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诘み

他下棋喜欢奇兵突起。

啊,在他的棋力还不如对手的时候常那么干。
小时候可以扭转整个局势的奇兵是他的最爱,嘛,现在他也可以说“小时候”不是?
虽然设下陷阱,诱人入伏什么的也很有趣就是了,不过还是隐藏许久,在谁也想不到的地方突然亮出杀机的时候对手的表情更来得有趣啊。

是谁说过幼年的思考模式会贯穿人的一生。
所以当他开始考虑领导整个帝光篮球部的时候,除了本来就有的坚实基础之外,第一个想到的还是那个。
——奇兵。

然后奇兵就出现了。

因为太过巧合他不由得为之却步。
虽然很想要但是……

他早就知道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只有掉陷阱。
这种当你想要什么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的情况只有几千万、不、几亿分之一吧?

有一种,落入了什么算计的感觉。
作为算计大师的他不由得这么想。

但是真的很特殊啊——
特殊到超乎寻常的引起了他的兴趣以至于警惕。

在克制自己的欲望方面,他也是行家里手。

丢下一根绳索,另外一端也没有握在手里。
这样的话就跟自己没关系了,他想。

再然后三个月之后出现的,是开始散发着美丽光泽的原石。
比起之前隐藏在丛丛迷雾下的,这雏嫩的微光更加诱人——简直是专门为而他设定的鱼饵,让人想要一口吞下。

真是个了不起的对手,他想,棋子已经摆上棋盘,那就要看谁来下棋了。

——由他来操纵。

在棋盘上他是王。
给他配备金将、银将、飞车和桂马以及卒。
以他为中心调配所有棋子。
自己
的和对方的。

给他灌输自己的思想,看着他用自己的方式绞杀对手——这种满足感简直让他沉迷。
百战百胜。

然后棋子们前仆后继的,开花了。
飞车升级为龙王、角行升级为龙马、银将升级成银、桂马升级成桂。

王将,还是王将。

他以为王将是最重要的。
就算每次都只能走一格

王将被将死不就出局了么?

金将也好,银将也好,飞车或者桂马也好,就算升级了也可以换掉,随时可以从对手那边掉落。
但是王将从开始就只有一个。

无法替代。

这种事情,即使不说,他也应该知道。

“我对赤司君已经没用了,”水色的少年这么说,“请允许我退出篮球部。”

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谁允许的

帝光已经三连冠了,他们也被称作“奇迹的世代”,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他们已经完全不需要影子了,就算没有黑子没有配合压倒性的强大实力足以让他们所向披靡。
——没有任何理由留下他了。

——不,有的。

“我不想再做赤司君的棋子了。”

——破碎。

(他有没有告诉他,他是他棋盘上唯一的王将?)

他百战百胜,超乎常理的强大,他的棋子们被称作“奇迹的世代”,再也找不到敌手,以至于为了维持游戏的秩序必须分开;这都不要紧,只要他还有他的王将,那是他最宝贵的战利品,花了三年,时间、精力,所有的注意力,与命运争夺的那颗特殊的棋子,把他变成自己的王将,小心翼翼的隐藏起来,好好保护,不让任何人发现——只要有他在,他就永远不会失败。

(他有没有告诉他,他是他的王将,永远无可替代?)

“胜利于我,就如同新陈代谢。”

他失去了他的王将。

——诘み——。

——FIN——


注:
1.       将棋的规则我也不知道我都是百度的。
2.       升级:将棋的棋子设有升级制度。除了王将 (玉将) 、金将及已经升级的棋子外,所有棋子都可以升级。
3.       吃子的玩家可以把被吃棋子放回棋盘成为己方的棋子。这在日文称为掉落。
4.       将、将死:一枚将棋如在下一步能擒拿对方的王将,称为王手,亦即象棋中的将。如王将不能逃脱,则此步构成诘み,亦即象棋的将死。将死对方的玩家胜出此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