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地狱之门开启的那一天 睡眠地狱

“我回来了。” X 2。

“欢迎回来。”

 

 

黑子哲也。

16岁。

诚凛高校一年级生。

和赤司君们同居了(非自愿)。

 

之前已经有介绍过,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赤司君们的卧室和我的家被空间通道联系在了一起(仅仅对赤司君有用),并且从出现开始就一直共用一个身体的赤司君们,通过这个空间通道来到我家之后会分开成两个独立的存在。

 

“这种一出现就直接在玄关的设定看来不错。”

“可以不用弄脏袜子呢。”

“而且衣服也直接分成了两套。”

“如果只有一套那不就麻烦了吗?”

“不过书啊什么的好像不行呢。”

“只有穿在身上的东西会自动复制成两个啊。”

 

在我得知这个不可思议的事件的时候,上述情况已经发生了3天,在整整3天我所不知道的时间里,赤司君们好像测试了各种各样可能的情况。

具体说起来就是只要赤司君回到他的卧室,走进来就变成了我家,并且分开成了两个人,从我家推门出去的话,会直接回到他的卧室里恢复成一人,只有一个人出去的话,另一个会好好的待在我家里,衣服之类穿在身上的东西,会自动复制成两套,书本、手机和笔记本之类却只有一个,并且只有他们两个是这样,家里的仆人想去卧室打扫什么的都很正常。

另外虽然可以打电话或者在网上订购东西,也能听到敲门的声音,赤司君们却无法打开我家的大门,事实上打开的是通往赤司君卧室的通道。

不过如果敲门的人是我的话门是可以照常打开的。

所以之前给另一个赤司君送新手机的快递小哥带来了麻烦,明明隔着门有人可以通话的说。

 

 

“不能收快递真是太麻烦了。”赤司君们表示。

 

 

赤司君一直有双重人格。

分别是国中时代自称“俺”的赤司君和高中时代自称为“仆”的赤司君。

虽然外表一样,但是因为他们的自称、对奇迹们的称呼、还有对事情的反应并不完全一样,还是很好分辨的。

分成两个了之后更好区分了。

总的来说高中时代的“仆”赤司是异色瞳、短刘海,看起来更加气势逼人,国中时代的“俺”赤司则是和帝光时期一样的赤瞳和长刘海,稍许要内敛一些。

另外两个人的身高有一点点些微的差异,“俺”的赤司君要稍许矮一点,虽然还是比我高就是了。

 

“这样的话黑子就不会觉得我太过陌生了。”“俺”赤司把玩着他新买的有着艳丽红色外壳手机这么说。

跟看起来不太一样的是,他比“仆”的赤司君更跳脱,啊,也许不能用跳脱这个词,至少“仆”的赤司君的手机是沉静的黑色。

不过他确实比“仆”赤司的年纪要小,吧?

 

“不是这样子哟,黑子。”

“先出现的是我呢。”

“我能够独立出现是国中以后的事呢,嘛,虽然之前也不能说不存在。”

“其实哲也见过呢,我第一次出现的时候。”

“不过算起来,国三之后我就出现的比较少了,大概也能算是年纪小一些?”

“像你这种弱小的家伙就早点滚蛋吧。”

“说什么啊,让我把我可爱的黑子留给你这种冷血无情的家伙,怎么可能?”

 

ㅎ-ㅎ

其实“俺”的赤司君要更加轻浮吧?

我再一次确定了这一点。

 

 

我个人觉得这次事件很好解决。

因为赤司君们只要离开我家就能回到他本人的卧室。

或者换一间卧室也不要紧,据说他现在居住的地方是我们在电视上常常可以看到的那种延绵不绝的老式建筑,相信不会少一间可以住人的房子。

 

不过赤司君们对现在的状况却很满意。

虽然分开时的记忆不能共享,但做起事来效率提升了一倍。

可以同时处理篮球部练习计划和学生会公务。

对弈的时候也不用再到处找对手。

水煮蛋的话也可以一口气吃上6个(黑子限定)。

另外打扫房间什么的,三个人一起做轻松许多。

 

这几天好好的测试过了,似乎摄取的营养很好的分开供应给了两人,尽管食物提供的热量是双份的,体重并没有增加的样子。

连念书这件事,就赤司君们说,本来他们就没必要花上那么多时间,现在都是一个人去上课,回来后再跟另一个沟通会儿就行了,连我也沾了不少光,说实话赤司君们教得比学校的老师好懂多了。

只有篮球部的练习必须两人都去,只去一个人的话,合体后活动时总有不协调的感觉。

 

 

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

不管是哪一位的赤司君,这种“独立”的感觉都是第一次吧?

 

 

“哲也的茶泡得越来越好了呢。”征十郎君一边下棋一边说。

 

对了,为了区别他们两个,现在我把国中的赤司君依旧叫做“赤司君”,高中的“仆”赤司则直称“征十郎君”。

虽然“俺”赤司有意见说直接叫他“征君”就可以,不过叫人“征君”什么的真是太羞耻了。

而且发音也太容易混淆。

再说赤司君也为了区分一直叫我“黑子”的。

 

 

“只不过是用开水冲泡茶叶而已。”我说。

 

现在的我正在为对弈中的他们泡茶。

因为并不喜欢喝茶,冰箱里的茶叶还是奶奶摔伤之前留下的,赤司君们发现之后自己带了茶叶来,要说茶好的话,一定是赤司君带来的茶叶好的缘故。

 

“不是哟。”赤司君说,“虽然也有茶叶的因素,但就算是相同的水和茶叶,泡出来茶也是不同的。黑子你自己尝尝就知道了。”

“哲也你很有泡茶的天分呢。”征十郎君也这么说。

 

嗯……赤司君们是不屑于说谎的。

 

不过我对茶碱很敏感,不要说现在了,就算是午餐的时候喝茶,夜晚也很难入睡。赤司君们似乎没有这样的问题,从国中时我就经常看见他喝茶了,像是可乐、奶昔之类的年轻人的饮料却很少看到他喝,不过宝矿力的话,练习和比赛的时候倒是可以看到他用它们来补充水分和电解质。

这几天我发现了,茶叶对于赤司君们来说是必须品,有时候他们必须依靠它才能够继续振奋起精神,否则就会在你注意不到的地方露出疲惫不堪的表情。即使分成了两个人还这么累,我不敢想象他一个人的时候是怎么撑下来的。

 

能够觉得我泡的茶好喝真是太好了。

 

 

“该睡觉了吧。”

“啊,已经到了这个时间点了呢?”

“嗯。怎么分配?”

“还是和昨晚一样吧。”

“诶?诶诶??”

 

之前有建议过赤司君们去父母的房间睡,但是他们说就算是自己也不要和另一个男人睡在同一张床上面,然后建议他们其中一人睡沙发的时候说是怕身体第二天不协调被拒绝了,打地铺的话只有奶奶的房间是和室并且太小,最后建议由我去睡沙发然后把两张床都让给他们,结果被说怎么可以让主人睡沙发被严词拒绝了。

 

然后现在三个人都睡在我床上。

 

注意,是我的床。

 

虽然考虑到长高的因素购买了相对较大的床,但是还是单人床没错。

 

“是黑子的话就不是其他男人,这样就没问题了。”

怎么觉得这句话有歧义。

 

“如果是哲也的床总觉得很安心呢,绝对不会失眠的。”

我不知道我的床还有安眠药的作用。

 

“床质量不错哟,三个人挤一挤还是挤得下的。”

如果你说的挤一挤是指一个手缠住脖子另一个把腰抓得死紧的话。

 

“这个时候就要庆幸自己的身高了,如果是敦的话就一定没办法了吧。”

不,我想要紫原君,如果是紫原君的床的话,三个人睡也一定很宽大吧?

 

 

 

热。

好热。

热死了。

好难受。

赤司君就是八爪鱼。

唔……

明天早上一定要拜托火神君再坐得直一点……

 

 

“黑子……”

“哲……”

“哲也……”

快要入梦之前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耳边说。

“……明天放学早点回来……”

“会让家具公司的人送过来。”

“……会订很棒的床的。”

 

 

 

 

——FIN——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