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我与……你 Chapter 07 十字

 

“赤司君。”

 

再一次在门口看见赤发的友人的时候他的心情比想象中要平静。

 

“出去走走?”对方发出了这样的邀请。

 

他犹豫了一下。

“请进来吧。”他侧过身让开门。

 

对方表现得有点惊讶,回头从车里拿出了什么,他眼尖的看到似乎是个圆形的容器,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猜测是不是又是香草奶昔,从以前开始他那些旧友们讨好他的方式就从未改变,好像他们还是在自由奔跑在篮球场上,青春洋溢的热血挥洒着汗水的时候——最近他似乎越来越爱追忆过去,有人说当一个人越来越爱回忆,是因为他不敢期待未来,也许真的是这样。

他还能有,怎样的未来?

 

*    *   *    *    *   *    *

 

“不好意思,只有这个。”他端上速溶咖啡,是上次火神到访的时候自己带过来的。如果使用去年的残茶泡茶来招待客人的话也太失礼了,他只有期待赤司不太介意这种。

“只要是哲也亲手泡的,不管怎样的咖啡我也喜欢喔。”对方依旧摆出一张笑眯眯不正经的脸。

 

哈。

他叹了口气。

 

“虽然很失礼,那我就开门见山直说了。”如果把主动权交给这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正常的说上一句话,或者,在你根本没能发表意见的时候就做出决定了,“赤司君,到底是怎么想?”

他直视着这个一直以来站在前方,遥不可及的男人。

胜利一直归属于他,从未背离。

 

胜利于我,如同新陈代谢。

很久以前这个人如是说。

 

任何事情不到最后不知道结局如何,也许最后一刻的时候对方的看台会有陨石落下来。

他说。

 

不知道是最快乐还是最悲伤,最痛苦的高一的冬天。

他告诉了黄濑君什么是合作,绿间君什么是同伴,紫原君什么是喜欢,还有青峰君,前路不只有你一个人。

 

那么他告诉了他什么?

 

#    #   #    #    #   #

 

“祝贺你,哲也。”

 

近乎不可能的胜利,满溢胸腔的喜悦,激动到无法表达的心情……在听到应该是来自失败的那一方的那个人的祝福的时候,一切仿佛全归于零了。

……那个人的微笑。

 

那一瞬间仿佛失去了什么,再也无法碰触的东西。

不知道是什么,亦无以之名。

 

眼角滑落的是无措的泪水,却被队友们擅自解读为喜悦。

啊,难道不该开心吗?那可是最强的帝王的洛山啊!而且,是那个奇迹的队长,赤司征十郎的队伍啊!

 

不、不对!

 

想想居然能够赢赤司,真是不可思议呢!

 

赤司君他!!

 

不管什么,不奋斗到最后一刻,是不知道结果的嘛!

 

赤司君离场时的微笑!!!

 

——不是王者落幕的尊严,而是带着欣慰的肯定——

 

终于做到了呢,哲也。

 

 

(这双眼睛,可以看见未来。)

 

无所、无所不知的赤司君……

 

#    #   #    #    #   #

 

高二的时候,赤司君宣布要将精力转移到将棋上去,虽然依旧是洛山队的队长,但是因为IG的时间和职业棋赛的冲突,并没能出现在球场上。

WC的时候因为若狮子战,据说连战术都没能帮忙制定。

 

就像预兆的一样,他再也没能在球场上遇见他。

 

 

他真的,能为赤司君做些什么吗?

 

*    *   *    *    *   *    *

 

“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面前的男人稍稍收敛了下笑容,陌生又熟悉的压迫感却让他感到安心,“嫁给我,哲也。”

 

“我是男人。”

“我不瞎。”秒答。

 

“赤司君是同性恋?”

“……应该两边都可以吧?毕竟我还有个儿子。”不太确定的语气。

 

“为什么是我?”

 “与其说为什么会是哲也你,”男人停顿了一下,“不如说能让我想要结婚的对象只有哲也一个人,除了哲也你谁也不行。”

 

击中。

男人的表情太过认真,即使是甜言蜜语也说得像真的一样,像这样一句话就动心的自己就像是初恋中的少女。他不死心的继续:“就算是这样平板无趣的身体??”

 

男人直接从桌子那边探过身体抚上他的脸:“别煽动我,哲也。”

“我 不 能做。”他一字一句的回答。

 

“赤司君知道的吧,我不能做,不仅是现在不能,就算以后情况好转了也要限制,如果说赤司君是因为对我有这方面的兴趣的话,很抱歉我无法满足赤司君的希望……”他滔滔不绝的说下去,任由那个人抓住他的手腕的力量越来越大,直到对方直接把他掀起来压制在沙发上。

以一种暧昧的姿势。

 

而压在身上的男人无法忽视的杀气冲淡了这种旖旎的氛围。

 

“你是在,侮辱你自己吗?哲也。”

 

 

 

———TBC———

 

赤司其实是在生自己的气。

他害怕黑子是以为自己对他怀有身体上的兴趣才对他求婚,但又无法否认自己想要黑子的欲望。

如果黑子在身边的话,真的能为了黑子的身体压抑住自己的欲望吗?

之前是信心满满的,但随着“黑子会和自己结婚”这一件事慢慢的接近实现反而越来越不自信。

他也害怕黑子会因为“报恩”之类的思想跟自己结婚,他想要的是黑子的爱情而不是其他任何东西。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