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都市传说 02

 

“会让别人随便就喜欢上是自己不好。”

 

直到第二天黑子耳边还一直回响着赤司的话。

 

“哲也你是清楚的吧?自己要做的事、会达到什么目的、对方会有怎样的反应……”因为赤司的店只有初一营业的缘故,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还是干脆就忘记了,负责处理这份房产的“下仆”没有交付电力费用,尽管初夏的阳光一直延续到7时还未消散,他们还是不得不转移到旁边的MJ继续,当然对于黑子来讲这求之不得。

“作为搭档能成为感情好的朋友只会是助力。”黑子反驳。

“你也说是‘朋友’,”赤司尖锐的指出,“很明显那个火神对你的感情超出朋友范围了。”

“……或者因为他也是同性恋?”黑子停顿了下,又立刻找到个理由,“听说这类人彼此之间会有感应。”

“……那你也有感应吗?”

“你不就是。”

 

不、不能这样。

赤司努力维持脸上的笑容,就算是他,对于“同性恋”这个词按在自己身上也是会有抵触感的,反倒是对方,他仔细的看了看黑子大大的眼睛、柔软的头发、纤细的身材还有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肌肤——和“同性恋”这个词一点逆和感也没有,还不如说,如果他一定要选择一个同性作对象的话,那么黑子就是他的理想形象。

 

这不是进一步说明了同性恋之间是会有感应的吗?!

 

——再这么说下去会陷进死胡同。

赤司明智的转移了话题:“但以你的计算你们的感情不至于会达到‘恋爱’的程度吧?”

 

黑子下意识的又喝了一口奶昔,这是今天来的第三杯,因为赤司尝了一口之后就嫌弃的把它丢给黑子了。

——一开始就特地引起火神君的注意,在练习赛上上表现出实力以强烈的反差来加深这种印象,用“奇迹”诱发他的好胜心,再以“光影”之名把对方跟自己绑在一起,然后画个“日本第一”的大饼来给还没有什么明确目标的火神君,和海常的比赛算是意外惊喜,但是黄濑君会在那个时段左右来找他却是意料之中,用他来挑衅好让火神君意识到他与奇迹们的差距还有自己存在的必要性正是算计的结果——虽然中途火神君对自己的行为也有过疑惑,但是都用低存在感+转移话题的方式绕过去了,等到青峰君出现之后,不,自己的坦诚也是有选择时机的,虽然也考虑到了火神君可能会为此愤怒,但是那个时候他们的友情已经很牢固了,就算有些动摇也不会影响大局,虽然火神君大度的表示他不介意反过来安慰自己确实有些出乎意料……

 

按火神君的说法,那个时候就已经爱上自己了吧?

但怎么想,自己也只是做了一般朋友会做的事情而已:一起吃饭、一起打球、因为顺路所以一起回家,偶尔欺负一下来加深感情——跟帝光的模式一样,甚至因为没有和奇迹一样的,由时间积累起来的切实感情基础,自己对待火神君的做法有点小心翼翼,也有想过如果像对待青峰君一样把冰棒直接塞到衣服里或者像对待黄濑君一样直接从肚子上踩过去也许他们的感情会进展得更快些?如果说有什么特殊,就是会不时提一提“光影”的说法好让对方适应“搭档”这个身份——但是在帝光的时候,“光影”已经是公认的了,事实上绿间君还说过“他们四个都是光,只不过青峰的光最耀眼”之类的话——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暧昧。

 

“……哲也你有想过恋爱是什么吗?”看着对方又一次陷入自己的世界,赤司不得不再次担任话题引导人,事实上虽然他早已习惯这个角色,但通常情况下都是对方被他充满着个人魅力的形象和谈吐所吸引,以至于不能清晰思考,像黑子这样时不时会发散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他的存在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虽然确实想过,但是……

如果说是荷尔蒙所致,为了留下后代的必要的生理反应,黑子是不赞成的,那只不过是同动物一样的交配活动,如果就这样把它名之为“爱情”的话,某种意义上算是个浪漫主义者的黑子哲也绝对不会不认同,但是理性却无法给予这种感情以合理的解释,虽然从以前就喜爱阅读文学作品,而文学中爱情是无法回避的一部分,但黑子连哪怕一次的感同身受也没有。他有点期待的看着对方,虽然他也不认为,这个某方面看起来比他还要理性化的中二病少年会对恋爱这份感情有什么深入的看法。

 

——也是个连初恋都没有过的菜鸟——

 

双方对彼此的看法再一次的重合了,然后这种共有的弱点或者说是秘密又一次带给他们一种诡异的满足感,具体说起来就是他们觉得对方比起自己第一眼看上去的时候要顺眼许多。

 

“为了人类传承而必要的生理活动,先别急着反对,”赤司仿佛看见了黑子的心理活动,“不管冠以它怎样崇高美好的名义,本质上就是交配没错。但单纯的交配活动是不能够被称之为‘恋爱’的。”

“也不能说是‘独占欲’,因为即使是低等动物像是昆虫,也会在交配后把自己的生殖器折断在雌性的生殖道里,某种意义上这个也算是‘独占’,独占延续后代的可能性。”

“在我看来它是以交配为基础的,在此前提下产生的‘爱’的一种。”

看着黑子疑惑的眼神赤司继续说。

“我之前也说过了,我的店铺所经营的,是所有的人类的‘爱’——‘亲情’、‘友情’,当然也包括‘恋情’。虽然是个人看法,但在我看来它们的本质是一致的。”

“虽然哲也你的看法可能不一样,但是应该也认同,爱是可以靠经营来得到的吧?”

 

对方的用词相对委婉,但确实是在暗示黑子之前的算计没错。但正是因为这样,黑子才会把他和火神的事在陌生人面前合盘推出,因为赤司一开始就说了,这是家贩卖着“爱”的店铺,黑子并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错误,在获得火神的感情的同时,他也同样付出了自己的感情,尽管最初的目的不纯,但这份情感是真实存在的,事实上如果不是火神君单方面的把这份感情演变成了“恋爱”,现在他们应该就是圆满大结局——作为把“爱”当成商品贩卖的赤司,黑子认定他可以理解自己的做法,事实也正是如此。

 

“所谓的感情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交换。”赤司继续下去,都是黑子平时考虑过的,可以清晰的表述出来或者仅有个模糊概念的语句,“付出时间、金钱、心力、陪伴,来交换的对等的东西——但并不是付出这些就能得到感情了,或者说,付出这些所得到的,不是大部分人所希望得到的感情。”

“你付出的越多,得到的也就也多——不是对方的,而是自己的……”

“——给的越多,你就越爱——”

 

“就像股市那样。”黑子终于忍不住插了句。

 

“对,就是这样。”赤司不以为忤,相反他正为有人能跟上自己的思维而兴奋,“投入越多,就会期待更多的回报,而具体的回报其实并不在思考范围内,在该放弃的时候不会选择放弃,用感情而不是用理性来思考,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被套牢,这种情况更显著的是在赌场——”

 

“——这就是心理经济学。”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适当付出自己的,然后引诱对方来付出——这就是哲也你做的吧?”赤司笑着说,能够了解到这方面的知识的人并不多见,但在这个年纪就能活用到这个程度的更少呢,虽然赤司本人相关的理论应该说比黑子了解的多得多,但他从来就没有过实践的对象,之前的顾客也只是教了些手法而已。

“嗯,”黑子肯定,“但是想不出为什么会变成这种情况。”

“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怎么说他想交配的人是你呢。”赤司毫不脸红的说着限制级的话题,“既然你也是同性恋,那么把他作为潜在的交配对象应该是没问题吧?”

“嗯。”想着搭档应该算是英气勃勃的面孔和惹人羡慕的好身材,黑子犹豫着点了点头。

 

“那么接下来就是爱情的‘量’了。”赤司下结论,“既然如此我只能认为是你对他的感情还不够,需要更多的付出才行。”

“在不注意的时候让别人随随便便就喜欢上自己了,作为经营者你还很不够呢,哲也。”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明明一切都计算得很恰当啊?

虽然有遵照赤司的建议,早早起床做了水煮蛋带来准备加大付出,但是赤司最后的话一直困扰着黑子哲也,整整一上午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啊!”

“干什么啊混蛋!!走路注意点啊!!”

被搭档圈到怀里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因为存在感低的原因,被人撞到也是常有的事了,也因此锻炼出了别人想象不到的能力,黑子对此并无怨言。

“黑子你没事吧?那个混蛋!!”搭档紧张的摸上摸下,好像他是什么弱不禁风的东西似的。

 

是——这样!

因为下意识的把自己当成了需要保护的弱者,所以不自觉的增加了付出——

 

“我没事,”他语气不变的说,“只是火神君……”

“啊?”

“蛋。”

“啥?”

“火神君的蛋。”

“碎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