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我与……你 Chapter 0 开始与结束

警告:

  1. 黑子生病了;
  2. 赤司已经离婚并且育有一个孩子;
  3. 奇迹们的工作基本上是if设定;
  4. po主理科生文笔渣且缓慢;
  5. 因为设定与po主三次元的事情有关所以有时会有意料外的变动,不保证通常意义上的HE;
  6. 同样因为设定与po主三次元的事情有关,我知道有三次元认识我的,但是请不要问任何问题;
  7. 最后,祈福文,以上都能接受者请进——

 

 

——这是个悲伤中带着淡淡幸福,绝望中隐藏着希望的故事。

 

Chapter 0 开始与结束

 

龙王——赤司征十郎,25岁。

史上最年轻的将棋头衔获得者。

智慧过人。

容姿端丽。

据说曾有过一任失败的婚姻,仅仅维持了一年就离婚了。

虽然出现过赤司征十郎是个冷血的机器人、鬼畜抖S、并且有严重的暴力倾向之类的谣言,他仍然是上流社会最受女士欢迎的钻石王老五。

毕竟他可是日本屈指可数的大财阀赤司集团的理事长兼唯一继承人,哦不,据可靠消息,早在年初就已经上位为这一任的赤司家家主了。

 

如此年轻就身处高位,动辄可以影响整个日本乃至世界经济的命脉,谁也不知道,那场短暂的婚姻,带给了他平生第二宝贵的东西。

 

赤司征也。

 

 

小小的柔软的孩子,艳丽的红发红眸,板着严肃的脸。

——据说跟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宝物。

——想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留给他。

 

是不是所有生为人父的人都会这么想?除了自己的父亲。

 

即使如此自己也没办法给他一个完整的正常的家,这样子看起来,自己确实是父亲的儿子。

 

作为赤司家的人,总是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但他想至少也要给征也留下一个美好的童年回忆,比如说幼儿园,他当年没能有过的记忆。

 

征也好像并不喜欢,也许是觉得同学们都太幼稚,不过从第三天开始,他就表现出对上幼儿园这件事的期待了。然后第五天的时候,征也在晚餐时问了他一个问题。

——关于“妈妈”。

 

这间屋子里没人敢提这个词,虽然他并不太介意,但总有人会自以为是的做些什么。

 

他不是不能对此作出动听美好的解释,比如“因为人生追求的问题不能再在一起”之类,不过他并不愿意,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人能胁迫他了,征也也必须得理解这件事,那个女人是他的生身母亲,平心而论她也没有什么对不起征也的地方,但是“征也”和“赤司征也”是不同的——

 

“我知道了,是政策联姻。”小小的孩子斩钉截铁的断定,“我将来一定会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

 

如果你做得到的话。

——他把这句话默默的吞了下去,说出来的话就像是在威胁什么,征也他会自己慢慢意识到要做到这一点有多么的困难,不过,他这样说的话——

“这么说,征也,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吗?”

孩子的耳垂微微的泛红了。

“那么,是怎样的人呢?”他微笑。

 

“会给你介绍的,”跟他小时候一个模样的孩子挺起胸,努力保持着镇定,“等我追到他之后,是非常完美的伴侣。”

“喔。”征也这孩子好像比他要早熟呢,他笑了笑并未在意,完全没有注意到孩子偷偷隐藏的后面的话。

(……太早让爸爸你见到,会被抢走的。)

 

他是关心儿子没错,不过还不至于去监视幼儿园小朋友的恋情,相对于同年的其他孩子来说,征也成熟得不像样,完全不用人操心,赤司家的孩子都是这样——所以一个月之后,负责接送征也的司机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很吃了一惊。

 

“征也少爷在幼儿园里面闹事,哭着不肯回家。”

 

什么!?

他的征也,哭了??

 

“对不起、对不起,”知晓赤司真实身份的幼儿园园长一个劲的鞠躬,“负责征也少爷向日葵班的黑子老师辞职了,征也少爷和黑子老师关系很好所以……”

“才不会!!”哭得眼睛红红的到现在还止不住泪的孩子大声反驳,“哲也、哲也才不会辞职!!他说过喜欢我的!说好了等我长大了就跟我结婚的!!!”

 

“那个……有时候,孩子们都……您知道的……”园长尴尬的搓着手。

 

 

 

(赤司君,最喜欢了。)

 

 

他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那么,哲也,不,黑子老师,您知道是为什么辞职的吗?”


———TBC———

  1. 殇羽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
  2. 浓梧深深黑蓝同人|赤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