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我与……你 Chapter 05 蒲公英

 

他想他是不是疯了。

 

黑子对他到底算是什么。

他是他的队员,没有强悍的身体也没有出众天赋,仍然跟他们一样站在球场上,被称作“奇迹的世代:幻之第六人”。

独立一人就无法存活,和他们一起的时候却是球场上最闪耀的影子。

他最特殊的棋子。

 

是吗?

仅仅只是队友和棋子?

 

那这是什么感觉?

 

国二的春季,樱花飞舞的季节,大辉刚刚有开花的征兆,奇迹们分裂的前夕。

唯一的一次一起看樱花的时候。

 

敦不知道又迷路到什么地方,大辉和凉太一如既往的打闹,真太郎在一边毫无用处的絮絮叨叨。

那时说到了什么呢?

 

“……和青峰君除了篮球以外都合不来呢。”

完全看不出来。

“绿间君的话不知道怎么相处好。”

真太郎就是这样。

“黄濑君的话,虽然这么说不太好,真的像小狗一样呢。”

黑子喜欢狗吗?

“作为人的话,还是很喜欢紫原君的。”

……呵。

“不过果然还是喜欢和大家在一起,”浅色系的透明少年在花雨下侧着头微微笑着,“赤司君,最喜欢了。”

 

那是什么呢?

 

*  *   *   *  *   *   *

 

看见大辉和凉太毫无顾忌的亲近他就觉得刺眼想要把他们拉开。

 

想要亲他。

想要摸他。

还想……

 

这样汹涌的感情。

一定很愚蠢吧。

 

 

他逃了。

 

后来他一直觉得自己做的都是正确的。

 

就算奇迹分裂了。

就算哲也有了新的光新的同伴与羁绊。

 

高中第一次冬季大会诚凛的胜利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他的哲也在球场上闪闪发光。

 

……他所做的选择一向都这么正确的。

并不仅仅是篮球。

 

 

后来呢?

 

 

那个时候他想没有后来了吧。

虽然,后来的后来,再以后的后来他们也见面了好多次。

虽然都是球赛和奇迹聚会的时候。

 

大二的时候哲也放弃了篮球。

……也该是时候了。

 

凉太和真太郎也不打了。

 

他呢?他去了英国。

一年以后又去了美国。

后来回国同选好的女人举行了婚礼。

除了真太郎他谁也没有通知。

 

不过大家都知道了吧。

毕竟自己是“赤司”啊。

 

已经再也没有资格,不、从更早之前就已经没有资格,碰触他了。

 

 

*  *   *   *  *   *   *

 

也许他真的是个卑劣的人。

 

 

如果只是想要帮助哲也,什么方法都可以。

 

也许他曾经想过。

 

但是在知道哲也患病的具体情况还有因此而反复的婚姻之后,他脑子里除了“结婚”已经没有其他的想法了。

 

他知道哲也的病不是不可能好的。

除了真太郎他也咨询过其他更专业权威的医生的。

这种疾病进展得很慢,缓解期的话如果是女性甚至可以怀孕,哲也只不过是现在显得严重一些,到了缓解期并不是完全不能做的。

最差的情况将来还可以选择移植。

 

他只不过是想把哲也绑在身边,哪怕仅仅是名义上的也可以。

 

他知道哲也现在很悲观,瞒着哲也跟他的父母会面,谈话之间偷偷的误导了对哲也治疗情况的预期,对哲也的病情极度焦虑和为他失败的订婚悲伤着的两老完全没有发觉。

 

就算如此当他提出“请把您的儿子交给我”的时候他们是那么惊讶。

 

“对于我无望的爱恋哲也并不知情。”他这么说。

“如果可以我希望他一辈子都不用知道。”

“但这样做行不通。”

“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哲也有多固执。”

“如果不确定能够还清债务,他是不会向任何人借钱的。”

 

“您就算是认为我是个乘人之危的混蛋,穷得只剩下钱的家伙我也认了,也许真的就是这样。”他深深的伏地,这辈子唯一一次,“请把您的儿子交给我,我保证会尽我一切力量保护他。”

 

 

*  *   *   *  *   *   *

 

后来在奇迹们的聚会上他告诉他们他会和哲也结婚。

当真太郎努力维持着镇静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轻描淡写的回答“当然是因为爱”。

然后大辉的拳头第一次吻上他的嘴角。

 

当然他是故意的。

 

这样他就一点也不欠他了。

 

“我只是来通知你们这件事,并不是来取得你们同意的。”牙齿没能咬紧,流了一点血,和哲也的会面又要更晚一些,“无论你们的意见是什么都不可能动摇我的想法,更不能改变最后的结果。”这样他的心情又更不好了。

“那么在接到正式的婚礼通告之前先好好整理下心情,我不想哲也看到你们是这种反应。”他拿起外套自顾自离开。

身后关上的包间内瞬间响起完全不像大受欢迎的人气偶像的大哭声。

凉太一直都是这么吵啊。

 

 

所以他没能听见,绿间真太郎那句帮他挡下无数麻烦的——

“别吵了呀!赤司、他来真的!!!”

 

 

——TBC——

 

 

别把赤司想得太好。

黑子虽然病了,但是不是完全没有好转的可能,如果有个爱着他的温柔的女性愿意接受他的话,到了缓解期一样可以做甚至可以生孩子的,因为女性对那方面的需求没那么高所以不是不可能呢。

事实上如果不是黑子发现治疗效果欠佳就立刻本着不能拖累别人的想法与未婚妻解除婚约而是好好商量的话,也许不是现在这个结果。

赤司对黑子的感情太过认真。

因为觉得没有可能(家庭原因),所以根本就不会去告白,因为为了摆脱被控制的情况主动选择了婚姻,甚至无法再去见黑子,尽管黑子完全不知道他的感情。

但是最终还是没办法面对黑子可能属于其他人这种状况。

所以他真的是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噗。


  1. 殇羽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
  2.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