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地狱之门开启的那一天 同居地狱

地狱之门开启的那一天

 

 

赤司君有双重人格。

 

分别是国中时代自称“俺”的赤司君和高中时代自称为“仆”的赤司君。

 

国三的那年夏天是他们交换得特别频繁的时期,基本上奇迹的大家都知道了,不过随着时间流逝,“俺”的赤司君出现得越来越少,到了毕业的时候,基本上就只能见到“仆”的赤司君了。

据说这种分离性的心理障碍是因为压力过大、缺乏满足与安全感、以及严重的自卑感与脆弱造成的。

有点想象不能。

所以说赤司君的话,也许已经治愈了吧。

 

 

会这么想的我实在是太天真了。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黑子(哲也)。”

本来不可能有人会在的家里传来了合唱般的欢迎声,更让人惊吓的是随之出现的仿佛镜像一样的两个身影。

 

这是噩梦吧?还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

一定是不小心的时候开启了地狱之门吧?

 

#######################################

 

“赤司君真的不是双胞胎么?”我抱着贿赂来的香草奶昔,不抱希望的问。

 

“被哲也质疑真是伤心呢~”异色瞳的赤司君这么说,“为了和那边那个没用的家伙区别,特别允许哲也你用名字来称呼我。”

 

“对不起,黑子,”这边的是仍然是赤色瞳长刘海的赤司君,“在我不在的时候,让那个残酷的家伙这么伤你的心,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不,我不需要。)

我把这句话和香草奶昔一起默默的吞进了肚子。

 

 

 

据赤司君们说,不知道从国三的哪一天开始,他们就不再能随意交换了。

 

“大概是因为那个没用的家伙终于承认自己的弱小了吧。”“仆”的赤司君这么说。

 

后来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基本上就是“仆”的赤司,“俺”的赤司只出现过很少几次。

 

“那家伙说了中二的言论之后会害羞溜走,把烂摊子留给我。”比如跟绿间君比赛的那次,给出“输了把眼睛挖出来”的发言之后。

 

“只不过是个装模作样的家伙罢了,真正需要你的时候根本没有用!”还有WC之前那次攻击了火神君之后——我说怎么赤司君把大家叫出来又什么都不说。

 

不过只从这次WC决赛诚凛赢了之后,赤司君们又出现了新的问题。

 

“回到家的时候还是好好的。”赤司君们说。

 

正常的吃过晚餐,洗完澡之后又在书房读了会书,等准备休息的时候,推开卧室的门却进入到一个陌生又熟悉的房子。

 

并且,从出现开始就一直共用一个身体的赤司君们,分开成为了两个。

 

“对于我们来说这点并没有什么问题。”赤司君们说,“不过黑子(哲也)你竟然是一个人住,冰箱里只有鸡蛋可不行呢。”

 

啊。

 

父亲一直在公司的南美分部工作,去年母亲也跟去了,本来是和奶奶一起住,高中开学后一个月的时候,奶奶不小心摔到了腰,住了两周的医院后,为了方便照顾也去了南美,如果不是因为教育的问题其实我也会一并过去。

现在我算是个留守儿童(?)是吧?

 

 

赤司君们说这种情况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只要开门进入卧室,走进来就是我家,从我家推门出去的话,会直接回到他的卧室里,并且会恢复成一个人,只有一个人出去的话,另一个会好好的待在我家里,只有他们两个是这样,家里的仆人想去卧室打扫什么的都很正常。

 

“一定是因为黑子对我来说,就像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一样。”“俺”赤司这么说,其实他一直都比“仆”赤司要轻浮吧?亏我还一直以为是因为“仆”的赤司君更严厉的缘故。

 

“只是一个人去上课的话回来后记忆没办法共享呢。”赤司君们惋惜(?)的说。

虽然这一点其实也没问题啦。

 

我是很想问他们是怎么做到三天来都不让我发现的,不过既然是赤司君那也就没什么,总之从现在开始我必须(不得不)接受跟两个赤司君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生活。

 

“那么首先是为了庆祝(同居)的聚餐吧!”

“因为不能(同时)出门那就在家里吃好了。”

“已经有在高级料理亭订好,一会就有人送过来。”

“钱已经付过了,哲也你只要签收就好。”

“主菜是汤豆腐。”

“黑子你喜欢的三文鱼也有。”

“饭后的水果也让他们送过来。”

“这段时间没见你瘦了好多。”

 

“——像黑子(哲也)你现在这样吃饭可不行。”X 2。

 

 

这一定就是地狱。

 

 

 

 

——FIN——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