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无法回覆

有些东西,也许不意识到更好。


※    ※    ※    ※    ※    ※


那是某个寻常的训练的下午的休息的时间。


『黄濑仔,』紫原拉开一袋薯片,『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诶?小紫原?』

『是班上的女孩子们要问的,如果能问到的话就给我食堂的就餐劵呢。』果然是因为这个,虽然看上去只是普通的问问,但是一脸『那部份午餐的预算已经买了美味棒,如果不说就碾爆你』的表情的紫原看来是不会接受拒绝的回答的样子。

『喜欢的女孩子没有哟,喜欢的人倒是有一个。』这边的这个看起来完全没有掩盖隐瞒的意思,反倒好像宣告似的偷偷的望一边透明的幻影那裡乱瞟。

当然这样的告白也一如既往的被黑子忽略掉了,他正勉强着自己站起来,好接过赤司本人递给他的毛巾。


『呜呜呜呜呜小黑子都不想知道我喜欢的人是谁吗?』被忽略的大型犬扑过来,赤司抓住时机把黑子的手腕往怀裡一带,不负众望的让模特儿做了个标准『五体投地』的姿势。


『没碰到吧?哲。』

『黄濑仔活该~~』

『哼,这就是你不敬人事的说。(意义不明)』


正欣然的听着队友们的吐槽的时候被人带住了衣袖。


『赤司君,请不要在这种时候用「眼」。』黑子严肃的看着自己说。


啊啊。

被他自己名之为『天帝之眼』的能力实际上集合了赤司超级的动态视力、对人体肌肉骨骼等运动器官的瞭解、还有强大的瞬间分析整合能力,如果生在古代赤司觉得自己一定是剑豪一类的人物,这种力量相当耗费精力,如果维持时间过长则会诱发严重的偏头痛,儘管赤司有意控制它使用的时间,而且即使发作了也掩饰得很好,但还是瞒不过以『人类观察』为兴趣的黑子哲也。之后在特别使用了眼睛的比赛后黑子都会单独留下来帮他放鬆按摩什么的,平时也会监督他不要随意用眼——虽然这样偶尔使用一次完全没有关係,但赤司本人很享受这种被人特别照顾着的感觉。


『我喜欢小黑子!!』那边已经再次的告白上了。

『哲是我的影子!』

『黄濑仔不准喜欢小黑~~』

『我我我我最喜欢哲君了!!』

『谢谢了,桃井小姐。』

『真、真是不知羞耻!!(推眼镜)』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这麽来一次,黑子还真是受欢迎,他看了看腕錶,准备宣佈休息时间到此结束——


『那那那,小黑子喜欢谁?』


新发展?


『哲当然是喜欢我了!』

『阿大笨蛋!哲君喜欢我才对!!』青梅竹马二人组又开始他们惯常的争宠戏码。

『黑子仔,这个给你吃~~~』这边直接食诱上了。

『咳、黑子、虽然你和我相性不合,但是(你要喜欢我也不是不可以)……』傲娇OUT。


『真要说的话,应该是赤司君吧。』黑子露出貌似思索的表情,然后这麽说。


!!!


『咦咦咦!!怎麽会小赤司!!!』

『赤司那个魔王!!哲你胡说的吧!!!』

『赤仔……赢不了……』

『赤、赤司……』


心如鼓擂。


他简直是呆滞住了的看着透明少年慢慢的走向他。

『抱歉,赤司君,不这麽做他们安静不下来。』

『啊,嗯。』他庆倖着自己多年考验的完美面具,『休息结束!!』


※    ※    ※    ※    ※    ※


那只不过是爲了摆脱纠缠的谎言而已。

他这麽对自己说。


虽然一直有某个声音提醒他黑子不是会在这方面撒谎的人。


不、这不算,因为他马上就跟自己解释了。


——那这种,失落的感觉到底是……?


※    ※    ※    ※    ※    ※


后来他有一次听到二军的后辈们在背后议论他。


『不觉得队长超可怕吗?』

『对啊对啊,虽然青峰前辈们也强得不像人类,但还是赤司前辈最强啊!!』

『感觉超冷血,就像恶魔一样呢~』

『是魔王才对吧!』

『对对、就是这样!』


这种形象么?哼,好像还不错。

他正想着。


『不对喔,赤司君很温柔的。』

『黑、黑子前辈!!』

『前辈什么时候在这裡!!』

『一开始就在了。』

『不会吧!』

『黑子前辈这种能力简直就是犯规啊!!』


温柔?我?黑子??


『虽然赤司君表面上可能严厉一些,但是你们每一个人的训练菜单,都是赤司君亲自定下的喔。』

『虽然很繁重没错,但是特别考量了你们的弱点和体力,如果按标准去做的话,不但可以增强实力,也不会受伤,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也不会有疲劳不适的感觉。』

『是特别爲了你们,每个人设计的喔。』


不、不是温柔,这只是爲了胜利……


『是、是吗?赤司前辈原来是这样的人吗?』

『哇!感觉好像更崇拜赤司前辈了!』

『真了不起啊赤司前辈!!』


『所以更加不可以在训练中偷懒喔,让赤司君的辛苦白费的罪可是很重的。』

『是!黑子前辈!!』


黑子眼裡的我,是这样子的吗?


那麽,你曾经说过……


※    ※    ※    ※    ※    ※


再后来,帝光的毕业式上,终于被他抓住的三个月未见的黑子。


『哲也。』

『一直有句话想问你。』

『上次採访的时候听你说过。』

『大辉的话,是光。』

『凉太姑且算是宠物。』

『真太郎是不知道怎麽相处。』

『敦的话,你说的……作为一个人,应该说是喜欢……吧。』

『……那我呢?』


(理想的对象是?)

(温柔的人。)


你……怎麽看我?


对面的人露出彷佛在哭泣一样的微笑。

『……无法接受,赤司君对于篮球的看法。』


是……吗。

所以,无法在一起,走下去是吗?


『但是,还是喜欢呢,赤司君。』


※    ※    ※    ※    ※    ※


那个时候的他,还不明白,望着黑子哲也转身离开的背影,挤压着心脏的冰冷是什么——直到那个深红色头髮的高大身影在他面前自然的把透明少年搂进怀裡。


『喜欢,赤司君。』


啊。

这份感情,撕裂胸口的痛,名之为『爱恋』的甜蜜与酸楚——


已无法回覆。


———FIN———


下一场,是跟凉太还是……哲也。

不想要,又想要,和哲也哪怕是在球场上,会面。


洛山的队员们跟在他身后,噤若寒蝉。

他其实并不是对他们那麽的不满意,虽然对秀德这一场他们的表现欠佳,但一切仍在他的控制内。

现在不会再有人在他用眼过度的时候守着他,用热水帮他放鬆,给他按摩。

偏头痛发作的时候,脾气不好也可以理解。

——这是不可以的。

看来要更加严格的控制用眼时间……!!!


对面走过来是诚凛的队伍。

散髮着野性气质的新人ACE虎视眈眈的瞪着他。

王者的地位不容挑衅。


『我说过吧,除了遵从我命令的人,其他人我不允许俯视我。』

摔。

轻而易举。


……这样的人。


『我也说过,请不要在这种无聊的地方用「眼」,赤司君。』

澹蓝色的双眸毫不畏惧的直视过来。


啊,啊,这心跳何时止息。


———真 END———


虽然转的勉强但是这是HE啊啊啊啊!!!

如果赤队不注意自己身体的话会生气的的哲君超级帅!!

最好洛山战结束之后赤队用眼过度,拉着也已经很疲惫的哲也要他帮忙按摩就好了!!

『因为是哲也造成的所以哲也要负责』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