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蓝同人|赤黑

黑篮|赤黑,不可拆逆~

 

【赤黑】先结婚,后恋爱 Chapter 33


 

既然已经下了决定,很多事情就忙碌了起来。

 

因为是打着“未来工作需要”的名头,黑子的语言课程并不只有英语,还包括德语法语等相对常用的语言,其它的附加课程也没有落下,加上国三本就繁重的课程还有篮球部的训练,黑子看着看着就瘦了下来,他又是个固执的性子,看到赤司在拼了命似的努力,也默默的跟上,之前一直由赤司负责补习数理课程也在他自己的要求之下换作了家庭教师,考虑到自己这段时间真的很忙,赤司也就默许这件事,为了增强他的体质,被赤司放任了大半年的饮食结构又调整了过来,尽量加上了一些好消化的肉食,每半月一次去黑子家的拜访成了赤司最尴尬的时刻,看到越来越瘦的自家儿子黑子妈妈埋怨的眼神让他坐立不安,虽然黑子自己解释了是因为想要去偏差值高的学校一直在补习的缘故,但知道实情的赤司无法不责备自己。

——只要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

 

午休的时候两个人并排躺着,因为赤司说过喜欢,黑子房间的床铺一直没换,像这样挤在一起也是一种乐趣。短暂的唇舌交流之后黑子轻轻的推了推赤司,在自己家他一贯放不开,赤司也没勉强,只是拥着他亲吻,一会儿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哲也,五月假的时候我们去美国吧。”

 

“诶?”黑子有些吃惊,五月假只有3天,接下来就是全中,记得去年为了给青峰和黄濑补习他们浪费了整个假期,今年的话……他确定至少青峰君还是需要补习的。

 

“之前父亲让我去股市试下水,稍许赚了点钱,除了要求的部分多出来的算我自己的,”赤司犹豫的说,“也不算太多,我查了一下,刚好够拉斯维加斯5日游的的价格,”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旅馆和机票跟随旅行团的那种,除去去和回的两天,在美国的那三天可以自由支配——大概不是什么高级旅馆,行程也很紧张,不会有什么休息,哲也你愿意吗?”

 

也就是说,是赤司君第一次自己挣到的钱。

这样的、朴素的双人旅行。

黑子被赤司揽在胸口,听着他的心跳一起一伏,平时节律规整的声音稍许有些加快——在紧张呢,赤司君,虽然外表上看不出来——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黑子就这么静静的趴在赤司胸前,听着自己的心跳渐渐的和赤司的融合到一起:这么一会儿没等到他的回答,赤司的心跳又变得更快了——想要和赤司君一起、到任何地方,如果赤司君也能这么想就太好了,不要是、因为红鬼——他拉下赤司的头主动送上自己,然后淹没在激烈的亲吻当中。

 

====================================

 

——比以往的任何时刻,都更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爱上了赤司。

 

直到深夜黑子还是毫无睡意,他同意了关于五月假去美国的提议之后赤司兴奋的脸一直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找过了旅行社提供的旅馆的照片给他看,告诉他因为时间太短这次大概只能去看看大峡谷,黑子之前听说过的美丽湖酒店的音乐喷泉赤司不屑一顾,说是如果他想的话毕业了再来这里把所有只听过名字的大酒店统统住个遍,虽然他是觉得赤司君是因为这次只能住相对廉价的旅馆的缘故有点拉不下面子去看室外秀——他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黑暗中的天花板,高高的穹顶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无法判断距离,耳边是赤司呼吸的热气,稍稍偏头赤司的唇就会擦过他的耳朵,熟睡中的赤司君依然把自己紧紧箍住,连脚也被赤司用腿压制着,试着挣扎了一下,耳边传来了对方不满的轻哼,搂着自己的双臂又紧了紧,鼻头蹭过自己的脸颊,像是确认了怀中人还在,接下来是一阵满足的呼噜,也不知道说的什么。黑子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如果那个时候,赤司君想要的时候,就把自己给了赤司君就好了,那样就不用面对现在这样痛苦的选择。

对不起,北条先生,再给我一点时间,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只要到国中毕业就好,一定会克制住自己的感情,能够离开赤司君,离开东京、离开日本,去远远的、永远看不到赤司君的地方。

 

 

不过是多两天假期的事,不管是因为优秀的成绩还是其它什么,赤司很轻易就从老师手中得到许可,倒是双人旅行的事情传开了之后黄濑狠狠的哭闹了一场,但在已经把这次旅行看做是和赤司的告别前的纪念的黑子面前毫无作用,本来应该是意见最大的绿间在了解了赤司的计划之后姑且算是顺利的接手了青峰复习的任务,当然作为一名蹭得累,傲娇两句也算正常。

 

“你真的不准备告诉黑子的说?”

“啊,如果哲也被发现异状就不好了,你知道现在主要是那些家庭教师在教他功课,要是被父亲知道了就走不成了。”

“那你就真的确定黑子愿意去美国上高中吗?”

“不是哲也愿不愿意,是必须得去,如果留在日本不知道祖父还会做些什么。”已经告诉了绿间关于他之前在自己家里见过的那个趾高气昂的女佣的真相的赤司说,“不出意外的话,不管是祖父还是父亲都会要求我和哲也去京都上高中,你知道的。”

“……”

“说是考验也好,这一点上父亲不会给我任何支持,”赤司半真半假的说,“必须要保护哲也,就算哲也不理解、不愿意也一样。”如果除开红鬼的事,父亲会不会接受哲也,赤司并不能肯定这点,并且就算是接受了,像这种针对哲也的挑衅,也必须由他来解决,如果做不到,付出的大概不仅仅是一点点忽视和怠慢——直到从仓田那里接到关于在京都过年的时候老宅里发生的事情的报告他才真正意识到这点,之前他一直以为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也好,赤司家至少会保证哲也的基本需要,但看来他高估了京都的那些盘根错节的势力,大概祖父被迫“退休”了之后,就靠在佣人堆里玩弄那些手段来取乐吧?那些连自己的基本职责都忘记了的家伙……

“赤司……”依自己对赤司的了解,绿间确信他并非是会选择像现在这种类似逃避的做法的人,诚然,远远的离开赤司家所能控制的区域,到美国读书对于黑子来说是最安全的选择,但却不是最有利的,按照赤司的个性,应该会选择迎难而上,留在京都和自己的祖父对上,最好是让黑子也掺和进去,获得胜利的同时也顺便让黑子确立自己的地位才对,除非是他判断现在的自己还不足以挑战祖父的权威,但是让这个人不去尝试就认定自己会失败还不如相信太阳会从西边升起更容易一些——虽然自己一贯看不透赤司的想法,但这段时间来这个人明显的更难以捉摸了,“那么入学考试呢?笔试不去说它,面试的话你要怎么办?”看着赤司脸上再一次浮现出那种莫测的笑容,绿间恨不得自己没问前面那句话,当然是又骗黑子了,这个人到底说过多少次谎、或者说、他到底瞒着黑子多少事呢?

 

如果知道了绿间对自己的看法大概赤司只会付之一笑。

隐瞒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为了哲也他什么都会去做,对哲也的爱、还有对他说过的一切话语都真实无虚。

这样的想法无需任何人了解。

 

如果不是必须要有个人替自己应付父亲可能的探测的话,连绿间也不会知道自己一定要在五月假去美国的某个目的。

父亲是绝对不会在“红鬼”的事情没有明朗的情况下允许自己离开日本的,但是不管是父亲还是哲也,都没有能够拿到台面上来说的反对自己去美国的理由,而只是普通的去旅行的说法,也说服不了像父亲这样的老狐狸,去参加入学面试的事情就算能骗过哲也也骗不过父亲。赤司确信父亲早就知道了自己在调查美国的高中,还有向好几个可能的目标投递了档案的事情,同样他也确定在最终的时刻之前为了打消自己的顾虑父亲绝对不会让这些入学申请还有其他一系列的预备措施出现任何问题,当然对自己的美国之旅必要的“监视”、或者说是“保护”是少不了的。

 

一切都尽在父亲的掌握之中,不管是自己、哲也,还是作为友人的绿间。

 

赤司微微一笑。

最高明的棋手,是让你费尽心思得到你想得到的。

 

====================================

 

忙碌的时间总是很容易就过去,美国高中入学考试的试卷被赤司掺在课外习题里在黑子没能觉察的情况下就完成了。五月假正式到来的前一天黑子和赤司就早一步离开学校,跟随旅行团离开日本。在东京站旁的集合处等待旅行社的大巴的时候赤司敏感的发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回头望去的时候是一对情侣打扮的年轻男女,一会儿不出意料的跟自己登上了同一辆车。等到登机之前上洗手间的时候黑子又把他拉到一旁。

 

“赤司君,有人跟着我们?”

“嗯,大概是父亲,哲也发现了几个?”

“四个,一对情侣,还有拿着乐器的两个。”黑子指的是到了机场之后才来集合的嬉皮士打扮的两人,“另外,”他犹豫了一下,“还有一个光头的不知道是不是……”

那个光头佬不属于旅行团,但跟赤司他们是同一个登机口,虽然从开始就没有哪怕瞟过他们一眼,但是手腕上缠绕着的念珠让黑子不得不有另一个想法。

“嗯,没事,哲也,我们晚一班登机。”赤司也注意到了那个类似和尚的家伙,不过他早有准备,“我们先去书店,再去喝咖啡?”

 

——TBC——