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都市传说 03

 

“……被监督用奇怪的语气问了。”

被赤司问到恋爱的进展的时候,黑子这么回答。

“‘是不是和火神君在交往’之类。”

 

“那不是很好吗?”赤司惬意的喝了口绿茶,在他刚刚入住黑子家的时候,因为对方是个难以想象的香草奶昔控的原因,冰箱里不要说茶叶了,连罐装的乌龙茶都没有,最后在赤司的强烈要求下黑子不得不从两人紧张的预算中再抽出一点来购买茶叶——当然不是赤司想要的那种,好在儿时一直在京都同奶奶住在一起,接受日本传统教育的黑子哲也有着这个年纪的少年少有的茶道造诣,姑且算能满足赤司挑剔的舌头,“连周围的人都能接受你们的关系了。”

“我觉得不是。”相田丽子发问的时候那诡异的表情和语气还在黑子哲也脑里挥之不去,“因为监督后来还说了‘不能输给桐皇那个混蛋’——赤司君,你到现在还不做饭没问题吗?”

 

在第二天黑子再次进入赤司的店铺发现奄奄一息的赤司征十郎的之后,两个16岁都还没初恋过的菜鸟就同居到了一起。据赤司征十郎所说,他有个非常混账、控制欲强烈的老爹,家里的管家、佣人、司机甚至还有学校的老师同学,总之只要是赤司家势力范围的京都,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可能会受到监视,这家位于东京的店铺是他母亲留给他的遗产,也是约定好的,唯一可以不受约束的地方。

“也不是说那个男人守约,只是他和某个人闹翻了,所以绝对不会来东京。”赤司说,“大概是觉得我到东京来得太勤了,所以故意断掉店里的水电。”

赤司本人没有携带现金的习惯,银行账户也被人未雨绸缪的锁定了,虽然还有一些隐藏的收入,但是经历过京都的炎热的赤司不认为东京的夏天会给他带来什么困扰——

“这种大都会都有热岛效应,我觉得比起京都来,东京更热呢。”同样老家在京都的黑子哲也觉得自己也有发言权。

“确实——空调真是个好东西。”从进了黑子家门就不顾形象一动不动的驻在空调前面的赤司这么说,“哲也你是一个人住么?”

当然。

作为家中独子,黑子哲也从国中时父母一起到海外就职起就一个人生活了,虽然奶奶还留在日本,但始终不愿意离开老家的奶奶和同样不想离开东京的黑子最后还是没能向对方妥协。

“让我住这,反正哲也你这里位置也够大。”作为帮助黑子爱上火神的代价,赤司表示需要一个避暑的地方,而几乎把所有的零用钱变成了篮球装备和香草奶昔的黑子哲也显然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

“赤司君不用回京都么?现在还是学期中吧?”最终黑子也只是不痛不痒的问了句。

“没事,需要我教你学习吗?”然后在赤司明显超出高校水平的辅导面前认输。

 

第一次和外人、甚至应该说是陌生人居住在一起的两个人出乎意料的没有什么矛盾。两人都出生在传统的日式家庭,都是家中独子,都接受过传统方式的教育,一个父母不在身边,另一个是单亲,但因为工作繁忙的缘故也没有什么交流,虽然理由不同,但从幼年起两个人都没有什么朋友,除了将棋/篮球之外,阅读都是最大的爱好,另外黑子本来就很能包容人,而赤司对于自己认定的人的容忍度也很高,在一开始的争论过后,两个人就这样各安其份的生活在了一起——因为对于黑子的茶艺十分满意的缘故,不用去上学的赤司理所当然的接手了料理这份有前途的工作。

 

“没事,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赤司自傲的打了个响指,“今天的晚餐是汤豆腐。”

“现在是6月,赤司君。”只有这点无法容忍,这个无可救药的汤豆腐控。

“那么你来做。”汤豆腐的尊严不可挑衅,赤司马上还击,“给我水煮蛋。”夏天下厨哪怕是水煮蛋也是很难过的,虽然哲也的水煮蛋确实是水准以上的就是——其实并没有吃过吃过也不记得了黑子以外的人的水煮蛋的赤司这么想,然后他又想到什么,“不要跟那个火神一样的。”

“……”水煮蛋还能有什么两样,黑子无语,然后他想可以把水煮蛋剥壳后加到赤司的汤豆腐里变成咸味水煮蛋,那么下次给火神君的水煮蛋撒上白糖好了——他不负责任的想,在心底给火神画上个十字。

 

“赤司君,我觉得有些不对。”在赤司坐在空调房的桌边,心满意足的同时享用汤豆腐和水煮蛋两样美食的时候,黑子提出了疑问。

“火神君最近有躲着我。”明明已经特地起早床做水煮蛋,为了赶上晨训还拜托赤司君做自己的人体闹钟,因为起得太早到了上课的时候完全没有办法控制睡意,如果不是放学后赤司君又帮自己补习的话连考试也会当掉,尽管已经这样努力了,姑且不论自己对火神君的感情有没有加深——毕竟这不是一两天就能看出结果来的——但最近这两天,无论是早上还是午餐的时候,火神君都很明显的躲闪着自己,虽然对于身体接触什么的对方并没有表现出异样,但对于攻略目标产生这种意料外的反应黑子觉得还是应该重视。

 

“你不是说,就算是故意欺负他也没关系的吗?”这可是关系到哲也一生的大事!

“是这样。而且最近火神君和二号相处得很好,都没有什么反应了。”甚至可以单独带二号去遛狗,因为太遗憾了所以记得很清楚呢。

到底会是做错了什么?让火神君这么粗枝大叶的人也会产生躲避的行为——说实话,很受伤——实在想不起来,最近自己有做过什么特殊的事情。

 

“难道是,因为我的水煮蛋太难吃了吗?!”想到桃井小姐还有监督的黑暗料理,黑子恍然。

 

“绝对不是!”赤司奋起,侮辱什么也不能侮辱哲也的水煮蛋,“哲也的水煮蛋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水煮蛋,不可能会有人的水煮蛋比哲也做得更好!而且不是有这种说法吗?充满着心意的料理是最好吃的,”赤司继续,“哲也做的每一颗水煮蛋,都充满着哲也的心意,我这个每天都吃的人是最清楚的了,”虽然一般都是黑子给火神做时顺便煮的,“只要吃过哲也的水煮蛋的人,都能感受到哲也的心意——”

呃,虽然作为领教过桃井小姐和监督料理的人,黑子并不认为只要有心意就能做出满意的味道,但是赤司这样肯定他的才能(水煮蛋上)还是让他很感动,事实上他也并不认为自己的水煮蛋有难吃到让人躲避的地步——不要说帝光时期他的水煮蛋一贯受人追捧,他也不认为火神会是因为食物难吃就躲避他——如果真心喜欢某个人的话,就算他做的东西再难吃也能咽下去,黑子一直这么认为。

 

“——一定有别的原因。”X2

 

“等等,哲也。”赤司突然想到刚才从黑子的话你得到的信息,“你刚刚说你监督说过什么?”

“‘是不是和火神君交往?’”

“后面。”

“不能输给桐皇……?”

“桐皇,那是谁?”赤司敏锐的抓住重点。

“应该说的是青峰君。”黑子肯定的说,“我以前的搭档,桐皇高校的ACE,也是PF的那个。”

“唔……就是你说,为了给他找个相当的敌手才退出篮球部,来诚凛的那个?”

“嗯。”

“……你说过,WC以后你们和好了,还常常一起打篮球?”

“嗯,还有火神君,毕竟能和势均力敌的对手作战,青峰君也会高兴的呢。”

“时常?”

“嗯。”

“总和火神一起?”

“要是有空的话。”这又和火神君有什么关系?

 

“哲也,”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赤司心里已经有了推论,他担心的看着黑子,毕竟,没人能比他更了解黑子对这份感情有多认真,甚至有了延续一生的觉悟,“你有没有想过,也许……?”

“也许?”

不、这么直接的告诉哲也会伤害到他,更何况只是推测而已,说不定会是别的原因——尽管以前经手的顾客也有过这种情感反复的情况,赤司从未因此动摇过,但黑子是不一样的,何况是对方先向黑子告白,没道理在黑子表现得更温柔体贴(有么?)的情况下变心才对——还是应该亲自去看看,了解一下情况,也许会因为太过熟悉的关系,哲也遗漏了什么呢?

 

“……下一次。”

“?”

“下一次火神青峰见面是什么时候?又是晚上吗?”想起因为晚餐后还需要和他们一起打球,而拒绝了那一天的汤豆腐的哲也,赤司就立刻把那两个人划分到“敌人”这一序列。

“就在明天,监督说明天和桐皇有一场友谊赛,青峰君……应该会来吧?”黑子不确定的回答,尽管WC之后青峰恢复了对篮球的热情,但据桃井小姐所说,似乎并不是很愿意参加社团活动,虽说该有的基础练习并没拉下——还是无法好好处理和队友们人际关系,今吉前辈离开之后,本来就各自为政的桐皇更是如此,新上任的若松前辈还不足以压服众人,而原泽监督不知道为什么对此一直视而不见——每个队都有自己的麻烦呢。

“我也去,见见那个什么火神还有青峰,哲也,你的制服借我穿。”赤司果断决定,然后他犹豫了下,试探着问,“那个,有大一号的吧?”

“太过分了,明明就跟我差不多高呢,赤司君。”本来还在质疑这样好吗的黑子立刻被赤司的蔑视转移了视线。

“明明要比你高整整5cm呢,哲也。”

“只不过是个区区5cm而已,赤司君。”

“5cm有多高哲也你是想要试试吗?”

…………

…………

 

总之最后这段争执在黑子拿来自己的和备用的170码的制服和运动服之后告一段落,明明身高相差不大,但体格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不得不帮赤司借用175码的制服的黑子的人生再度蒙上阴影。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