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地狱之门开启的那一天 生病地狱

大家好,我是黑子哲也。

目前正处于橙色台风预警的东京。

 

昨天、不、前天晚上新闻里就有提到这次台风已经在东海及北陆地区登陆,受台风影响的梅田川和佐奈川两条河流的水位上涨,爱知县已向约7.3万人发出建议疏散通知,强风还导致飞机航班停飞及东海道新干线暂停运行,并且提醒过本次正以每小时台风正以70公里的速度向日本东北方向移动,包括东京在内的关东地区已进入暴风圈。

但是因为身处京都的赤司君们对此并无特别反应的缘故,不小心把它忽略过去了。

 

于是顶着暴雨来到学校准备参加晨练的我看到的是空无一人的体育馆。

 

停课了。(眼神死)

 

不、早就该知道的,昨天部活结束的时候学长们的表情都苦大仇深得像被迫步入地狱一样,据说他们要在监督家举行二天三夜的读书会——果然昨天最后一堂课时班里应该通知过什么,火神君真是太靠不住了。

 

总之现在除了立即回家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路上经过的时候看到便利店也都关门了,想想冰箱里那少得可怜的食物我就一阵叹息,还好有赤司君们在,差的东西都可以从他们那边拿过来,不过要不是他们我也不大可能会漏过像台风假这类学生们喜闻乐见的休假,毕竟通常情况下京都都会早东京一步进入台风圈,像4月份那次就是,等我带着台风假的消息回家时已经提前一天放假的赤司君们早就把屋顶还有门窗什么的加固好了,说实话我从没想过赤司君还会做这种杂务。

 

“TO 赤司征十郎:东京放台风假,便利店都关门了,家里食物不够,晚上回来时带点过来。  By 黑子哲也”

 

给赤司君们发了这样的短信之后,我匆匆冲了个澡就把自己放空到被子里。

跟狂风暴雨在外面奋斗了1个多小时我有点精疲力竭,虽然还有想打电话过去教育火神君,不过还是先睡会吧……

真要感谢赤司君们,他们钉的窗栏非常牢固,不像往年我自己钉的,每次台风来临之前还需要再修补一遍,现在我是真的没力气了……怎么可能会有人连钉钉子这种事情都做得这么完美,太不公平了……

 

*   *    *    *   *    *    *

 

不知道睡了多久的我醒过来的时候全身发软,有什么凉凉的东西覆在我的额头,好舒服,我下意识的蹭了蹭。

 

“醒了?”凉凉的东西拿开了。

“赤……征十郎君?”

 

赤司君一直都有双重人格,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在我家的时候的赤司君会分成了两个独立的存在,一个是国中时代自称“俺”的赤司君,另一个是高中时代自称为“仆”的赤司君,为了区分他们,我把前一个叫做“赤司君”,后一个叫做“征十郎君”。

虽然原本是一个人,但变成了两个以后还是有细微的差别,总的来说高中时代的征十郎君是异色瞳、短刘海,看起来更加气势逼人,国中时代的赤司君则是和帝光时期一样的赤瞳和长刘海,稍许要内敛一些。两个人刚刚出现时的身高也有一点点些微的差异,赤司君要稍许矮一点,不过最近几个月来或许是因为锻炼得法的缘故,两个人的体型上的差异基本为0了。

除了这些一眼就能看出的区别之外,征十郎君说话的语气会更颐气指示,赤司君则要温和许多,虽然两个人都是不容人违逆的类型,但最近我发现赤司君有时候会做出一点点让步——虽然通常是在他做了轻浮的发言之后,尽管两个人都认同征十郎君比较强,但相比较而言你会觉得赤司君反倒更成熟的样子。

——也许是因为总是更严厉的征十郎君更会撒娇的缘故?

 

刚刚说话的语气很温柔,差一点我就认错人了。

被征十郎君用这种语气说话总觉得超不现实呢,我想,总觉得如果是征十郎君,这种时候大概会长篇大论的教训我又不注意身体淋雨病了……吧?

嗯?

好像这种老妈子角色的,从国中以来,难道会是赤司君吗?

 

“那家伙回去拿药去了。”指的是京都,“家里的药箱里的药都过期了。”

不、那些……

“已经丢掉了,不许吃。”

这种教训紫原君不许捡掉在地上的零食的语气是闹哪样!我抬起头看着面无表情的推开门走进来的赤司君。

“黑子你是小孩子吗?完全不懂得照顾自己,嗯?”一边说着一边一字排开手边的体温计、冰袋、退热贴还有口服药,“连什么时候放台风假都不清楚,没有我们你准备这二天都吃空气吗?”

不、没你们的话那点食物就行了。

“淋了雨回家不知道好好泡泡澡吗?嗯?”

冲澡什么的完全足够了。

“药箱里的药都过期了,你准备病了的时候就用这些?”

这些都还可以用,真的!经历过困难时期的奶奶一直都把用不完的药留下来,我也从小用到大了,超过有效期根本不算什么,现在的药物包装都很用心,不会那么容易失效……

“如果我们不回来,你就准备这样一直躺到晚上吗?”

嗯?

 

床边的闹钟恰恰指到13:00,也就是说,赤司君们中午的时候离开学校回家了吗?

虽然可能不是这次台风中心通过的地方,但是该有的影响还是会有,京都,现在应该也在下雨吧?

这样说来确实征十郎君的袖子还有点微微发潮。

 

“一会你吃了饭就会去(洗澡)。”

不对的,想要吃饭、泡澡再赶上下午的课根本不可能,虽然以赤司君们的在学校影响请假什么的完全没问题,但是从以前开始他就不会这样滥用自己的权力。

“没关系,已经让司机大叔准备好了,直接送我去学校。”

这、这样啊……

这就不用担心会再淋到雨了。

 

吃掉了似乎是赤司君煮的粥并被他强硬着灌下了感冒药之后,那两个人推门出去好像是洗澡去了。

明明家里只有一个浴室,虽然应该算是一个人他们之前也没同时使用过。

嗯,赤司君们的话,想象不出和别人共用浴室的样子呢,虽然以前在一军的专用浴室里应该也算……

 

没一会外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开门和关门声,赤司君们回家上学去了吧……

似乎还听见水声,果然雨还是很大呢。

 

很困也没有办法清晰的思考什么,但是就是睡不着,赤司君非要说这才是最正规有效的感冒药,明明之前吃过的马上都可以睡着的。

“……嗯……最讨厌了,赤司君……”

这么抱怨着说出声来就像小孩子一样,我稍稍有点脸红,但是可以把这句话说出来,又有一种诡异的骄傲感,我想我一定笑得很奇怪。

 

“啊,是吗?不听话的坏小孩的黑子?”意料外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来,“就是这样在背后说担心他顶着暴雨赶回家照顾他的恩人??”

 

我战战兢兢的抬起头。

诶?诶?!

只裹了一条浴巾,热气腾腾的还带着水珠的赤司君??!!

 

“我们商量过了,”赤司君大刺刺的解开浴巾丢到一边,“既然黑子你这么不会照顾自己,那么这三天我们至少会留一个人在家照顾你。”

他直接掀开被子抱过来。

“对低烧的人来说,还是人的体温退烧最有效吧?”

不、不要……

“我的命令是?”

“……绝对的。”

“乖孩子。”

 

浴巾里面竟然还穿着胖次什么的,真是太好了。

 

 

 

 

 

———TBC———

 

生病地狱。

 

也许对赤司君也是?光溜溜的抱着发烧的黑子什么的。

想让赤司君和征十郎君有一点、再有一点不同,但是又不期望他们相差得太厉害,我这是什么心态?

 

这次的福利是赤司君的,征十郎君……也许剩下的台风假里有,可是我不准备写(顶锅盖

 

总之最近赤黑严重不足啊,没能真正欢乐起来,请给我更多、更多的赤黑!!!投喂L赤黑的话,会得到更多的赤黑做回报喔~~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