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再回不去

警告!!!
BE!虐赤!赤队出轨+微量赤司受!
不适者切勿进!!



那确实不能算是逢场作戏。

许久未能碰面的老友,他心里清楚,对方对他一直抱有怎样的感情,也许是酒精,也许是当时气氛太好,或者是对于一成不变的生活有些厌倦,总之他吻上来的时候,他没有拒绝,接下来的一切顺理成章,虽然那个位置的感觉不想他想象的好,但作为男人也有必然的生理反应,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两个人也默契的没有谈论昨晚的事情,毕竟他有他的恋人、也是他的挚友,——总之这是不可能再发生的事,也就没有考虑的必要。

他照常去上班,对方把他照顾得很好,虽然有些不适,但也不是不能忍受,不过他多少有些心虚,就在工作的地方好好洗了个澡,一次不够,又再一次,直到确定身上没有任何残留的气味和痕迹,连衣物也好好处理过,确认不可能带来任何怀疑,这才回家。

一进门他可爱的恋人就扑进怀里。

“欢迎回来,征十郎君。”

“哲也?”与平时不一样的动作,淡淡的酒精气息,泛着粉红的脸庞还有可爱的笑靥,一切都说明了不胜酒力的恋人喝了酒,“怎么喝酒了?”

“黄酒没有了。”透明少年可爱的歪着脑袋,仰着头看着他,“嗯,给征十郎君做菜。”他小小的打了个酒嗝。

虽然表述不清但他大概明白了,应该是为了庆祝他的生日,哲也才特地下厨,因为黄酒没有了所以拿了其他的酒代替,应该是小小的尝了口,只是,以哲也的酒量……他看了看,然后发现餐桌上摆着他的LouisXIII,居然拿这个做菜,他叹息着低下头,看到恋人那双美丽的天空色眼睛还直勾勾的看着他等着他的赞赏,就想这么直接压上去,但是某个理由阻止了他,也许该先刷刷牙,浴室里应该还有漱口水,嗯。

比平常更美好的一个晚上,看得出恋人是认真准备了,大概是和他高中的搭档特别学习过,甚至还有火鸡这样根本不应该出现在日本更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间的东西,虽然因为之前恋人一直和那位“旧友”在一起的事情他生了好长时间的闷气甚至去酒吧喝闷酒才会出现昨晚那种事,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这个纯粹的少年是他的珍宝,注定会宠爱一生,谁也别想把他从他怀里抢走,什么愚蠢的“光”都滚到一边去,国中的自己是怎么想不通居然给自己设置这么麻烦的障碍的呢?

大概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恋人比平时要坦率也要情绪化许多,当他甜蜜的笑着(这简直是绝景)对着自己说“最喜欢、最喜欢征十郎君了。”的时候,赤司简直用尽了一生的毅力才控制住自己不在餐桌边就把他要了——并不是不想,只是为了珍惜哲也努力了好久的成果——即使如此当漫长(赤司这么觉得)的晚餐结束之后,本应是收拾碗碟的时刻,他差一点就要拉住恋人的围裙摆求欢,如果不是恋人先一步红着脸说征十郎君的礼物一定要到生日当天才能拿的话。
不过这句话很好的安抚了他,快速冲了个澡之后他靠在床头期待着自己的生日惊喜,哲也是把自己光溜溜的用缎带打上蝴蝶结呢还是在身体上涂满奶油蛋糕?一定是非常可爱到色情的哲也,他能预见到这将是一个怎样香艳的夜晚。

大概是老天也看不下去他的顺遂,也许是因为疲倦,也许是因为紧张之后的放松,更可能是因为连续两天都喝了大量的酒,总之他没能享用到这个迷人的生日礼物就深深的沉入梦境,在梦里他还听到恋人可爱的告白——
“最喜欢、最爱,征十郎君了。”

我也爱你。
只爱着你。
我可爱的、可爱的哲也。


#    #    #    #    #    #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洒落进来,直射到他的脸上。
好一会他才从刺目的光线中挣扎出来,枕边却空空荡荡。
冰冷。

哲也?他有些疑惑,恋人有点小小的低血压,每天早上叫他起床是他乐此不疲的情趣,——也许是自己起太晚?他晃动着脑袋去了浴室,等到刷牙的时候才发现恋人的牙刷不见了,毛巾、常用的衣物、钱包,统统没有,手机搁在枕边,钥匙挂在门框旁……
哲也?!

为什么……去哪里……哲也!!!

餐桌上摆着一张纸。
熟悉的字迹,微微有些颤抖,他不能确定,抖的到底是他的手还是那些字。
是哲也的留言。

“征君,征十郎君。
长久以来的照顾非常感谢。
就像做梦一样,征十郎君说爱我,我也爱着征十郎君,梦想着和征十郎君在一起,虽然征十郎君应该会觉得厌烦才是。也是呢,这样无能的我,能够得到征十郎君一点点喜欢,就应该心满意足了,不应该期待更多的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我爱着征十郎君,不想要征十郎君爱上其他人,就算只是想想,也会感到痛苦,——人是多么的不知足啊。
所以昨天见到征十郎君,我松了一口气呢。
想到自己会妒忌,甚至会怨恨,会变成征十郎君不想要见到的丑陋样子,那样恐怖的事情我无法接受,从以前开始,就是征十郎君一直鼓励着胆小又无能的我,但是这一次连征十郎君也无能为力呢,或者说,征十郎君应该是不被任何东西束缚,能够得到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的伟大的人,我不想要征十郎君为了我困惑,或者这样想也是我太高傲了呢?
所以对不起,征十郎君,在征十郎君说不爱我,不再想要我之前。
不想让征十郎君看到我丑陋的样子。
再见了,征十郎君。

爱着你的
黑子 哲也。”


不对。
哲也。
我的。
离开。
哲也。
昨天。
……松了一口气?!

哲也??知道了……?!

#    #    #    #    #    #    #

哲也把手机和钥匙留下。

他说他不会再回来,也不会再联系我……还有我们那些朋友。
他说到做到,一向这么固执。

#    #    #    #    #    #    #

为防万一他还是联系了绿间甚至还有火神他们。
指示银行监视他的刷卡记录,派人守候新干线和飞机场,甚至去各个幼儿园、保育院打听工作人员的信息。

我爱着你。
你也爱我。
我们就不该分开。
对不起哲也,是我不好,再也不会了,我只爱你,只爱着你,只能爱你,别离开我。
我爱你。


爱着你,哲也。


………………
………………
………………

哲也就这样消失了。
即使以赤司家的势力也无法找到他。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他没有离开日本,海关没有他的通行记录。

每隔一段时间,他会联系他的家人。
一般是通过明信片这样的古老方式,辗转多次已无法找到源头。

他还在。
还不回来。
还……爱着他。

他的,他心爱的,哲也。

今天也一样爱你。


寻找哲也、工作、工作、为了寻找哲也。
他是他的一切。
偶有闲暇他会去那些哲也有可能会去的地方,一些平静的远离人群的小镇,也许会能有哲也的线索。

这次是鹿岛的一个小镇。
只有一个港口与鹿岛市相连,据说是当年建设鹿岛港的时候不愿搬迁的居民最后来到了这个岛上。
整个小镇都是一种古老的西化风格,路面也好、建筑也好,都由巨大的、粗粗修饰了的石块筑成。
在路边的咖啡馆歇息的时候,风传过来一群年轻女人的谈话。

“……如果,黑子神父是东方礼的神父就好了。”
“要死啦,日本只有罗马礼的神父啦~”
“奈奈你真不害燥。”
“说什么啊!好像绪子你不是这样一样!!”

好像是在说什么神父的事情。
但是……黑子……

虽然知道,哲也家和我家一样,都是神道教的信奉者,但是黑子这个姓氏并不常见,抱着万一的心态,我向老板娘打听神父的事情。

“啊,是黑子神父啊,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喔。”

据说,是一年半前来到这个小镇,非常温柔的年轻男性,短短时间就虏获了镇上的老人、儿童、还有女性的心,曾经有很多人想要给他介绍对象,但据说是接受过不能结婚的圣品,把一切献给神的虔诚的神父。

“自从黑子神父来了之后,很多人都仮依了咯。”老板娘这么说。

一年半前……也许是,我的哲也……
但是哲也……应该是不信教的啊?

“那么,在哪里能见到这位黑子神父?”还是得亲眼去看一看。


古老简陋的教堂前面,被黑衣包裹起来的瘦弱青年,天空色的头发,天空色的双眼,和天空一样的、温柔的微笑着。
是,我的哲也……!不、不对……
我的哲也不会……
虽然温柔,但是……
不会是,这样一成不变的、微笑……

就好像是——

“……神会保佑你。”年青的神父在胸前划了个十字,然后他的头转向这边,愣了一愣。
“赤司……先生?”

温柔的、就好像看着那些教众一样的,温柔而宽容的眼神……

——接受过不能结婚的圣品,把一切献给神的虔诚的神父——


不 对。
我 的。
不 是。

“您还好吧?”
凑近的脸庞,真实的关切的眼神。
这个人。

终于明白。
到底做了什么。

爱着的、爱着赤司征十郎的,我的珍宝,可爱的、可爱的哲也。
在生日前的那个夜晚被我亲手杀死。


再回不去。



———FIN———

老实说这篇,是因为在鲜网受了刺激,明明tag是主赤黑的all黑,结果文里出现了赤受,而且攻非黑子而且和黑子在赤司心目中的地位……好了不说了。我黑子巨巨哪里有那么——!!!于是就有了这个。
老实说,出轨不可怕,逢场作戏不要紧,但是和老朋友并且愿意在下面……是因为自己也有这个意愿。黑子的理解一点问题也没有。
所以最后黑子放手,把一切献给了神,全部的身、心、灵,本来这些应该是属于赤司的。
如果那个时候赤司没睡过去,让黑子感受到爱,也许还能挽回,但是……

写这些的时候223还没出,没想到会这么虐……也没想到会微妙的同步。

总之补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