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我与……你 Chapter 02 葡萄藤


“赤司君说,我的事,赤司君全部都知道的是吧。”

“那么那件事赤司君也知道的吧。”

 

“如果说是哲也准备要结婚的事情,我知道喔。并且就在前些天,哲也的婚礼取消了的事也一并知道了喔。”

 

“那么婚礼取消的原因赤司君也知道的吧。”

 

“啊,据说是没有办法带给那位女士幸福?顺便说一句,我不认为哲也做不到的哟。”

 

“既然赤司君已经跟绿间君谈过了,”他淡定的吸着奶昔,“那么赤司君应该知道了,跟我结婚这种事情,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什么好处都没有。”

 

* *  *  * *  *  *  *

几天前。

 

“让真太郎你过来,是想请你看一份病历。”

“……我说过的吧,我是神经外科不是肾内科的说。赤司家难道连专科医生都请不起么?”

“更专业的医生要多少有多少,我想知道的不是作为医生,而是作为真太郎你自己的意见。”

“…………”

 

 

非典型的膜性肾病。

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是中期。

病理检查表现为继发性,但是乙肝也好、肿瘤也好、血清抗体补体也好统统都没有异常,也没有使用有毒药品的情况,总的来说就是没有发现可疑的原发病灶。

已经经过了三个月的治疗,但是蛋白尿的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有加重的情况。

之前因为劳动强度不大的原因还在勉强工作着,现在也不得不辞职静养了。

事实上就算继续勉强自己工作,保育员菲薄的薪水也不足以支付昂贵的医药费。

 

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静养。

在蛋白尿好转之前最好是严格卧床休息。

体力活动更是绝对禁止。

当然了“那个”是完全不行的。

 

更糟糕的是——

这种情况不是需要持续一年,或者两年。

 

“目前这种疾病学术界并没有确定有效的治疗方案。”

“虽然具体原因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免疫系统出了问题。”

“他现在使用的是激素加他克莫司,也就是免疫抑制剂治疗。”

“你可以把这种疾病理解成一个受到刺激的人,在给他治疗之前先要安抚他的状态。”

“目前的办法是给他一拳让他安静下来。”

“有一部分人被打得刚刚好,另外一部分人本身太脆弱,连这一拳都受不起。”

“还有一部分人天生倔强,就算只剩一口气,也要用最后一点力量回击一拳。”

 

“……哲也。”他喃喃的说。

 

“另外就是激素,姑且不论钙质流失满月脸水牛背等等副作用。”

“现在的情况是,在烧得不旺的柴上加上一勺油。”

 

“也许会……让它熄灭得更早。”

 

“黑子的话,虽然目前只治疗了三个月,但是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这种治疗也许对他……”绿发的友人推了推眼镜,“毕竟我不是肾内的。”

 

这种情况也许会有好转的可能。

 

也许,

会持续黑子哲也这一生也说不定。

 

* *  *  * *  *  *  *

 

“不。”

他拉过透明青年手,细细的数着那因为输液过多而更明显的青色血管。

“有好处的。”

并不是为了性欲这种肤浅的东西。

“让我照顾你吧,哲也。”

 

“你这是为了自我满足。”清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却又针锋相对。

他却不像以前一样非要事事争胜。

 

“满足我。”他把青年纤细的手指拉向自己,“那就满足我。”

然后把它贴在自己的唇上,微微闭上眼睛。

“请你满足我。”

 

“我的,哲也。”


———TBC———

 

第一个障碍:黑子不能做。性爱禁止。

 

 

虽然不想说但是维系成人的关系那个是无法绕过的障碍。基本上连这个也做不到婚姻什么的完全是奢望了吧。如果说是想要帮助或者是更进一步的照顾黑子也不是没有办法,但赤司却提出了结婚,把自己放在对等的一面,要求对方对自己忠诚同时也对对方忠诚,与其说是充分考虑之后的选择更像是一时冲动之下做出的决定。而很明显这两人根本就不是处于热恋中。

并不是想要描写无性之爱。但这两个人的话,也许能做到只靠精神就能在一起的地步。

另外黑子的父母答应得这么爽快除了赤司可以帮助黑子的治疗之外,也考虑到了黑子这样是无法拥有正常的婚姻关系的缘故吧。

以上。



  1. 殇羽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
  2.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