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都市传说 05

 

“……关系很好嘛。”看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勾肩搭背的两人,赤司下结论。

“嗯,多亏了火神君,青峰君能再一次喜欢上篮球真是太好了。”每当提到由自己策划的、把整个“奇迹的世代”乃至整个高中篮球界的精英们都卷了进去、完美的达到了预期目标的计划的时候,黑子哲也总有种“啊看我家孩子长得多好啊”的诡异荣誉感。

赤司眼神奇特的看了他一眼。

“你不觉的,”他斟酌了一下用词,“他们两个有点奇怪?”

“?”

算了,不能指望哲也在这种事情上的敏感度,“正常的同性之间,嗯,至少是有竞争意识的同性之间,会,这样?”他比了个搭肩的姿势,“怎么说他们也是对手吧?”

“青峰君本来就比较随性,”终于弄清楚赤司想说什么的黑子下意识的反驳,“男生之间这样很普通吧。”想起自己国小国中高中被高大的朋友/队友们种种不人道的搭头、搭肩、从背后压住等等黑历史,黑子黑化了。

“不普通哟,看。”赤司示范,把右手搭在黑子的肩上,然后拿出手机闪电般的拍了张照,“从视觉效果上看完全不能说是普通哟。”他向黑子展示。

——屏幕上的两位少年的面孔都是能称之为美貌的程度,因为角度的关系赤司锐利的眼神显得更柔和,而不明所以看向镜头的黑子大大的眼睛比他平时还要呆萌,因为距离太近,与其说是搭肩不如说是搂在一起,硬生生的扯出一丝暧昧——

“但果然还是不一样吧,”黑子依然语气坚定的否认,当然了,怎么可能会像我们这么和衬,赤司想,但下一秒黑子就打破了他的期待,“怎么看都是那边比较可爱。”

虽然仍旧是毫无起伏的棒读语气,但那闪闪发光的眼神还有立刻开始仿效赤司掏出手机来连拍的动作明确的表示了主人的态度。

“等、等一下,”赤司挣扎着,想要拯救黑子那奇葩的审美观,“哲也你就不说了,你真的认为那边那两个家伙比我更……可爱?”虽然不得已之下不得不把“可爱”两个字按在自己头上,但好歹没有一时失言把“哲也你最可爱”这样类似的表达说出来,赤司悄悄松了口气。

“当然。”黑子头也没回的否认,“赤司君的话,应该说是帅气吧。”

诶?!

帅气?!

赤发的少年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抽走黑子手里的手机:“这么说,哲也是觉得,我很帅气啰?”

 

“哟,哲~”好不容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抓住了黑子注意力的青峰看到他的哲的视线又被那个可恶的矮子引开,终于忍不住上前,“一起玩会?”明明是和黑子说话,眼睛却笔直的盯着赤司——挑衅么,赤司轻笑,正准备说些什么——

“青峰君、火神君。”黑子拿过手机举起,“看。”

不知何时已经被黑子设置成桌面的,光之二人组相亲相爱(?)的画面。

 

“是、是这样啊……哲……”

“……别、别总是做这种让人害羞的事啊黑子……”

前来挑衅的光们的舌头开始打弹。

“黄濑君每天都会发来替换用的壁纸(自拍)呢,不过还是想要青峰君和火神君的,”黑子笑颜绽放的瞬间四周仿佛响起天国的奏乐,“——因为你们是我的光嘛。”

 

一击致命。

因为是黑皮所以脸红得不明显的青峰大辉君瞬间完败,以来的速度X10的倍率逃跑了,顺便带上了比他还不如的红烧老虎。

 

“——训练得很好嘛,哲也。”赤司望着远去的滚滚烟尘评价。

“很可爱吧,这种大型野生猫科动物。”黑子还在对赤司否认他的光们的可爱耿耿于怀。

即使如此也无法认同呢,虽然确实是大型野生猫科动物没错,赤司想,还有——

“那么哲也,刚才是,觉得我赢不了吗?”所以才挡在自己面前。

虽然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很新鲜也很让人感动,但是——

“下一次洛山会赢,哲也。”

 

“嗯,我相信赤司君。”透明少年语气平淡,却透着一股坚信不疑的味道,“但是,诚凛不会输。”

 

——明明至今为止都没能看过我打球。

 

就这么相信我吗?哲也。

——不尽力不行呢。

赤司暗下决定。

“等会儿让会我看你的篮球吧,哲也。”

“敬请期待。”

 

 

当然了,一会儿乘哲也不注意把他手机的待机画面也改过来好了,赤司轻笑着把刚刚的照片设置成桌面,那些碍眼的东西就让它消失好了——等下还要拍几张哲也的照片呢?

 

 

#   #    #    #   #    #    #

 

 

“吶呐,那么说小赤司,是怎么和小黑子认识的呢?”

 

经历过一场酣畅淋漓的篮球赛之后,再次呈现出尸体状态的黑子是如何被赤司在众目睽睽之下拉进沐浴间已无需阐述,总之本来可以就此回家,好好的吃上一份难得的、没有汤豆腐也没有过量营养的晚餐的黑子哲也,目前正在四人约会中。

 

没错。

是“四人约会”。

 

黑子、赤司、火神还有桐皇的青峰大辉。

 

另一位据说是黑子的追求者的,前帝光中学男子篮球队经理人的桃井小姐,因为必须要参与赛后讨论和整理资料,离开之前还企图用胸部闷晕黑子好把他带走——总之这一位确实如黑子所说是位美女,从桐皇队员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也能判断出在男性中也相当受欢迎,但不要说已经坦诚过对这样绮丽的袭击毫无感触的黑子,就连赤司也对她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相反是火神与青峰,第一眼的时候就毫无理由的觉得厌恶——据说这种情况在某些关系中也是产生感情的第一步,赤司对自己原本肯定的判断也产生了疑虑——或者,同性恋者之间,真的会有什么感应?

 

“黄濑君的话,会在自己认可的人的名字前面加上‘小’字。”明明是毫无起伏的腔调,赤司却听出了隐含的开脱意味。

“所以说这家伙做了什么啊怎么就认可他了黄濑!”这是完全不能理解黄濑思维模式的火神。

 

奇迹的世代之一、广受欢迎的模特儿、就读于海常的黄濑凉太是到了MJ之后才碰上的。

 

“因为小黑子今天会和小青峰比赛嘛~”被问及怎么会出现在东京的时候正在用麻豆脸的招蜂引蝶的模特这么回答,虽然表面上好像是关心前队友现对手的比赛情况,但在场的三位、不、很快就是四位,都知道不是,“嘤嘤嘤嘤等赶到诚凛已经太晚了,给小黑子打电话也不接,就直接来这里找小黑子了~”

 

“啊。”黑子轻呼。

“在我这里。”果然刚才有什么在响不是错觉,应该是部活之前调成振动的,哲也就是这种即使没什么关系也不愿意给别人带来麻烦的人,赤司想,“大概是静音了。”

“嗯,谢谢了,赤司君。”

“不客气。”

 

眼看着两人又要进入一种旁若无人的状态,提前进入成人社会的模特儿敏感的打断了他们:“小黑子小黑子,刚才就想问,这位是……诚凛的新人么?”

 

果然。

剩下的两位奇迹心下了然。

 

会主动问起别人的情况,对于一向不把除了奇迹之外(现在还加上一个火神)的人放在眼里的黄濑凉太来说,可谓是难得的谨慎态度。

 

——赤司君,果然很强——

 

虽然并没能见过赤司征十郎打球,但是黑子,青峰,甚至现在的黄濑,都预见了这一点。

 

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告诉他们的共同之处。

 

——也许那就是“奇迹”。

 

“啊,是黑子的朋友,洛山篮球队的队长。”也有这样完全没能感受到气氛变化的人存在。

 

“是赤司君,赤司征十郎。”黑子补充,然后他侧过头,“这是黄濑君。”

“我知道,就是那个一天三次给你传照片的那个。”赤司低笑,当初他发现有人会给黑子传半裸出浴照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黑子被哪个变态痴汉纠缠住了,后来经过解释才解开误会,不过那时受黑子的影响他以为会是模特儿搔首弄姿的本能,现在看起来……

 

所谓的“奇迹的世代”,难道是HOMO大本营么?

 

——哲也居然在这样的环境下安全度过了三年,该说那时他们不愧还是国中生吗?

赤司庆幸的摸了摸黑子的头,后者有些疑惑的接受了这个不太合时宜的亲昵,因为多方面的因素黑子一直排斥这种极度体现身高优势的摸头动作,但显然赤司并不在那个有威胁的排斥范围内。

 

“吶呐,那么说小赤司,是怎么和小黑子认识的呢?”第一次听说洛山居然有个没见过的一年级篮球队长的黄濑很自然的就改了口。

 

并不是很介意别人对自己的称呼,不论是被称作恶鬼、魔王、以及其他的恐怖名字,小征或者征酱这样可爱的方式也有人叫,国中时期还有洛山也有一批狂热信徒喊着“赤司大人”,走在路上也会有人突然出现鞠个躬的事件发生,但是黑子这种隐隐庇护着黄濑的做法却让赤司感觉烦躁,还有刚才,自然的就从火神面前的一大堆汉堡里随手拿出一个的行为也是。

“……应该算是很‘特别’的相遇,”刻意的把语言调整得暧昧,无视掉黑子传来的求恳的目光——本来就没什么好隐瞒的,“嘛,大概是像爱丽丝掉进了我的庭院——这种感觉?”

“那赤司君就是红桃王后。”发现自己被愚弄了的黑子不甘示弱。

“那么望月先生就是那只带怀表的兔子。”望月先生就是那只时常出没在赤司的店附近的野猫,因为身材肥硕的原因被黑子起名叫望月——另一个意思是那个庭院在赤司不在的时候是望月先生的领地,于是每当月亮消失,赤司归来的时候望月先生就一直盼望着月亮回来好让这个占据它地盘的恐怖人类滚蛋,当然这一目的在黑子出现后就改变了,恐怖的人类不再总逗留在它的领地,另外还有个香香的人类每天会给它上贡些东西——望月先生表示如果一直这样的话把那间屋子借给你们使用也不是不可以。

 

“爱、爱丽丝的小黑子……”模特儿一直都很会找重点,总之不管别的能力怎样,黄濑凉太的脑补力一定是超一流水平,“难道、难道……会是穿着轻飘飘的裙子带着大大的蝴蝶结的小黑黑黑子爱丽丝嘛!!”

 

“没有那回事。”已经习惯了黄濑不时的脱线的黑子淡定的否认,但是模特儿显然已经陷入狂热的想象无法自拔,隔着桌子就扑了过去。

“嘤嘤嘤嘤穿裙子的小黑子爱丽丝!!!请请请一定要让我看——”

 

吵闹的声音嘎然而止。

 

不知道该感谢黄濑自己超乎寻常的运动神经还是该感谢习惯性的拉住往黑子扑过去的大狗的衣领的青峰,总之当动作停止之时,被掰断的快餐用塑料勺尖锐的那端与黄濑凉太那张完美的脸的距离不足1.0cm。

 

“喂喂…这是在干什么啊……”最先找到声音的,还是已经算是半个社会人的模特儿。虽然作为受欢迎的娱乐界新人,不是没有经历过往衣服里放刀片之类的事件或者更严重的攻击行为,但无论如何,这是在普通日常里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而且,还是小黑子的朋友——

 

“赤司君。”

仅仅只是一个名字,赤司却听到了满满的不赞同的味道——也是,作为黑子的旧友,严格来说黄濑并没有做出什么失当的举动,就算是说反应过度也太勉强,就连赤司本人也无法解释这种行为的原因,但是,阻止黄濑更接近黑子,产生更亲密的身体接触这一点毋庸置疑。

——为什么?

 

“赤司君?”

“喂!!混蛋你想干什么!!”

黑子的疑问和青峰的怒吼同时响起来。

 

“条件反射。”在想出理由之前随便找了个借口,赤司清楚自己产生了动摇,除了黑子其他人是完全不必理会,无须在意反应更没有必要解释,只是——

“抱歉不太适应有人突然靠得这么近,”他轻轻拿开黑子放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我先回去了,哲也,注意安全。”

 

——大概需要点时间。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