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那就是为什么我爱你

如果早上十年,不,哪怕就早上一星期,有人说他会作为时代杂志的驻日记者来做下下期的封面人物专访的话,他一定糊他一脸。
冰室辰也,28岁,深受广大女性喜爱的俊美青年,目前同身为消防员义弟同居中,朝日新闻体育版专栏编辑——一星期前是。
人类的际遇真TMD离奇。

『据说赤司集团当家很念旧情,请务必帮这个忙。』时代杂志驻日分部请求上门时这么说。
不、那是个冷血的魔鬼,他想,就算偶尔存在念旧这种常人的情绪,也绝对不会出现在他这个除了比赛只见过几次面的人身上。
况且如果说念旧的话,这里还有一个跟赤司同队的队友叶山小太郎(朝日新闻体育版记者)不是吗?

后来他才知道叶山在听见赤司的名字的时候就立刻叫着“我不要去见赤司司”的哭着逃跑了。
一念之差。
最离谱的是赤司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同意了专访——他不是一直强烈的“要求”记者们都“滚出他的视野”的吗?

你们不要都一副“果然赤司大人就如同传说中一样恋旧”的表情啊,让一个体育新闻的编辑来作人物专访真的没问题吗时代周刊?

因为除你之外的专访请求都被打回来了。(天音)
——这就是所谓赶鸭子上架。

*    *    *    *    *

专访那天的气氛相当融洽(才怪)。

“那么您能说一下,您每次投资都大获成功的诀窍吗?”他继续照本宣科一字一句的念那些预先准备好的问题,赤司似乎心情不错,虽然不能说每个问题都回答了,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什么不耐烦的表现——和他知道的赤司征十郎不太一样。
“怎么说呢,‘这双眼睛能看见未来’?”身着昂贵的和服却以一副慵懒的姿势半靠在皮质靠椅上的人微笑着说。
“哈哈,您真是爱说笑。”这不是你中二时期的常用台词么居然还在用,他腹诽着,到底是谁安排的这些一看都没法回答的问题。
但是,“天帝之眼”啊……

天赋的才能。
天才与凡人。
决定性的差距。
无论怎样接近却始终无法到达的位置。
无论付出怎样的努力。

不甘。
不甘。
始终……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
那些家伙们!!

大我也好,敦也好,还有“奇迹的世代”的那些家伙。
明明拥有天赋的才能,却弃之于不顾的那些家伙。

与始终无法放弃篮球,即使不能成为运动员,却选择了体育栏目的编辑的他相比,那些家伙们一个一个轻易的放弃了别人渴求而不能的东西,没有一个走在,哪怕是接近篮球的位置上。
无法原谅!

这么说来赤司征十郎还算是好的了,怎么说作为赤司集团的继承人选择篮球运动员作为职业也是不可能呢,他还不算太离谱,他心情复杂的想。

“那么,接下来……”他翻开下一页,“能谈谈您的感情生活吗?”

“啪。”一直把玩着的玉质棋子被放在棋盘上,赤司的气息一瞬间改变了。
“我似乎说过,拒绝接受关于这方面的采访吧?”

大概半年前,赤司征十郎与他相恋十余年(?)的恋人(同性)的婚姻震惊了全日本。
尽管那一位一向以“存在感低下”“球场上的透明人”“幻影”为卖点(不是),在全部武装的狗仔队们面前还是无所遁形,虽然一开始只是搞到了像是就读的学校学年班级、参加的社团还有比赛记录之类的东西(拜他极低的存在感所致),但当那位以犯蠢出名的国民偶像在机场被人堵住询问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的事的时候突然哭出来说“明明是我先喜欢小黑子的小赤司太狡猾”之后,事态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黑子仔是棉花糖~~小小白白软软的~~~”这是敦。
“哲是我的(影子),火神滚开!”这是自己胡说还拖大我下水的青峰警视。
“哲君很温柔很帅气♡~是我的初恋♡。”这是美女律师桃井五月。

《无情恋人琵琶别抱 当红偶像公众场合泪流满面》
《花季少女纯情初恋 哪知心中良人竟是花花大少》
《以为与你光影纠缠痴心到老 怎料突发情变NTR之苦有谁知道》
《纯良少年脚踏六只船 长袖善舞今欲嫁入豪门》

……奇迹们只有绿间真太郎幸免遇难。

“我和黑子相性不好。”“果然还是和他合不来。”

不、不是。

《睿智医生一眼看穿透明少年真面目 欲劝好友哪知其受惑已深》
…………

直到赤司征十郎暴怒压制媒体后这种情况才慢慢好转,但是直到现在网络上还时有流传黑子哲也相关的段子。

……该感谢黑子的体质连摄影机也有作用吗?
要不然现在连出门都难。

…………

其实怎么想,也是赤司故意的吧?要不然在事态扩大之前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嗯,要给征十郎君一个教训。”看起来只能用“无害”两个字描述的青年这么说。
“黑子仔好棒!”这是无原则在一边起哄的吃货敦。

那个夏天到他家避难的义弟的搭档以及拖油瓶深刻教育了他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

再一次回想起那鸡飞狗跳的两个星期他还是想叹气。

某个意义上这号称“王者”的男人也真够可怜的,他心情复杂的瞥了他一眼。

“您跟杂志社有什么协定我不清楚,”他翻看着记录,“我的工作就是把这上面的问题问完。”

“喔,时代杂志的记者都这么没有职业素质?”

“您所说的记者的职业素质是什么我不知道,毕竟一周前我还是报纸体育专栏的编辑,这点您不是最清楚吗?”别以为他不知道是谁造成现在这种局面,或者这些问题本来就是赤司想要他问的也说不定,“听说您和您现在的伴侣,黑子哲也先生,是国中时就认识的么?”他自顾自的念下去。
“是一生的伴侣,赤司哲也,”他强调,“我们是同一个国中,一个社团的。”

“那具体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见面,在什么地方呢?”
“国一春天,东京帝光国中第四体育馆。”

“那个时候有什么感受呢?”
“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类型的人,对他有点兴趣呢。”

“当时做了什么呢?”
“把队友支开,和他单独谈话了。”

………………
………………

看吧,果然。
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表白——他腹诽着,要不就是礼物,要不就是吵架之后的讨饶,总归就是这一类的东西——这对总把周围的一切卷到自己的事情中来的自我中心夫夫。

“那么,为什么会是黑子哲也?您,还有奇迹们,为什么会对身为普通人的黑子产生感情呢?”他继续。

“……这是时代杂志要求的问题吗。”

肯定句。
“不,这是我个人的问题,不过我相信时代杂志也期待您的回答。”他说。

是的,为什么,会是黑子哲也?
没错,黑子确实长得很可爱,个性也不能说不好,篮球也不错,努力又坚定,应该说相当讨人喜欢,但是这不构成那些“天才”们一个个对他倾心的理由。赤司就不说了,敦虽然表现得很幼稚,但是其实是喜欢黑子的吧?如果说仅仅只是可爱和讨人喜欢,那么以他们的条件可以有大把的选择。
为什么会是普通的黑子?

“呵,冰室君,”对面的男人笑了起来,“以你的看法,什么是‘奇迹’?”
不等我回答他又继续说下去。
“是‘十年难得一遇的天才集团’,超乎常理的存在。”
“你觉得遇到这种人在你面前,你会有什么态度?”

失败。
直接退缩。
或者——
失败。
不甘。
愤怒。
奋起。
再次失败。
然后……
不得不承认,自己与他们的差距。

“我国中时候的队长,是个了不起的家伙。”赤司赞叹着说。
嗯?
奇迹们……的队长?赤司之前的那个??
从来没听说过——
“打PF的位置,当时的全国第一,国一下半年的时候在校内练习赛上输给了大辉。”
……奇迹……
“那时的大辉不谈潜力的话比不上虹村队长,毕竟只是一年级,体力也好、比赛经验也好,跟三年级的队长没法比较,但是虹村队长主动跟教练提出让大辉做首发,还有,提议让我担任球队队长——为了帝光的未来。”赤司这么说,“虽然还有其他一些个人原因。”
……做不到!如果是我的话……为了帝光的未来主动给一年级让路的队长!!
“是很了不起的人吧,我很尊敬他。”
即使如此从赤司嘴里听到这个词还是让人诧异。
“普通人遇到比自己强的人的话,首先就是产生的就是嫉妒,如果强的太多无法碰触的话很快又会变成畏惧,有些坚强的人会努力,期待自己能够赶上。”
“队长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他的第一反应是帝光的未来。”
“把未来交予我们手中。”

确实很了不起,但是跟黑子有什么关系?

“你觉得,被寄予厚望的‘我们’,不,‘奇迹’会怎样?”

不知道。
怎么可能知道你们这些怪物会怎么想。
但是,大我……

那个时候的大我,比起赢,更想要的,是“兄弟”吧?

比起被前辈们寄予厚望,更希望的是,朋友?

但是,你们和大我不一样啊?!

“确实,能够遇到敦、真太郎、大辉、凉太,真的很幸运。”
十年一遇的天才,居然会聚集到一起。
“——是‘奇迹’。”

“对大多数人来说就是这样。”


“但真正的奇迹不是这个。”
“真正的奇迹是哲也。”
“没有体力也没有技术,身体素质有限,怎么锻炼连常人的平均水平都达不到,这样子的哲也,却跟我们穿一样的球衣,站在同一个球场上。”
“即使我们被称为‘奇迹’,也从不仅仅把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
“遇到困境的时候,不是问怎么办,也不是说加油,而是会说‘请交给我’。”
“明明是连普通人的水准都达不到的哲也。”
“却能够成为支撑着我们的存在。”

不妒忌、不抱怨,即使有着小小的羡慕,联系整个“奇迹”的纽带。
为了“奇迹”可以付出自己一切的黑子哲也。

“会说‘请依赖我’的哲也,超级帅气喔~”



对于那些“天才”们,比起同伴,比起其他人,不管什么情况下都一直站在身后,与他们一起努力,支持着他们的黑子哲也。
——那种“归宿”的感觉。

——只要他在,就不觉得自己会输。


———FIN———

采访结束后一边的休息室。

“征君。”
“嗯?”
“不在球场上也可以。”
“任何时候都可以,只要征君需要的话。”
“?”
“……依赖我。”
“嗯。”一直都依赖着你啊……

“哲也。”
“?”
“别再抱敦,他不是小孩子了。”
“??”
“哲也的胸部只有我可以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