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地狱之门开启的那一天 里番 01

赤司征十郎只有一个。

或者说,存活下来的那个才能被称作“赤司征十郎”。

 

 

不不,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古老家族的诅咒、带来不详的双生子之类的老梗,仅仅是普通的(?)双重人格罢了。

诞生于巨大的恐惧与伤痛之中,甚至否认自我的存在,难以想象的自卑与脆弱。

……的那种。

 

“他”具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已经不记得了。

三岁?四岁?还是五岁??

当时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虽然问过他可他也不知道,也难怪,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不可能会比我强到哪里去,如果是我无法接纳的事情,我想他也一样无法接纳。

 

『真是个废物呢,征十郎。』

『不配拥有「赤司」这个名字。』

 

啊啊。

 

号称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大财阀的赤司家。

的唯一的继承人的我。

 

并不是因为我是被称之为“父亲”的那个人明面上唯一的血统的缘故。

 

——能够拥有“他”是件很幸运的事。

——我儿时唯一的同伴和兄弟。

 

自主化双重多重人格分裂可以做到的是共享资源,扩大自身优势的便于学习,可以用来学习一件事物有多种角度的理解和拥有相反学术对立矛盾的可能性。

对于我来说他的存在让我学习的进度加快了不止一倍,看问题也更加清晰和冷静,由此获得更多的重视与资源的倾斜。

 

『征十郎少爷在将棋上的天分很高,将来一定可以成为职业棋士,说不定能成为头衔的拥有者。』教我将棋的棋士这么跟父亲说。

『头衔吗?赤司家不需要这个。』当时父亲这么回答。

 

后来陪祖父下棋的时候他这么问。

『征十郎以后想要做什么样人呢?』

『执棋的人。』我说。

 

不错,执棋的人。

我不会成为会被人随意利用又丢弃的棋子,这个世上唯有棋手才能真正依靠自己的意志活下去。

 

『赤司征十郎是天生的棋士。』

 

 

拥有双重人格这件事我没跟任何人提起过,大概能想见一旦这件事被父亲知道,等待我的绝对不是心理治疗之类普通的反应,也许就此消失会是个不错的结果——作为无法承受不知道怎么来的恐惧与压力的赤司家的耻辱来说的话。

“他”也很清楚这一点。

 

一般的双重或者多重人格,人格与人格之间可以做到互相可知,但是随着深入的分裂就会出现记忆的缺失和隐蔽性,只有切换当前人格的情况下才能被记忆的回忆,也许是因为人格之间所偏重的情感不相同所导致。

然而“我们”不需要这一点。

如果说人格的分裂是可以自主化实现的话,那么同样也可以把它自主控制在一个度上。理论上自我自主化的双重人格是基立于良好的环境和可能确立的灵魂学说,就是一个总的内涵度的问题,人类的总内涵度不可能突然增加,那么我们能控制的就是它的量。

 

语言、动作、兴趣、爱好……乃至思想上的统一。

除了作为独立人格存在基础的那一点微小的差别,我们几乎就是一个人。

甚至为了保证不被人发现,“他”甚至从未出现在表层过。

 

 

直到那一天。

 

*   *    *    *   *    *    *

 

“找到了!!”

伴随着一阵巨大奇异的欣喜我被推进了一片昏暗之中。

 

这不是“我”的感情。

那么说……是“他”的?

 

我迟钝的抬起了头,当然这个时候的我并没有实质上的“头”可以抬,说实在的这种情况不管对我还是对他都是第一次,反应稍许迟缓也是正常的。

 

但是……

这么激动吗?

 

他比我更热衷于将棋,不,是下棋。

也许是因为我需要与人交往,而他始终处于这片昏暗的缘故。

 

——我们两个都认为帝光会是我们脱离“父亲”独立的起点。

——我们需要这个帝光中学男子篮球部。

——从此以后我们将会获得胜利、胜利、胜利,并一直胜利下去。

 

我们需要绝对的权威、正确的战术和充足的实力。

 

——还有战况纠结时用来打破僵局的“奇兵”。

 

就是这个!

 

我承认当我看到那个透明的身影的时刻也有那么一丝激动,就像你寻找了许久的宝石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但是——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像你这样这么认真的苦练篮球却得不到相应成果的人。”

对面的少年表情僵硬了。

“对不起……现在我好像还不是能接受这句话的精神状态。”

 

大概只有我能感受到他如今的情绪有多么紧张。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感同身受”吧?总之如果平时他就是这么感知我的情绪的话我真的很难理解他为什么会这么慌乱。

 

太过慌乱了以至于说了很多但又没说出什么有实际意义的话。

就凭这点不能说是提点的话语我不认为那个少年会从中得出什么有帮助的结论来。

 

——和我们计划的不一样。

 

“……那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又不是什么友人,我没义务关心那么多吧。”他解释说。

 

不对。

虽然确实是他会说的话。

但是跟这句波澜不兴的话语一起出现的,是奇特的从未感受过的漂浮不定的感觉。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种表现叫做“落荒而逃”——

在他把我一次、一次、又一次的把我丢在那个那时我们都已经明确自己的心意的少年的面前。

 

 

———TBC———

 

赤司君视角。

 

征十郎君你这样把“情敌”丢在心爱的哲也面前大丈夫吗??

话说在黑子看来每当关键的时刻赤队都表现的非常冷酷无情的原因其实是征十郎君在害羞??

征十郎君第一次出现在表层第一次和人说话的对象就是一见钟情的哲也该说是幸运还是……

嗯,再次的再次感谢Ciao!/かなん(作者没错吧?)的《愛し君》,超级喜欢这种有生以来喜欢的第一个人,喜欢到不知道怎么去喜欢的地步的征十郎君的设定。

 

总之哲也就是赤司君和征十郎君第一次分歧所在。

一直以来都是以同一个人出现并且希望保持这种状态的赤司君和征十郎君,终于想要主动区分开了。

想要哲也眼中的,是自己。

只有自己一人。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