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都市传说 04

 

“这里就是诚凛?新学校看起来真不错。”一大早就换上制服跟黑子一起混进诚凛的赤司评价,“球场也很新,对非体育特长学校来讲配套设施很完善呢。”

“赤司君对这些也了解吗?”虽然这段时间对于赤司的无所不知已经深有感触,但是对方连篮球也这么了解确实在黑子的意料外,固然以赤司的身高和年纪来讲他的体格相当不错,但黑子一直固执的认为赤司应该是脑力系,就算是运动也应该是网球一类可以凸显出个人形象的类型。

“以前曾经想过要打篮球,”赤司的语气难得的带上一点唏嘘,“我小学其实在东京,毕业的时候本来已经决定要上帝光了,结果发生了一些事,不得不回京都,”他扭头看着黑子,“要是帝光的话,就可以提前三年和哲也你认识了呢。”

“不一定。”虽然同样对国中赤司的形象感兴趣,想起自己的特殊体质,黑子仍不由自主的选择了否定,“你面前的可是帝光七大不可思议之一,‘第四体育馆的幽灵’的传说拥有者,就算是球队主力,直到毕业还是有很多部员没见过我。就算赤司君跟我一个部,也……”

“不会的。”一只冰凉的手打断了他,赤司拽住他的手腕,异色的双眼难得的、带上一丝温情直视着对方冰蓝的眸子,“如果是我的话,不管在哪里、不管是什么时候,看到哲也你的那一瞬,一定会发现你。”

“绝对不会看丢你的,哲也。”

 

直到第二个抵达篮球部的日向队长走进球场之前,两个人都没能再说哪怕一句话。

 

“你是谁?”相田丽子皱着眉看着这个非法入侵者,虽然身材不高,也没能把上半身全部裸露出来,但是从露出部分的肌肉线条来看,这个陌生的少年也是怪物级别——排除身高因素,甚至远超火神——

“哎?不是想要入部的学弟吗?”第一个看到赤司,还因为打断他和黑子的传球练习被他的异色眸吓了一跳的日向问,自从诚凛获得WC冠军,就有很多人慕名而来要求加入篮球部,虽然绝大多数都直接倒在了丽子的考验下,他还以为赤司也是其中一员,充其量也就是——黑子的朋友,之类的吧?

“哼,诚凛要能有这样的怪物,我会不知道?”这种怪物级别的人才,不管在那个部,现在都应该已经很耀眼了才对——除非是转学生,但就同样是一年级的三人组所说,这段时间没有转学生,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惊栗的人物。

 

“啊,这是我的朋友……”黑子举手。

“训练期间无关人士不得入内。”用尽全力对抗赤司宛若实质的目光压制的丽子秒答。

 

“相田、监督,是吧。”赤司忽的一笑,那股特殊的压力也随之散去,“洛山男子篮球部,队长赤司征十郎,初次见面。”

 

洛山!

听到WC决赛对手的名字,诚凛众们一片哗然,但是洛山的队长,不是那个什么“无冠的五将”之一的实渕玲央……吗?

 

“这次来是为了考察诚凛体育馆的情况,好考虑练习赛的事情,虽然是新学校,但是设施真的很完善呢。”赤司言之凿凿,“因为和哲也是朋友,就直接过来了,没有事先联系实在抱歉。”

“没关系没关系!能够和洛山这样的强校打练习赛是我们的荣幸!”直面过赤司的压迫和能够直观的了解到这个人是多么异质的存在的相田丽子却没有这么多疑问,或者说“啊,这个人是洛山的队长啊”这件事反倒解释了她的疑惑,至于为什么他会由黑子带来——反正奇迹的世代的存在已经挑战过一遍他们的三观了。

 

“喂,监督!这家伙还不能确定就是洛山的吧!”对于这个一早上就霸占着“他的”黑子的家伙火神表示已经忍很久了,虽然黑子还是同这几天来一样递给他一大盒水煮蛋,但一直在那边和这个没见过的家伙练习有没有!连平时都会凑上去舔个毛蹭个腿的二号都没能有机会撒个娇卖个萌什么的!

 

“那个……”想起没能看到介绍信的相田丽子不好意思。

“啊,因为来的时候还不确定,书面资料没带在身边,”赤司貌似抱歉的拿出了手机,“电话可以吧?”他拔了个号码后直接打开外放。

 

『小征~~~~~你去哪里了?这几天都没看到你。』(『是赤司司!!』『赤司吗?!』)从手机里传来的是“原”洛山队长,实渕玲央,还有另外两个“无冠”的声音。

“我在东京,诚凛这边。”赤司顿了顿,把手机递给黑子。

“你好,我是黑子哲也,WC上多受照顾了,实渕前辈。”虽然不知道赤司打的什么主意,黑子还是尽力配合。

『啊啊啊,是诚凛的小可爱!!』对方显然非同一般人,对黑子印象深刻,『小征小征!是去东京捕捉小可爱去了吗!快点把小哲带回来啊啊啊——』

虽然知道实渕的个性,但是也没能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夸张,赤司皱着眉把手机移开,“捕捉”什么的,是把他当成什么了?

『吶呐,是小哲也吗?我是叶山,叶山小太郎,差点撞到你那个,还记得吗?』对面换了个人,然后立马又换了个:『食堂的大号牛肉饭要限量了,一个人只准买两份,赤司你快点回来……』

再让这些家伙说下去不知会抖出什么来,赤司当机立断的关机,然后望着几乎石化了的诚凛众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呵、呵呵……”by 已经不知道赤司到底来做什么,真的只是联系练习赛事宜而不是来诱拐黑子的吗——by 已经被奇迹的世代们打击到体无完肤,深深的觉得每个人都有诱拐他们家小孩的可能的诚凛众。

 

“那么,我今天要在这里呆上一天,听哲也说下午诚凛和桐皇有一场练习赛,可以让我旁观吗?”

“当然没问题!”身份已经确认无误,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敲定这场练习赛!首先就是要让远道而来的洛山队长好好认识下诚凛的实力!相田丽子干劲满满,完全没注意到赤司身后发动诱导,悄悄的拉了下赤发少年衣角的透明影子。

 

“赤司君,真的是洛山篮球队的队长吗?”

“怎么可能。”赤司义正词严的回答,“我说过我是将棋社的吧?”

“那个,实渕前辈……?”

“只是帮他们制定过训练方案和作战计划而已,WC的时候我要参加将棋的职业赛,就没过去”,赤司恶劣的扯了下黑子的脸,嗯,手感不错,“要不然那个时候就可以认识哲也你了。”

没有管赤司作孽的手,黑子认真的警告他:“监督会当真的。”

他才不管那个女人怎么想,反正他也只说了“来考察”而已,但既然哲也都这么说了,那么——

“没关系,反正他们想请我当队长也不是一两天了,练习赛什么的,我可以决定。”大概需要签上一年、不、两年的……卖身契吧?

“喔。”所以说就算是队长,真的可以就这么决定这件事吗?黑子仍然有些疑惑,但是赤司君都这么说……还有,牛肉饭限量跟赤司君又有什么关系?

“洛山的牛肉饭味道不错,不过哲也你的话,大概吃不完大号的吧。”明明是一张面瘫脸,偏偏可以从眼睛里看出这么多东西来,哲也还真是可爱,就是太瘦了些,要不要试着多给他喂点有营养的东西?赤司完全没注意自己的思考已经偏移到一个诡异的方向,晚餐的菜单也第一次没有了钟爱的汤豆腐——啊,等回去了还要跟食堂负责人交涉,体育特长生的进食问题,根武谷吃的真是太多了……

 

 

#   #    #    #   #    #    #

 

 

“喂,火神,那个矮子是谁?”难得的会因为考虑到以前的搭档,不想让他担心而没有翘掉校际练习赛的青峰没好气的一把拉过跟他一样被人忽视了的火神大我,“从刚才开始就跟着哲的那个?”

 

因为是和黑子所在的诚凛的练习赛,大脑里除了篮球和胸部之外难能可贵的塞进了其他东西的桐皇的ACE的黑峰大辉君,从一大早开始,就面色和煦(阴沉沉的)、微笑着(十分恐怖)参加了早训,中午也难得的挤进了队员们聚餐的餐桌(接过樱井上贡的便当并赶走一位姓名不详的队友),为了保持状态不错过练习赛,一下午都在天台补眠,向桃井报告了行踪好方便她叫醒自己——做好了这一切工作,并且在车上和队友们达成共识“给那个火神点颜色看看(能和哲搭档的只有我)”——结果到了诚凛之后,只来得及跟黑子打个了招呼,连拥抱都没能来上一个,好久不见(上周末还在一起打过球)的前搭档就被个不认识的矮子拉走了。

 

似乎还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没错吧?

 

“说是黑子的朋友,洛山篮球队的队长,”同样没好声气的火神回答,整整一天,除了上课外,一直被赤司用各种手段隔离在黑子三尺以外,不是没试图过强行靠近,但却被赤司用一只手轻易就压制住了,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确有从外观上看不出来的能力,“——你不认识?!”

“我干嘛要认识?”

“不是帝光的时候认识的吗?”以黑子的存在感,除了篮球之外,很难想象到会被人注意到,高中是不可能了,每天都和自己一起的黑子会认识哪些人自己很清楚,那么只有国中了——火神难得的用脑子推理了次。

“哲的朋友我只知道个荻原。”青峰皱眉,也是个难缠的家伙,但是这个人明显等级不一样——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是哲国中就认识的人,“火神你真是个废物!”

“哈?!混账青峰!!”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