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赛后研讨会结束之后的妄想

(都怪藤卷回忆杀杀太久了)

 

 

赛后研讨会结束之后,和火神君一起去MJ的时候被人毫无征兆的叫住了。

 

是绿间君。

 

会在这个时候看到对方黑子并不是完全没有想过,从国中的时候开始绿间一直是队伍中的“妈妈桑”一样的存在,但同时这个人也相当的冷静自持,通常不会主动去关心他认为“与己无关”的事,既然现在跟他已经不再在一个队伍中,黑子觉得能够不用再接受这种多余的关心再好不过。

 

“绿间君。”四下看了看没有见到对方搭档跳脱的身影,抱着“也许是停板车去了”的一线希望问,“高尾君呢?”

“他回去了。”绿间推了推眼镜,“我是来找你的。”

 

专程。

他听出了对方未能说出的那两个字。

——果然还是最不会应付像绿间这种人。

 

随便就打发走火神之后两个人一起选了个隐蔽的角落,虽然对于黑子来说这一点有没有都无所谓,但是就算是他也不想要接下来的谈话被任何人听到。

 

“你跟赤司到底说了什么?退部的时候?”

——不出所料。

 

#   #    #    #   #    #    #   #    #

 

到现在绿间还记得黑子退部前后,判若两人的赤司。

 

“我会带黑子去京都。”

那个总是带着游刃有余的笑容、信誓旦旦会带着黑子一起走的赤司征十郎。

“和监督商议过,同意单独给黑子推荐,跟洛山那边也联系好了。”

从来都是算无遗策。

““无冠”有三个在那边,但是并不具备压倒性的实力,尤其是马上我们都升上高中的情况下。”

他踌躇满志的说。

“团队协作也好,挑战强者也好,黑子会喜欢的。”

并不是因为和自己关系好的缘故,而是因为在自己面前这么直接说出来也不会乱传。

“——还有,胜利也是。”

还有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自负。

 

“真的不考虑和我们一起去洛山吗?绿间。”

 

——因为明知自己是绝对不会放弃秀德去洛山的才会邀请我的说。

绿间深知只要赤司开口或者哪怕露出口风黑子会和他一起去京都,无论紫原还是黄濑,甚或是已经对篮球表现出无兴趣的青峰大辉,都会跟去吧?

 

——那两个人是在交往吧?那个时候。

总是黏在一起的光影二人组被打散,本来就十分信赖赤司的黑子以肉眼可以见到的速度跟赤司亲密起来,大概是因为不必忌讳他的缘故,他常常会碰到赤司对黑子做出一些同性友人不会做的暧昧动作,而一向面无表情的黑子脸上的红晕则表示了他对此并非毫无觉察。

 

有一次黑子找青峰回来的时候,绿间看到赤司撩起他的刘海闭上眼亲吻额头。

 

——赤司是认真的。

绿间从没有如此确认过这一点。

并不是仅仅把黑子当做是恋爱的对象——那种短暂的、依赖一时的激情和荷尔蒙存在的关系——而是更深层次的、他们这个年纪本不应考虑的联系。

然后——

 

#   #    #    #   #    #    #   #    #

 

——即使回答了也没有意义的问题。

“总是纠结这种小事呢,绿间君。”

——就算回答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只是说出了赤司君不愿意去想的事实而已。”

——但是不回答的话,绿间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所以才不擅长和这个人相处。

“和赤司君在一起,是不会快乐。”

 

 

『我不会去洛山。』

『去洛山的话,就算是打败了青峰君也没有意义。』

『就算是赤司君说,发现我的才能的人是你,知道我的能力的发展方向的人只有你。』

『那也不过是再重复一次帝光的事。』

『赤司君的篮球,是无法带给我快乐的。』

『抱歉因为我的事让赤司君、让监督您费心了。』

『为了表达我的歉意,请允许我退出篮球部。』

在赤司君和监督单独商谈队务的时候插进去,不给他哪怕一点劝服自己的机会——那是自己的选择,因为绝对不可以在这一点上让步。

清楚赤司君的强大,哪怕是青峰君、哪怕他进入ZONE,也从不觉得他就能赢过赤司君。

但那种异质的强大就算赢多少次也不会让青峰君清醒的。

青峰君需要的是能够与之力敌的对手的当头棒喝,而不是运筹帷幄的赤司那样在计算中把所有的可能性掐死。

那样只可能把青峰君毁掉——

 

 

“那么,为什么会是诚凛?火神只是个意外,别告诉我你是看中了木吉,——你的力量需要的是能够得分的ACE作搭档,而不是像木吉这样指挥塔式的选手。”

 

“……我放弃了。”

“!?”

“虽然也许还抱有一点期望,所以才会选择有木吉前辈在的诚凛,但是在入学考试之前就已经知道木吉前辈膝盖受伤的消息了。”他坦承,事到如今就算承认也没什么,“在看到火神君加入篮球部之前几乎完全放弃了。就算是我,也不会去做完全没有胜算的事。”

 

所以那个时候跟赤司君说了『再见』。

 

然后他回答。

『再也不见』。

 

“——就是这样,所以在WC看到我的时候赤司君很生气,明明已经说过了不会再打篮球了,有火神君在实在太好了呢。”他补充说,一点也看不出来把现任搭档当成挡箭牌的负罪感。

 

所以才会带着保镖来参加聚会吗?还有你真的不知道赤司为什么会生气吗?对前队友的迟钝已经无语了的绿间想,还有黑子这样,始终对赤司的付出无动于衷的情况也让他分外火大。

“那现在呢?马上要和洛山比赛了,你还想逃避到什么时候?”

 

对方一直以来平静的脸孔第一次露出犹豫的表情。

“诚凛一定会赢,但赤司君是不会输的……”

“我不知道……”

然后他提议——

“你说我现在转学到秀德还来不来的及?”

 

 

——求不要!!!

 

 

 

———FIN———

 

后来绿间收到了这样的短信。

 

FROM:赤司

真太郎,我是让你去探哲也口风不是去勾引他去秀德的"""

 

 

 

=======================

 

比起爱情更重视友情的黑子,遇到困难也是会逃避的黑子。

还有自尊心强烈不愿低头但也无法放弃黑子的赤司,虽然真的不是他的错。

即使这样仍然是两情相悦。

嗯,要是WC决赛的结果是诚凛赢了洛山,赤司赢得了黑子这样就两全其美了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