,想要『我』、或者说需要『我』存在的人,已经没有了。

连『他』也不会再联系我。

在无谓的紧张、惊慌、恐惧之后,还剩下什么?

一个人待在吞噬一切的黑暗之中。

等待着自己也被吞噬掉。

 

在这样的一片黑暗之中,唯独能传过来的,是黑子的声音。

 

『明明一直鼓励我的就是赤司君你啊!』

『从赤司君像变了个人的那时候起!』

 

『我根本没有改变啊,』另一个我这么说,『只不过我从一开始就是两个人,而这两个人交换了位置而已。』

 

我大概能知道他想说什么。

不管是发现黑子能力的,还是给他提示的,向监督推荐他、安排练习赛的……一直一直关注着黑子的那个人。

……不是我。

 

『我是赤司征十郎啊,哲也。』

 

 

「这一切都是多亏了赤司君。」

「今天我能站在这里,都是多亏了赤司君向我伸出了手。」

 

他要表达感谢的那个人,不是我。

那双美丽的天空色眼睛,那样全心全意的信赖的感情。

坦率到可爱的地步的黑子。

我只是个无耻的占有了那些美好的人。

 

……不是我的。

 

 

『不对!』

『一直一直鼓励我的,严厉的监督我跟我一起练习的赤司君!』

 

咦!?

 

『把温柔的赤司君还回来!!』

 

#    #   #    #    #   #    #    #   #

 

『我的声音?』

『听得到你和他吵架喔。』

 

咦咦咦!?

因为周围没有其他人,所以和征十郎君争执了,还说了很多幼稚的话。

 

『像是「温柔的赤司君」什么的。』

 

完全被听到了吗?

那样的、那样羞耻的发言……

 

——现在想起来,之所以能听到黑子的声音,是因为『他』的情绪激烈波动的原因吧。

 

『那是救赎喔,黑子。』

 

肯定了一无是处的自己。

不再被需要的自己。

这样的不必要的存在的自己。

 

『因为黑子你,所以才能生存下来喔。』

 

所以这是奇迹,能够以独立的身份,存在于你眼中的那一天。

这个生命,一定是因为你,所以才存在。

 

『现在的我,是为了黑子你一个人才活着的喔。』

 

什、什么话!

虽然这次事件起,赤司君就一直说“对我来说,黑子就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什么的,但是这种时候!说这样羞耻的话!!

我一直觉得,赤司君这次出现后变得轻浮了许多……

 

但、但是赤司君从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

 

『……赤司君。』

过了好久,赤司君也没有再说什么让人惊讶的发言。

『嗯?』

『征十郎君……走了好久……』征十郎君离开的时候,地震已经破坏了通道,只留下一个黑色的、不断变小的空洞,会不会……

『……没事的,黑子,你忘了,我们是一个人么?』

嗯,征十郎君有什么事的话,赤司君一定会知道的吧……也许,是困在什么地方了?

『害怕吗,黑子?』

『有点害怕。』我诚实的回答,但是和赤司君在一起,就好像什么也不用担心一样。

『别害怕,我在呢。』拥着我的手臂紧了紧,『一直在。』

『嗯。』真暖和。

…………

『黑子,我可以叫你「哲也」吗?』

『……嗯。』赤司君,真是……

『哲也。』

『嗯。』

『哲也。』

『哲也。』

『哲也。』

…………

……………………

 

 

 

 

赤司……赤司君…………

“睡吧,哲也。”

等你醒过来,就能看到他好好的在你面前。

 

喜欢、不,爱着……他吗?哲也。

 

 

 

———TBC———

 

赤司君线完成!!

呃,其实还没有,但是赤司君→→→←←←黑子成就达成!!赤司君告白成功!!

虽然地震的时候赤司君在危险的地震区域陪着黑子,还为了救黑子受了伤(如果不是救援及时甚至可能会死),但就当时的情况,应该是冒险走入已经不稳定的空间通道求援的征十郎君更加危险,事实上征十郎君也在空间通道里被困了大概三天,如果不是运气好也许就这样困死在通道里了(当然那样的话赤司君因为得不到救援也会死)。

对于赤司君来说,余下的生命是只为了黑子才存在,为了黑子才活着的。

对于征十郎君来说呢?

从一开始,如果不是因为哲也,也许会甘愿着,一个人待在黑暗里,过着看实况电影、和赤司君下下棋、讨论一下得失的生活吧?

一个为了黑子才活下来,另一个因为黑子才真正诞生。

一开始的时候,是征十郎君更爱着哲也,相比之下赤司君只是有些在意而已,因为那个时候,连黑子他也放弃了呢。

但是就现在来说,两个人是不相伯仲的。

 

总之,接下来轮到征十郎君!

 

另外关于脾破裂,嗯,一般来说肯定撑不了三天。但是这里其实最开始地震的时候赤司君没有受伤的,是后来余震(?)的时候为了救黑子受的伤,也就是说不到72小时,另外受伤后赤司君采取的措施很到位,比如保持正确的体位不移动啦,而且这是闭合伤,考虑的是包膜下破裂,所以直到手术打开包膜的时候才出现大出血的,还有就是毕竟赤司君和征十郎君其实是一个人,征十郎君没有受伤,也帮他分担了些,所以才能撑这么久。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