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赤黑】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34


赤司所预定的行程是由东京直飞洛杉矶,在机场停留2个小时之后,换机飞往拉斯维加斯的麦卡伦国际机场。初次乘坐飞机的黑子刚开始还很兴奋,没过多久机舱外的一成不变的蓝天白云就吸引不了他了,又过了大概2个小时,飞机上附赠的杂志也被翻完了之后就开始百无聊奈起来。赤司也很郁闷,他是知道飞机上会有杂志之类的读物提供,但之前从没坐过这种连腿也伸不直的经济舱,好在起码日航的食物在国际航空公司中也算是有口皆碑,正好到了进餐时间,又可以混上1个小时,等即使以黑子的速度也把份量有限的航空餐搞定了之后,无所事事的两人开始面面相觑了起来。虽然平时就算什么事都不做两个人也能斯磨上一天,但那毕竟是独处,不知道是否算是旅行旺季,飞越太平洋的大型客机的经济舱被塞得满满当当的,一排足足坐上了10个人,黑子正好靠窗,赤司在黑子的旁边,另一边是个看上去像是公司职员中年男性,他的太太和子女被分隔在走道的那一边,似乎是已经习惯了空中旅行,对方一上机就拉上了眼罩,大概是因为这样几个从登机起就一直跃跃欲试的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儿只是在自己的座位上望着这边兴奋的低声嘀咕着什么,算是无意中给赤司帮了个小忙。

 

“赤司君……”终于在连赤司带上飞机准备打发下时间的文件也被饥不择食的黑子翻过一遍之后,再也不剩什么可以阅读的东西的黑子眼睛大大的望着平日里有求必应的赤司,说起来这种半懂不懂的文件之类的东西黑子一向是看过就瞌睡的,但是今天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不知是怎么从黑子没有表情的脸孔里看出可怜兮兮的味道来的赤司坐立不安了起来,为什么这个座位这么窄呢?连想抱哲也一下都不行,啊啊当初要是多定一个人的位置就好了,三个连座的话哲也就可以躺下来睡会,不对现在哲也也可以坐我腿上!!——陡然发觉自己错失了一路和黑子肌肤接触的机会赤司沮丧不已,明明除了一些必要的事情之外,也想着把这个朴素的旅行当成是蜜月的替代品,亲亲密密的最好,虽然因为种种原因3万米高空的初H是不可能了(顺便说一句他刚刚意识到飞机上也可以做很多事),毕竟就算封印的力度还有阴阳师们的势力不太可能在这样的高空中做什么,他也不想和哲也正式的第一次是在经济舱的卫生间里度过——如果换成私人专机的话就没办法排除掉阴阳师了,他悄悄的叹了口气,放弃这样一个诱人的计划还是很需要毅力的,不过,他至少还能让哲也坐到自己怀里,他整理了一下文件把它们放进前排的插兜,把面前的隔板也折叠了起来,松动了一下双腿,“哲也。”

 

——赤司君是想要上厕所了吗?

不得不说黑子这才是正常人的想法。

 

抱有同样想法的显然不止黑子一个人,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横在了两人中间。

 

赤司皱起了眉。

并不能算是完全失算,他也没想过就靠换乘不同班次的飞机就能完全摆脱父亲的人手,但是这个光头看起来并不像是父亲的安排,不仅仅是因为在他们没有照预定登机之后,并没有发现他办理更换班次的手续或者和其他人交流,更是因为这个人从第一次正眼看向他们起,注意力就几乎是毫无掩饰的放在黑子身上。那目光太过专注,即使隔着墨镜也让人无法忍受,黑子好几次运用了Misdirection,但是一直在身边的赤司暴露了他位置,最后是那位被怀疑成和尚的男士终于发现视线总被另一位赤发的少年有意无意的挡住,意识到这样的行为太过失礼,收回了目光才结束,赤司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对他来说哲也的魅力不容置疑,队里其他的队员们对黑子的那种隐约的情絮他也不是不知道,但是因为黑子的特殊体质的缘故,像这样对黑子表现出特别的兴趣的同性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但登机后对方竟然正好在自己和哲也的后座,就算是他也开始隐隐不快了起来,而现在对方似乎是终于找到机会,想要和哲也搭话了。

 

“如不介意请阅读这本书,虽然不是什么有趣的读物,但至少可以打发时间,”随着对方的动作递过来的是一本书,看起来已经观察了黑子不少时间,很是明了他对于阅读的兴趣,“敝姓河原木,河原木裕隆。”

 

那是一本看起来被翻阅过很多次的线装书籍,似乎是被随意卷起放到怀里过,整本书呈现出一个弧形,边角的部分稍许有些卷曲,青白色的印刷用纸说明了它并非什么有历史的古物,但特殊的装订方式表明了它至少应该是某本古籍的现代重订本,黑子犹豫着伸出了手。

 

——赤司伸手抓住了他。

 

“我们对《大日经》不感兴趣。”赤司紧紧盯住这个自称是河原木裕隆的男人,那本书的封面正对着他,在黑子看不到的方向上《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十二个字显现在他锐利的赤金双瞳里,这段时间对于那些“异常”的存在的了解让他知道这是真言宗的根本经典,会把这带在身上的会是什么人简直不言而喻。

对方似乎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像是被那双少见的异色瞳惊了一下,过了几秒才笑出来:“原来你知道《大日经》,”胸有成竹的语气似乎是笃定了赤司的身份,毕竟能够一口叫出《大日经》的名字的少年并不多,“不过我这是给这位的。”

 

原来这就是《大日经》,黑子好奇的看着,北条无聊的时候跟他科普过,据说是东密、也就是惯常说的高野山的立教根本,据说应该是有好多卷的样子,这大概是其中的一部分,不过作为天台本宗的弟子,即使是除本宗外天台宗最为显赫的台密,北条说起来的时候都是不肖一顾,更别提与台密处处针锋相对的东密了——诶,这样说起来,北条先生难道也是和尚吗?阴阳师、还有神官,到底是有几个身份?

 

“要看吗?有注释的,不明白的地方我可以跟你讲。”像是被黑子微微歪着头的神态迷惑住了,真实身份应该是高野山的和尚的河原木放低了声音。

“非常感谢您的好意,但请容我郑重的拒绝。”感受着赤司突然握紧的手,黑子费力的扭转身体就着这样不自然的姿势鞠了个躬。

 

没想到会得到这样正式的拒绝,河原木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还想再说什么,不过已经无法忍耐的赤司不会给他更多机会。

“——要去方便一下吗?”

“嗯。”

 

最终还是变成了这样手牵手一起去厕所的小学生模式orz~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不管是赤司还是黑子,都忽略了河原木的自我介绍,并且在接下来的对话之中,模糊掉了彼此的称谓,等两个人从厕所结伴回来之后,赤司从随身携带的、被装成鼓鼓囊囊的背包里拉出一条细绒毯搭在黑子身上,黑子扭了扭,又把这条绒毯的一半过度到同样稍稍放下椅背斜靠下来的赤司身上,两个人头靠着头轻轻闭上眼睛,淡蓝色的绒毯下面,少年们的手紧紧扣在了一起。

 

直到洛杉矶机场转机为止,河原木都没能再次找到跟黑子对话的机会。

 

===========================

 

不知道赤司和旅行社是如何商议的,总之他们的行程好像从东京机场开始就和其他人不一样了。到达麦卡伦国际机场正是当地时间6时左右,领取了托运的行李之后赤司直接叫了出租车把他们送到预定的旅馆,似乎是很少见到像他们这样年少的东方面孔,一路上司机不停的想跟他们搭话,不过对于黑子以外的人赤司一向没什么耐心,初次踏上其他国家的领土的黑子也没精力关注司机大叔的好奇心,等出租车在一家四四方方的奇怪建筑前面停下来时,黑子才注意到他们已经到了。粗糙的土黄色双层建筑物看上去完全没有旅馆的样子,尽管之前赤司已经给他看过了照片,黑子还是没有实感,周围走过的男男女女大多都是身材高大的白种人和黑种人,尽管出发前已经认真补习过,家庭教师也认可了黑子的口语,但现在他发现别人说的话他一句也听不懂,这样的情况对赤司却似乎完全没有影响,顺利的就办理了入住手续拿到了钥匙,等他跌跌撞撞的跟在赤司后面来到了预定的房间,锁上门之后才放松下来。

 

“哲也?”

“赤司君,好厉害呢。”

“?”

“能够和外国人那么平静的谈话。”

“??”

“我完全听不懂。”黑子沮丧的承认,之前他还以为自己的英语已经有够好了,“一句话都不行。”

 

原来是这样,还以为是怎么了,赤司松了一口气。

“没事,哲也,习惯了就好了,”他想了想,还是透露了一个秘密,“其实我也听不大懂,大概是因为有口音。”

“诶?”那赤司君……

“只要他们能听懂我们说什么就行了。”毕竟语言是为了交流,“而且哲也,家教不是已经说过了么?你的英语已经进步得很快了,”就是需要实际练习,那么决定了,“为了增加哲也的自信,这次旅行就靠哲也来和当地人交流了。”

什么?!

“等等,赤司君……!”

 

 

———TBC———

 

纯过度,没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