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我与……你 Chapter 08 剑


小型的、并不符合赤司这个姓氏的婚礼。

来观礼的只有奇迹们和那些年的朋友,让赤司舒心的是,从退出集团管理层就几乎不再露面的父亲也来了,尽管未曾期待,但如果父亲也能接受哲也的话……

征也被父亲带在一边,他其实没怎么和自己的爷爷接触,赤司总是很警惕的控制这一点,现在想想有些多余。

 

啊,他的、他的哲也。

 

剪裁得体的白色礼服,包裹起纤细的腰段,那相衬的空色眼眸和软发,比赤司见过的所有人、所有的新郎和新娘,都来得更帅气漂亮。

无需誓言、更不需要神的见证,他早就被那双美丽的眼睛虏获了,无法逃脱。

 

交换戒指的瞬间台下传来了哭泣声。

 

毫无顾忌的放声大哭的凉太被同样挂着泪珠的征也拿花束砸在头上。

 

干得好,征也,他在心底默默的竖起一根拇指,但那是哲也等会要用的花球。

 

所以说一个有效率并且准备完善的婚庆公司是必要的,马上有人送上包装好的新花球,洁白的铃兰花球被黑子用幻影投篮的方式投进桃井的怀里,终于挣脱了爷爷的束缚的征也冲上来抱住黑子的腿。

黑子把他抱了起来。

 

“哲也,”软绵绵的孩子眼神严肃的说,“说好了,现在先借给爸爸,等我长大了哲也就和我结婚。”

“放弃吧,征也,”赤司搂过黑子的腰,轻轻的在他脸颊上印上一个吻,“哲也是我一个人的。”

 

永远都是。

 

他其实很想吻上那樱色的唇,但他不敢,他不敢想象如果黑子拒绝他他会做什么,这理论上已经是属于他的了,但这双唇在不久以前还吻过一个陌生的女人,无法言喻的酸楚从心底泛上来,哲也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会怎样看待那段感情,他和那个女人现在还有联系吗,他会告诉那个她他会和自己结婚么?

 

——哲也是喜欢女人的。

 

他记得国中有一段时间桃井宣称说自己喜欢哲也。

会给哲也带便当,还有家政课的各种小点心,那些看上去就不怎么样的食物哲也每次都会在桃井的注视下把它们吃完,甚至不会分给在一旁流口水的紫原哪怕一点。

——后来他们才知道桃井的料理好比是地狱。

也许哲也国中时不管怎么锻炼体质依旧没有改善也有这些食物的‘功劳’。

 

 

哲也也是喜欢桃井的吧?

 

他知道哲也对桃井的温柔,还有无微不至的细心与体贴,会为了给桃井买礼物而去打工,明明帝光是明文禁止学生打工的,而紧张的训练早就榨干了他原本就不多的体力。他应该教训他,让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训练中去,或者把余下的那点拿来好好改善一下他的学习状况,而他干了什么?

创造桃井和哲也独处的机会?

 

——后来他听黄濑说,他一直以为桃井会跟着哲也一起去高中。

 

他们都错了。

 

哲也退出。

桃井跟青峰去了桐皇。

 

在那个他还有他们,伤害了哲也的时候。

 

之后哲也一直没有恋爱,直到他遇上了之前那个准备和他结婚的女人——

 

哲也把带来幸福的花球送给了桃井。

他一直这样,只会把所有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他还爱着她吗?或者是另一个她?

他亲吻过她?还有抱过她吗?

 

 

直到婚礼结束,他们来到那间被称为“新房”的那间卧室时他还在想。

 

黑子确实很适合保育员这个职业,平时固执、不愿意改变自己意见的征也被他安抚着,轻轻的在额头点了个吻之后就乖乖的和爷爷一起离开了。

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那粉色的唇瓣。

可以亲吻他吗?

或者,想要哲也也亲亲自己。

只要一点点,蜻蜓点水的吻,像征也那样亲在额头上也行。

只要一个亲吻,一个拥抱,他就可以……!

 

 

等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把黑子压在身下,领结被拉开,双手像有自己的意识一样熟练的解开衬衣的扣子,抚上那白皙光滑的躯体,黑子在他身下轻颤着,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应,他迷恋的看着那漂亮的颈部线条,还有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单薄胸膛,小心翼翼的凑上去舔舐、吸吮,在上面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一点、一点、再一点,直到他咬上那枚渴望已久的红果——

 

“……嗯!”

 

突如其来的呻吟打断了他的动作,赤司这才注意到自己在做什么,黑子被他压倒在床上,头发散乱、神色迷蒙,眼角微微泛红,衣襟完全敞开,露出里面绝美的风景,白皙的肌肤上面印着片片红痕,闪亮的水色暗示着刚刚发生了什么——这是赤司做梦都想要得到的东西,但是现在,他不能。

 

下体涨到发痛。

想要把面前这个人紧紧抱着怀里,吻到他气也喘不过来,分开他的双腿狠狠侵入,在他温热的紧窒里抽插碾转,让他为自己发出美妙的声音,除了自己的名字再也说不出别的词句——赤司克制着从黑子身上翻开,平息了一会呼吸,这才起身准备去浴室解决自己的欲望。

 

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赤司的衣摆。

 

“放手,哲也。”

“让我帮你,赤司君。”

“放手。”

“让我帮你。”

“不行。”

“我可以的。”随着青年坚定的话语,是从背后贴上来的温热的身体,还有让人发狂的、探过来触摸赤司的欲望的手。

 

“呜!!”几乎是一瞬间两人的位置再次改变,赤司以一种绝对强势的姿势把黑子牢牢压制在床上,把他的双腿大大拉开,下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没有进一步的动作,黑子只能听见总是游刃有余的友人沉重而压抑的呼吸。

 

“别煽动我,哲也。”好一会儿耳边才响起赤司被情欲影响得沙哑的声音。

又这么过了好一会儿,赤司才从黑子身上爬了起来,他就这样一动不动看着黑子,直到对方因为自己过于炽热的眼神不自然的漂移了一下视线。

 

“害怕吗,哲也。”他拉过黑子刚刚主动现在却退缩的手,把它按上自己的勃起,在碰触到的一瞬间喉中不自觉发出充满欲望的低吟,“看,就是这样的想要抱你,一直都想,觉得恶心吗?”他凑了过去,死死盯住对方空色的双眼,不允许他有丝毫逃避,“这段时间,每日每夜,做梦都想,你还能说你可以吗?”

 

他松开了黑子的手,任由它飞快的缩了回去,只是伸出手轻轻的拨开在刚刚的动作中扫到了黑子的眼睛的发丝。

 

“别煽动我,哲也。”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