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都市传说 06-END

“那家伙怎么回事啊!?”目送着赤司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之中,日语苦手的火神大我这才找到语言来表述自己的惊异,“刚才太危险了吧?”

“喂喂、那可不是开玩笑啊~”差一点就毁容的模特反倒看起来更加镇定,“小黑子,是怎么认识这么危险的人的?”而且,听起来关系不一般吶~

“哲。”只要不发脾气,还是很靠得住的青峰大辉君。

 

“抱歉。”

 

“诶诶?小黑子你不用道歉的啦~”

“那家伙做的和哲你又没关系!”

“是啊黑子,都是那个什么赤、洛山的错!”

看着低着头抓住破碎的勺子不放的黑子哲也另外三人都慌了手脚。

 

“抱歉黄濑君。”

“还有青峰君、火神君。”

推开餐盘。

“今天不能陪你们了。”

 

“诶!?诶诶!?”

 

赤司君……赤司君很不对劲!!

 

 

#   #    #    #   #    #    #

 

 

即使在赤司后面立即离开了MJ,黑子还是跟丢了。

 

——也许不能这么说。

 

家里漆黑一片,没有半点人声。

这应该是早已熟悉的、再正常不过的场景。

 

赤司君没有回来。

赤司君走了吗?

 

冰冷的凉意从左胸的部位缓慢浸开,每走一步都像迈在及膝的水里。

——并不是寂寞。

 

从没想过赤司君会一直留在这里,不过是萍水相逢的路人而已,也许会是非常难得的、能够彼此理解的路人但也一样,赤司君属于京都,属于洛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留在东京,但是总有一天他会回去,而且依照他的年纪这一天并不遥远。

 

一期一会。

他早就告诉过自己了。

一期一会。

 

 

门口传来细琐的声响。

他抬起头。

 

“哲也?”

即使是绕回店铺并且像填鸭一样狠狠的灌了望月先生一整袋牛奶还依旧心绪不宁的赤司征十郎,看见蹲在那里缩成一团的黑子哲也也吓了一跳。

 

对方仰起头愣愣的望着自己。

 

不知道什么原因,对方明明回了家却没有开灯,外套也没有换,透明到近乎消失的影子和周围的黑暗连成一片,只剩下那张小小的脸在月色的映照下更显苍白,连那双嫩红的唇瓣也失去了血色。

 

——出什么事了?

难道!!!

 

虽然经过下午的社团活动,赤司已经基本上排除了之前的想法,但是会让哲也这样,露出这么无助的表情,当然,那两个蠢货的互动也多到让人疑心……他离开之后,发生什么了?

 

“赤……司君?”

小小的、带着一丝不确定的、声音。

 

赤司君回来了?

 

赤发的少年在他面前蹲下,轻轻撩开他的额发。

一直未能出现的,温热的液体从他眼角滚了出来。

 

混账!

那些家伙!!

 

“哲也。”

他听见赤司的声音,平静中带着冷冽,“没事的,不要哭。我现在就去带火神过来。”

火神君?什么事?

“他不来就杀了他。”对方做出惊悚的发言,板着脸就像是真的一样——如果是赤司君,或者就真能做到——等等!!

 

“不要。”

他拉住了急欲离开的对方的裤脚。

“那样诚凛会输给洛山的,胜之不武的赤司君。”

 

#   #    #    #   #    #    #

 

总之误会解除之后,没能顺利吃完晚餐的两人再一次来到MJ,多少是泪目黑子的杀伤力的原因,赤司并未阻止他再来上一杯香草奶昔。

 

“真的不是因为火神做了什么吗?”赤司一边拆着汉堡包装,一边不死心的问。

“赤司君真是的,居然会以为火神君和青峰君……”再一次捧着香草奶昔的黑子哲也露出设定外的鄙视眼神,没想到赤司君会这么有想象力。

 

“啧,那个火神不是同性恋嘛,喜欢青峰也是有可能的。”冷静下来之后赤司觉得这个想法也不错,那样那两个家伙就不能再纠缠哲也了。

“就算是同性恋也不会随便就爱上同性。”搭档被说成这样让黑子有点生气,虽然他也知道赤司不过是因为自己才会这么说,但他想赤司一定忘记了他和自己头上一样顶着“同性恋”这样三个明晃晃的大字,“赤司君难道就会随便爱上什么人么?”

“像我们这种人很难爱上什么人吧。”赤司很快回答,看得出也考虑过这点,也是,作为贩卖“爱”的店主,对“爱”没有研究是不可能的,“那个什么火神完全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虽然理解赤司说的话,但是终归认为觉得火神会把爱情当成随便的态度是对他的侮辱的黑子忍不住反驳。

 

“哲也。”赤司叹了口气,其实他早就想说了,如果不是中途出了意外,他们现在也应该在讨论这件事情,“你认为,爱情是什么?”

 

之前也有谈论过这个话题,但赤司老调重提显然不是为了重复答案,黑子想了想,谨慎的回答,“……以交配为基础的所产生的感情?”

“也对,也不对。”赤司回答,“对不同的人来说,这种感情是不同的。首先是‘交配’,这是必要的前提条件,不论是想要交配还是已经交配了,总之至少有一方希望能够交配并且继续下去,没有这个前提的话,也可以有爱,亲情、友情,但是不能算是爱情。”

“嗯。”这一点他也同意。

“重点在后面,对于交配的态度。”赤司•••••16岁•真•处男•征十郎君大言不惭的说,“仅仅只是需要交配,还是更多。”

“等等,赤司君……”预感到可能听到某些不想要听的理论,黑子不顾礼节也想要打断赤司的发言,但是这无法阻止赤司的决心。

“如果只是交配,野兽也会这样,新的雄狮会咬死狮群原来雄狮的幼崽,不是为了斩草除根,只是为了让雌性更快进入发情期而已,守护狮群是守护自己的交配权利而不是交配对象,间接让自己的基因得以延续。”赤司咬了一口汉堡,嫌弃的皱着眉把它咽下去,“人类不一样。”

黑子稍稍松了口气,起码赤司还承认人类有所不同,但接下来他就发现自己放心得太早。

“人类的话,思维更复杂,受外在环境的影响更大,仅仅只是需要一个交配对象的话,不需要感情也能得到,那么对于某个特定的对象,想要和他一直发生关系,那么称之为‘爱’也不为过。”赤司的语速有些放慢,似乎也在选择更适合的表达方式,“那么,想要维系这样的关系,就要付出代价——时间、金钱、心力、陪伴……”

“你付出的越多,你就越爱……”黑子喃喃的说。

“对方也会相应的付出,如果是‘恋爱’的话,”那是双方的事情,“但这里有区别。”赤司的声音显得遥远又冷漠,“哲也,你想要付出什么呢?”

 

付出……什么?

 

黑子有些讶异的睁大了眼,瞬间从纯理论探讨演变成切关自身的现实问题让他吃了一惊,但是,他想要付出什么?为什么这么问?

 

“你会想要付出全部。”没有等黑子回答,赤司直接帮他下了结论,“别反驳我,哲也,你想要付出的是一切,即使还没确认感情,仅仅只是收到告白——你考虑的是未来,两个人一起,结婚或者入籍,管他是什么说法,一辈子,长久的感情,即使在随着年龄增加不再交配之后。”

“……有什么不对吗?”爱情就是这样,至少在黑子哲也的心目中是这样,失去这个就只是名为“爱”的交配冲动而已,“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就是这样吧?

“没有。”赤司显然同意黑子的观点,但是——

“那个什么火神真的这么想吗?”

 

火神君的话,也许根本就不会考虑这些。黑子确认,但他不以为这能代表什么,在他们这个年纪会像他这么想的人是少数,极少数,结婚、一生,是遥远而漫长的词,不要说是同性,就算是异性恋爱,会考虑到这些的又有多少呢?会在钱夹里随身带上安全套的同学们,无论男女都有,某种意义上大家都懂得了保护自己,但未婚妈妈和少女母亲还是一年又一年的增多。像火神君那样,在开放的美国长大,让他一时间接受自己这样相对传统的看法是不可能的,但就算这样……

 

“我相信以哲也你的能力,完全能够把他留到直到想要结婚的那一天。”赤司好像看见了黑子的想法,“但这样真的好吗?一开始的激情在时间的消磨之下褪去,只剩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勉强维系——”

 

“那是个不懂得哲也你的魅力的人,总有一天他会离开你的。”赤司结论。

 

黑子张了张口,想要反驳却找不到语句,是的,火神君说喜欢他,向他告白,他也疑惑过,到底是爱上了自己哪里呢?火神了解他吗?也许是了解的,比如篮球,比如爱喝香草奶昔,还有比如喜欢动物,他应该知道自己国文不错,数理则强差人意,性格倔强甚至可以说有些古怪的地步,但他真的理解自己吗?或者自己真的理解火神君吗?

 

——做不到的。

就算知道火神君的行为模式,预知下一步的举动,能够提前做好一切预防手段……

就算这一切都成功了。

得到的也只是“被留在身边的火神君”而已。

——会爱上对方,越来越爱对方的只有自己。

 

呆愣的时候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好孩子。”无论是耳边的声音,环绕的双臂还是紧贴着的胸膛,都是那么的温暖,“好孩子哲也,值得最好的。”

 

………………

………………

 

 

“……赤司君,是笨蛋么?”好一会儿,黑子才找到自己的舌头,以为赤司君会有什么超乎寻常的高见的自己实在是弱爆了,说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话……

“就算是哲也,说这种话也……”

“……什么‘最好的’呀……”就像是,在告白一样……会让人误会的啊,赤司君。黑子想,庆幸着自己的脸孔现在埋在对方肩窝,像在发烧一样的面颊不至于暴露在赤司眼里。

“对于哲也来说的‘最好’,”显然现在的赤司已经无暇顾及怀中人的反应,最初的时候并没有打算说出这些话,事实上,连他本人都为此感到惊讶,从连续的语言中推论出不可置信又理所当然的结论,“能够理解哲也你的,和你能产生共鸣的那个人——”

“也许现在不能一直待在哲也身边,陪着你打篮球什么的,但既然目标是将来,为此付出一些‘现在’是值得的,或者说,和我结婚,共度一生。”赤司顿了顿,意识到这样的求婚太过突如其来,但如果他需要恋爱,一定是不论付出什么也要得到对方,得到对方的一切,过去、现在、还有绝对的,未来,哪怕上形式上的,婚礼、缔结契约,“付出我的一切,把你的一切给我,可以吗,哲也?”最后终于恢复的那一点理智让他把肯定句改成了疑问句,好歹他也知道基本的求婚格式。

“公平的交易。”就恋爱来说,黑子觉得自己今晚应该是没有勇气抬起头来了,但是,“我还一点也不了解赤司君。”

“嗯?”

“赤司君的家人,为什么一个人来东京,还有那家店……”如果仅仅是朋友,现在知道的这些就足够了,但是,还想要更多的,知道更多的赤司君。

“会告诉你的,所有、一切,统统告诉你,相对的,哲也也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我,比如……喜欢我、不、爱我吗,哲也?”

“真是,太狡猾了……”明明是求婚的一方,却根本没有表白,相反还逼问着自己,虽然这样才是赤司君,黑子正这么想着,就听见对方坚定的声音。

“我爱你。”

 

 

#   #    #    #   #    #    #

 

“哲君哲君!”奔过来的青春洋溢的美少女带来一大堆羡慕嫉妒恨的视线,“知道吗,哲君?上次跟你说过的那家店!”

“一定要我陪她去找那家MJ,烦死了啊。”这是跟着一起出现的青峰。

“阿大去死!哲君听说了吗?就是那家实现恋情的店!”

“?”现在已经被叫作实现恋爱的店铺了吗?

“听说又促成了一对情人了呢!”

 

不是说要为了未来努力,所以暂时不开店了吗?黑子想。

赤司已经回到京都,因为上次翘家时间太久,据说现在受到了严密的监视,为了不在没有准备的时候暴露两人的恋情,赤司决定暂时结束店里的“生意”,原定的每月一次东京游也就此取消。除了每晚的固定电话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联系,黑子这边为了赶上赤司的进度,提高偏差值已竭尽全力,赤司那边也因为接手了篮球部的事务十分忙碌,虽然从来没有这样劳累过,但是只要想到这是为了自己和赤司君共同的未来而努力就觉得从未有过的充实和幸福。并且最近,好像赤司君已经得到承认,可以考虑来诚凛进行一两场练习赛的样子。

“如果练习赛的结果满意的话,大概暑假可以来一次两校合宿?”电话里的赤司君笑得轻松,就好像合宿是什么简单的问题。

不是这样,就算诚凛是WC的冠军,但那次的赛程有很多情况不可复制,比起秀德、桐皇,诚凛的真实实力还差得很远,作为豪门的洛山一般情况下根本不会考虑诚凛作为两校合宿的对象。

“这是以权谋私,赤司君。”自己是那么回答的。

“是以权谋哲也,”对方这么说,“爱着你喔。”

“……我也爱你,赤司君。”啊啊,为什么呢,会这样的爱着、想念着一个人。

 

“店主说那是他见过的最完美的邂逅呢~超浪漫的~~”桃井犹自在那里感叹。

 

咦!?等等?店主说?

 

“推特上有喔~据说是一对远距离恋爱的恋人,已经决定高中毕业后就结婚的,好羡慕~~”

 

等等!高中毕业!?谁说的!!

 

“哲君你看!这是店主的推特,上面有男方的告白手书哦!”桃井拿出手机调开页面。

 

『等高中毕业了,会再次向你求婚,到那时候就嫁给我吧,爱着你,T。——by A』

 

熟悉的优美字体。

 

……在别人不知道的时候,做这种羞耻的事!

 

赤司君!!

 

 

———END———

 

 

终于!完成一篇!!

虽然是草草结束,就算有BUG之类也先算了吧……

 

抱歉火神君让你炮灰,其实你很好人,很适合结婚的(老实说比赤司要适合),真的很抱歉。赤司只是为了追求哲也才不遗余力的抹黑你……但他干得好(被揍~

 

至于赤黑,两个人在一起的话,还要面对很多困难,家庭的、社会的,但是从现在就做准备的话,或者能够轻松点?相信他们一定是认识到了一切,准备好面对疾风骤雨也不会退缩,一定能够获得幸福。

 

感谢所有看这篇文到这里的战友!感谢所有转发、评论还有点赞的战友们!!有你们在这篇文才能这样断断续续的生出来!!

 

另外赤司巨巨,其实是以为哲也不知道,所以在推特上秀恩爱来着……结果因为桃井暴露了。这叫什么?秀恩爱,死得快?(爆~

 

下一篇赤黑(赫黑?)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