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我与……你 Chapter 03 花园


“你好,绿间君。”

 

说是登门拜访,不如说是被两人几无间歇的电话/约谈骚扰到无法正常工作不得不解决问题的绿发友人像往常一样按下门铃后不等待主人开门,直接就推门进屋,熟练的灌好水壶打开煤气烧水,拉开冰箱找出茶叶泡茶。

一系列动作下来,黑子才看到绿间真太郎手腕上挂着的念珠,这才松了一口气。

 

因为找不到幸运物发狂了的绿间君什么的,他才不想看到第二次。

 

“这种话不应该一开始就说吗?”

“因为绿间君的动作太快了,花了点时间才注意到这里是我家。”

“我这是为了谁的说!!”

 

接下来的是一阵沉默。

如果能够轻易转换话题的话,黑子可以想到一千种方法引开绿间的注意力,但是绿间既然会推开繁忙的工作来找他,这就不是可以避开的问题,而且说实话,他也需要得到来自绿间的意见。

 

“……坦率的接受别人的好意不就行了吗?这种时候就不要那么倔强啊,黑子。”最先顶不住的,还是绿间。

“…………”那已经不能说是好意的程度了吧?他努力的把眼睛瞪得更大的看着友人,试图给对方造成更大的困惑。

 

“赤司的事,你知道多少。”努力坚持了一会儿还是败下阵来,从国中时期开始,就没能赢过那双圆溜溜的眼睛,绿间真太郎掩饰着推了下眼镜。

“赤司家。龙王。结过婚。有个儿子。”四个短句。

很好。“已经离了。”

“我知道。”

“所以跟他结婚不会有任何问题。”

“金钱也好,责任也好,所有的问题你都不用关心,治疗方面的事,以赤司家的力量你可以得到最好的。孩子的话,你喜欢小孩子吧。”

“征也很可爱。”

“听赤司说他儿子也喜欢你,那就没问题了。”

 

“绿间君。”他放下茶杯,“你不觉得,结婚本身才是问题吗。”

漂亮的空色双眼,眼神其实很锐利,只是平常被过长的刘海遮住,加上本人那欺骗性的温和气质才常常被人忽略。

被这双眼睛盯着,总有种连心底隐藏着的秘密都被人看透的错觉。

 

也许不是错觉也说不定。

 

“你到底以为婚姻是什么啊,黑子。”

 

男女双方以永久共同生活为目的,以夫妻的权利义务为内容的合法结合。

按情况不同现在也存在男男和女女的情况。

有人认为它和爱情、生活、家庭、生育有关。

也有人认为它和上述那些东西没有必然的联系。

 

“首先,后代,已经有了。”

赤司已经有了儿子,黑子的话,目测很难留下具有血缘关系的后代,但是实在想要也不是不可以。

“生活和家庭,只要你答应马上就可以存在。”

赤司有足够的能力保证这一切不受任何干扰,两人之间的存在的联系可以使初始的磨合期变得尽可能的短,事实上就绿间看来,这两个人的性格几乎不会产生争执。

“爱情的话,你以为赤司是为什么向你求婚的?”

重击。

 

“……我可以的。”

“不行。”

“我可以的。”

“一个人的话,你什么也做不到的吧!”

“我可以。”

“你父母的话,还能活几年?你打算让他们的余生都为你奔波吗?”

“我自己就可以!”

“你能做什么!写小说吗!那治疗呢!没错我会借你钱!青峰、黄濑、火神都会借你!”绿间突然觉得暴怒,这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固执,完全无法沟通,“赤司也会!!只要你需要什么他都会给!!!”

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把这个小个子狠狠的揍一顿。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在他们俩之间有一天会立场坚定的站在赤司一方。

他连楸起他的衣领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都做不到。

 

最后他只能恶狠狠的把茶杯清洗干净,只留下一句话离开。

 

“赤司他不欠你的!!”

 

——TBC——

 

障碍二:黑子不爱赤司。至少他自己觉得不爱。

所以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要结婚,更不能理解为什么绿间觉得赤司爱他。

如果要帮他的话可以借他钱,帮他请医生什么的都可以,他会记在心里然后接受,他只是无法接受结婚。

在他看来赤司的求婚是把他绑在身边的一个办法,是赤司对于自己以前无法完成或者无法得到的东西的一个补偿,所以他说赤司是自我满足。

最后他和绿间单方面的吵起来纯粹是赌气。

 

嘛,他们两个的心理都很复杂,慢慢来,哈~


  1. 殇羽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
  2.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