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我与……你 Chapter 06 水面

 

一旦知晓那个人可能会成为自己的,这份情感就无法压抑。

就算是虚假的也一样。

 

空无一人的书房,绝对的禁地,锁上门之后,连走到沙发的力量都没有,直接靠在门板上大口的呼吸。

哲也。

哲也。

哲也哲也。

…………

爱着你,哲也。

 

——请原谅我。

 

 

“爸爸?”背后传来的小小的敲门声。

是征也。

他拉开门。

 

“爸爸,你见过哲也了吗。”

啊,该说不愧是我的儿子?

一点疑问也没有。

 

我蹲下身把他抱起来,征也挣扎了一下,似乎并不喜欢,明明我小时候曾经一直期望过呢,啊,在真正意识到自己究竟是什么之前吧?

“征也,喜欢哲也老师吗?”

 

“爸爸你想对哲也做什么?”我的儿子警惕的看着我,看来他最近的家庭教师要换了。

“想要哲也老师做你的妈妈吗?”

“爸爸!!”

“嗯?”

“哲也是要嫁给我的!”征也的声音都变了。

啊啊,果然是我的儿子。

“哲也已经要嫁给我了。”我的小情敌。

“哲也说过最喜欢我!会等我长大的!”

“不会的哟,你真太郎叔叔和敦叔叔都已经知道了。”就算他说喜欢你,也是因为我的缘故,我看着征也和我如出一辙的红发红眸,哲也,一定早就看出来征也是我的孩子了。

 

——他会怎么想?

 

正安抚着征也的手指微微一紧,掌下微微的抽气声唤醒了我的神智,我把征也放了下来。

 

——哲也,什么都不会想吧?

——如果他会想,会想什么呢?

 

征也毫不退缩的,睁大着眼睛看着我,手里还捧着之前送给他的将棋,看起来是来书房找我进行每日一次的指导棋的。

 

真的是很像我啊,征也。

再长大一点的话,会更像、更像哲也记忆里的那个他喜欢的赤司征十郎——

 

『哲也说过喜欢我的!说好了等我长大了就跟我结婚的!!!』

在幼儿园的那天,征也还带着哭腔的声音突然回响起来。

 

 

“爸爸?”

啊。

是征也,不是别人,是我的儿子,小小的可爱的孩子,疼爱了整整三年,是我的……继承人。

 

 

“那个,征也,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你是我和哲也的孩子。”

“哈?”

“也就是说你也是哲也的孩子。”

“爸爸,哲也是男人。”

“正确。”

“男人不会生孩子的。”

“哲也就可以。”

“……你不用说谎我明白的。”

“那个,爸爸和哲也因为一些误会所以分开了,当然是爸爸不好。”

“你上次还说过我是你政治联姻的产物。”

“是这样的,你必须在法律上有个女性的母亲,我们不能让别人知道哲也会生孩子。政治联姻的就是那个。”

“…………”

“而且你自己可以照镜子看,也很像哲也对不对?”一直有人说我和哲也长得很像,是不是有血缘关系,小小的征也连眼角的轮廓也圆滚滚的,就更像了。

“……你骗人。”有效!

 

“好吧,那么就给你看这个。”

 

藏在书柜后面的保险柜,声线、指纹、虹膜三重保护,用哲也的名字和生日作为密码,整整四年未再开启的宝箱里封存的记忆。

帝光的哲也、诚凛的哲也、还有大学时期的哲也,球场上和日常生活中的,和奇迹们一起还有单独和我在一起的可爱的、可爱的哲也。

一直一直不敢去碰触。

 

“这些是偷拍吧,爸爸你是痴汉么?”征也犀利的吐槽。

 

“那是可是你妈妈,会拍这些照片是理所当然的吧。”我怎么可能做偷拍这么痴汉的事,当然依靠职权从凉太和五月那里收缴的。

 

“爸爸。”征也的语气陡然低了下来,“哲也生病了吗?”

“嗯。”听到了啊,那天。

“所以才会嫁给爸爸吗?”

“……不是的。”我说给征也、也说给自己听,“征也你觉得,哲也会是因为生病了就会随便嫁给别人的人吗?”

征也摇了摇头。

“就是这样。”如果哲也不愿意,谁也没办法勉强他……吧?

“爸爸,”征也的声音闷闷的,“日本的法律,还不许两个男人结婚吧。”

“啊,不过这不是问题。”谁告诉他的?

“所以说哲也只是入籍。”

赤司哲也这名字也很好听。

“不是真正的嫁给爸爸。”

当然是真的。

“我会长大的,”征也退开一步,坚定的望着我,“会成为政治家然后修改法律,将来哲也会正式的嫁给我,才不会是爸爸的人。”

哈。

 

我望着抱着将棋跑开的小小身影。

 

征也这个小笨蛋。

 

怎么可能知道,哲也有多固执。

 

——会永远、永远都是我的。

 

 

 

———TBC———

 

果然开始写文就不能停下来啊。

这篇是分两天打的,打到一半突然发现变成病赤,准备转过来结果又神开展了ORZ~

另外生子什么的当然是说着玩的,征也不会相信的啦~

 

帝光时期的黑子对赤队是存在特别的感情的,赤队也敏锐的觉察到了,虽然迫于家庭因素不能接受更不能去告白,但痛苦之外也有着隐隐的甜蜜吧。但是高中再见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Misdirection进化了还是别的原因,总之赤队再也没能感受到那种细微的甜蜜。对于队友们说的“两个赤司”赤队其实是知道的,因为如此一直都认为哲也爱着的,会不会是国中时期的那个自己。

甚至害怕哲也会喜欢上更像国中的自己的征也。

这样软弱不自信的赤队。


  1.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